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三]攻略师父手册 > 第31章 喜欢

第31章 喜欢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全职高手巅峰玩家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黄泉引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删除游戏客户端的截图之后,她原本只有零星几条内容的朋友圈倒一点点变得充实起来。

    美食、美景、美人,看着一张张照片也能感受到她过得很舒适惬意。

    喻疏桐随时点赞、评论一下黄泉引的朋友圈,黄泉引空闲的时候也会来找她聊聊天。

    喻疏桐因为黄泉引afk了游戏而低落的情绪也好转了起来。虽然有时候看着好友列表里面的名字,她还是会有些怅然。

    在七夕活动结束之前,帮会里的一对对就都赶着上了线做完了七夕任务。

    他们在帮会秀挂件、炸橙子,喻疏桐在双开做着日常。

    醉月头一天晚上就跟她说了这两天有事儿上不了游戏,她就把号给要了过来,帮他做日常。

    【帮会】[云荒归]:我突然想起个事儿来[霜来][霜落][碧落辞][不知名的木桩]

    【帮会】[霜来]:?

    【帮会】[云荒归]:你们......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帮会三周年吗?

    【帮会】[霜落]:Σ(°△°)︴三周年!对哦......就是后天。出去玩得太开心给忘记了......

    被这么一提醒,喻疏桐才想起来他们帮会的三周年马上就要到了。

    这一群人都老是记不住日子,而且他们随时在一起玩也就觉得周年没那么重要,都是临时临了才记起来,去年周年就是当天的时候互相炸一堆烟花就过了。

    【帮会】[碧落知何许]:23333今年居然有人提前想了起来!

    【帮会】[云荒归]:#得意那是!请夸我!

    【帮会】[不知名的木桩]:既然都提了,那咱们要不要庆祝一下,搞个活动什么的?

    【帮会】[霜来]:现在再做活动策划太晚。这样,当天晚上八点在帮会领地发红包,再选个地点截个图就行了。

    【帮会】[一曲知微]:帮主大人!走点心好吗?至少来个周年歌会啊!

    【帮会】[霜来]:哦,那再加个歌会。

    【帮会】[云荒归]:.......就这么决定了?

    【帮会】[霜来]:不然呢?

    因为没有其他好的想法,再加上时间有些赶,所以帮会三周年活动就这么三言两语、简单粗暴的决定了。

    喻疏桐正忙着两个号来回切换,也就没回复帮会里面的消息,只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记了记周年的日子。

    她把醉月的号先挂到了瞿塘峡,等着八点开始的攻防。然后点开他的好友列表,准备用聚义令拉神行cd的碧落辞过来。

    醉月的好友分组很简单,除了原始的好友分组以外,只多加了一个分组,上面显示着人数(1/1)。

    碧落辞就在那个单独的分组里面。

    她点击鼠标的动作顿住了,就看着自己的id发了半天呆,直到听到了密聊的音效。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在?

    师父?她略微有些疑惑,但还是回了过去。

    【密聊】你悄悄地对[霜来]说:不是本人。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徒弟?

    【密聊】你悄悄对[霜来]地说:师父怎么知道是我?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你这徒弟,除了把号给你还会给谁?

    【密聊】你]悄悄地对[霜来]说:_(:3」∠)_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你不喜欢他?

    面对霜来突兀地问题,喻疏桐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却没想否认。

    虽然她和醉月的相处更多的是在于游戏里面,面对的只是和其他游戏角色没什么不同的人物,但他的存在却赋予了它不一样的意义。

    每日的游戏陪伴其实也是在渗透着她的生活,不知不觉中,她就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除开游戏,就连她的现实生活,也在悄然不觉中留满他的痕迹。

    喻疏桐目光落在自己搭在键盘上的手上,纤细的手腕上缠着一根精致的红色手绳。她手举到眼前晃了晃,眼眸里倒映着鲜艳的颜色也随之泛开一层潋滟的波光。

    她揉了揉头发,看着游戏屏幕上还站在一起的人物,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喻疏桐知道自己颜控,但凡遇到长得好看的人都会忍不住欣赏。而只有在见到醉月的时候,才觉得心里微痒。原本就存于心底的好感在后来的相处中枝繁叶茂,勃勃生长着。

    她转了转手绳,才打字回复:喜欢。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那你们还在磨什么?

    【密聊】你悄悄地对[霜来]说:我......因为三次元,我也喜欢他。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我听云荒说,你们三次元早就见过了。你们还是互相喜欢,这不是挺好?

    【密聊】你悄悄地对[霜来]说:但距离好远。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距离?我倒是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因为距离留个遗憾?我从来不觉得距离是什么阻碍,又不是什么避让不过去的坎。

    【密聊】[霜来]悄悄地说:既不是不喜欢,又不是不合适,不尝试一次就放弃,舍得吗?你考虑考虑。

    仔细想来,他其实从未掩饰过他的想法。只是她都因为不愿意去想,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看清楚。

    是在他第一次称手滑给她打了电话之后,她才如梦初醒地意识到,她避而不见的正是他的感情。

    她虽然也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但始终惦着他们之间的距离,总有些迟疑。但或许是她的反应被他看在眼里,她原地不动,他就一步步靠近。

    她舍不得退却一步,到现在只剩对他靠近的满心欢喜。醉月这个人明明清冷矜贵,冷淡如斯却又像温暖轻柔的和风细雨一点点占据在她心里。

    终归,是无法放弃的。

    【密聊】你悄悄地对[霜来]说:嗯,我想想。

    给两个号混完五十分后,喻疏桐在插旗区玩了一会儿便觉得有些意兴阑珊,索性就就下了游戏。

    她躺在床上,脑海中不断回荡着霜来跟她说的话。她伸手摸过床头的手机,习惯性地打开微信刷新了一下。

    醉月没有给她发消息,朋友圈也没有新动态。

    犹豫了半天,喻疏桐最后还是翻出通讯录找到醉月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提示音才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师父?”对于她主动打过来的电话,他似乎有些讶然。

    听到他声音的喻疏桐瞬间觉得空落了一天的心被填满。她在床上翻滚了一圈,“徒弟,后天晚上八点帮会三周年活动,你会上线吗?”

    “后天?”他沉吟了一下,“会上。”

    “嗯呐,”她才刚想说话就听见他那边隐隐传来的说话声,再开口就带了几分歉意,“很忙吗?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等等。”叶广陵叫住她。

    喻疏桐没说话,她听见叶广陵低声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接着传入耳里的是轻轻的风声,就连他清雅的声音都被吹过的风缠绕上几分柔暖,“不忙,我想和你说话。”

    她伸手拨了拨手腕上的红绳,笑着说,“那你说。”

    “我没想过你会给我打电话。”他抬手扶着护栏,清风扬起他的衣角和柔软的碎发,眼眸如同天边悬挂的星辰一般璀璨清亮。

    “微信怕你看漏消息。”喻疏桐随意找了个理由。

    叶广陵抿唇淡淡地笑了笑,微凉的声线里透着极浅淡的温柔,“嗯,打电话比较好。”

    说到后来,喻疏桐已经不记得他们说了些什么,只沉浸在他好听的声音里。

    叶广陵跟她说了晚安,刚挂了电话转身,就看见萧家两兄弟勾肩搭背地倚在玻璃滑门边。

    萧执微笑地看着他,“讲完了?”

    他抬眸看了他一眼,眉眼间的柔意尽数收敛,面无表情地迈步从他们身边走过。

    “这居然是真的?叶广陵真的在追妹子?他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叶广陵?”萧衍一脸惊讶地拽着萧执,语气里满是不可置信。

    萧执摇摇头,感叹道:“心都被妹子勾走了,不是了。”

    “不行不行,我得去八卦一下,哪个妹子这么厉害。”

    “你觉得你问得出来?”

    “总得让我八卦一下满足下好奇心吧。”

    叶广陵听着身后传来的对话,低头看了看握在手中、屏幕已经黑掉的手机,微微扬了扬唇角。

    “明晚的聚会我就不去了。”他没转身,只是脚步顿了一下。

    “不去可以,”萧衍大步追上来,笑嘻嘻地看着他,“但得跟哥们好好聊聊。”

    叶广陵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侧头看了一眼朝他挤眉弄眼的萧衍,微微有些漫不经心,“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不是吧,跟妹子聊得这么开心,跟我话都懒得说一句,叶广陵你这样不好吧?”

    萧执拍拍萧衍肩膀,“你是第一天认识他吗?”

    ......

    推掉了本就没有必要出席的聚会,叶广陵在帮会周年活动前几个小时就上了线。

    他上号的时候日常早已被喻疏桐清完了,于是两人就在帮会领地插了许久的旗。

    【帮会】[霜来]:八点帮会领地集合,yy2333333。

    【帮会】[霜来]:八点帮会领地集合yy2333333。

    霜来每隔几分钟就在帮会频道通知一次,渐渐地,帮会领地的人就多了起来。

    帮会没有yy频道,一群人都直接挂到了喻疏桐的频道。

    【近聊】[过秦楼]:要抢红包了好激动!小红手蓄势待发!【搓手】

    【近聊】[子聿修]:这是要做什么?

    【近聊】[过秦楼]:Σ(°△°)︴我是不是眼花了,楼上是谁?

    【近聊】[云荒归]:嘿嘿嘿,聿修是今天新加进帮的小伙伴,过儿你多照顾着点他。

    【近聊】[过秦楼]:......手动再见。

    【近聊】[过秦楼]:你跟着我干什么?我跟你不熟!

    【近聊】[子聿修]:我跟你熟。

    “人生为什么这么艰难。”过秦楼开了麦,有气无力地感慨着。

    景西顾笑了笑,“过儿你之前不是要撩他吗?”

    “你们不懂,这事情一言难尽。”过秦楼叹了口气,“顾顾,我还是撩你吧。”

    她刚说完,喻疏桐就看见了系统公告。

    江湖快马飞报!有情人过秦楼对景西顾使用了传说中的【千衷不渝】!

    【近聊】[不归]:#微笑大家准备吃喵萝干切片吧!

    原本在打坐的不归起身拎着重剑跑到烟花之中,对着过秦楼不断读着小风车九溪弥烟,剑刃一下下斩过过秦楼的身体。

    过秦楼不断闪躲着不归,“顾顾!救救宝宝!”

    “过儿,隐身吧!”

    闻言的过秦楼立马隐了身,与此同时不归也停止了技能。他走回景西顾面前,给她放了一个海誓山盟。

    【近聊】[过秦楼]:总感觉自己成全了一对,微笑。

    【近聊】[子聿修]:出来。

    因为除了发红包和截图,并没有其他需要大家凑在一起的游戏活动,所以他们没组队,也就看不见隐身状态下的喵萝过秦楼。

    【近聊】[过秦楼]:就不\\(≧▽≦)/有本事儿来抓我呀!

    “你们这一地烟花是要做什么?”刚回到电脑面前的霜来不禁有些无语。

    过秦楼笑嘻嘻地回答道:“为了迎接红包。”

    霜来打开帮会面板看了一下,看到在线的成员所在地都是帮会领地。她轻笑着开口,“红包待会儿说,先拍照。”

    “咱们就不讲究队形了,随便来吧。”负责拍照的纪宁烟满不在意地说到。

    三三两两相熟的人站在一起,有撑着伞的,有拥抱着的,还有同骑着的。

    虽然看起来画面比较凌乱,但也更自然和谐。

    “拍好了,霜来到你了。”纪宁烟把截图一一保存,然后催着霜来上麦。

    霜来看了看海鳗统计的人数,“23个人?要不就只发20个?”

    “你这是欺负网卡的和手速慢的啊。”霜落柔声笑道。

    摇钱树骤然落在地面上,洒出一阵红包雨。

    围在附近的帮众立马去摸自己面前闪着光芒的红包。

    风月边捡着红包边说:“大家记住啊,除了已经报名参加歌会的以外,抢红包的前三名也是要唱歌的,这是咱们帮会的传统。”

    “风月,你这样就不怕坑到你自己吗?”纪宁烟不怀好意地笑着。

    “如果能拿到最大的红包,坑到自己也没事儿,”风月语气里满是理所当然,“而且我有迷之自信,我会闪避前三。”

    八十万金的红包很快便被瓜分干净,喻疏桐看着自己包里多出的5000金,忍不住叹了口气。

    【近聊】[过秦楼]:身为小红手的我居然失败了。

    【近聊】[不归]:#欣喜#欣喜#欣喜本宝宝有钱养情缘缘了!

    【近聊】[碧落辞]:#再见我就静静地不说话。

    【近聊】[一曲知微]:心疼又是倒数第一的碧落。

    【近聊】[云荒归]:不科学,醉月居然抛弃了桐桐,高居第三!

    喻疏桐这才点开了红包领取排行榜,第一的是霜来,第二是不归,第三就是醉月。

    她想了想自己的倒数第一,笑着说,“我黑没关系,但我的师门红就好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见风月说道:“黑一点也挺好的,跟我一起闪避唱歌。”

    虽说帮会周年活动计划了歌会这个环节,但领完红包后莫名其妙地就发展成了集体pk大赛。

    直到他们玩得差不多了,才想起歌会这一茬。

    “总觉得这是一场十分随意的周年活动。”风月调笑着,“说好的歌会变成了大混战。”

    知微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说:“我错怪大家了,这活动哪里不走心了?明明是大家随心而浪,细节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看透,原来知微你的走心就是在我和渔舟切磋的时候,切治疗奶她。”喵萝陆云歌没好气地说道。

    知微嘿嘿笑了几声,“我那不是觉得渔舟太惨烈了嘛。”

    “我都还没说你们排队打我这事儿呢,”纪宁烟开麦说到,末了又问,“唱歌还作数吗?”

    “好了,开始歌会了,没打完的改天继续。”霜来声音懒洋洋的,“风月上麦。”

    先前就定好的歌会主持人风月迅速爬上了麦,把频道的模式改成了麦序模式,“先等我找找我把报名唱歌的名单存哪了。”

    自觉闭麦了的众人毫不留情地在公屏打字嘲笑着她。

    “找名单是什么鬼23333原来你是这么随意的风月!”

    “这绝对是我参加过最随心所欲的帮会周年活动_(:3」∠)_”

    “别找了别找了,风月大姐姐承包歌会吧!”

    ......

    喻疏桐来来回回看着公屏,笑够了才私聊风月,把她先前发过来做备份的名单传了过去。

    “我不想承包歌会,我只想承包你们。”风月依旧笑吟吟的,“好了,咱们都正经一点。”

    接下她就十分正经的说:“欢迎大家参加长安花间一壶醉三周年的歌会。首先要在这里感谢大家这么久了一直都在,借用游戏里的一句话就是,江湖幸甚有你......”

    风月的声音温柔大气,她这么一正经起来,倒是真有了几分歌会的感觉。

    风月用几分钟回顾了一下帮会三年来大大小小的事情,听着她娓娓叙述着,喻疏桐心里多了几分感触。

    喻疏桐记得帮会刚成立那年,黄泉引说要给大家一个惊喜,一个大旗把众人拉到明教三生树下。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一群明教就突然出现在屏幕前,集体拉了朝圣言。

    朝圣言本来就是很绚烂的技能,一个团的明教一起使用更是明亮。

    光点交织在一起,电脑屏幕都盈满了金色光辉,朝圣言即将舞完时,火焰般的图腾倏地升起,壮丽又惊心。

    众人沉默了一会,霜来才开了麦,语气不无欢喜:“真是个惊喜。”

    喻疏桐想到这里,神情有些黯然。

    都说剑三只是个游戏,其实更像个江湖,人来人往,来去匆匆。有人扬名万里,有人默默无闻。有人数年如一日不曾离开,有人如烟火转瞬一逝再无踪迹。

    她从yy界面切回游戏,刚巧看见醉月骑马走到她面前点她双骑。

    喻疏桐毫不犹豫地点了同意。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她虽不舍,但也无法改变。

    唯一能做的,大约就是珍惜眼前人。

    喻疏桐想着,眉头轻舒,积郁在心里的烦闷终于烟消云散。

    她一边跟随着醉月骑马看着帮会领地的风景,一边听着yy里唱歌。

    今天的歌会其实就是剑三歌曲的汇总,毕竟大家都是玩这个游戏的。除了偶尔有人唱一首流行音乐,其他的全是与剑三有关的歌曲。

    一首首听下来,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活动的尾声。

    风月看了看名单,“对了,咱们还有刚才抢红包的前三名呢。”

    “#小红手的灾难#”

    “论前三名的英勇就义。”

    “hhhhhh反正我是很期待的,总感觉要这三只唱歌都挺难啊。”

    ......

    “第一先来吧,”风月把霜来抱上麦,“正巧,第一是咱们刚回归没多久的帮主。我跟你们说,我先前磨了她半天,她死活不肯唱歌,说发个红包意思意思就好,结果红包还是她自己抢得最多。现在嘛......嘿嘿。帮主大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三周年快乐。”霜来开了麦,“回到这个游戏再能看见你们挺开心的,谢谢你们还在。”

    她点开了伴奏,微微有些低的声音在节奏明快地前奏里,平添了几分柔意,“不知不觉已经三周年了,成立这个帮会的初衷……”她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其实只是想保护一个人。

    “最让我觉得开心的是,我想保护、想陪伴的人,她现在在我身边,我很满足。”

    [我喜欢的歌。]

    看着公屏上霜落发出来的话,霜来笑了笑,慵懒的嗓音里满是愉悦,“嗯,你喜欢的歌送给我喜欢的你。”

    霜来的声音本就低沉微哑,一首《明月天涯》唱起来多了些意气风流,恣意潇洒的意味。

    喻疏桐边听着,边看看游戏里还在帮会领地玩耍的帮众。

    曾经陌生的id后来都成了好友列表里的名字,但不论如何,霜来始终站在霜落的身旁。

    她突然就想起帮会一周年那会,霜落跟一只蠢哈插旗,保命一流的霜落真把天策溜成了狗。

    天策委屈的找霜来哭诉自己被欺负了,霜来也不帮他,反而无情的在天策的心上撒盐,“你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打我的治疗,简直天真。”

    霜落在yy里笑着附和:“就是,你连我的徒弟都打不过还想打我。”

    那时候她看着她们形影不离,却从未多想,直到她们双双a了游戏时,她才恍然明白过来。

    其实许多事情是摊开摆在面前的,但越是简单的,越是容易忽略。

    prprprpr没想到霜来还有这种打开方式,耳朵已怀孕!

    \\(≧▽≦)/好听!即使不是唱给我们的!qwq

    唱罢的霜来扫过公屏上的消息,浅笑着说:“嗯,不是给你们的。给你们的,嗯......祝福一下就好了,希望你们游戏玩得开心,也过得幸福。”

    听着霜来含着笑意的声音,喻疏桐不禁为她开心起来。她弯了弯唇角,笑着给麦上的霜来刷了一波花表示祝福。

    “好想宣布歌会就此结束,这么任性的帮主好想拖出去打死。这让我想起你不负责就a了的时候!”风月叹了口气,“哎算了,你们回来就好。现在请快走开,让下一个来。”

    紧接着被抱上麦的不归难得的忸怩,“可以找代唱吗?我把我的金都给她成吗?”

    “想给西顾?”

    “是啊。”不归理所当然地回到。

    “西顾,你是想要金还是想要听他唱?”风月笑盈盈地问到,顺手把景西顾也添加到了麦序。

    景西顾开麦,温声说:“唱吧。”

    情缘缘都开口了还不照办!

    不唱的话,顾顾就是我的了哟(≧▽≦o)!!

    “我还没听过你唱歌,挺好奇的。”景西顾想了想,“国|歌不算。”

    闻言的不归笑了起来,声音明朗阳光,“我怕你听完就不喜欢我了。”

    景西顾没说话,倒是风月忍不住开口叹道:“不归小少年,西顾要因为一首歌不喜欢你,那她坚持这么多年干嘛?”

    “风月,不说这些。”景西顾坦然地笑了笑,“会的,我会少喜欢他一些。”

    不归麦前的灯亮着,但他却许久没说话。

    直到风月轻声叫了叫他。

    “对不起,阿瑾。”不归放慢语速,口吻了带了些歉意,“一直以来都是你主动,怪我太笨没能及时明白。”

    “我没有过等待的感觉,但肯定不好受。你以后不用再体验这种糟糕的感觉了,因为我会陪你,我会保护你。”

    握草!这恩爱秀的辣耳朵!我不听!

    qwq我的顾顾!

    _(:3」∠)_这还是不归吗???这么一本正经这么......可爱!

    景西顾没有回话,她闭了麦。良久才听见她说:“对,都怪你,所以给我唱首歌吧。”

    她声音微微带了些沙哑,连语气都有些不稳,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但却也能听出她话语里未加掩饰的欢喜。

    “好。”不归应得干脆利落。

    听得出来他并不常唱歌,唱得略微有些跟不上节奏,甚至有几句有那么一些含糊。

    但他声音爽朗阳光,把《陪你度过漫长岁月》唱得格外温暖动人。

    “我浪费了这么多时间,我愿意把剩下的漫长岁月都赔给你。”不归正经起来,原本就健气清朗的声音里满是温暖。

    说完,他才下了麦。

    “七夕已经过了,请大家注意爱护小动物。情缘缘,请把朕的黄金狗粮端过来。”风月话是这样说着,但声音里还是含满了笑意,“讲真,当时看着西顾那么执着等着不归的时候,我都心疼她。”

    喻疏桐也点了点头,先前景西顾聚会看见不归时的满脸无奈以及眼睛深处里敛不尽的眷恋,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

    偏偏不归态度模糊,虽然看得出他在意游戏里的景西顾,但任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再到后面,景西顾来yy跟她树洞的时候,都带着孤注一掷的感觉。

    她心疼景西顾,但除了听景西顾说之外也并无其他办法。

    所以,在知道他们情缘了在一起了,喻疏桐也觉得松了口气。

    “祝福你们,也祝福帮会的大家,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稍稍感性了一会儿之后,风月又回归了主持人身份,“我刚才看了下第三名,经历了前两位之后,我觉得有惊喜在等着我。”

    作为第三名醉月被她上了麦。

    “作为情感频道的主持人,我想问一下,醉月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醉月没说什么,只是点开了伴奏。

    喻疏桐一听到风月提到他名字的时候,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安静地等待着。

    不过,却没等到他说任何一句话。

    她也不清楚自己心里现在是什么感觉,好像是失落?

    【密聊】[醉月轻王侯]悄悄地说:唱给你。

    没有长篇大论,没有什么煽情华丽的辞藻,但她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色的三个小字带着巨大的暖意填满她心里的空白,她就任由浅浅的温暖在心中自由地生长着,轻柔地拂过心里的屏障,软化了所有的棱角。

    这一刻,她清楚地明白自己是真的出不来了。

    喻疏桐还看着密聊发呆的时候,他就已经跟着伴奏开始唱了起来。

    悠扬悦耳的伴奏响着,和缓清越的声音洗涤过唱词。

    歌是《青花瓷》,歌声也如同歌名一般,清雅干净。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

    醉月一字一句的唱过,也在她眼前勾勒出一副泼墨山水画,淡静轻柔中又带着岁月沉淀的安宁醇厚。

    伴奏歇下来,公屏上刷得热闹。

    醉月沉默了一下,然后极为低缓沉稳地说:“我喜欢你,你怎么说。”

    我喜欢你,你怎么说。

    这句话如同无形的风浪侵入喻疏桐心里,吹开阵阵波澜,掀着心里的悸动和柔软一点点升腾着。

    “不提名字,被表白的人会知道吗?”

    他声音依旧冷静,“她知道。”

    他话音刚落,公屏就沸腾了起来。

    表白现场啊!前排发狗粮!发火把!

    她知道哟╮( ̄▽ ̄”)╭其实我也知道你说的是谁了!本宝宝的狗眼哦!

    喻疏桐手指绕着垂在胸前的发丝,凤眼里有星星点点的光芒在跃动。最终她低头笑了笑,然后切回游戏里给醉月发了一条消息。

    【密聊】你悄悄对[醉月轻王侯]说:求之不得。

    回复完这简单的四个字之后,她觉得手心有一层薄汗,但心里却骤然一松,只余留了满心欢愉。

    醉月开着有自由麦,所有人都听见了在一声清脆的密聊声响起后,他淡淡的笑了一声。含着笑意的声音如同解冻的春水,舒缓温润。

    =w=嘿嘿嘿偷偷摸摸的不好吧,收到了什么密聊快共享一下!

    女主快上麦直播啊!等得心痒痒!

    听起来是表白成功了诶!ps:醉月笑声苏我一脸,差点就被圈粉了!

    ......

    得到答案的醉月下了麦,也没去管yy公屏上依旧聊得起劲的众人,然后下跳了子频道。

    喻疏桐也跟着下跳了频道,一群万分想八卦地帮众却仍旧留着了上面的频道,给他们留出单独的空间。

    游戏里的二少解除了同乘,然后点了她交易。

    喻疏桐接了起来,看着他在交易框里摆上一件件小东西。

    “相传是月老宝物,相爱的男女只要被同心锁锁住就会永不分离”的[同心锁]。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的[铃铛]。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相思子]。

    ......

    交易框里的东西映在她眼里,却带着厚重温暖的寓意一点点沉淀到她心里。

    喻疏桐也说不清此时她心里是什么滋味,只是心跳得有些急促。心里的欢腾的情绪如同汽水一般,许多气泡在心尖炸开,带起一阵震颤。

    他交易给她的,都是些寓意极好极美的东西。

    有几样能直接买到,但是还有的是野外小怪有极小的几率掉落。

    按着醉月不亚于她手黑的属性,这些东西应该刷了挺长时间。

    “送你的。”他声音虽然轻,但却有种不容置疑地味道。

    喻疏桐慢吞吞地一件件看过每一件物品上黄色小字标注的解释。她眉目舒展,像是春风里缱绻绽开的桃花,“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嗯。”简单的一个音节却流露出他心情不错的信号。

    “不过,”喻疏桐想了想,“这谁教你的?”

    醉月沉默了一下,“霜来。”

    “卖得一手好徒弟。”喻疏桐摇摇头笑道。

    “我的礼物呢?”

    喻疏桐思考了半晌,出声问道:“要不要跟我小号做七夕任务?我还有七秀、万花、长歌的萝莉号。”

    “不要,”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嗓音清冽,“虽然我知道这些号背后都是你,但是我想跟你大号的名字光明正大的刻在一起。”

    “......”

    “醉月轻王侯与碧落辞永结同心。”

    淡淡然的声音像清风扫过喻疏桐的心间,轻柔而温暖,在一瞬间就充斥满整个心室,从心底冒头出来的旖思被轻拂拉扯着生长。

    她抿了抿唇,稍微敛了一下面上不由自主泛滥起来的笑意。

    醉月低声笑了笑,清冷的声线被浅淡的笑意缠绕,磁性悦耳,“我喜欢你。”

    “嗯,”喻疏桐低笑着,“我也喜欢你。”

    既然已经摊开了,那就更没什么好否认的。

    喻疏桐打开海鳗,看着面板发了许久的呆,最终还是把和黄泉引的单向情缘取消了。

    她点开里面的列表,选中醉月的名字。

    然后......

    江湖快马飞报!“碧落辞”女侠在扬州对“醉月轻王侯”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帮会】[碧落辞]:#玫瑰从现在起,我的心动情缘是[醉月轻王侯]#亲吻

    【帮会】[醉月轻王侯]:#玫瑰从现在起,我的心动情缘是[碧落辞]#亲吻

    【帮会】[云荒归]:我之前说什么来着!

    【帮会】[一曲知微]:这速度,可以的。

    【帮会】[过秦楼]:tat恭喜!但......越来越觉得帮会快要容不下单身狗的存在了。

    帮会里的大家调戏了一波之后都开始刷着祝福的话。

    喻疏桐凤眼微挑,娇嫩艳丽的面容在笑意的映衬下,如同莹润的美玉蒙上一层暖光,越发精致无暇。

    不管结果如何,我想试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剑三]攻略师父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叶试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试酒并收藏[剑三]攻略师父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