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雨轩刀 > 第十八回 神算刘基漏自命 到头反误俯大王

第十八回 神算刘基漏自命 到头反误俯大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更时分,康茂龙换成夜行衣夜探曹靖安住处,亲自搜集曹靖安的信息,结果当他来到靖安住处,揭开屋瓦,着实让他大吃一惊。他发现整个屋子漆黑一片,借着月光只见曹靖安打坐于床榻之上,全身发绿,脸部发红,在昏暗的夜光下,显得阴森恐怖,康茂龙也不知道曹靖安这是何种邪门武功,只觉得这曹靖安有太多的秘密,康茂龙决定尽快离开,他刚想离开,忽然惊动了瓦片,他大吃一惊,心想:不好。还没等康茂龙反应过来。曹靖安忽然睁开双眼,飞身腾空而起只穿屋瓦,数片屋瓦乱飞,康茂龙被屋瓦的碎片击中,直接飞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曹靖安快速飞下屋檐,来到康茂龙面前,康茂龙连忙坐起来,大喝一声:“曹靖安,你要干什么?”

    曹靖安同样向击杀常遇春一样,也不答话,扑向康茂龙,朝着康茂龙的天灵盖抓去,康茂龙也不示弱,连忙出掌还击,曹靖安也不躲闪,露出自己的门户,康茂龙趁机使劲全身力气向靖安击去,直接重重的击打在靖安的前胸,可是,靖安没有任何伤痛,反倒是深深地吸住了康茂龙的双手,康茂龙大惊,无法摆脱,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怪异的武功。

    只见曹靖安十足劲头,伸出双手抓向康茂龙,康茂龙一见不好,但却已经无回天之力,就像一只被蜘蛛捉住的昆虫一般。曹靖安瞪红双眼,双掌击出,只听得康茂龙一声惨叫,飞出数丈开外,一命呜呼。此时,才见曹靖安身外绿光遁去,脸色恢复正常,发红的眼睛也恢复常态。曹靖安不慌不忙,将康茂龙抬进屋中,再也没有出来。。。。原来,他把康茂龙砌进了墙里。

    数日之后,大家才忽然发现康茂龙不见踪迹,许久不来上朝,寻朝佐忽然意识到有许多不妥之事,只能前往顾风处告知。顾风听闻,简直不敢相信。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而且康茂龙就是为了寻找证据才踪迹全无。顾风与寻朝佐必须想个万全之策。

    而此时,李善长等人倒是高兴的狠。

    “大人,徐达远距北平、常遇春暴病身亡、康茂龙离奇失踪,刘基的羽翼只剩下顾风,真是天意如此啊。”

    “呵呵,我看未必是天意,是人意。”

    “哦,大人何出此言啊?”

    “其实天下既定,武将就如同早起之后的夜壶而已,无用亦,所以他们消失,皇上求之不得呢!”

    “那我们呢?”

    “呵呵,有我在,你们就尽管放心,留也要留住我们啊!外人哪有亲兄弟亲啊?所以我说,活着就不需要太聪明。”

    “大人高见!”

    此时,白莲教内,茅玉凤正在沉思,原来这茅玉凤乃杜遵道之女,而这杜遵道早年与韩山童一起创建白莲教之人。韩山童祖辈因从事白莲教活动,父韩山童仍以白莲教组织群众。至正十一年五月,韩山童与刘福通、杜遵道等在颍上发动起义,官员知道后,当即派人逮捕,韩山童被捕牺牲,韩林儿随母逃往武安,刘福通等攻克颍州。十五年春,刘福通等迎韩林儿至亳州,立为帝,称小明王。国号大宋,年号龙凤,以亳州为都城。仿元制,设中书省、枢密院、御史台和六部,地方设行省。以杜遵道、盛文郁为丞相,罗文素、刘福通为平章,刘福通弟刘六为知枢密院事。不久,刘福通杀杜遵道,自为丞相,称太保。而杜遵道之女杜玉凤改名茅玉凤而被黑衣蒙面军师收留。所以更为神秘的人物就是蒙面军师。他才是真正的幕后掌门人,也就是真正的教主。

    教主竟然是上官鸿,而这上官鸿带着茅玉凤继续经营这个神秘组织,他的真正名字叫做段正鸿,是云南大理国段氏的后裔。大理国被蒙古所击,国将不国,而末代皇帝段兴智竟然投降了蒙哥汗,并得到赏识继续掌管云南,他不但不复国,竟然心花怒放,对蒙古感恩戴德,于是替蒙古兵当向导追杀大理残余抵抗,并亲自率兵镇压大理境内反抗蒙古军的各族人民,甚至参加了蒙古入侵安南(即越南前身)的战争,后来段兴智再次北上朝觐,死于途中,蒙古遣使吊祭,谥号“向义天定贤王”。次年,忽必烈令段兴智之弟段实继任大理总管,段实也像他哥哥一样对蒙古特别效忠,深得忽必烈赞赏,对他“示至优之渥”,“以彰同视之仁”。自段实之后,段家世袭大理总管,为蒙古统治者效力。

    而段正鸿也是大理皇族的正统后裔,他与父亲身兼复国大任,后来父亲被段实所灭,他坚决不与之同流合污,于是他拜柳清源为师,结果无意间得知天书一事,所以想要复国,找到天书是上上策,另外,柳清源死后,他就招兵买马,创立白莲教,安插自己的亲信于天下诸侯各处,意图做到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等待时机复国。他创立白莲教,傀儡教主是杜遵道的后人杜玉凤,他在幕后操纵,他将自己人安置于陈友谅处,就是邹普略,于方国珍处是方明善,于张士诚处就是曹靖安和吕珍,韩林处是安大海,朱元璋处是侍卫蒋献和胡惟庸。而顾风是他无意间得到的机缘,准备安置于日益膨胀的朱元璋处。除了顾风之外,段正鸿都用********白莲陀罗加以控制,每月服用一次解药,否则肠穿肚烂而死。而他自己却显露于江湖中化名药鸿,药离只是他收养的义女,他假意被巫一道所擒乃是找到巫一道的巢穴,因为巫一道与天山四怪在察罕帖木儿王爷的身边,药鸿的用意一是躲避江湖人的烦扰,二是查看蒙古人是否有天书的下落。结果没想到其他人都达成了他的计划,张士诚、方国珍、陈友谅以及元朝相继被灭,察罕帖木儿王爷被杀,元大都被灭。而曹靖安却出乎意料,练成了九黎魔功,并且化解毒药,还深得朱元璋赏识,改变了一切计划。

    这一日,朱元璋忙完政事,闲来无事,便带着军师刘基,靖安去游览武庙,朱元璋自从登基以来,整日忙碌国事,防范元朝余孽,清除乱党分子,又赶上常遇春去世,康茂龙离奇失踪,所以一直心情不佳,这日便决定与刘基,靖安,由蒋献护卫一同出去散心,准备前往武庙观赏。他们没有大队人马,鸣锣开道,只是几人带领数名亲兵护卫只身前往,并没有惊动他人。

    他们早晨出发,一个时辰便来到武庙,刚刚进得门口,朱元璋忽然见门外三国时人赵云和隋末人王伯党的塑像都摆在殿外,于是就问刘基是什么原因?刘基说:“宋时修庙的人认为,赵云在长坂坡逼死了刘备的夫人糜氏;王伯党在阵前牺牲时身体压在了主子的尸体上,他们均属于不忠于君王的人,所以被摆在殿外了。”朱元璋听后不以为然,说:“这都是忠义之人。”于是就派蒋献等人将塑像搬到殿内去陈列。

    朱元璋在殿内又看到有伍子胥和韩信的塑像,很不满意,说道:“他们才是不忠不孝的人。”立刻又派人搬到殿外,将塑像砸碎。

    接着,朱元璋又看到张良的塑像,生气地说:“张良保汉王没有保到底,他要在我跟前,我就把他剥了皮!”军师刘基一听,感到皇帝是指着张良骂自己,联想到伴君如伴虎,而且朱元璋的性格只有他是最清楚的,朱元璋不是刘备,他也同时想到了当年的汉高祖刘邦,直觉前景不妙,应该急流勇退,以策万全啊!但此时的刘基不动声色,心里自在思量。不仅刘基能够理解朱元璋的语意,靖安当然自也明白皇上的意图。刘基、靖安等人都不做声,跟随朱元璋一同游武庙,只当是伴君游玩,直至午时才回返宫中。

    回到宫中,朱元璋单独找刘基谈话。双方以拉家常开始了谈话,就在气氛渐趋融洽时,朱元璋突然变换了脸色,以严肃的口气问刘基,如果换掉李善长,谁可以做丞相?

    刘基十分警觉,马上说道:“这要皇上决定。”

    朱元璋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他接着问:“你觉得杨宪如何?”

    这是一个陷阱,朱元璋明知杨宪是刘基的人,所以先提出此人来试探刘基。刘基现在才明白,这是一次异常凶险的谈话,如果稍有不慎,就会人头落地!他马上回答:“杨宪有丞相的才能,但没有丞相的器量,不可以。”但考验还远远没有结束,朱元璋接着问:“汪广洋如何?”

    这是第二个陷阱,汪广洋并不是淮西集团的成员,朱元璋怀疑他和刘基勾结,所以第二个提出他。

    刘基见招拆招,回答道:“此人很浅薄,不可以。”

    朱元璋很佩服地看了刘基一眼,这是个精明的人啊!

    他说出了第三个人选:“胡惟庸如何?”

    刘基松了口气,说出了他一生中最准确的判断:“胡惟庸现在是一头小牛,但将来他一定会摆脱牛犁的束缚!”

    说完这句话,刘基知道考验已经过去了,但他错了,下一个问题才是致命的。

    朱元璋终于亮出了杀招,他用意味深长的口气说道:“我的相位只有先生能担当了。”

    大凡在极度紧张后,人们的思想会放松下来,刘基也不例外,他终于犯了一次错误,这次错误却是致命的。

    他回答朱元璋:“我并非不知道自己可以,但我这个人嫉恶如仇,皇上慢慢挑选吧。”这句话说得非常不合适,自居丞相之才不说,还说出所谓嫉恶如仇的话,如刘基所说,谁是恶呢?

    刘基的昏劲还没有过去,又加上了一句话:“现在的这些人,在我看来并没有合适的。”朱元璋就此与刘基决裂。

    朝堂散去,朱元璋留下曹靖安。

    “靖安!”

    “臣在。”

    “你觉得当今天下局势如何?”

    “启禀皇上,天下太平,万民敬仰。”

    “恩,你自鄱阳湖跟随朕以来,已经有十年了,你的功劳,朕记得。”

    “效忠皇上,是臣的福分。”

    “恩,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你吗?”

    “臣愚钝。”

    “你并不愚钝,你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你说朕的江山能长久吗?”

    “皇上,当然能,只是。。。。”

    “说。。。。”

    “如果刘基与徐达联手,乃是绝佳,会撼动大明江山。”

    “嗯?”

    “臣说的是真心话。”

    “恩,你说的有道理。”

    不久,刘基回到府中便写下辞呈,交予朱元璋,意为大业已定,按照当初约定,平定天下之时,就是刘基离去之日。朱元璋挽留,但刘基去意已决,也只好随他去了,刘基便择日辞朝而去。

    临别那日,刘基别了朱元璋,走至城外,顾风、靖安、周德兴、汤和等人都来相送,但愿刘基能够留下,一同报效朝廷,但刘基不语,笑道:“谢谢各位好意,我意已决,临行前只想奉告各位,多多保重,日后还有相见的机会。”说着便骑上白马,拂袖而去。

    洪武六年七月,李善长因病辞去丞相一职,朱元璋便任命汪广洋为丞相,而胡惟庸在李善长的一再推荐下出任右丞相。但是这胡惟庸是何许人也,怎么会满足于汪广洋之下呢?他曾经拉拢徐达等人,但遭到冷落,徐达等人不屑与胡惟庸为武。所以,这胡惟庸乃独断专行之人,对亲信重用,而对自己的对头一定要排除异己。此时,他早已经将徐达,顾风等人视为异己,而将李善长,靖安视为同僚。徐达远在居庸关,而常遇春已经暴病而亡至今未有结果,康茂龙依然下落不明,所以此时胡惟庸要想达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目前的目标就是除掉顾风、汪广洋、徐达。到底靖安是什么人,他到底站在那一边?没有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到来!

    而此时的江湖之中,也并不太平,少林、武当、洪家堡派出的大批人终于有单平的消息,毕竟江湖中人的规则与朝廷中不同。这单平自从上次行窃元都荣华宫,未能抢得轩辕剑,但毕竟抢得大量金银,正在大肆挥霍,而且此人风流成性,经常出没于烟花之地,所以很容易就被洪玉堂派出的门人找到,已经通知了少林、武当。少林马上让智善大师带人去捉拿单平,追回轩辕剑和神鼎秘物,上次智善大师在京城查探多日,已经没有任何贼人线索,于是便回返少林复命,他的武功高强,是普海大师的首座弟子,深得普海的信任,这次捉拿单平,当然还要派他出马。

    这日,单平正在温柔乡中风花雪月,智善大师等人已经在门外部下天罗地网,就等单平出来。夜至三更,单平才从里面出来,他刚一出来,智善就带领众僧冲了出去,将单平围在当中。此时虽然人多,但这江湖大盗,怎么会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只见他不慌不忙,看看众僧,喝道:“外!各位大师,这是干什么啊?”

    智善走向前来,鞠躬回道:“单施主,贫僧智善有礼了,今日我少林出了件事情,想请单施主跟我回去禀明一切,也好将此事了结。”

    “什么?少林出了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素来只与女人有关,跟和尚可没什么关系,大师!请让开。”单平喝道。

    “单施主,无论如何请您跟我走一次,好对我家师也有个交代。”智善行礼道。

    “呵呵!如果我不去呢?”单平笑道。

    “单施主,那贫僧得罪了。”说着,智善飞身过来,直奔单平。

    单平见智善出招,也毫不示弱,飞身而上,二人战在一起。智善手杖飞舞,仿佛飞轮一般,单平左右躲闪,避开手杖的招式,但不能占得上风,几十个回合之后,智善一个背手式,左手拿杖,右手单手将单平压住,将其擒拿,此时单平已无还手之力,只能束手就擒。这单平虽然也是武林中人,武功虽不弱,但与少林智善相比,还要差的远,智善是当今武林排名第二位普海大师的高徒,武功当然不弱。他放开单平,并说道:“单施主,我们只想请您到少林查明事情真相,别无他意,请不要让贫僧为难,你是跑不掉的。刚才多有得罪,还望单施主见谅。”智善说着,做赔礼状。单平听到这,回道:“好吧,我跟你们走。”这样单平随同智善等人回返少林。

    到得少林,普海、洪玉堂、俞莲舟已经等候多时,见得智善与单平回来,连忙请入。赐予座位,并看茶。普海对单平问道:“单施主,今日请您到这,是想请教您一些事情,别无他意,如有得罪之处,望见谅。”

    单平回道:“普海大师,不必客气,是我技不如人,江湖规矩我单某明白,有什么事情,请问吧?”

    于是普海就问了单平是否盗得轩辕剑的事情。单平听后,怒火中烧,大声喝道;“原来是关于轩辕剑!我是去过荣华宫,看过轩辕剑,但我没有拿到,被一个黑衣人抢走了,哦,对了,他还打伤我,用的就是你们少林的火云掌,我还想请问大师,如何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普海等人听后,还是有些疑惑。普海又连忙问道:“单施主此话当真?”单平回道:“大师,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虽然是个大盗,但敢作敢当,否则怎对得起江湖朋友赐我‘玉蜻蜓’的绰号。”普海听后,就叫人带单平去厢房休息,单平谢过,随小僧走了。

    此时,内堂中只有普海、洪玉堂、俞莲舟、智善四人,这时,只见普海大师捋了捋胡须,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他?”普海陷入了沉思。洪玉堂与俞莲舟很是疑惑,洪玉堂问道:“大师,怎么?你说的是谁啊?”普海回答:“我少林火云掌当年我师傅玉空传与我,而我只传与过智善,所以,会少林火云掌之人并不多,所以我猜想是我的师弟普陀。”智善接道:“师傅,我与他交过手,但他的武功与师傅您和普陀师叔相差深远,否则我怎么可能用大力金刚掌伤到他。”普海听后,说道:“哦!难道是普陀的后人。”俞莲舟接道:“大师,那现在普陀大师何在啊?”何不请出来当面对质。普海还是很深沉,慢慢回答:“嗨!二十年前,师傅对我和我的师弟普陀十分器重,并将轩辕鼎的事情告诉我们,希望我们能够时刻守护,等找到轩辕剑和九黎刀后将其妥善保管,以防武林浩劫发生,后来,师傅将火云掌传与我,因为他准备将衣钵传给我,所以我师弟就耿耿于怀,认为师傅偏心,于是就找师傅理论,结果他趁师傅不注意,偷袭师傅,将其打伤,而且还偷了师傅的火云掌秘籍,后来普陀就没有了消息。而师傅那次也因伤势过重,郁郁而终。所以知道轩辕剑、九黎刀和轩辕鼎秘密的人不多,而他是其中之一。”看来,唯一能够找到秘物下落的线索就是普陀大师和设置在少林的陷阱。

    此事决定之后,大家再无异议,既然此事暂作决定,洪玉堂忽然想起顾风嘱托之事,连忙把相关情况告诉普海大师,大师一听,立刻惊诧起来,说道:“洪堡主,这是九黎魔功所致。”

    洪玉堂大惊:“九黎魔功?不可能。”

    “是啊,轩辕剑打开轩辕鼎,九黎魔功丢失,但九黎刀在京城,没有九黎刀,也打不开九黎魔功的秘钥啊?那也是钨钢打造啊?”

    洪玉堂忽然大惊:“难道,那贼人也拿到了九黎刀?”

    “洪堡主,你速去顾将军处查看,莫非顾将军他。。。。”

    “好,如果真是顾风,洪玉堂我必定将其夺回。”说完,洪玉堂收拾行囊,直奔金陵。

    待到金陵,洪玉堂直接找到顾风。

    “顾兄弟,我有一事想问,你要如实禀告。”

    “洪大哥,这是何意?”洪玉堂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顾风,顾风一听,大惊失色,连忙进密室将九黎刀取出。

    “此刀完好无损,不曾丢失,为何会有九黎魔功重现江湖呢?”

    “甚是奇怪,而且只有九黎刀的刀柄是开启九黎魔功铁劵的秘钥,除此之外,这铁劵是打不开的。”

    大家陷入了沉思。

    “知道此刀藏秘处的人只有大哥、晴秋、我,还有靖安贤弟,难道是他?”

    洪玉堂这才恍然大悟:“是他盗取九黎刀?”

    “不可能,盗取轩辕剑和九黎刀的是同一个人?虽然他与我同在荣华宫,但是他怎么会知道少林和武当的秘密呢?这不合理啊?”

    “除非。。。。他是少林或者武当的弟子?”

    “你是说靖安早就知道个中秘密?”

    “有这个可能,否则一切都解释不通啊。顾兄弟,我先行回返少林与武当,一问便知,你替我看好曹靖安,切不可轻举妄动。”顾风应允,洪玉堂再次出发,探听少林与武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雨轩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罗慕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罗慕路并收藏云雨轩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