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黑篮]冬樱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绑架疑云

第一百一十七章 绑架疑云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被围困的两人变成歹徒们的猎物,要么被捕获,要么反抗到底。直树和敬辅选择了后者,他们不清楚这群人的动机,只知道对方来者不善,为了能够离开这里,他们主动开始反击。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躲开喽罗挥来的刀子,直树一记强力的右直拳把攻击他的人揍倒在地,不让那些人近身。

    “没什么,只是想请两位跟我们走一趟。”站在远处吸烟的男人对手下们的办事能力颇为不满,只不过是两个黄毛小子,几个成年人围攻都无法得手,他有点后悔花钱请这些废物办事了。

    “这就是请人的态度?你家老板也不是好人。”敬辅虽认为自己是个宅男,但此时庆幸手里有个不锈钢托盘,能用来当武器防御,帮他挡下不少攻击。

    “的确,连我也认为他是渣子,可谁叫他是我的雇主,两位就别反抗了,跟我走一趟吧。”领头的男人也大方的说出了自己对雇主的不满,反正都是一次性雇佣关系,在背后多骂几句也无妨。

    然而,不肯屈服的人仍在顽强抵抗,让歹徒们无法下手,而且,打斗的声音也引起周围居民们的注意,为免引来警察,歹徒们决定用别的手段,速战速决,把这两个臭小子带回去给雇主。

    围攻再次展开,这次歹徒们分成几组,一些人分散两人的注意力,另一些则从后面偷偷接近,即使直树再厉害,也不能同时应付多人攻击,而敬辅的体力也不能打车轮战,迟早会耗尽体力。

    就在两人的疲劳度不断增加时,一些歹徒从后面扑了过来,抓住他们的手脚,让他们无法动弹。紧接着,一块带着刺激性怪味的手帕捂住他们的口鼻,不一会儿,吸入怪味的直树和敬辅渐渐感到四肢无力,视觉模糊,头脑一片空白,后来就算没人制住他们的手脚,两人已经无力的倒在地上,任由自己的意识被黑暗吞噬。

    “真是累死人,总算逮住这两个小子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其中一个喽罗把直树背起,准备运向在街口停放的车子,“话说回来,拿这两人当饵真的能引桥本家的人上钩?”

    “谁知道呢,我们的工作就是抓人,其他的事我们别管。”丢下手里的烟,带头的男人走近查看猎物的状态,发现两人已昏过去,他才安心的回道:“桥本家的人不简单,干完这票,我们赶紧撤,有钱人之间的恩怨,我们这些人玩不起。”

    “老大英明,那个雇主是吃了豹子胆才敢动桥本家的人,如果不是我们最近缺钱,也不会弄成这样。”小喽罗绑好人质的手脚,就叫其他人小心翼翼的扛着人离开。

    “出来混的都知道,惹龙惹虎别惹蛇,尤其是腹蛇,你们几个好自为之,要是这次被雇主卖了,记得要和腹蛇合作,或许能保住小命。”

    望着被抬走的肉票,带头的男人再次为这次买卖觉得不值,报酬虽高,但风险也高,算了,他只负责绑人,后面要如何处置那两位少爷就不是他的任务,最好别闹出人命,不然他以后很难混下去。

    “老大,那我去通知前川家的人付钱。”

    前川家?在意识迷糊之际,直树只听到这个词,前川家与春日家没有仇怨,为何要派人绑架他?看来要想弄清真相,只有等待清醒时才能得知。

    *****

    直树和敬辅的遇险后的两小时,沙耶那边也遇到相同的麻烦,和两个男生的状况有所不同,她不是被绑架,而是在回家的途中,被一个暗藏刀具的男人刺了一刀,幸亏当时她已有所警觉,并徒手抓住那男人的刀,避免刀刃刺入过深造成更大的伤害。

    可即使如此,肋下的部位还是有大量出血的情况发生,路人见到这个袭击场面,急忙伸出援手帮她报了警,还叫来了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当桥本家的人赶到医院,沙耶的手术已经完成,主刀的医生告知老腹蛇,刀伤虽不深,但还是划到动脉,必须住院卧床静养才能痊愈。

    沙耶遇袭的事是一个噩耗,在桥本家还没真正接受这个坏消息时,桥本信仁突然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他儿子成了肉票,要求付赎金才能放人,如果敢去报警,绑匪就会撕票。

    这个消息顿时把桥本夫妇俩人吓坏了,儿子即使不是家族内定的下任继承人,也是桥本家的一员。现在闹出绑票事件,他们第一时间想去向警方求助,但一想有可能激怒绑匪,夫妻俩又收回按手机的手,坐在医院的长椅上无奈的发愁。

    “信仁,我们快去准备好钱,只要付了钱,敬辅就能回来了。”首次碰到这种突发事件,辉子一下子变的六神无主,既然绑匪已打电话过来要求赎金,只要付清赎金,绑匪就能放人,可惜,事情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冷静点,辉子,这不是光付赎金就能解决问题的……”桥本信仁轻声安慰着自己的妻子,“绑匪要的不是赎金,而是……而是沙耶,他们要沙耶去换敬辅的平安。”

    “这…………”丈夫的话让辉子呆住了,桥本家内部在很久以前已定下由沙耶接任家主,对此,辉子一直没有提出反对,反而是支持者之一。如今闹出这件事,搞不好会为了保全继承人的安全,要放弃敬辅,不,不行,敬辅是她的孩子,决不能让他成为牺牲品。

    “辉子,父亲是不会放弃敬辅的,他是桥本家的人,我们一定会救他的。”

    桥本信仁只能用这些话安抚妻子激动的情绪,这里是医院的病房,沙耶术后仍在沉睡,没有醒过来,他们在病房里讨论这个话题实在不妥。

    “辉子,你稍安勿躁,那些人是不会伤害敬辅的,因为他们还需要完整的人质来逼沙耶签文件。”

    老腹蛇不愧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遇到绑票事件也能处变不惊。在他看来,绑票的策划人已清晰明了,那些人之所以用这种方法,是想让沙耶自动送上门,不过,单凭绑架敬辅这种手段还不能让桥本家有所动摇,绑匪们应该还有后招。

    “那……怎么办?”辉子实在想不出好办法,昔日在商场上的好头脑在危机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场,唯今之计,只能期望家主能想到一个万全之策,既能救出敬辅,又不用把沙耶送进虎口。

    “敬辅遇险的事暂时不要让沙耶知道,等她醒过来再说。”受伤的人就该好好养病,不该为烦事操劳,老腹蛇决定先瞒着外孙女,自己派人先去做调查。

    “那赤司家呢?我们是否要通知赤司会长一声。”桥本与赤司家已确立联姻关系,桥本信仁认为可以和未来的姻亲商量一下,或许事情会有转机。

    “不,以赤司家的眼线密度,那边应该已经知道桥本家出事,我们尽量自己解决,实在没办法再去和魔王商量。”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老是麻烦别人实在不是办法,尽管老腹蛇很担心自家孙子和外孙女的安全,但现在一乱阵脚就会正中绑匪的下怀。很好,有人对他下战书,那他便奉陪到底,他到要看看,那些人能玩出哪些花样。

    在病房里,长辈们停止了交谈,不想让病床上的人听到只字片语,却不料在他们商量对策时,有人已过了麻醉状态,慢慢醒过来。虽然她的双眼未睁开,但已经能听到长辈们的谈话,从而知道了表弟被人绑架的坏消息。

    这也验证了美香之前给沙耶的忠告,受害的会是她身边的人,目的只是为了让她在财产转让文件上签字。好吧,只要能换回表弟,她会去完成这笔交易,到时舅舅和舅妈就不用再为难了。

    术后的疼痛外加困倦,沙耶很快又再昏睡过去,在梦境中,她看到赤司在樱林中漫步,而她想要追过去,总是扑了个空。这个画面不断在梦里重复着,像是在提醒她,她可以放弃世上的一切,却无法放下赤司。

    “抱歉,征十郎……”

    说不出口的道歉话语在沙耶的梦境中徘徊,桥本家今晚经历的巨变,让家族内的成员们无法安睡,生怕一觉醒来,自己的亲人会出事。

    至于赤司家那边,也如老腹蛇预料的那样,眼线们已把桥本家的事情回报给赤司俊次。在深夜时分,书房里一片静默,接到眼线们传回的坏消息,他已经在书房里默默的抽了一个小时的烟,直到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燃尽,他才看向站在书桌前的中村正雄。

    “正雄,你的消息可靠?春日家的继承人也是肉票之一?”

    假如可以的话,赤司俊次希望听到的消息是愚人节的玩笑,可残酷的事实却告诉他,眼线传回来的消息全是真的,绝无虚假,更麻烦的是,同样被绑架的人还有春日家的继承人。

    老实说,这种手段真的是找死,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有人宁愿铤而走险也要一试。想要利用赤司家和春日家的不和,要挟沙耶走进圈套,以她的性格,肯定不想赤司以后的事业出问题,和春日家的关系闹得太僵,必定会答应绑匪的要求。

    “绝对可靠,社长,我在某方面还是有点人脉关系的,要弄到相关的消息并不难。”有些问题本不该提出,但考虑到事态的严重性,中村正雄还是把它说出来,让上司定夺,“那沙耶小姐遇袭的事是否要通知少爷?”

    “绝对不可以!”赤司俊次立刻否决了属下的提议,“征十郎最近正在参加冬季杯的比赛,要是让他知道沙耶出事,他肯定会丢下比赛去医院的,为免他也被卷进绑架事件,无论如何都要瞒到底,这方面就要看你的能力了,千万别在征十郎面前露出破绽。”

    “是,我明白了。”中村正雄明白上司做出这样的决定纯属无奈之举,当事态变的复杂化,不能再让更多的人卷进来,他要是想瞒过少爷的耳目,恐怕要费不少心思,这个任务真是艰矩啊。

    “春日家那边也派人去监视一下,以春日宏知的脾气,明天会带着人去桥本家兴师问罪。”这是赤司俊次最担心的状况之一,爱子心切的人有时会被怒火冲昏头脑,做出无法挽回的错事,如果派人跟过去监视,应该能及时阻止恶*件发生。

    “社长,你确定春日宏知真的会那样做?”春日家仍对老腹蛇的怒火心有余悸,一般不敢冒然挑衅。但这不代表春日宏知会冷静下来思考后果,相反,还会变本加厉的冲到桥本家理论,这才是麻烦的根源。

    “直树是未来的家主,也是春日宏知最宠溺的孩子,为了儿子的生死,他会不惜任何代价把人赎回来。”考虑到最坏的情况发生,赤司俊次觉得自己要出面调停,避免春日宏知把事闹大,要是他晚一步,后果不堪设想。

    “社长,你的意思是说,春日宏知即使要沙耶小姐去送死,也要换直树少爷回来?”不敢想象春日家那位家主会对桥本家提出这样的要求,谁家的孩子不是宝,春日宏知却非要让别人家的女儿替自己的儿子去抵命,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看着吧,他绝对说的出来,你多派人手去监视那边的行动,我去联络警视厅的高层,看他们能否帮得上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黑篮]冬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洵梦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洵梦尘并收藏[黑篮]冬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