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冉他们也面色不善地看向了素素,从她之前得那些话里,他们不难推测出,素素引他们过来,目的不过是为了嫁祸江东而已,虽然她是为了傅石,但他们何其无辜。

    只是任冉还有些疑惑,从金线和这些黑雾接触的反应看来,黑雾并不是能跟人类沟通的啊,至少她无法跟它们沟通。

    这个素素,她不简单!

    任冉的眸子凝了凝,却是不发一语,静静地等她的答案。

    “我……”

    素素欲言又止,双目中的泪珠滚滚而下,双膝一软,跪了下来:“请门主责罚,这其中并没有傅大哥什么事,都是我自作主张。”

    说完她断断续续地将事情说了出来。

    之前,傅石领了任务与她告别,她想着自己最近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便陪着傅石一起来了。刚来的那半日还好,后来那些矿工,包括一直驻守在这里的外门弟子不知怎的突然就发了疯,开始不计后果地攻击傅石。

    因事出蹊跷,兼之又是同门,不是同门也都是为天剑门出力的,傅石便不忍下狠手,只打算把他们打晕就是。

    谁知道他们竟然无法被打晕,并且一个个力大无穷,实力暴涨,傅石左支右挡之下,有个外门弟子竟然突破了傅石的防护,伤到了素素。

    傅石因此一怔,随后也变得不对劲,有些癫狂起来。

    这时候傅石深深地看了素素一眼,插嘴说:“弟子此时的心境出了破绽,因此为域外天魔所侵,行为有些不得自主。”

    素素抖了抖嘴唇,泪目迷蒙的看了一眼傅石,继续说道:“弟子当时特别害怕,就求那个让大家发疯的怪物放过傅大哥……弟子,弟子没想过要为本门的外门弟子还有那些矿工求情,弟子……”

    任天行一竖手:“你只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

    素素的嘴唇又抖了抖,战战兢兢说道:“弟子原只是情急之下胡言乱语,谁知真有人答了话,命弟子将本门更有地位的人带来,他就放了傅大哥。弟子……弟子曾与任歌、任冉见过,知他们热心肯助人,因此一时昏头,就……就把主意打到了他们身上。”

    说完她附身重重地在地上叩了个头:“弟子鬼迷心窍,陷害同门,这一切都是弟子的错,傅大哥全然不知情,还请门主秉公决断,不要怪罪傅大哥。”

    其言也可怜,其情也可悯,任冉听了却感到深深的厌恶。

    做人要有底线,就算他们与她不过点头之交,但这样轻易,这样毫不犹豫地就接受了域外天魔祸水东引的主意,卖了他们,可见她心里的道德感是多么的薄弱。

    任冉自问,若是任歌陷入傅石那个境地,自己就算束手无策也绝不肯牺牲无辜的,若是仇人倒可以毫不犹豫。

    圣母也好,白痴也罢,她是接受过系统教育的人,心底里早就有了一根衡量是非的秤,哪怕此刻这已经并非原先那个世界,哪怕这个世界更趋近于弱肉强食,她觉得自己至少也要做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一点。

    修者,修天道,修大道,难道因此就可以不修私德,放弃良善?

    凡事只看是否利我,那又与野兽有什么区别?

    自然,素素也可以说她只是太在乎傅石了,可这种损人利己的在乎绝对是一种病态的在乎,不客气地说,已然是一种入魔的在乎!

    尤其让任冉感到不舒服的是,任天行根本没说过要惩罚傅石,她却一再为傅石求情,这到底是在提醒任天行,还是提醒傅石?

    也许她只是情急,太过害怕任天行责罚傅石,不由自主地就这么做了,但直接导致的结果却是绑架,比道德绑架还可恶,一遍遍地提醒着傅石,我都是为了你才成为这个样子的。

    其潜意识中到底是太在乎傅石,还是在乎自己的付出不为傅石所了解?

    这么想着,任冉突然有点同情起傅石来,为这样一个人所在乎,似乎并不是什么太幸福的事。

    一时间她又想到了任歌,他们之间的感情与傅石跟素素之间的这种并不一样,但应该更深厚,更浓烈。自己是绝不会为任歌去做有违自己本心的事情的,那任歌呢,他是否也会坚持那么一道底线,不因为自己而做下罪不容恕的事情?

    任冉突然觉得很悬,一直以来她都觉得任歌年纪还小,并没有跟他系统谈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看来,引导他建立完整健康的三观,竟是件刻不容缓的事情!

    那种轰轰烈烈,天地之间我独为你而存在,天地也罢,道德也罢,完全不放在眼中的不可一世,看上去固然美极,让人憧憬,但她自问平凡,远远看看就好,确实消受不能。

    或者这就是她的道心,不求闻达天下,不求狂拽炫酷,不求痴心不悔,但求问心无愧。

    这么一出神,任冉便错过了不少事情,等她回过神来,只见傅石双膝着地,腰直如椽,双眼坚如磐石,直视任天行的双目说:“弟子才是罪魁祸首,事情皆因弟子而出,外门弟子和矿工也是弟子所杀,这一切都是弟子的不是,还请门主责罚。”

    任天行沉默地捋了回须,点头:“此间事归你负责,出了这样的事,你自是责无旁贷,连带她的罪责一半都要落在你身上。这样,我罚你去桐花界采矿十年,这十年之中,你须隐名埋姓,压制全身修为,以力服役。十年之后,你若尚在人世,我会命你师傅,重新将你收回膝下。”

    “弟子领罚。”

    傅石叩首。

    “至于你,”任天行转向素素:“陷害同门是重罪,恕我天剑门留不得你这样的人。好在你并没有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我也就不责罚你了,从今以后,你好自为之把。”

    “师尊!”

    任冉突然赶在素素说话之前开了口,她眨眨眼睛,看了看傅石,而后看向任天行:“弟子的神识曾经进入过傅师兄的识海,看到过域外天魔的样子。它们就是一种黑色的雾气,很细小,很淡。弟子发现,弟子并无办法跟其沟通。”

    素素双目霍然圆睁,吃惊地看向任冉。

    傅石也不由自主看向任冉,眼神微微闪烁,但最终垂下了眼睑,没有开口。

    任天行意外地看了看任冉,突然呵呵一笑,揉了揉她的头,转而脸色一肃,又对素素道:“你有什么可说的?”

    “弟子……”

    素素面色苍白的出言辩白,眼看着任天行因她的自称皱了下眉头,不由满嘴苦涩,黯然改口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跟它们沟通。我只知道它们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命令我去做那样的事。或者……”

    素素犹豫了一下,接着道:“或者这跟我曾经走火入魔过有关。”

    说着她怯怯地瞟了一眼傅石:“这件事傅大哥也知道,治疗走火入魔的保心丹还是傅大哥帮我找来的。”

    傅石并不看她,淡淡道:“那十颗保心丹当初还是任冉看我焦急,特意匀给我的。”

    “那保心丹是她的?”

    素素一怔。

    傅石默然点头。

    任天行目光如炬,从上到下将素素审视了一遍,略一沉吟,对任冉道:“她身上看不出什么,应该是当时有一个域外天魔控制了她的心智,才会让她产生了那样的幻觉。”

    任冉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们回去吧。”

    任天行一挥袖子,将傅石收了进去,对任歌与任冉道。

    三人遂与鸟妈一起出了矿山,腾空而去,至于傅石,因是戴罪之身,就被任天行笼在了袖子里,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暂时监禁。

    天空之中,任天行与鸟妈比肩,任冉忍不住问他:“素素当真没有问题?”

    任天行笑答:“怎么会没有问题。”

    “那您怎么就这么放了她?”

    任冉不解了。

    任天行莞尔:“不放长线又怎么可能钓得到大鱼。”

    任冉这才恍然,所以说老狐狸什么的,自己果然还是白替他操心了,估计他早在将素素逐出师门之前就什么都知道了,之后的煞有其事,不过是配合自己罢了。

    不过自己也不是没有收获,如同对待上次自己发现识种、对付识种的事一样,自己这次是如何发现域外天魔的,任天行还是绝口不提,一次两次的,总不能说都是巧合。

    所以说这只老狐狸很可能已经发觉了什么,不说出来可能是有些不大方便?

    总之这就是一种默认,并且隐隐的庇护的态度了。

    这让任冉放心不少,从此,咳,自己在他面前也不用那么刻意地遮着掩着了。

    停了一会儿,任冉犹疑地又问:“那傅师兄的惩罚……”

    “你是觉得重了?”

    任天行颇感兴趣地问她。

    任冉坦然点头:“桐花界就是上次发现得那个新界吧,听说比我们东天界凶险多了。做矿工就算了,您还让他压制修为,十年下去怕是九死一生。”

    他这个充其量算是防卫过当,还有域外天魔的因素在里面,身不由己,远不是故意杀人,应当罪不至死才是。

    “难道到了桐花界,我们天剑门就鞭长莫及了?”

    任天行笑得高深莫测,又捻须道:“你这个师兄最适合在逆境中成长,罚他去桐花界服苦役,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历练,翌日回归,定能一鸣惊人。”

    任天行又笑:“傅石心性坚韧,却极重情。虽说那魔女有可能是罪魁祸首,救他的心却不假,因此我将罪责都推到他的身上,轻判那魔女而重判他,也是减轻他的心头负压,不让心魔有机可乘。”

    “师尊当真老谋深算,爱护弟子。”

    任冉心悦诚服地拍起了马屁。

    “你这算是恭维?”

    任天行啼笑皆非,老谋深算可真不算什么好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