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雨轩刀 > 第四回 药鸿身世道密语 陀磐四怪追圣手

第四回 药鸿身世道密语 陀磐四怪追圣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退账之后,顾风回到徐达与常遇春帐中,刘基也前来探望。

    “阿风啊,这次真是辛苦你了,此番凶险,只有你能化解啊。”刘基问候道。

    “军师过谦了,只要主公信任,顾风愿意赴汤蹈火。”

    “只是李大人他们可不高兴哦,风头都让我们给抢了,哈哈。”常遇春笑道。

    “李大人不会介意的,都是为主公效力吗。”徐达说道。

    “诶,李先生总是针对军师,要不是攻打金陵久攻不下,李大人出难题,军师怎么会立军令状,推荐阿风去金陵?这是何等凶险!”常遇春说道。

    “是啊,自从军师来到军中,李大人他们就处处提防。”徐达说道。

    “这也难怪,军师是咱家大哥三顾茅庐请来的啊,风头都让我们给抢了,他自然妒忌。”

    “行军打仗、出谋划策,咱军师可是行家啊。”

    “呵呵,李先生也不是一般人物啊,跟随大哥多年,后勤保障,全得仰仗李先生,三哥、四哥也跟着起哄。”

    “诶,大家不要互相猜忌,都是为了主公大业。”

    “军师,就你大度。”

    “常将军莫恼,主公他自会有分寸。”

    “嗯,那可不一定啊!大哥有时候也糊涂。”

    “五弟莫要胡说。”

    “知道了,二哥,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都这么认真呢,哈哈哈。”

    “呵呵,阿风啊,速速去安排与康茂龙接应之事吧,以免夜长梦多啊。”

    “知道了,军师。”

    而此时,李善长也与周德兴、汤和回到了自己的大帐。

    “先生,这回又让刘基他们占得先机了。”周德兴说道。

    “是啊,又让顾风领了头功,当初要是让我亲率大军,我一定降了那康茂龙,夺下金陵。”

    “呵呵,无妨,既然能不动一兵一卒就可收复金陵,何乐而不为呢?都是为主公大业。而且做得越多,就错的越多,总有机会抓住他们打盹的时候,纵然那刘基智谋过人,顾风武艺超群,那也无妨,毕竟刘基他入军中时日尚浅,当年请他出山,百般刁难,不吃敬酒吃罚酒。况且,我们才是和主公一起出生入死的亲弟兄啊,主公最重情谊,当年淮西结义,何不痛哉。”李善长说道。

    “是啊,当年四弟与我在红巾军中入伍,那时大哥还在皇觉寺出家,要不是我们,大哥咋有今天的成就。”

    “诶,三哥,这是大哥的本事,且不可总提起此事。”

    “那倒是,而且五弟是大哥器重他才收下的,只是二哥和他们走得近,忘记了咱们的兄弟情义。”

    “放心吧,这是战时,主公那边我自会应付,毕竟我们与主公的关系要比那刘基和常遇春亲近的多。”

    “恩,只有先生最会揣摩大哥的心思。”汤和说道。

    “周将军、汤将军,别误了大事,速去准备接应康茂龙之事吧。”

    “是,先生。”

    而此时,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三家确实失去了这次阻止朱元璋占领金陵的机会,甚是无比懊恼,连大元猛将察罕帖木儿王爷也不敢轻举妄动,看到四怪败绩而回,甚是心灰意冷,而面对南方义军局势,他确是束手无策。而远在江湖深处的神秘组织白莲圣教内,教主茅玉凤也正在自己的巢穴中关注着整个时局。傍边则站立一个黑衣蒙面军师。而下面站着四大护法,白衣麻姑的叫做白衣护法——铁一楠,接着是弯刀护法——花不雷,铜头护法——莫千钧,飞燕护法——封万里。这白莲教其实起事很早,也是随着朝廷****局势而生,在江湖中也很有名号,但行事诡异、从不参与大规模的反抗朝廷的行动,所以朝廷也没有把这白莲教作为重点,并且声名狼藉,武林中人也从没有人见过白莲教的教主的真正面容,只是在江湖中发生大事件的时候总会发现白莲陀罗花的影子,这是一种剧毒慢性草药,那就意味着白莲圣教参与其中,而此时,四大护法正在向教主与军师禀告时局战况。

    “启禀教主,金陵城已经失守,朱元璋派人已经劝降了康茂龙,寻朝佐率兵已经攻破了金陵,元人已经尽数撤走。”

    “哦,这朱元璋果然有些手段,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黑衣蒙面军师问道:“那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有什么动向?”

    “陈友谅他们三家联合派出杀手去截杀朱元璋的人,可惜失败了,目前据我们的眼线回报,朱元璋的人已经回到营地了。”

    “呵呵,果不出我所料,陈友谅他们都是废人,朱元璋最终才是我们的最强劲的大敌。”

    “哦,那军师可有高见?”

    “呵呵,我们先来个鹤蚌相争,看看好戏,最终我们再渔翁得利。”

    “恩,军师高见!”说着茅玉凤又质问白衣麻姑:“那么天书一事可有进展?”

    “启禀教主,暂时还没有消息,各路探马仍在寻觅中。”

    “难道我此生就不能找到天书和宝藏吗?”

    蒙面军师接着说道:“教主,莫急,蒙古人大败,这就是好消息,朱元璋、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都在我们的眼线的监控之下,我最近又新发现了一个诱饵,已经放出去了,我想不久会有好消息的。”

    “恩,有劳军师。”

    茅玉凤又对四大护法喝道:“你们速去打探,再没有消息,这个月你们的白莲陀罗花的解药就没有了,你们就等着肠穿肚烂而死吧。”

    “属下遵命。”四大护法慌张的退了下去。

    “教主莫急,他们已经尽力了。”

    “军师,我与那朝廷和韩山童的恩仇不共戴天,我一定要尽快找到宝物,完成我祖上的遗愿。”

    “教主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完成心愿!”

    数日之后,金陵城内康茂龙已经康复,贼人不但未敢来行刺,也由于康茂龙下令全城搜捕,使得四怪暂时不敢再来金陵,康茂龙也多次去看望药鸿父女,以表感激之情,每次康茂龙探望,药离都问起顾风的消息,虽然没有确切的信息,但药离心中还是默默的等待,等待顾风的到来。

    终于,顾风的消息送来,康茂龙接到顾风的亲笔信,决定与寻朝佐率部归降,药鸿父女也欢喜万分。这日,康茂龙率众在城外战列,不久只见远处整齐军列,如排山倒海之势,确是威武之师,只见最前一辆驷马战车,车上站立一人,正是主帅朱元璋,其身边数位猛将,各个威风凛凛,顾风就在旁边,只见顾风下马走到康茂龙面前说道:“康元帅,我们又见面了,身体可好?”

    康茂龙连忙回答:“上次多亏顾兄弟出手,康某已经无恙。”

    “那就好,来,康元帅,我给你引见。”说着,康茂龙终于在顾风的引荐之下得见朱元璋。

    康茂龙连忙上前,作揖问道:“敢问阁下便是朱元帅吧?”

    朱元璋笑道:“正是在下,康元帅,久闻大名,军中猛将,你我终于见面,是我朱某人三生有幸啊。”

    康茂龙连忙答道:“朱元帅过奖,小人不敢,承蒙元帅赏识,这才是小人的福气啊。”

    “哈哈哈,不必过谦,以后你我当是一家人了。”

    康茂龙赶紧谢过,并说道:“元帅大度,以前交战是各为其主,现在屡败乃是天命。您能饶我不死,不计前嫌,我必效犬马之劳。”朱元璋大笑,下车将他扶住,仍让他统领旧部,大家喜笑颜开,朱元璋依次介绍身边众人,除了顾风,依次站着刘基、李善长、徐达、常遇春、周德兴、汤和等人。康茂龙依次作揖拜见,只见得刘基法令深长,口如朱,颧骨高耸,又丰满,乃高人模样;李善长眉耳能容五指宽,眼亮有神更威严,乃当世萧何;而徐达威武;常遇春勇猛彪悍;周德兴、汤和双煞在旁,屹立威风。康茂龙心中暗想,如此谋臣良将,何愁大业不成啊!

    朱元璋大喜,在康茂龙队伍的引领之下,大部队仍然安札在城东十里坡水寨,自己带领部分人马以及康茂龙等进入金陵城,此时的金陵城依然繁花似锦,城中的百姓都来夹道欢迎,毕竟这城里的汉人多,都来看起义军的模样,果然是兵强马壮,威武之师,百姓都感觉是救星的到来,连药鸿和药离也来观看,只是人流众多,只能在远处观看,药离从远处望着顾风,心中喜悦万分,终于盼得她心中的风哥到来。

    康茂龙已经将金陵城内安排妥当,朱元璋就住在府衙之内,其他将领也陆续住进各级官员的府邸,顾风随着徐达、常遇春等人各自安排住处。随后,安顿之后,康茂龙大设晚宴,招待朱元璋等人。而顾风也跟随参加晚宴,宴会上,康茂龙将顾风舍命救助,击退四怪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朱元璋与众将,但只夸奖顾风乃真军中饶将,主公大业必成,而只字未提药鸿父女,倒不是不想提起,只是场合不合适,毕竟在康茂龙眼里他们不过是普通百姓而已。朱元璋很是高兴,康茂龙和顾风也成为焦点,徐达与常遇春也对顾风赞不绝口。

    “大哥,咱这顾兄弟武艺高强,康元帅大义,这回能够顺利攻占金陵城,他们的功劳您可得给记下啊?”常遇春说道。朱元璋听完并不生气,因为他知道五弟就这个性格。

    徐达接着说道:“五弟,又醉了,大哥自有安排。”

    李善长看了看徐达与常遇春等人,进言到:“是啊,常将军,主公怎么会忘记顾将军和康元帅的功劳呢?”

    “诶,李先生,我就是高兴,干嘛都冲着我来啊?要是先生有兴致,来陪我老常喝个一醉方休。”

    “我可不是常将军的对手,还是找周将军喝吧,上次不是周将军与你大战数个回合,把你喝倒了,哈哈。”

    “恩,来,老周,与我老常再较量较量。”

    “好啊,那我们再战八百回合!”

    除了刘基、徐达、常遇春外,李善长、周德兴、汤和等人也来与顾风和康茂龙敬酒,但隐约可以感觉到,李善长等人并不是特别的高兴,因为,顾风和徐达、常遇春、刘基才是真正的莫逆之交,而李善长、周德兴、汤和等人却有自己的心思。那晚,朱元璋用狡黠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人,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却不动声色,与众人喝的一醉方休,直到天明。

    第二天一大早,顾风就急忙来到济善堂去看望药离父女,当然主要是想念患难与共的阿离。阿离和药鸿看到顾风也很高兴。

    “诶呀,阿风啊,你们终于来了,再不来啊,阿离都快郁闷死了。”

    “我才没有呢。”阿离有些不好意思。

    “恩,是啊,有一段日子了,一直在安排与康大哥他们联系,这回我们的大部队都进城了,这回我们也不走了。”顾风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药离笑道。

    “那是自然。”三人喜笑颜开,顾风和药鸿、阿离共进晚宴,原来这阿离不仅暗器使得好,还烧的一手好菜,三人上次金陵一别,甚是匆忙,今日金陵城已经太平,三人也才真正安享晚宴。

    顾风举杯道谢:“药伯伯,上次匆忙,没时间向您好好道谢,这次还得好好感谢您和阿离啊!”

    “诶,这就见外了不是,我们相识就是缘分,老夫最欣赏的就是你这样的有志气的大丈夫,千万不要客气。”药鸿还礼,三人喜笑颜开,把酒言欢。

    “药伯伯,那天要不是阿离,我真是凶多吉少。”

    “诶,阿风你过谦了。”

    “我说的是实话,阿离这一手暗器真是厉害,打得那老怪和元兵人仰马翻,我们才得以脱身。药伯伯,您的暗器更厉害吧。”

    “哦,哈哈,哪里,哪里。”

    “药伯伯,从我们一开始认识,我就觉得您不是一般人,阿离也不说,我是真的很感兴趣啊?”

    阿离笑了,“爹啊,你就告诉风哥啊,他又不是外人。”

    “呵呵,陈年芝麻烂谷子的事。”

    “药伯伯,您就说吧。”

    “爹,你不说,那我告诉风哥。”

    “诶,你这丫头。”药鸿刚想阻止,阿离就背过身去,对着顾风。

    “风哥,虽然你也是江湖中人,但你还是年轻,我爹啊,就是当年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神医圣手——上官鸿”,我爹啊,就是厌倦了江湖中的打打杀杀,才隐居于此。”

    “原来药伯伯就是神医圣手,怪不得解毒如此高明,那阿离姑娘,当日你使用的暗器就是暴雨梨花针?”

    “是啊,但是我爹不让我用毒,所以,就便宜那怪物了。”

    “原来药伯伯才真人也,顾风真是眼拙。”

    “以后我可以把这些教给你啊,不过你得拜我为师哦?”阿离笑道。

    “诶,阿离。又胡闹了。”药鸿说道。

    “呵呵,那好,改天我就给你拜师,行了吧?”

    “呵呵,这还差不多。”

    “对了,阿风啊!我看你们的大部队浩浩荡荡,甚是威武,看来你家主公很是器重你啊,你是如何投到你家主公账下的啊?”

    “哦,这说来话长啊。”顾风就将自己如何结识常遇春,一起投奔朱元璋的经过详细的告诉了药鸿。

    药鸿听的津津有味,缕着胡须点头道:“恩,果然是人中豪杰啊,阿风,你和你家主公可真都是豪杰啊。我看这大军入城,秋毫不犯,就知道你是跟对人了,你们和那些乌合之众不一样,必成大事,这回百姓可是真有救了啊。”

    “药伯伯,你说的没错,我家主公乃真人也。”

    “风哥,我才不管别人呢,你是豪杰就够了。”

    “呵呵,你也是豪杰,而且是女中豪杰。”

    “是吗?恩,对,我也是。”药离和顾风哈哈大笑。

    药鸿默不作声,不做解释,只是看着顾风与阿离相融以沫,很是欣慰!就这样,只要无战事,顾风就来济善堂看望药离和药鸿。但是殊不知,危机已然来临。

    数日过后,相安无事,就在一个傍晚,药离和药鸿正在家中晾晒医药。忽然,只听得屋顶有唰唰的脚步声。药鸿定睛侧耳,阿离大惊:“爹,怎么了?”

    “别出声,外面有人。”

    “有人?怎么会?”

    只听得外面脚步声由房上移动至院落内,离房门越来越近。药鸿让药离拿剑,跟在自己身后,自己赤手打开房门,忽然,数枚银钉飞至,药鸿一个急身空翻,躲过了暗器,药鸿定睛一看,是四个蒙古人。药离大惊:“啊,是你们。”原来是四怪又来了。药离虽然不都认得,但他认得阿里不花,那个被他打伤的四怪之首。

    四怪站在院里,手持兵刃,杀气腾腾。阿里不花喝道:“老匹夫,还有你个臭妮子,终于找到你们了。”

    “你们这些蒙古狗,还敢来此撒野。”

    “哼,小妮子,就你嘴硬,上回着了你的道,这回可没那么容易了。”说着转向药鸿:“上官鸿,原来你躲在这儿,我们师傅很想见你,原来还以为你死了呢?”

    这时候药鸿才说话:“终于被你们找到了。”

    “是啊,如果不是这小妮子用了暴雨梨花针,虽然没毒,但深入体内,害得我差点变成残废,多亏我师傅发现与我救治,不想却发现了你这个老匹夫,我师父差点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到你了。”

    “呵呵,那可真是你运气不好啊。”

    少废话,接招吧,说着,四怪冲上前去,准备擒拿药鸿和药离。原来这药鸿当年绝迹江湖是有重大原因的,他就是为了躲避西域药王,不得已,才化名药鸿躲在金陵。这药鸿虽然善于用药,但也精通武功,只见这老人家双拳化剑,力敌四怪,一战就是百个回合,虽然不落下风,但四怪紧逼,又有阿离在身边,所以药鸿也无暇顾及,这阿里不花甚是狡猾,立刻脱离战圈,直奔药离而来,药离虽然上次用暴雨梨花针击伤阿里不花,但这次近身搏斗,显然有些力不从心,被阿里不花逼到了墙角,阿离顺势再次出手暴雨梨花针,但这次显然阿里不花有备而来,已被药王传予绝技,立刻将斧子用力旋转,挡在身前,旋转之快,形成巨大漩涡,将暴雨梨花针全部挡住,阿离吃了一惊,阿里不花笑道:“呵呵,你们根本就不是我师傅的对手。”说话间,巨斧迎面劈来,阿离大惊,药鸿被那三怪死死围住,无法脱身,忽然一声巨响,阿里不花连人带斧被击出丈外,原来是顾风的风波破。

    顾风马上来到阿离身前,一起走到药鸿旁边。阿离一看是顾风前来,甚为惊喜。药鸿与那三怪见顾风前来,都很震惊,药鸿是来了帮手,阿离安全;而那三怪战药鸿都如此困难,再加上顾风,就是难上加难。阿里不花虽然躲开了暴雨梨花针,却没能躲开顾风的风波破,他走到三怪身边,看看当下情形,以四敌三,自己又受了重伤,不愿恋战,说道:“老匹夫,咱们等着瞧。”说着,会意了一下,带领三怪飞身上房,消失于夜色之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雨轩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罗慕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慕路并收藏云雨轩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