69书吧 > 王的毒妾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栽赃陷害

第一百四十四章 栽赃陷害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鬼王的毒妾,第一百四十四章 栽赃陷害

    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容不得旁人好,在两人温情脉脉的抱在一起之后,有人悄悄离开,在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的时候,宇文璨想让荣骅筝先回厢房换下一身脏兮兮的衣袍,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身后匆匆而来的脚步声给打断了。舒睍莼璩世得依人旁。

    那边的脚步声匆忙而高贵,有着不可一世的气势在里面,有人忍不住回头去看,赫然看到云青鸾和柳懿心正扶着一脸凛然的皇太后从身后匆匆赶来。

    对于她们的出现,荣骅筝皱起了眉,在她的印象中每次只要有云青鸾好,柳懿心或是皇太后三人在的地方就从来没有好事。再者,荣骅筝可没有忘记,这一次自己会掉到黑洞去可都是云青鸾的杰作,如果不是她那么一推,她想她此刻应该还在被窝里睡着呢!

    当然,荣骅筝不是一个天真的人,从来不曾想过云青鸾这趟来是前来道歉的,这一次中春药的事着实过于蹊跷,下春药者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对方知道她懂医术,为了不让她察觉到气味和怪异之处还懂得将药引分开来发挥作用。

    药引其中之一是云青鸾和柳懿心身上所用的胭脂的某一种成分,关于这一点荣骅筝不知道云青鸾和柳懿心两人到底知不知情,。如果知情的话荣骅筝就觉得不可

    思议了,实在想不透如此重视自己桢襙的古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如果不知情的话,那么她们明显的就是一颗棋子罢了,而且,到底是谁操纵着这两颗棋子荣骅筝用脚趾头都想到了。17744475

    不过,到底是谁她也猜不准,但是里面嫌疑最大的无疑就是云青鸾,柳懿心和皇太后三人,荣骅筝坚信下毒者离不了这三人其中之一的。

    心中有怀疑,眼看着皇太后匆匆忙忙的赶过来荣骅筝心里也不舒服,心底想着如果是皇太后下的春药,那么久真的是太可笑了,竟然有人如此计算自己的孙子!

    皇太后脚步在来到两人面前的时候顿下了定,唇瓣紧抿,脸色却异常的平静。

    荣骅筝不知道三人前来这里的目的,心里依稀能够猜出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事,而且荣骅筝看和她脸色虽然平静,然而一双眸子却怎么也隐不去眸心的冷厉。荣骅筝皱眉,才侧头看一眼宇文璨暗暗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她侧头的一霎那,皇太后出乎意料的伸手掴了她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彻了整个天际,就连身后的黑洞也有丝丝回响。

    这一巴掌来得太快了,在场里面没有一个人是反应得过来的。

    身上有伤,昨夜筋疲力尽却没休息好,今日还还不及舒一口气就被人如此用力的大了一巴掌,荣骅筝的嘴角闷哼一声,接着脑子顿时就晕晕乎乎的,嘴角溢出了一股血丝!

    “筝儿!”

    昨夜他费劲千辛万苦,不惜找来武装军队来寻找勘察,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丫头,自己还来不及好生痛惜一番,来不及递上一杯热茶,来不及问一声累不累,就这样被人如此用力的打了一巴掌,宇文璨的心一下子就痛了。一把将荣骅筝拽到怀里,看到她唇边的那一抹血丝,黑眸阴冷得可怕。

    宇文家其他三兄弟看着荣骅筝唇边的那一抹血丝都愣了一下,唇瓣紧抿。

    除了宇文家之人,在皇太后巴掌声响起的一瞬间云青鸾,柳懿心还有太子侧妃面上都露出了一抹笑,众人则被皇太后这突如其来的巴掌给吓到了,纷纷跪下,皇太后冷哼着瞥一眼那些跪着的人,阴冷的命令道:“都滚!”

    那些无关紧要的外姓者闻言两股颤颤的,一一选择离开。但是,一些人下去了,但是武装的军队却岿然不动,直直的站在那里。

    皇太后怒极,指着阵容强大的军队,“璨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宇文璨不答,抚着荣骅筝唇角的那一抹血丝,声音带着压抑,却云淡风轻的道:“皇太后,这大冬天的可是手干手痒了?”

    众人被宇文璨脸上的压抑弄得一怔,对他的话更是不明所以。

    皇太后却听明白了,冷笑一声,“怎么,哀家想打一个人还需要手痒才可以大么?”

    宇文璨黑眸一眯,深深道:“皇太后,本王敬您为长者,如果……”

    “如果如何?”皇太后冷笑,伸手指向宇文璨怀里的荣骅筝,冷笑着道:“璨儿,你要哀家如何说你才好?哀家说你越来越糊涂错了么,难道你忘了昨晚的事儿了么?你知道她做了些什么么?”话罢,她冷笑,“宇文璨,哀家告诉你,如果你想不分青红皂白就袒护她,那还得问问哀家给不给!”

    荣骅筝晕乎了一下,在被拽到宇文璨怀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听到宇文璨和皇太后的对话,在宇文璨怀里冷笑了一番,想了想,轻轻的推开宇文璨的怀抱。

    宇文霖臂膀搂紧,轻声道:“莫动,这事交给为夫便可。”

    荣骅筝笑,抬起头轻声道:“王爷,这件事我想我自己来解决。”

    宇文璨皱眉,荣骅筝对上他的眸子,捏捏他的腰侧,“我可以的。”

    宇文璨叹了一口气,拖住她的腰肢扶着她起来,轻声道:“那好,交给你了。”

    荣骅筝点点头,站直了身子。

    一旁的云青鸾和柳懿心看到两人情意绵绵,宇文璨说话更是轻声细语,像是对待易碎的宝贝似的,一边看就想起了昨夜她们遭受的冷言冷语,心就越发的恨起来。

    站直身子后,荣骅筝旋身,向前站出一步,直直对视皇太后,“皇太后,妾身倒是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了,竟然让你问也不问一声直接伸手大打人?”话罢,也不等皇太后反应,她嗤笑一声,“再者,妾身就算真的犯事了,也请皇太后说个明白,如今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应该是您才对吧?”

    一旁的太子侧妃站出来,冷冷道:“恭谨王妃,你这是在质问皇太后么?”

    荣骅筝懒得理会她。

    太子侧妃才想说什么,旁边的宇文翟朝她轻轻的瞥去一眼,她浑身一颤,尽管心有不甘,到底还是咬着唇退到了一旁。

    皇太后给了太子侧妃赞许的一眼,她见荣骅筝目光深深,仿佛能够洞悉一切似的空灵锐利,皇太后看得想要发怒,心头闪过怒意,“怎么,你这是在质问哀家?”

    荣骅筝懒得应是或否,冷冷清清的睨着一脸倨傲的皇太后。

    皇太后被荣骅筝那冷冷清清的一瞥,怒气顿生,喝道:“大胆!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乖!”话罢,她瞪向宇文璨,气白了脸的连声道:“逆子,真是逆子!看你的好王妃!”

    宇文璨抿唇,目光远眺。

    “你……”皇太后气结,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是无法对宇文璨出手的,气急败坏的她不想咽下这口气,遂再度伸手试图教训荣骅筝,宇文璨黑眸一冷,才刚想动手,荣骅筝却先他一步,一把抓住了皇太后的手,用力的捏着,冷冷道:“你以为我还会给你第二次机会么?”

    皇太后瞪目,“你,你竟然……”她蓦地回想起她挟持她的那一天,心一颤,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的气势绝对不能被荣骅筝压下去了,高傲的仰首,“放开你的脏手!”

    脏手?荣骅筝闻言笑得绝美,手下的力道越来越大,有那么一瞬间皇太后几乎能够感觉到自己骨头都快要被捏碎了。

    “你放手!”这回说话的不是皇太后,而是云青鸾。

    荣骅筝瞟她一眼,她现在来兴致了,她倒想要看看她们到底想要玩什么花样!

    云青鸾柔柔弱弱的上前一步,美目对上荣骅筝的,温温婉婉的道:“恭谨王妃,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悔改么?”

    好戏终于要来了么?荣骅筝听着就笑了,“本王妃到底做了什么,我还真的不明白,要不云小姐说一说?”

    云青鸾闻言,美目染上深深的凄楚,摇摇欲泣,“恭谨王妃,青鸾一直不明白,青鸾到底做错了何事,竟然让你对青鸾误解如此之深,不但那样的对待青鸾,现在还当众羞辱青鸾……”

    荣骅筝听着,眉眼一挑,看来她期待的好戏有着长长的前奏呢!

    荣骅筝这么想着,云青鸾顿时泪眼婆娑,“恭谨王妃,你可知道,你那样做会毁了青鸾一生的……”

    荣骅筝笑,瞟了一眼目光发狠的皇太后一言,突然之间放开了捏住她的手,双手抱胸听着云青鸾卖力的演出。

    “恭谨王妃,旁人都道你纨绔,不懂礼教,还凶残至极,但是青鸾不信,像恭谨王妃这么美好的女子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

    这是晓之以理,塑造一个善解人意的形象么?

    “……”云青鸾眼中的泪更多了,抹一把眼睛才道:“有些事情若不是亲身体验,青鸾也不会相信的,然而这一次的事情发生在青鸾身上,青鸾不得不相信了……”

    罢了罢了,听到这里,荣骅筝就觉得自己再也听不下去了,看着云青鸾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着实可怜,遂给了云青鸾一个台阶,淡淡道:“云小姐,你这话说得我糊里糊涂的,要不你直接说吧,我是个粗人,这些拐弯抹角的话听不太懂。”

    云青鸾闻言,才想说什么,柳懿心却上前一步,眼睛竟然也如云青鸾一般梨花带雨的,“恭谨王妃,实话实说,你懂医术是吧?”1cs9d。

    荣骅筝眯眸,心底暗暗猜测柳懿心这话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知道她不怀好意但她还是颔首。

    “恭谨王妃,昨儿你是第一个发现天香味儿不对劲的,是吧?”柳懿心再道。

    荣骅筝再度颔首。

    看着荣骅筝大大方方的承认完毕,云青鸾和柳懿心同时朝着皇太后跪下,在对着皇太后三叩首之后,竟然转身对着宇文璨跪拜,原本的梨花带雨在面对宇文璨的一瞬间变成了泪流满面,“恭谨王爷,您可听到了?这些可都是恭谨王妃一一承认的事儿,那件事就是恭谨王妃做的!”

    荣骅筝对她们的作法有颇为不解,但是却也知道自己可能要被坑了,冷笑,“云小姐,柳小姐,本王妃做了什么事?”

    “青鸾就说恭谨王妃绝对不会如此简单就承认错误的……”云青鸾含泪垂首,一副对荣骅筝秉性了解甚深的模样。

    柳懿心闻言,捂唇,一脸的不敢置信,“事实都摆在眼前了,恭谨王妃你还想要耍赖?”

    荣骅筝懒得和她们纠缠,弯腰冷冷的一手揪住一人的衣袍,冷声警告道:“少在这里给我打哑谜,我问你我做了什么?我有什么好耍赖的?你说不说!”

    “恭谨王妃,你这么凶作甚?”云青鸾柔柔弱弱的抬眼看向荣骅筝,鼻子抽泣一下,清泪落下,“你这是在警告我们不要说出事实么?”

    荣骅筝怒了,吼道:“你们到底说不说!”

    两人娇娇弱弱的,被荣骅筝那么以后双双掉了个头,脸上更是凄苦了。

    荣骅筝气结,冷笑,这两人还真的能演啊!

    柳懿心看荣骅筝气得七窍生烟,遂做出一副鼓起勇气,不受强权压迫的模样,挺起胸道:“说,说就说……”话罢,她一鼓作气的道:“恭谨王妃,你不但对我们下了春药,还在中了春药后和四殿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

    “春药是我下的?”荣骅筝一听,顿时觉得很不可思议。也顿时明了,现在是有人要恶人先告状了,不但如此,还试图将这个死老鼠往她嘴巴里塞!

    “你还不承认!”皇太后冷冷的道,“方才你自己也承认了,你懂医术,天香出现问题也是你第一个发现的!这里这么多人,懂医术的,懂得下药的除了你还有谁?”话罢,再度冷声道:“再者,哀家今儿派人到你厢房里搜了一番,可是搜到一包春药呢!”

    皇太后话一出,倒也没有人感到惊讶,宇文家的几兄弟都冷冷清清的看着皇太后招来人呈上一包药物。

    荣骅筝也不瞟一眼拿包所谓的春药,冷笑反问道:“皇太后,你们费了这么就心思就想出了这一招栽赃陷害的桥段?”

    依然今天全班同学去爬山,骑车,烧烤了,九点多才回来,全身酸痛得要命,骑着自行车走遍了整座山,太久没运动了,现在大腿痛得说不出话来~~~花钱买罪受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王的毒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依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依然并收藏王的毒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