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作者:九十九用书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混沌虚空的穿行并不是很长,以离朱瞬间来去的能力,移动的就算不是自己而是别人,速度也相当可观。

    短短一刻,他们甚至还来不及吐诉别情就已经到了广林界,只是并非广林界的都城,而是边界之处。

    离朱的凤凰真界刚一溃散,任歌腰间挂着的玉圭就动了起来,任歌面色一肃,注入灵力,琅琊帝君的声音立刻就传了出来:“歌儿,冉儿找到了吗?”

    任冉心情澎湃,颤抖地唤了一声:“娘。”

    琅琊帝君怔了一怔,而后才反应过来,开心道:“冉儿,歌儿终于找到你了……”

    语音未落,已然泣不成声。

    相逢太短,而分离太长,再次相逢,怎能不喜不自胜。

    “阿绯……”

    鸟妈修长的五指轻轻握住了任歌握住玉圭的手,迟疑地吐出一个称呼。

    琅琊帝君再次怔了一怔,试探地问道:“阿济?”

    “是啊,就是鸟妈。”

    任冉的手也握了上去,哭哭笑笑地回答。

    “真是太好了,阿济也跟你们在一起。”

    琅琊帝君唏嘘不已,不过她却再没说多少话,只叮嘱:“你们好好的。”

    而后就依依不舍地掐断了通讯。

    “有点儿不对。”

    虫祖严肃地发表了意见:“歌儿娘就是个话唠,今天的话怎会如此之少!”

    没人注意它话中的那个话唠是多么的不合适,大家纷纷沉静了下来。

    这样的情况下,琅琊帝君的话的确是显得太简略了,尤其是最后一句“你们好好的”,怎么回味都像是诀别。

    “我走之前,广林界魔族最高阶的只是七阶,相当于化神,娘应该能对付得来才是。”

    任歌抿嘴道。

    虫祖翻了个白眼:“这些魔族都是带着修为来的,要想进阶可比一般人容易得多,四处找找机缘,突破就像喝凉水一样容易,一夕之间从化神到飞升夸张了点,但突破一两个境界还是容易的。”

    “我们即刻动身,边走边说。”

    任冉提议。

    鸟妈更不迟疑,瞬间转化为鸟身,一只硕大的近乎白凤一样的大鸟出现在任冉与任歌的面前,任歌习以为常地轻轻一揽,抱着任冉上了鸟妈的背。

    几乎是一瞬千里,鸟妈的速度早非昔日可比,他的背却是一如既往的平稳安定,任歌藉此机会将这几十年的变化跟任冉说了一遍。

    这几十年来,九千界早已不是之前那个界界相隔,难以往来的九千界。界河断流,界道破碎,界与界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空间裂隙也纷纷出现,并越来越大,颇有些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趋势。

    这几十年来,九千界也早已不是之前那个人族、妖族两相对立的九千界。域外天魔纷纷转化了形态,也以人的形状在人间界生存了下来,域外天魔这个昔日的名字早已不再合适,而被统统称之为魔族。又因魔族势大,人族与妖族被逼得不得不团结起来,颇有些任冉前世的历史中西蜀东吴联合对抗北魏的意思。

    这几十年过去,琅琊玉圭已经普及遍了九千界,又因为这九千界的日趋统一,其调频也早已不局限在一界之内,规格最高的琅琊阁官方台,辐射了几乎整个九千界。

    还是这几十年里,当初任冉琢磨了很久却始终没能研究出来的“手机”也已普及,不过它现在叫玉音,万里传音,千界传音,神奇无比。

    所以其实,任冉他们刚刚握住的那个也是玉音,而不是原先的玉圭。

    任歌却没有说自己是如何随在虫祖的指点下跋山涉水,一界又一界地去寻找任冉的。

    要知道,最初的时候,界与界之间的往来并没有现在这么容易,大量的界河和两界通道还横亘在界与界之间,更何况凤凰圣界是一个超脱于九千界之外的存在。

    但就算他不说任冉也能够完全了然于胸,不看别的,单看他已然洞虚后期的境界就能够明白,她在那样高强度的训练之下才刚刚达到洞虚中期而已,其中还有凰灵之地的反馈。

    在经过凤凰焰的沐浴之后,凰灵之地早已不是一开始那种无底洞,要从任冉这里分去大量的灵力才能晋级,相反,由于其可观的规模、充裕的灵气以及那些精灵的照料,其自然的衍变产生的大量灵气与五行衍化已然可以馈赠给任冉相当可观的灵力,并不断促使她的灵根进化,连带炎火精、清霁等都受益匪浅。

    这大约算是苦尽甘来吧,无论如何,她在这样双重加持之下不过才洞虚中期,任歌体气双修还要加上之前修为暴增之后的巩固和沉淀,竟然就到了洞虚后期,可想而知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磨难。

    又及,虫祖隐藏的那样深,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显露自己下一个能力的那么一种存在,居然开口了,可想而知,当时有多危急!

    不管如何,他现在很好,这就是大幸。

    任冉稳稳地靠着任歌的胸膛,她、任歌、鸟妈、虫祖,只要还能在一起,就是晴天,即便即将面对的情况再危险,即将面对的boss再难搞,她也有信心灭杀他,以解琅琊帝君之围。

    及至任冉真正面对时,她才发现,这次的boss当真相当棘手!

    在八阶雷闪的全力以赴之下,他们很快地到达了广林界的都城,直面琅琊帝君被困的局面。

    一如昔日宁康靖兵临城下一般,此刻的京都又一次地被围困了起来,大阵全开,各高阶修士各就各位,琅琊帝君更是亲临城头,誓与城墙下的魔族一争长短。

    这样的对峙无比悲壮,因为大阵里的人最高不过化神,算上大阵本身的加成,勉强算个洞虚,而魔族这里,领头的boss,境界深不可测。

    连任冉都觉得深不可测的话,那么她的境界只会是十阶,也就是相当于渡劫!

    这还是任冉算上人间界不可能有仙人以上境界存在的缘故,其实并不排除她实力其实在十阶以上,不过将修为强压了下来。

    是的,是她而不是他,此魔千娇百媚,明眸善睐,赫然是个妖孽一般的女子。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举重若轻,率领一干魔族,将这都城环环围了起来,要以自己十阶之身,力撼这一界之城。

    就算她跟任歌能越阶挑战,可要跨越两个境界,这难度还是大了些。

    任冉悄悄地捏了一手心的汗。

    好处是,除去此魔,余下皆不足虑,估计她带他们来,只作打扫战场之用。

    更让他们庆幸的事,战斗还没有开始,琅琊帝君犹稳稳地立在城墙之上,他们来的至少不算太晚。

    “人终于到齐了,那也可以开始了。”

    魔女眉眼睥睨,如丝的流波微微扫过任冉他们,丹唇轻启,懒懒道。

    琅琊帝君站在城头之上,悲喜交加,她轻轻握住了玉音,轻轻道:“你们不该来的。”

    任歌搂了搂任冉,眼神坚定,默然不语,任冉握了握他的手,只说了一句:“你是我们的娘啊!”

    羊羔跪乳,乌鸦反哺,为了娘,哪怕粉身碎骨,又有何惧?

    战斗一触即发,魔女手中的长藤如电而至,鸟妈一个瞬闪,已经避到了十里开外。

    他略瞥了一眼城墙之上,并没有闪到大阵里边去,这个层次的战斗,其实大阵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琅琊帝君他们也不是魔女真正的目标,魔女在意的只是任冉他们而已,可以说,只在他们进入广林界的一刹就被盯上了,此刻他们闪身到城楼之上,只会让琅琊帝君他们受到余波的侵袭,遭遇危险。

    琅琊帝君站在城楼之上,也没有冒然下令袭扰。

    现在她下达这样的命令不过是让魔女厌烦,在灭杀任冉他们之前先动手将他们抹除罢了。

    见到任冉他们的那一刻她就已经明了,魔女迟迟不动手,留着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让任冉他们掣肘,无法放下他们独自遁逃,但真正自己自寻死路的话,非但辜负了任冉他们来救的心意,更会激发他们拼死报仇的决心——他们唤她作娘,因此无法舍弃,他们又何尝不是她的至亲骨肉,让她了解至深。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留着有用之身,在这瞬息万变的战斗当中寻找机会。

    只是战斗此刻又停住了。

    不得不说,鸟妈的瞬闪让魔女惊讶了一下,颇起了几分兴趣。

    空间属性,不独是任天行向往不已,这修仙世界中,有几个不眼热的呢?

    哪怕到了仙界、神界,空间属性那也是凤毛麟角。

    “本座许你做本座的坐骑,让你终生追随本座。”

    魔女恩赐道。

    在她看来,八阶巅峰的雷闪,这一生已经到头,再没有丝毫进阶的空间,为她这个十阶的魔王做坐骑,已然是抬举了它。

    “你为什么会觉得在你欲灭我伙伴,毁我国都,杀我儿女这样的前提之下,我还会乖乖去给你做坐骑呢?”

    鸟妈困惑不已。

    虫祖在他的羽毛缝隙里拼命撞头,这只傻鸟,虽然进化为妖族了,但其实他的思维模式还是跟当初的那只傻鸟一模一样啊!

    简单直接,不会哪怕一点点的迂回。

    虫祖在心里呻丨吟:哪怕你假装答应,而后偷袭呢!

    这当儿任冉心中已经有了定计,三才阵!

    哪怕在塔中她也没把这些杂学放下,因她本身的特殊体质,完全不需要修炼心法,战斗之余的休息正好用来研究这些。

    只可惜空间之中材料终归有限,也不会再有琅琊帝君千方百计为她收集各种阵法玉简,莬虽然留下了一些,为数也不多,这就导致她远远偏离了原本的广博,但也因此对于她手头的阵法了解愈加深刻,揣摩得也更淋漓尽致,这个自元婴时期就一直在用的三才阵更是被她剖析得简直再没有一点秘密,利用起来自然也炉火纯青。

    三才阵盘被任冉抛出,一个隐隐的大阵出现在他们的脚下。

    当然,这已经不是早先那个三才阵盘了,而是她新近炼制,适合洞虚境界使用的三才阵盘。

    鸟妈虽然不够灵活,这样简单的意思却是随及就明白了过来,瞬间就化作人身,踩住其中一个阵眼。

    任歌不用说,早稳稳地踩上了另一个阵眼。

    任冉踩住了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阵眼,三才阵的玄奥瞬间出现在他们的心中,通过这个阵法他们究竟能发挥出多大的实力也尽皆了然于胸。

    任冉心中咬牙,洞虚的他们在此三才阵的帮助之下,砍大乘应该没有问题,那么至少能拖住这个十阶魔女吧?

    境界越往后距离越大,何况魔族本身的境界还可能远超肉身的境界,昔日那种以元婴境界横扫化神的场景如今绝对不可能重现,任冉也知道此战极其勉强,哪怕拖住了,以后怎么办,这还是个问题,但无论如何,让她就这样抛下琅琊帝君,抛下广林界遁逃,她做不到!

    魔女又深深地看了鸟妈一会儿,换了一个比较妖娆的姿态:“你若愿为我坐骑,我不介意让你做我的入幕之宾。”

    任冉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战场之上居然色丨诱,魔女大人,你的节操呢!

    不过这也可能是鸟妈的颜值实在太高,以诱敌的名义投怀入抱什么的……总之还是节操的各种丧失!

    鸟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诚恳地说:“你若是愿意自刭,我愿意追随你到鬼界,为你做坐骑。”

    魔女脸色顿变,任冉心中却涌过了一阵甜蜜的悲伤,连虫祖都被镇住了,因为他们知道,鸟妈这句话到底有多真,不带半点玩笑。

    看来鸟妈对于这场战斗的结果也很不看好啊,否则他怎么舍得离他们而去。

    需得让鸟妈看到,他们到底有多厉害,舍自己一身为大家这种行为,虽然悲壮,虽然可歌可泣,但是她,绝不容许!

    任冉心中斗志陡升,三才阵光闪耀,三人心随意动,三道攻击直扑魔女。

    依旧是两虚一实,魔女的眼光却比昔日那几个化神期的魔族好多了,她一眼就看准了任冉的双色炎箭才是其中最厉害的,眸色微微一凝,伸出纤纤两指,将其夹住。

    至于鸟妈的雷刃和任歌的剑光,她连看都没看一眼,撞在她的衣服上没有激起哪怕一片衣角。

    夹住任冉的双色炎箭之后,魔女并没有轻举妄动,似看透了其中的危险,正在琢磨如何很好的应对一般,此时的双色炎箭与之前又不同,阴中生阳,阳中有阴,远不是轻轻一掐就可以掐灭的微弱火种了,现在一掐,引发的只可能是爆炸。

    任冉佩服魔女的眼力,但是那又怎样呢,她微微一笑,轻轻“咄”的一声,凤凰真言应声见效,那支小小的炎箭瞬间爆裂开来。

    火花四溅,魔女皱了皱眉,看它们在自己的衣服上悠悠燃烧,有一个火星恰溅到了她的头发上,不愠不火的,也燃烧起来。

    火势不大,或者说相当之小,离燎原之势起码有七八百米这么遥远,但的确是点着了,这就已经超过了任冉的预期。相差两个境界,饶是异火再犀利,那也力有未逮,如今这样的效果大概还是因了混沌之功,更不用说魔女的手现在焦糊焦糊的,虽未被炸烂,也被震得不轻,而有了这一息的缓冲,三才阵旋转,任歌的煞剑已然轰到,魔女双眉一凝,再不肯拿自己的手冒险了,衣袖轻摆,一道屏障即刻在她面前形成。

    煞剑无光,微黑;煞剑无声,微冷。

    几十年过去,任冉的炎箭有了重大突破,任歌的煞剑又怎么可能仍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那道屏障对之来说竟似完全不存在一般,无声无息地就被它穿透了,魔女无奈,只得伸手去挡。

    剑气入肉不深,几乎只是切开最上面一层表皮就溃散了,只余一丝煞气在伤口处,缓缓向内渗透,驱散不开,但做为一个洞虚期的修士,能做到这一点,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她的预期。

    魔女将伤口放到唇边轻轻吮丨吸,眼波流转,看向鸟妈:“你又会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他的惊喜且押后,你看我的这个惊喜怎么样?”

    一大蓬丝蔓不知从何而来,牢牢地将魔女束在其中,丝丝络络还不断扎进魔女的皮肤里。

    任歌竭尽全力才能切开浅浅一道缝隙的强韧皮肤,在这丝蔓面前竟如同纸糊的一般,不能抵挡分毫,只能任这些蔓藤为所欲为。

    杂乱的细丝,绝色的美人,组合起来有种妖异的美感,任冉看着那些丝络上绽开着的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心情却有点复杂。

    魔女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复杂,片刻,所有的情绪又都被压制了下去,她淡漠道:“莬,看来你真的没死。”

    “多谢你手下留情,总算给我留了一口气,让我得以苟延残喘至今,今天你干脆再送我点人情,将我的伤全部治好怎么样?”

    一朵小白花一翕一合,语调无比深情,字面上却饱含怨毒,任冉在其中还听出了一丝伤心。

    不用说,眼前这个魔女就是莬口中的黑山老怪,他们约好了要一起群殴的黑山老怪。

    怎么也没料到,有这么凶狠名字的一个妖王竟然是如此漂亮的一个女子。

    可堂堂一介妖王又怎么会沦落为魔王的呢?

    想起宁康靖的遭遇,任冉有些不信,但还是运足了目力,定睛看去。

    看着那漆黑如墨,几乎没有一点白色留存的识海,她心中苦笑,域外天魔的计划开始的远比她想象的还要早啊,看眼下这种相爱相杀的局面,估计莬又是另一个琅琊帝君了,只是他们相识更久,伤大约也会因此更深。

    任冉有些迷茫,不知这样的对立究竟是否有法可解,族群的生存与个人的感情到底又哪一个更加重要,是否那些域外天魔的心中当真就没有一点爱,仅仅只是利用?

    两个灵魂在同一具身体里成长,多少都应该有点感情的吧,或者大家只是不敢赌,付出自己的全部去赌那份连自己都没有信心的感情,这种豪赌,太过奢靡。

    又其实不止是种族的对立,只是利益的抉择,她的母凰不正是这样的牺牲品吗?

    任冉失落地笑笑,这当儿一阵浓烈的恶意由城楼上传来。

    (修真)蛋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蛋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九十九用书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十九用书生并收藏(修真)蛋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