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26遗爱记25

26遗爱记25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先睡会儿,我放好水叫你。”

    时颜闻言没理,池城似乎已拿她没法子,没再说什么。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时颜想起件事,立即下床。

    冰箱里有盒毓婷,时颜倒了杯水正要服下,耳畔传来男人的声音:“你在干嘛?”

    池城就站在她身后,这女人身上是他的衬衣,赤着脚也不嫌冷。

    “吃避孕药。”她说得不咸不淡,药片正要放进嘴里,被池城捏住了手腕。

    他的神色复杂到无法解释,沉默许久方开口:“我们要个孩子吧。”

    时颜手一抖,药片掉了,她愣住半晌。

    她流过一次,还是6年前的事,冰冷的手术器械在体内搅动的记忆,原本扎根在心底,如今突然翻涌而出,面对多年前那个无法成形的孩子的父亲,时颜突然无言以对。

    寒意从脚底窜上来。

    “我……还没准备好。我事业刚起步,而且我们……双方家里都还不知道我们结婚了。”她一时闪烁其词,话说得七零八落,终于继续不下去,放下水杯就走。

    池城按住她,“过年和我家人一起过吧,年后我们补办婚礼,把所有人都请来。”

    时颜应付着回了句:“随便。”挣开他的手快步回卧室。

    她洗了澡就睡下了,池城有公事带回家处理,半夜回卧房,尽量轻手轻脚,可还是惊醒了她。

    时颜睡眠一向轻浅,睡得手脚冰凉,他身体很温暖,她自然而然贴上去,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男人怀里。

    池城手按在她腰后,轻柔摩挲,不经意间冒出一句:“我和我爸联系了,下周末带你去见他。”

    这男人的行动力真是让人头疼,时颜额头木木的,只得自我安慰,该来的总归来要来。

    “你爸知不知道要见的是我?”

    他即使不回话,时颜也猜得到答案,当年自己拿了池邵仁多少钱,如今她和池城的关系就有多难以启齿。

    “能不能让我和他先单独见一面。”

    她的语调轻而柔,池城了解她,这女人表现得越无辜,所做之事就越有害。不由问:“你一个人应付得了?”

    时颜此刻却在想,池邵仁知不知道他那准媳妇已经病重?

    池城的手臂被她枕得已有些发麻,他轻柔地换个姿势。

    他们之间,有太多话题是禁区,池城没继续问下去,只说:“不早了,睡吧。”

    时颜睁着眼,无法入眠。周围没有一点杂音,耳畔他的鼻息,很淡很稳,像是已然入睡,她试着唤了句:“池城……”

    “嗯?”

    他应了声,尾音一扬,带点鼻音。

    他竟也没睡,时颜有些局促,思来想去,一咬牙就说了出来:“我拿了你爸的钱和你分手,还跟揭瑞国去了美国,你有没有恨过我?”

    时颜以为他会沉默,那是他一贯予以应对的方式,可他几乎想也没想接话道:“有,每一天。”

    “那你还……”

    他呵出一口气,笑了:“我恨了你5年,你要爱我一辈子,这样才够偿还。”

    时颜一时晃神,直到他放在她腹部的手上、婚戒的光芒一晃,有些刺眼,她这才晃过神来。

    难道对过去、对冉洁一、对他的一切始终耿耿于怀的,只有她一个人?时颜百思不得其解的后果是,第二天上班,眼下是怎么遮也掩不住的黑眼圈。

    自这天起,再没有花送到她办公室,时颜大为舒心,工作效率都比平时快。

    年终的工作处理得差不多,金寰世纪酒店进度很快,“时裕”的招牌算一炮打响,电视台想邀请设计师上节目,时颜拒绝了,几日后在电视上看到侃侃而谈的揭沁,她也没什么感觉,只是有些不着边际地寻思,补办婚礼时要不要给这揭大小姐送张请柬。

    席晟假期回来后,竟也提到那次访问,语气、表情俱有些意味不明:“揭美人还真是,越活越年轻漂亮。”

    他回国后,得知她把自己成功嫁掉,自此和她说话,就总有些阴阳怪气,时颜特地放了自己一天假,没陪池城,和席晟一道去扫墓,回来后,一开电视就看到了节目的重播。

    她的坏习惯席晟基本上都学了去,大冬天穿得极少,脱了军靴,也不换上拖鞋,拿着遥控器斜躺在沙发里。

    席晟盯着屏幕叹:“这揭美人,我还真有点想她。”

    时颜将扫墓余下的一大捆香扔过去,快准狠,席晟抱头躲,再也不敢提揭沁半句。

    “我都回来这么多天了,姐夫到底什么时候登门拜访?”

    时颜脸一僵,弯身去捡香,再起身时,表情已无恙:“他有个朋友住院,他得去照顾。”

    “真看不出来他这么讲义气。”

    看出她有些异样,席晟只能违心地讨好,只是不料她闻言,顷刻间整张脸都拉了下来。

    席晟默默检讨哪里又惹了她。

    “他那朋友好像和家里人关系不太好,在国内无亲无故,只能靠他。”也不知这是解释给席晟听,还是解释给自己听,声音有些闷。

    “不愧是新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他兀自为她的异样做着解释,时颜勉强笑一下。

    席晟扯她的脸,要帮她扯出弧度完美的笑容来,时颜拍开他的手:“我晚上约了人吃饭,你自己弄吃的还是我到时候买了带回来?”

    她向来不会在同一件事上琢磨太久,这是好习惯,不容易自我折磨,席晟这一点继承得彻底,是十足的乐天派,可一涉及温饱问题,他也只能皱眉:“和姐夫约会?带上我吧,我保证只吃饭,不做电灯泡。”

    哪能带上他?

    时颜去见的可是池邵仁。

    池邵仁请她去的是间兼做茶室的会馆,就在金寰的城西店,会馆的装饰尽显老上海的奢华,一路由服务生领着,时颜说不上忐忑与否,前一日通电话时她自报家门姓“时”,想来池邵仁也应该料到了。

    服务生拉开纸门,里间的池邵仁见到她,与她料想的一样,并无惊讶。

    她落座后,他甚至为她倒了杯茶。

    时颜举杯正饮,池邵仁开口打断:“我老了,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花花肠子我不愿多管,也不想拐弯抹角,说吧,这次要多少。”

    时颜动作一顿,下一秒恢复,一口喝完杯中茶。

    “开个实价,一次性解决了,以后别再缠着他。”

    这场景和当年一样,他说的话也如出一辙,时颜放下茶杯,真的偏头想了想。

    “伯父,我和池城去年12月底已经注册结婚了。”

    空气凝结,对面池邵仁的脸色也随之凝结。

    “我不能保证自己会是个好媳妇,但我绝对会是个好妻子。”

    池邵仁有良好的教养,当年被她气急,最重的一句,也不过是:就当我儿子嫖了次妓。彼时年轻气盛的她不懂得怎么应付这种人,可现在,她游刃有余。

    “你以为我会让你踏进池家的大门?缺乏教养,性格卑劣……”

    时颜喝茶,不回话,动作优雅,终于激怒池邵仁,上好的紫砂壶砸在地上。

    “和情妇一起出了车祸,怕事情败露就让儿子顶包,如今还要撮合池城和情妇的女儿,伯父,是你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卑劣。”

    她语气不觉有些重了,转瞬间就有所收敛,语速从容:“伯父,我是来求和的。我这次既不是报复,也不是为了钱,我真心只想和池城好好过日子,你大可不必担心我会害他。”

    “……”

    “你如果想补偿冉洁一,那就好好照顾她,伯父与其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不如去关心一下她的病情。”

    池邵仁的错愕写在脸上,既然他对冉洁一的病情一无所知,时颜索性不吝啬地合盘托出:“她得了脑癌。”

    时颜的手机从她落座不多时就开始震,她这会儿才得空摸出手机看一眼,是席晟的催命连环call。

    “伯父,我还有事,就不打搅你了。”时颜瞥了眼桌上精致的菜色,“用餐愉快。”

    时颜出了包间,边走边接电话。

    席晟第一句就是:“我快饿昏过去了。”

    走廊不知点了什么香,气息沁人,时颜不禁加快步子:“我现在去买宵夜,你想吃什么?”

    席晟点名要烧鹅饭,店面在南京路,与一家影城对街,时颜开车正好路过,正是晚间高峰期,车要掉头十分困难,她索性把车停在影城这边,步行过去。

    再冷的天,人挤人的场面也让身心都热络起来,时颜今晚心情好,孤身一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即使斜前方有个三口之家,那样令人艳羡的互相依赖的姿态,时颜看了也并不嫉妒。

    有一瞬间,那年轻父亲倾长的背影,让时颜想到一个人。

    恰逢此时,坐在父亲肩上的女儿,突然脆声脆气地说道:“我下次还要来看电影。”

    时颜一怔,未及反应,男人身旁的女子侧过脸去,朝孩子微微一笑。

    时颜望着那个女人,脚下顿时有千斤重,再迈不动半步。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扔个小型炸弹,下章会再扔个巨型炸弹 ╮(╯▽╰)╭一想到后面的我就3度激动了

    有亲要虐池总监,狠狠虐,如果那样,某颜色就要给裴陆臣加戏咯,各位的意见咋样?

    从前有个小朋友,她不霸王,结果第二天醒来,看到作者如愿虐池城了 \(^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