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冉很快跟傅石交接了小院的阵法控制中枢,并添了个清心阵,又一一告诉傅石如何用那个控制中枢控制那些阵法禁制,又怎样给亲近的人留令牌,可以让他在阵法中来去自如。

    其它的任冉就没多说了,不说交浅言深,她相信,自己所要说的那些,傅石无一不明白,只是情至深处,只能尽一切可能对那个人好罢了,就比如说如果任歌是素素那样的,她也只能尽自己一切可能为他着想,让他在修仙这条路上走得更远一些,更顺畅一些,仅此而已。

    将心比心,任冉倒对这傅石多了几分好感,只可惜她并没有因此少收他一块灵石。

    咳咳,这位师兄可是大户,早在凝脉期的时候就用上法宝了,难得能宰到他,必须不能手软!

    一时间任冉又富裕了起来,那一整套的阵法禁制,当算得是弟子山所有小院中的头一份,连结丹期的前辈进去了都讨不着好,售价自然不会多便宜。

    手头既然活络了,任冉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她狠兑了一些稀罕的食材,一在新居安顿好就安排任歌掌勺做菜,自己发鹤信邀请齐白他们来,还准备亲自去请任颖。

    任冉琢磨着,有这么些熟人相陪,小姑娘大约能觉得自在一些,再然后慢慢的他们就可以化解先前的那些不愉快了,毕竟那只是误会嘛。

    只是没等任冉跨出小院,任颖自己就怒气冲冲地来找她了。

    “你都不管你们家鸟妈的吗!”

    任颖劈头盖脸地丢下了这么一句话。

    任冉愣住了:“鸟妈怎么了?”

    “它……”

    小姑娘跺了两回脚,才把话说出来:“它在欺负我家阿白!”

    “这不能吧。”

    任冉不信,相处了这么久了,她早知道鸟妈其实是相当骄傲的性子,连人都不肯欺负,还会去欺负一只鸟?

    再说了,他们才到这小院多会儿功夫,任歌一桌饭还没做得呢,鸟妈这么快就溜达到隔壁,还欺负起了隔壁的雷鸟来了?

    就算要欺负……那也是隔壁的雷鸟欺负鸟妈好吧!

    这么想着,任冉也有些不淡定了,问任颖:“你家……阿白,它是怎么欺负鸟妈的?”

    关于多个弟弟妹妹什么的,她其实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也不知道她的弟弟妹妹是跟自己一样的,还是跟鸟妈一样的。

    最重要的是,她固然不会反对鸟妈寻找第二春,可她也不愿鸟妈是被强迫的啊!

    任颖气坏了,眼里一把把往外飞小刀:“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不是我家阿白在欺负鸟妈,是鸟妈在欺负我家阿白啊!”

    任冉:“……”

    任冉觉得自己有点儿脱线,这时候她关注到的居然是,任颖她把鸟妈前面“你们家”这个定语给去掉了,鸟妈便也成了她的鸟妈。

    它这是在成为天剑门所有人的鸟妈这条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啊!

    摇摇头,甩去这种不合时宜的想象,任冉对任颖说:“我跟你去看看。”

    眼见为实,也许小姑娘只是看不懂鸟类的和谐生活呢?

    及至进了任颖的小院,看到了鸟妈,也看到了任颖的阿白,任冉突然觉得自己不大好了。

    眨眼之间,鸟妈变鸟爹什么的,这是她的错,谁让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去检查它的性别呢。

    可它……它它它……它现在压着的这只它也不是雌性啊!

    究竟是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任冉无助地扶额。

    “鸟……”

    任冉的舌头在妈字上打了个转,又在爹字上打了个转,还是说不出口。

    关于长辈的和谐生活什么的,实在不算她这个晚辈能打扰到的啊!

    咳,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鸟妈,呃,不,鸟爹它现在不是被欺负的那个。

    任冉转过背去,顺手带着也把任颖拉转了过来,忧伤地看天:门主大人!师尊大人!您那么希望得到小雷空,就没想过检查一下鸟妈的性别吗?

    还是雷鸟的繁殖方式已经超越了性别的限制?

    任天行要是知道了这事,大约还要怪她。

    一开始,他只当自己得到了一只雷空,根本也没想过要检查它的性别。

    等他后来有了繁衍小雷空的想法之后,他就直接带着鸟妈去找任冉他们了,结果任冉他们一口一个鸟妈,他理所当然地就把鸟妈当成了雌性,这才费尽心机找来这么一只年轻英俊的雷鸟来跟它配种——其中不无色诱鸟妈的意思。

    现在,色诱倒是色诱成功了,可这……

    但这事儿又不能怪鸟妈。

    兽类的发丨情是很容易相互影响的,任颖的阿白不巧又正在发丨情期,以前只有它一只鸟在这儿,虽然有些烦躁,但没有任何诱惑,忍忍就过去了。鸟妈做为雷鸟中的异端,雷空这么一个珍稀的物种,本来就长得有些雌雄莫辩,它这一溜达过来,阿白顿时就忍不住了,更加散发出催丨情的气息,鸟妈一个照面就为它的气息所染,也进入了状态,偏生附近又没有雌鸟,狭路相逢勇者胜,结果……阿白完败。

    这个中的缘由没人能告诉任冉她们,但任冉诡异的反应总算让任颖察觉出了其中的奥妙。

    她憋红了一张小脸,结结巴巴地对任冉说:“就……就……让它们……这样下去?这……这……这是不对……的吧。”

    “那你去把它们分开?”

    任冉有些不负责任地摊手。

    “我……”

    任颖一咬嘴唇,跺脚:“我去就我去!”

    她跟任冉还不一样,她家阿白,咳,是被欺负的那个。

    阿白也不是她什么长辈。

    小姑娘有些儿恼羞成怒,动作就不怎么温柔,狠狠一剑劈了过去。

    这是任颖竭尽所能的一剑,威力方面且不说,剑光尤其的绚烂,红褐金绿四色,煞是耀眼。两只鸟伤倒没被伤到,都被吓了一跳,理智稍稍有些回笼。

    尤其是阿白,当着自己主人的面被欺负什么的……恼羞成怒之下,它突然爆发了,一下子将鸟妈掀下了自己的脊背,终于使得这场匪夷所思的案件终止于未遂。

    鸟妈抖了抖蓬起的羽毛,也终于发现眼前的这只并不是什么千娇百媚的雌性,它轻蔑地瞥了阿白一眼,踱着方步,走了。

    只是那背影……怎么看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在其中啊。

    任冉惨不忍睹地捂眼。

    “那什么,对不住啊。”

    任冉尴尬地对任颖道歉:“我觉得吧,鸟妈它其实不是故意的。”

    “还鸟妈?”

    任颖没好气地呛她,真要是鸟妈,她家阿白何至于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至于自家阿白欺负鸟妈什么的,她还是乐见其成哒!

    任冉挠挠头:“总之吧,我觉得这就是一个误会,它们自己也好像都并不想这么做的。”

    任颖抚摸着阿白,渐渐地从最初的激愤中平静了下来,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去找任冉了。

    这么丢脸的事,悄悄处理了就完了嘛,自己还偏偏去把任冉拉来了,这下好了,被欺负的事全被她看在眼里了,她跟阿白的脸都要被丢净了。

    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相关她的事,自己就有些不大冷静,爹不都说了他们其实跟她没关系了吗?

    好在阿白也没什么实质性的损失,想到这一点任颖心中要轻松不少。

    可是狼狈相终究被她看去了,这么一想任颖又烦躁起来。

    最终,任颖有些憋气,又有些不耐烦地对任冉挥了挥手:“我想静静。”

    任冉看任颖实在不爽,也不好在这个当口跟她说什么,讪讪地退出了她的小院,三步两步追上了鸟妈。

    看着鸟妈的背影,她忍不住嘀咕:“难道我从此以后要改口叫你鸟爹?”

    鸟妈的腿僵了僵,不大协调地继续向前走,任冉又叹气:“可是我还是觉得叫你鸟妈顺口啊,反正你又当爹又当妈的,叫你一声妈也不为过吧?”

    鸟妈停住了脚,低鸣了一声:“啾——”

    任冉惊讶了:“怎么,你还真的更乐意我叫你鸟妈?”

    鸟妈肯定地又:“啾——”

    任冉不懂了,这是基于何种道理啊?

    不过鸟妈既然乐意,她也不妨顺水推舟,说起来,这么多年鸟妈早叫习惯了,这个称呼早已超越了其本身的含义,而似乎成了鸟妈的名字了一样,而不管是鸟妈还是鸟爹,它在她心中的位置始终不变。

    另有一个难处,真的要改口的话,她该怎么告诉小伙伴们妈突然变成爹的事呢?

    今天这一幕,估计不只是她,任颖也希望这件事只烂在两个人的肚子里吧!

    唉,她跟她的关系,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僵了,有这么个邻居,未来似乎有些不大完美啊。

    最主要的是,她真的觉得任天行的人还不错,她跟他女儿闹得这么僵,以后也有些难以面对他。

    但这是一个意外,她也没法控制,只能以后尽量弥补了。

    任冉在心里叹了回气,跟着鸟妈回到了家中,去厨房把事情跟任歌那么一说。

    任歌认真地听着,到最后他轻轻地吐出了两个字:“姆妈。”

    任冉愣住了,她看向鸟妈,这就是鸟妈对于自己的定位吗?

    所以,它虽然其实是爹,也欣然接受了“鸟妈”这么一个称呼?

    她的鸟妈,是又当爹来又当妈啊。

    任冉的眼睛湿润了,她动情搂住了鸟妈的腿,久久不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