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雨轩刀 > 第十回 棣遇浣花情亦难 风遭天遣降珠兰

第十回 棣遇浣花情亦难 风遭天遣降珠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靖安见状十分紧急,连忙护着马车,空手去抵挡三人,没过几招,便被张定边一剑刺中胳膊。他独身一人抵挡张定边三人,也没有全胜的把握,何况又有晴秋在,虽然她会武艺,但是对于张定边、张必先、邹普略这样三个江湖高手来说,就无用武之地了,于是,靖安需晃一招,便跳上马车,对晴秋喊了声‘抓紧’,就狠拍马背,再次将这匹枣红马惊起,此时,马如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靖安充当车夫,驾着马车飞奔而去,直冲到城外。而张定边三人见状也紧追不舍,但一段路后就被远远甩在后面,不见了踪影!靖安载着晴秋驾着马车一口气就跑出几里开外才停了下来,而此时马已疲惫,车已经损毁,两人只好下了车,坐在树下攀谈起来。此时,已经快到酉时,天已经逐渐黑了下来。

    “姑娘,你还好吧?”靖安问道,并一边捂住左臂的伤口。

    “我没事,这次多亏公子出手相救,小女子才幸免于难,我还要多谢公子呢。”晴秋谢过靖安,此时,她发现靖安的左臂还在流血,“啊!公子,你流血了。”说着,连忙拿出自己的手帕,帮助靖安包扎伤口。晴秋低头替靖安包扎,目光凝视、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靖安。靖安受宠若惊,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人关怀,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让他心动的女人。靖安此时的心情从未有过,但是也许他还不知道,他喜欢上了一个他不应该喜欢的女人。不一会儿,靖安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血已经止住了,而此时的靖安还在呆呆的思索着,直到晴秋喊了两次才缓过神来。

    “公子!你还好吗?”晴秋轻声问道。

    “啊!我,我没事,多谢姑娘。”靖安有些慌乱。看来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阵前之勇了。

    “那就好,否则的话我真的是过意不去了。”晴秋对靖安笑了笑。这一笑,真是‘一笑红尘百媚生’,看来靖安已经被完全征服了。

    “啊!对了,姑娘,刚才那几个恶人我认得,他们就是陈友谅的余党分子,他们为什么追你啊?”靖安关心的问道。

    “公子,实不相瞒,小女子叫徐晴秋,我爹就是元帅徐达,想必他们是想抓到我,然后要要挟我爹,我坐车出门,他们就拦住了我的去路,还打伤了车夫,我看形势不对,就十分着急,慌乱中惊了马,后来就遇到公子了。”晴秋说道。

    “啊!你是徐元帅的女儿?”靖安吃惊的问道。

    “啊!你认识我爹?”晴秋吃惊又兴奋的问道。

    “是啊,我叫曹靖安。”

    “你就是曹将军,爹和风哥都提起过你,说你武功特别好,还救过主公呢?没想到我们在这里相见,曹将军,这次真是谢谢你了。”晴秋向靖安非常感激的说道。

    “哪里,哪里,过谦了。”靖安镇静的回答道,“哦,对了,天已经黑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你爹他们一定会着急的。”靖安对晴秋说道,但他并不敢去看她的脸。晴秋答应之后,他们二人就决定步行回返,因为此时的车已经毁坏,靖安单手牵马,徐晴秋跟在傍边,准备返回金陵城。

    不一会儿,远处忽然传来马蹄的声音,几匹快马由远及近飞奔而来,靖安马上带着晴秋躲入树林之中,以防是张定边三人,当马队靠近时,才发现原来是顾风等人,靖安连忙冲了出去,拦住了他们。

    “顾兄!”靖安喊道。紧接着晴秋也冲了出来:“风哥,我们在这里!”

    “啊!靖安,你也在?晴秋,终于找到你们了。”顾风拉住马缰绳,连忙跳下马来。原来顾风得到消息后,就马上赶来,沿途打听,听说有人在城内动起手来,就知道有事发生,连忙带人出城来寻找,就遇到了他们。

    “风哥,你们终于找来了,”说着,徐晴秋直接抱住了顾风,顾风虽然心中还记得阿离,但上次事件,顾风甚是感激晴秋,他知道徐晴秋是个绝好的姑娘,而且,徐达与常遇春也极力撮合,顾风虽然嘴上没有答应,但却在行动上十分在乎徐晴秋,所以对于晴秋的举动,顾风也并没有拒绝,这一切都让曹靖安看在眼里。靖安知道,顾风与徐晴秋的关系很是亲密,应该是有结发之意,但内心无法控制,依然很是伤心,连靖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

    “风哥!这次多亏了曹将军,是他救了我。”晴秋对顾风说道。

    “哦,靖安,这次多亏你了,好兄弟,谢谢你!”顾风抱住靖安的肩头,“啊!你受伤了!”

    “没关系,都是自家兄弟,这次是张定边他们搞的鬼,我们还是赶紧早做防范吧。”靖安说道。

    顾风很是感激,对靖安的戒心也降低的些许,毕竟是靖安救回了徐晴秋。大家互相寒暄了几句,就回返金陵城,此时已经夜深。靖安回府后一夜未眠,拿着手帕发呆,因为此时他的脑海里已经让一个女人完全占据了,她就是徐晴秋。

    第二天,顾风、靖安把消息通知了徐达等人,并加紧防范,之后,当靖安再见到晴秋时,总是显得有些不自然,而此时藏匿起来的张定边等人见金陵城内已经加紧防范,根本无从下手,便又潜回了武昌。

    虽然张定边等人撤离了金陵,而巫一道却又再次来到,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捉拿顾风,探听天书的消息。

    这巫一道来势凶猛、狡猾多变,他一直跟踪顾风,终于等到下手的机会。就在顾风返回营地的路上,巫一道突然出现,顾风大惊。

    “呵呵,小子,我们又见面了。”

    顾风一看是巫一道,顿时怒火中烧,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毫不退缩,大喝:“老贼,又是你这个无耻之徒,连阿离和你师兄都不放过,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呵呵,当然是都被我杀了。废话少说,我师兄一定将轩辕剑和天书的秘密告诉你了,快说,否则我杀了你,上次算你命大,这次可不会那么幸运了。”

    顾风一听彻底放弃了希望,原来他们真的都遭遇了不测,他抬头大喝一声:“哼,我不会告诉你的。”

    “小子,你就不怕死吗?”

    “我都死过一回了,还怕死吗?”

    巫一道也是怒火中烧,大喝一声,直接扑向顾风。顾风使出绝学风波破与那巫一道战在一起,巫一道出手相迎,顾风近前就是一拳,巫一道一闪身,轻松躲过了这一拳,顾风再次出拳,誓要将这妖人结束,但顾风绝非巫一道的对手,不出百个回合,巫一道猛地一个转身,伸出毒掌,直接就击打在顾风的前臂,顾风再次飞了出去,巫一道趁胜追击,没等顾风落地,就冲了过来,眼见毒爪马上就要抓住顾风之时,忽然一道白光,他被一个强有力的劲道袭来,一只白衣大手挡住了巫一道的毒爪,只见大手一挥,就将巫一道挡了回去,巫一道一个空翻着地,定睛一瞧,大吃一惊:“啊,原来是青城派管掌门。”

    顾风也是一惊:“师傅!”

    此人正是青城派的管萍枫掌门,轩辕战榜排名第五。

    “一道兄,怎么在这里欺负小辈?”

    巫一道一惊,原来顾风是青城派管掌门的弟子,连忙打哈说道:“呵呵,管掌门,这是哪里话?原来顾贤侄是管掌门的弟子啊。误会、误会。”

    “师傅,他胡说,他要杀了我。”

    “贤侄,这是哪的话,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下故友的下落而已,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管掌门,在下告辞。”

    “你。。。”顾风刚想理论,被管萍枫挡住。

    “一道兄,你此番欺辱晚辈,确实没有给我青城派一分面子,你叫我在徒弟面前如何收场啊?”

    “那依管掌门只见,在下该当如何啊?”

    “与我徒弟赔礼道歉!”

    “你!”巫一道气得不打一处来,但心想毕竟不是管萍枫的对手,但也不甘示弱,趁其不备,突然袖子一挥,使出陀磐暗器直接打向管萍枫和顾风。管萍枫毫不躲闪,使出内力,双掌击出将陀磐尽数击回。巫一道一看偷袭不成,连忙躲闪,可是刚躲开陀磐,管萍枫的单掌已到面前,一掌就打在巫一道的肩头,巫一道啊的一声,飞出丈外,紧接着另一掌也到了面前,巫一道吓得浑身冒汗,实在是躲闪不开,只能紧闭双眼,忽然另一支大手直接将管萍枫此招解下,管萍枫连忙收招回身,一看救下巫一道之人正是崆峒派掌门——曲正阳。

    “哦,原来是曲掌门!”

    “得罪,得罪,管掌门,实在是情急之下,才出手相助,还望见谅。”

    “曲掌门这是何意啊?”

    “哪里,哪里,你我也是旧交,而且你我徒儿同殿为官,这么算的话,我们的关系可是近的狠啊。”

    “既然这样,今日曲掌门为何插手?”

    “诶,一道兄是我的朋友,所以,岂有见死不救之理啊?还望管掌门见谅。”

    “不行,今日他必须向我徒儿赔礼道歉,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曲正阳一看此事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与管萍枫交手绝对是得不偿失,当年轩辕台武林大会上与之大战一招失手,今日绝不是决斗的最佳时机,而且他要找巫一道全为天书与宝藏,于是曲正阳微微一笑,说道:“呵呵,管掌门说的是。”曲正阳马上回头看了看巫一道,说道:“一道兄,还是给管掌门和顾贤侄陪个不是吧,就当给在下个面子?”

    巫一道一看今日之形势也别无选择,捂着胸口,低头作揖说道:“管掌门,顾贤侄,今日得罪了,还请见谅。”

    管萍枫没有说话,看了看顾风。顾风也并不介意,说道:“师傅,我们走吧?”

    管萍枫嗯了一声,对巫一道说道:“一道兄,希望不要有下次,有什么事情请来我青城派,管某一定奉陪到底。”

    “呵呵,好说,管掌门,再回。”

    曲正阳也接过话来说道:“管掌门,期待下一次轩辕台武林大会。”管萍枫说道:“一定奉陪到底!”说着带着顾风离开。而曲正阳与

    巫一道也一道离开。

    “师傅,你就这么放他走了?”

    “他可是个江湖败类,即使师傅杀了他也不为过。我们号称名门正派,可以在轩辕台武林大会一决高下,怎可做这类偷鸡摸狗之事,况且今日曲正阳也来凑热闹,为师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是,师傅,对了,师傅为何到此?如果不是师傅及时赶到解围,徒儿性命休矣。”

    “我外出云游,听说你们朱元帅大军大获全胜,在金陵休整,我特意来看看你,不过今日晦气,遇到曲正阳与巫一道二人。”

    “那巫一道一定会来找我。”

    “哦,你怎么会得罪这巫一道啊。”

    顾风叹气,将事情原本告诉了管萍枫,管萍枫一听,摇了摇头,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不知道这曲正阳是不是也为此事而来啊?”

    “也许有这个可能,我遇袭的事情和天书一事,我家朱元帅和周德兴将军应该都知道。”

    “这本天书和宝藏当年就闹得沸沸扬扬,好不容易消停了这些年,看来又要不太平了。”

    “师傅,这天书一事您好像不怎么关心啊?”

    “呵呵,天下武林绝学谁不关心?但要是闹得天翻地覆,武林不得安宁,那我宁可不要。”

    “师傅说的是,可是总有这些利益熏心的人要抢夺天书与宝藏,而不为天下苍生着想。”

    “呵呵,阿风,你是个品行善良的人,但也要时时关注,有很多时候事情并不一定是你想象的那样,切记。”

    “师傅,我记下了。”

    “恩,阿风,虽然你是我的爱徒,为师已经将风波破传授与你,但你毕竟年轻,功力尚欠,还需多加修炼,暂时你还不是巫一道的对手,更不用说那曲掌门。”

    “师傅,我会勤加修炼的。”

    “恩,这样吧,我再传授你一套轻功,“枫林飘叶”。”

    “师傅,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

    “以前为师教你的都是硬家功夫,既然你今日有难,以后师傅也不在你身边,只得教你些逃命的功夫啊。”

    “知道了,师傅。”

    “恩,为师行踪不定,你只有自己保护自己了,留着这套轻功,再遇到巫一道你就不必担心了。”

    说着,管萍枫将枫林飘叶传予顾风,之后二人话叙旧情,顾风将自己遇到药离父女的事情全部告诉了管萍枫,管萍枫听完,回忆道:“恩,当年为师参加轩辕台武林大会,确实有很多人目的与动力不纯,但毕竟还是进行了公平的较量,这巫一道也确实是输给了洪家堡堡主——云英剑洪玉堂,我对他记忆不多,倒是他的这位师兄上官鸿我印象很深。”

    “哦,师傅,为何?”

    “他的师兄也参加了轩辕台武林大会,虽然并未动手,但我记得,他的武功不在巫一道之下。”

    “可是我确实和药离、药师傅三人联手也不是那巫一道的对手啊?”

    “也许是这些年巫一道苦练武功吧!当年他们的师傅药圣——柳清源与张真人、玉空大师的武功我是亲眼所见,那才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啊!三人打得三天三夜,未分胜负,不过可惜数年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请,玉空大师圆寂、柳清源枉死、张真人不知去向。”

    “枉死?”

    “恩,后来张真人云游四方,不再参加轩辕台武林大会,玉空大师与柳清源决斗,按理说当今天下没有人再能打败他们,可是那次决斗之后,二人相继暴毙,至今未果。”

    “这个倒没听药伯伯提起过。”

    师徒二人话叙许久,最后管萍枫告别顾风。

    而曲正阳救下了巫一道也是别有用心,那巫一道怎会不知,只是心中暗想虽然摆脱了管萍枫,现在要如何摆脱曲正阳。

    “曲掌门,今日出手相助,在下感激不尽,不知道曲掌门可有所求?”

    “呵呵,一道兄,说话总是这么爽快,那我就开门见山啦。”

    巫一道不说话,静候曲正阳的要求。

    “听闻一道兄抓了个人,与天书有关,在下也在辅佐当今义军朱元帅,他对天书也是很有兴趣,可否透漏些消息,你我可以共同合作进行,到时利益均摊?”

    “呵呵,曲掌门的意思我听明白了,那当然好,只是目前我也没什么眉目,要不我怎么会来找顾风啊?”

    “噢,一道兄是真不给我面子?”

    “曲掌门,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细想啊,要是我得到了天书,还来这做啥,那个老顽固也是嘴硬得很,一句实话也没有啊,现在被我关在天牢里,如果曲掌门真有兴趣,可随我去看看。”

    “那敢情好,我愿随一道兄前往,去看看这药鸿。”巫一道没办法只得带着曲正阳回到自己的府邸天牢一探。

    结果真如巫一道所述,药鸿此时已经疯疯癫癫,蒙头垢面,除了笑什么都不会。曲正阳无奈,只得告别了巫一道,回返李善长处去找徒儿周德兴,但他心中也记下了顾风与天书。

    而曲正阳一走,巫一道就与四个徒儿商议。天山四怪问道:“师傅,以后这许多江湖中人都冲我们而来该如何是好啊?”

    巫一道大惊,忽然明白了什么,且心中暗想:我师兄被我所抓,现在所有人都会找到我,我岂不是惹祸上身,我这师兄好厉害,难道他是装疯?即使是又能怎样?我又能奈何啊?巫一道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四个徒弟,四个徒弟也大惊,那这个烫手的山芋这回还请不走了啊。实属无奈!只好从长计议。

    话说朱元璋大军休养月余,朱元璋再次授命常遇春、顾风、曹靖安率诸将征讨陈理,到了武昌,分兵立栅,围住四门,又于江中联舟为寨,断绝城中出入,又分兵下汉阳、德安州郡。

    次年即为元至正二十四年,正元日,因李善长、徐达等屡表劝进,朱元璋乃即吴王位,建百司官属,行庆贺礼。以李善长为左相国,徐达为右相国,刘基为太史令,常遇春风为平章政事,顾风为大都督府右都督,曹靖安因为救驾有功,且战绩显赫,虽入军时晚,但也被破格升为大都督府左都督,周德兴、汤和、康茂龙等人也被受封,并谕文武百僚道:“卿等为生民计,推我为王,现当立国初基,应先正纪纲,严明法律。元氏昏乱,威福下移,以致天下骚动,还望将相大臣,慎鉴覆辙,协力图治,毋误因循!”李善长等顿首受命。

    二月,常遇春、顾风、曹靖安率诸将继续攻打武昌,张定边、张必先、邹普略也率兵迎战,张定边一见曹靖安就挥剑而来,如果不是他那日阻拦,今日友谅早已经大功告成,张定边越想越急,舞剑冲向曹靖安,五人又混战在一起,几百回合,不分高低。混战之中,顾风替靖安挡了一剑,刺于右胸口,险些丧命,曹靖安见状,直扑过去,将张定边一剑刺伤,而张必先、邹普略见状也不愿恋战,搀扶定边飞身逃走。此时,陈友谅儿子陈理见大势已去,不得不出来投降。至此,陈、朱大战结束,朱元璋的势力扩大到原陈友谅的所属地区。

    此战的胜利,奠定了朱元璋平定江南的基础,并为以后的北伐张士诚、方国珍和攻灭元朝,统一全国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此时,除了李善长、徐达、刘基、常遇春、周德兴、汤和、顾风之外,曹靖安也已经逐渐成为朱元璋的最得力亲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雨轩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罗慕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慕路并收藏云雨轩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