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任歌没笑,但他看了看自家娘亲以及妹纸那幸灾乐胡的笑,嘴角也忍不住勾了勾。

    事情要从那个莹碧的光点说起。

    那个莹碧的光点叫做绿耳,本是一种属于妖族的手段,具有传递声音的功能,且极其的隐秘,不易为人所察觉,仅在被沾上那那一刻发出一点微不可查的神识波动,最适合用来窃听、监视。

    矿会是一场商业性的行为,琅琊公主作为琅琊阁的创立人,身份至关重要,所言所行往往涉及巨大的商业机密,是以碧浮仙子早就处心积虑要对她下手,甚至之前的飞船大战都不是巧合,门口的不期而遇更是经过了精心的设计,为的就是不动声色间将绿耳放到琅琊公主身上而已,为的就是那一刻琅琊公主的得意骄矜,心中畅快,进而忽略绿耳那一丝微不可查的神识波动。

    虽然当时任冉曾经回头,但在她看来,绿耳是神识方面的道具,筑基期的修士是不可能涉及到神识修炼的,任冉表现出来的又只是筑基期境界,自然也就看不到绿耳的存在。

    加之当时任冉表情平静自然,碧浮仙子更是没往事情已经败露的那个方向上去想。

    说到底,还是任冉的年纪太有欺骗性了,让人不由自主就要看轻她。

    事实的真相与碧浮仙子的“以为”截然相反,任冉能看到绿耳,琅琊公主自不会被她蒙在鼓里,几乎是绿耳沾到她身上的那一刹她就在谋算着怎么将计就计了,及至霍老板处看到任冉和任歌的表现,她的计策就算定了下来。

    任冉和任歌的表现在霍老板眼中并无破绽,可是她是将任冉和任歌的举动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的,也亲眼目睹了任冉与任歌对那块橄榄球大小的矿石异乎寻常的关注,最后更是不动声色地将那块矿石藏了起来。

    除此之外,哪些矿石是任歌挑的,哪些矿石是任冉挑的,她也心知肚明,因此霍老板所以为的八石六出其实要分成四石四出和四石两出,如果只说福缘气运的话,无疑任歌这种才属于真正的福缘气运,任冉那种,绝非简单的气运又或眼力可以解释。

    要知道她也是精通矿石挑选的人,任冉所挑的那四块矿石,其中两块固然卖相极佳,另两块便是她也不肯挑中的,她可不认为任冉这么短短日子的学习就可以让她成为相石大师。

    当然,这也是任冉放开了,没想刻意对她隐藏什么,甚至任这是任冉故意释放给她的一个信号,琅琊公主心领神会,立刻就决定了接下来的对策。

    琅琊公主没有追问任冉为什么能做到这一点,就像当时鸟妈的突然出现琅琊公主也什么都没问一样,对于这两个孩子,她愿意给予足够的尊重,相对而言的,任冉和任歌愿意将这些表露在她的面前,她已经相当满意。

    缺失的十几年,她曾经以为她需要花费大量的力气才能使这两个孩子的心慢慢向她靠拢,如今这么短短的时间,任歌和任冉就对她表现出这么大的信任来,说实话,她早就意出望外了,心中对这两个孩子疼爱更深。

    随后回去的路上,琅琊公主学任冉分别在任冉和任歌的手心里写字,说明了绿耳的功用,那一瞬间,琅琊公主与任冉、任歌的默契就达成了。

    之后琅琊公主让任冉和人哥随秦胜仪一起去挑矿石,便是在一步步张开大网。

    可以说,任冉和任歌两个人毫不客气地将霍老板那里稍有价值的矿石都挑了出来,自然,任冉靠的是自己的双眼,任歌就真正依赖于那种“新手的谜一般的气运”了。

    又由于任歌的存在,让他们挑选出来的那些边角料能够开解出材料的几率没达到一个相当离谱的数值,也正好避免了霍老板和秦胜仪起疑心。

    之后任冉与琅琊公主的对话,那也是刻意的,要向碧浮仙子传递这么两个消息:其一,霍老板的那些边角料似乎质量不错;其二,他们没认真挑,只是凭运气随便捡的,霍老板很可能还留下了大量有价值的边角料存在。

    而事后他们一旦发现那些那些边角料其实已经完全没价值了的话,他们也可以将这一切都推到任冉和任歌的气运之上,解除霍老板的尴尬,并进一步坐实任冉和任歌的气运。

    至于会不会有人怀疑到任冉和任歌……如果他们是精挑细选的话,别人或许会怀疑一下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技巧又或者天赋,只这么随手一指,那就只能将之归纳为气运。

    除去这些,还有霍老板录下的蜃影催化,碧浮仙子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思索斟酌,否则其他人就会赶在她的前面去霍老板那里求购。

    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碧浮仙子还能不上当,那基本不可能。

    按碧浮仙子此刻的脸色来判断,她非但上当了,回去之后还迫不及待地解开了一些,发现结果非但不如她想象的那般美好,还比往年的收获要差的多。

    总之,坑了一把“情敌”兼对手之后,琅琊公主的心情相当之好,脸色也相当明朗。

    出于对绿耳的信任,碧浮仙子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琅琊公主的陷阱,反向琅琊公主推算的那样,将事情归结到了任冉与任歌的气运之上,也就是说,任冉和任歌将好的都挑走了,才会留下这么一堆烂摊子给她,除去时运不济,她还真不能说出什么。

    情敌有这么一双气运爆棚的儿女,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碧浮仙子当场就觉得眼瞎,但她也没蠢到将绿耳暴露出来,憋了半天,只恶狠狠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开心的!”

    琅琊公主笑笑:“本来没什么好笑的,但是看到你似乎不开心,本宫不由自主就开心起来了。”

    碧浮仙子瞬间完败,直到想到绿耳心情才又平复了下来,她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任冉和任歌,看向琅琊公主一眼:“但愿你能笑到最后!”

    就等你这句话呢!

    琅琊公主心中冷笑,看也不看她一眼,领着自家两个孩子喝茶吃果子去。

    因为任冉的速度快,琅琊公主也不着急,慢悠悠地领着他们逛下去,再有任歌这个极细心的哥哥在,一旦发觉任冉稍有疲乏,立刻就去休息,这看矿被他们进行地跟看热闹也差不多。

    在别人眼里,他们这也的确就是看热闹。

    为混淆视听,也为了保护任冉,琅琊公主又另派秦胜仪他们挨个考察那些矿石,其态度认真负责又相当谨慎,这才符合看矿的样子,也正合了琅琊公主的心意。

    事实上,就连秦胜仪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其实这一趟,他们不过是幌子而已,真正决定什么矿可买什么矿不可买的,不是他们,而是任冉。

    至于之前霍老板那边的事情,一来之前琅琊公主在此处的收获实在不菲,二来琅琊公主对这两个孩子的疼宠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除去“新手的谜一般的气运”外,秦胜仪更多认为这是琅琊公主在施恩笼络霍老板,同时也让自己孩子开心一下。

    毕竟霍老板这边的关系还要继续维持下去,而一掷千金,哄儿一笑这种事,以琅琊公主的性格,咳,当真能做得出来。

    等这批边角料完全被开解出来,其收获之丰盛险些没惊掉他们的眼珠子什么的,那已经是后来的事了,直至此刻为止,秦胜仪他们其实并没有将任冉和任歌两个人放在眼里。

    琅琊公主他们这边,不过三四日就将所有的矿看了个差不多,秦胜仪他们却是着着实实,兢兢业业地看了十天,每一天每个人都会挑个时间段,当面刻一块玉简交给琅琊公主,里面刻得自然都是各人自己的一些认识和见解,以及推荐方案。

    此处是敏感之地,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被监视了,只有这样完全无声的交流方式才能保证信息的足够安全。

    而秦胜仪他们需要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真正拿主意的,必须也只能是琅琊公主一个人。

    任冉那里自然也刻了一个详细的玉简给琅琊公主,多方玉简交叉一比较,琅琊公主心中就有了数,所有的玉简也都随手销毁。

    这样的方式又有一个好处,因为递交玉简的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这就很好地保护了任冉。

    就算大家事后彼此应证过琅琊公主拍买的那些并不全是自己这些人推荐的,琅琊公主也可以揽到自己头上,因为琅琊公主本身在鉴定矿石方面也造诣颇深。

    总之琅琊公主周周全全地考虑过了,任冉和任歌的安全绝对无虞。

    如果因为这些物质利益使任冉和任歌暴露出去,进而引发某种觊觎,导致任冉和任歌遭遇危险,那她宁可舍弃那些收获。

    这一点不独琅琊公主自己这般坚持,任冉和任歌也是心知肚明的。

    看矿的十天过去,拍卖正式开始。

    秦胜仪他们任务完成,剩下拍板定论只是琅琊公主的事。往次参加拍卖的时候,琅琊公主还会带几个人进去陪着,这次有任冉和任歌在,她干脆放了所有人的假,让他们随意散逛,又或自在临时洞府歇着,只带着任冉和任歌两个人,一齐进入了专属他们琅琊阁的包间。

    能参与这种矿会的都是大势力,那种担心自己拍到了好东西,从而被人觊觎的只是一些势单力薄的个人,还有小团体。这些人,矿会举办方会应他们的要求把他们放入一个保密的所在,诸如琅琊公主等,自不用这么神神秘秘、偷偷摸摸得,尽管大大方方地参加拍卖就是。

    拍卖一开始就很激烈,琅琊公主刚只拍下几块矿石之后就不那么顺利了。

    除去一些琅琊公主故意拿来鱼目混珠的部分,任冉挑的都是一些卖相相对较差的,但就是这些,最为那些来捞一把的人所青睐,付出的不多,然则一旦开出来什么,立刻就能回本,说不定还有增值,运气好了就是一本万利。

    幸而这些人都很谨慎,并不愿意出太高的价格,是以琅琊公主多砸了些灵石出去,还是将预定的那几块矿石都拿下了。

    碧浮仙子心中纳闷,琅琊公主今天怎么拍的大多是一些看上去卖相不好的矿石,她赌性应该没那么重才是?随后她就听到了琅琊公主微微有些压抑,又透露出着些许兴奋的声音:“冉儿、歌儿,再接下来就是今天的重头戏了!”

    碧浮仙子心中一动,接下来那是一块六品的钨金矿矿石,体积相当巨大,已经被开出一个口子来了,确保一定可以开解出钨金来。让人心中打鼓的是,这整块矿石中究竟能开出多少钨金?

    如果最终开解出来的钨金能达到矿石本身十分之一大小,这块矿石就相当值得一拍了。但这块矿石的卖相真的实在太差,大多人都不看好,而且,因为体积问题,这块钨金矿的起拍价相当不低,一旦拍到手结果发现开出来的钨金就只有表面上那一层的话,那亏得可不止一点点!

    像她们这种不为低买高卖,投机取巧,专一只为材料而来的人,多半不会拍这些不确定性太大的矿石,而尽量拍一些相对而言稳妥一些、所出材料份量与估计相差不大的矿石,哪怕价格贵一点也可以忍耐。

    因为一旦玩大了,她们名下的工坊就可能面临无材料可用的局面,接下来引发的将会是一系列恶性的循环。

    因为上面这些因素,碧浮仙子之前根本就没有把这块矿石纳入自己的预算当中,如今琅琊公主突然提起来,她不免多想了一层。

    她想到这这些,琅琊公主也一定会想到才是,那么她又为什么这么看好这块矿石呢?

    还有之前的那些,于她们这一行默认了的一些准绳完全背道而驰,这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诡异。

    碧浮仙子心中惊疑不已,又听任冉道:“娘,虽然我跟哥都特别看好这块钨金矿,但这块矿的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那也很难说。为了保险起见,您也别投入太多,万一亏了,那就亏大了。”

    碧浮仙子一下子霍然开朗,是了,她现在身边有两个运气爆棚的孩子在,莫非之前的那些卖相不好的矿石,都是这两个孩子“看好”的?

    碧浮仙子觉得自己一下子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又有些蠢蠢欲动。

    她不止是知道蜃影中的那些,最早先开任冉和任歌八开六出的那一段也都被她听到了,加上明明任冉和任歌随便指了一些都能达到十开五出,甚至十开六出,自己包圆了同一批边角料却几乎连十开一出都没达到,出的还都是些品质极差,又或份量极少的,这让她越发觉得,任冉和任歌的运气简直好到了极点,正因为他们将霍老板那里略有价值的部分都挑走了,才导致她亏得那般惨淡。

    当然,那些只是边角料,还不至于让她心疼得直接就为此跟他们翻脸,总之几件事加在一起,让她对于任冉和任歌的气运几乎达到了迷信的地步。

    既然这两个孩子怎么看好,那自己要不要也插一把手呢?

    碧浮仙子犹豫了再三才否决了这个看似很诱人的主意,不过她还是微微一笑,就算她对这块矿石其实无意,抬抬价还是没问题的,只要做到及时收手就好。

    不管这块矿石最终究竟能开解出什么来,能让琅琊公主多花些灵石,她心里总是痛快的。

    不多时,当前矿石的拍卖就彻底结束,轮到了那块巨大的钨金矿。

    这块钨金矿巨大无比,其价格根本不是那些投机的人可以承受的,对于一些继续钨金又或者一些赌性比较大的买家来说,有一定的吸引力,但是也是属于相当鸡肋的一种存在,所以举办把价格定得略高,只要有人叫价他们就算把这块矿石卖出去了,哪怕没人加价他们也不算太亏。

    至于会不会流拍……真要流拍了,那也比贱卖了好,总之矿石在这里,不愁卖不出去。

    钨金矿的底价是五万上品晶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百上品灵石。

    这个价格只一出来,很多人就皱了眉,略停了一会儿,才有人勉勉强强地报了价,仅仅加了一百上品灵石而已。

    几轮下来,琅琊公主慢悠悠地报了价:“五万一千。”

    碧浮仙子瞬间就加了一千:“五万两千。”

    她就是要琅琊公主以为她是在跟她争,斗起气来琅琊公主才舍得加价不是?

    果然,琅琊公主立刻就加了一千:“五万三千!”

    碧浮仙子不甘示弱,报道:“五万四千。”

    “五万五千!”

    “五万六千!”

    ……

    拍卖师甚至来不及插话,别的人也被她们的这种追赶惊得目瞪口呆,数字不断地向上攀爬,不过片刻就涨到了七万八千上品灵石,琅琊公主那边突然顿住了,碧浮仙子一怔,不应该啊,这还没多少灵石呢,怎么毫无征兆的,突然就停住了?

    停了一会儿,却听琅琊公主报道:“十万!”

    碧浮仙子顿时放了心,原来不是不想要了,而是想来一下狠的,一下子把她压下去。

    这到底是不是她们最后的心理价位呢?

    她要不要再添上一把柴?

    碧浮仙子谨慎了起来,一时并没有出声。

    十万上品灵石,这已经是很大一笔开支了,万一这块钨金矿砸到了她的手里,后面一系列的计划都要更改,由不得她不慎重。

    琅琊公主轻笑:“看来碧浮仙子这是要让本宫了。”

    又对拍卖师道:“这么久了,可以确定没有人会再加价了,还请定下这块钨金矿的归属。”

    这样的价位早已超过他们预期很多,拍卖师笑盈盈道:“如琅琊公主所愿,这块……”

    “慢!”

    碧浮仙子出声阻止道。

    琅琊公主催促拍卖师的话虽然说得很稳,口气也满不在乎的样子,了解她如她,还是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焦急和迫切。

    如果这真是琅琊公主的最后心里价位,那么成与不成都是那么回事,反而不需要这么焦急,这与破罐子破摔是差不多的道理。她之所以会焦虑会迫切,只能说明,这还不是她最后的心里价位,只不过是怕她捣蛋,以致于让她付出更大的代价罢了。

    想通了这一切,碧浮仙子得意异常地又报出了一个天价:“十一万。”

    “十一万零一百。”

    琅琊公主得声音已经有些发冷了。

    碧浮仙子微微一笑:“怎么,琅琊公主这是准备让我了吗?”

    到这时候她也不敢多加了,但恶心琅琊公主一把还是没有问题的,碧浮仙子道:“十一万零两百。”

    “十一万零三百!”

    琅琊公主加得飞快。

    碧浮仙子也加道:“十一万零肆佰。”

    “十一万零伍佰!”

    “十一万零六百。”

    ……

    两个人又飞快地飚起价来,总算这次得加幅不高,饶是这样,片刻也加到了十一万两千。

    碧浮仙子正准备琅琊公主再发一次狠,加一个高价就立刻停手,谁知道她报出了十一万两千之后,琅琊公主竟然不出声了。

    她这是在确定最后的心理价位,准备一下子出一个高价将她压下来还是怎的?

    碧浮仙子又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拍卖师也期盼地看向琅琊公主包间的方向,这块矿石的底价已经是他们预期的最低可接受的价位了,也就是说,哪怕仅仅是五万零一百上品灵石拍卖出去的就算成功,谁知如今竟被炒到了如今这样超过底价两倍还多的价格来,这不由让他期待更多。

    最美妙的莫过于这两位相互斗气,直接把这块矿石炒出一个天价了。

    久不见琅琊公主出价,拍卖师忍不住出言提醒起来,同时也是给她施压,顺便还拖延一下时间:“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这块六品钨金矿碧浮仙子出价壹拾万两千上品灵石。这个价位看上去已经很高了,但是大家看,这块钨金矿的体积有多么庞大。这么庞大的矿石,其蕴含钨金的总量可能会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数字!大家再看,这块钨金矿的纵深足有十几丈,而众所周知,大块六品乌金的内核极可能是七品钨金精,七品材料的价格相比六品材料那可不是同日而语的,哪怕只有橄榄球大那么一小块,价格也极为可观!也就是说,这块钨金矿有着巨大的潜力。”

    “现在是是一万两千上品灵石,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碧浮仙子已经报价很久了,如果再没有人报价,这块钨金矿就要判定归碧浮仙子所有了。请有意这块矿石的买家尽快出价,这块钨金矿还是很有潜力的。如果再没有人出价我就要开始倒计数了……”

    拍卖师喋喋不休了很久,眼看着琅琊公主面无表情的再不肯吐出一个字,他只得遗憾地报道:“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一次……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两次……十一万两千上品灵石三次……”

    “砰!”

    拍卖师一锤定音:“此块钨金矿现在确定归碧浮仙子所有,恭喜碧浮仙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