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35遗爱记34

35遗爱记34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生不如死……她又何尝不是?

    可是如今这样,她比死还难受。

    时颜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半晌才笑一笑:“我今天只上半天班,你不是说冉冉的新生家长会要父母一起么?我下午有空。”

    她得打起精神,自己还得和这男人过一辈子,如今这般自我折磨实在要不得。

    池城神色稍舒,看着她的目光却带着一丝狐疑,紧攥着她胳膊的手终于松开,也是勉强一笑:“谢谢。”

    “别再跟我说谢谢,”时颜捧着他的脸不让他动,顺势咬他的嘴唇,如此唇形优美的嘴,为什么总说不出令人开心的话,“也别再跟我说对不起。”

    唇瓣被她撕磨得有些疼,池城不躲不避,痛楚藏在眼里:“成,我以后都不说了。”

    时颜在他的唇上补上温和的一吻,径自拉开门,要出房间,又被他拉回来。

    似要把一切都融在这个吻里,他吻得细致而认真。

    整个过程时颜没有闭上眼睛,她知道他想证明什么,可时颜无法安抚他,因为她同样的不确定。

    唇舌的纠缠,弥补不了任何东西。

    时颜去衣帽间拿大衣,出房门前照照镜子,唇色嫣红,气色很好。

    池城还在换衣,她先下楼去,绕到厨房,要给自己弄个三文治带走。

    冉冉这孩子坐在餐桌上喝牛奶,孩子见了她没有想打招呼的意愿,时颜本也不想理会她,可转念一想,时颜拉开了冉冉身旁的椅子坐下。

    既然摆脱不了冉冉,那她确实得花番心思□□这孩子,起码见到她,要记得乖乖打招呼。

    “早安。”时颜笑道。

    孩子没理会。

    时颜料到是这结果,也不恼,伸手拿走冉冉手中的杯子,让孩子不得不正视自己:“你想认池叔叔做爸爸,可是你池叔叔不乐意,对不对?”

    冉冉瞬时皱了眉,有些不确定地看向时颜,一副被猜中了心事的模样。

    时颜把冉冉坐着的椅子拉得离自己近些:“我可以帮你去跟他说。你也知道池叔叔喜欢我,我的要求他不会不听。而你——”

    时颜没再说下去,只用眼神示意,冉冉抿着唇想了想,开口道:“早安。”

    时颜忽略她的不情愿,摸摸孩子的头:“乖。”

    保姆正端着火腿和煎蛋从厨房出来,见时颜离冉冉这么近,有些慌,想要上前抱走孩子。

    真当她是洪水猛兽,避之唯恐不及?时颜失笑。

    笑过之后便是目光一厉,不急不缓地回视保姆,带点胁迫:“今天我送冉冉上学。”

    保姆对这女主人的坏心肠早有所耳闻,见时颜如此强势,不免畏惧:“池……池老先生吩咐过我,每天都得由我们接送冉冉上下学。”

    “公公确实疼这孩子,”时颜兀自点点头,似在表示理解。

    保姆见状,刚放宽心,却听时颜转而对冉冉道:“池爷爷真的很喜欢你,要不这样,明天就是周六,到时候让你池叔叔送你去爷爷那儿过周末,好不好?”

    冉冉明显不乐意,这小姑娘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池叔叔”,显然池邵仁并不招这孩子喜欢。

    冉冉二话不说跳下椅子,去客厅拿书包时正碰见池城从楼上下来。

    见冉冉匆忙背上书包,时颜优哉游哉地跟在孩子后头,而保姆则在不远处面露担忧,池城:“怎么回事?”

    时颜朝自己丈夫憨然一笑,没说话,冉冉替她回答:“我请时阿姨开车送我去学校。”

    池城已换上一身正装,听孩子如是说,原本的严肃缜密的神色被浅淡的笑意取代。

    他面上表情是与这西服凌厉的剪裁完全不符的温和,眸子被浅色衬衫领口衬得一派和煦,看定时颜道:“你不是要上班么?”

    时颜这时已经走到了冉冉身旁,拨了拨孩子微乱的刘海,“我正好顺路。”她牵起冉冉的手,“走了,拜!”

    池城吻一吻她眉心,朝孩子挥挥手:“拜。”

    孩子历来严肃的小脸上,瞬间扬起与他近乎如出一辙的和煦笑容,时颜对此忽略。

    池城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大一小离去的背影,只觉画面温馨。忽然想到,他们也应该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男孩,五官像他,眼睛和笑容像她。

    想着想着,他无声地笑起来。

    时颜送冉冉到学校,孩子都下车了,走到半道又折回来,有些迟疑:“你,真的帮我和池叔叔说?”

    时颜笃定地点头。

    “那……”冉冉权衡片刻,“再见。”

    连句“再见”都要先得了好处再说,时颜觉得今后可以培养这孩子做商人,潜力无限。

    到公司时,秘书告诉时颜赵良荣已经在会议室等了很久。

    “老大,你脸色不太好啊。”

    “昨晚没睡好。”时颜边走边拍拍脸,“姓赵的合伙人呢?”

    “也在会议室里。”

    时颜在会议室门外驻足片刻,嘴角弯起一抹职业性的微笑,继而推门而入:“赵总,真是抱歉,我迟到了……”

    她的笑容确确实实僵在脸上,话也没再说下去。倒不是因为看见了赵良荣,而是那个站在窗边俯瞰街景的男人正巧回过头来。

    裴陆臣,又是他,时颜还以为自己早已摆脱了这花花公子。

    赵良荣似模似样地向时颜引荐:“这就是我赵氏如今的合伙人,裴先生。”

    时颜当下思考了无数种可能,她偏头看看赵某人,再看看裴陆臣,后者从窗边来到她面前,那副笑容无害的模样一如既往。

    短风衣,牛仔裤,军靴,目光太过不羁——生意人不该是他这样的。

    时颜冷脸:“裴少,借一步说话。”

    裴陆臣不置可否,跟着她出了会议室,还没关上会议室的门,她返身便质问:“你玩够了没有?”

    “我这是在创业,做正经生意,不是在玩。”

    他说得冠冕堂皇,时颜险些嗤笑出声,不过最近一段日子时颜学会厚道做人,于是规劝道:“你要做生意也得先擦亮眼睛,赵良荣就是个土财主,你原来不还想弄死他么?和他合作,小心你的资金被他诓走。”

    裴陆臣被这女人打击惯了,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别把我当二世祖看成不?我只是借他公司的壳做我的买卖,怎么着我也有个沃顿的MBA在手,想让我做冤大头,姓赵的还嫩点儿。”

    沃顿?时颜无奈抚额,“裴少,吹牛可以,可也别吹得这么没边没际。”

    被轻视的感受并不好,裴陆臣无意争辩什么,站在这幽静的走廊上,裴陆臣总觉得有什么更值得他记住,比如,她对他言辞犀利、欲盖弥彰的关心。

    待她发作完,裴陆臣才继续:“我把全部家财都砸在这上头了,还向我大哥借了债,相信我,我不会拿这么多钱开玩笑的。”

    他郑重其事,眼里有她看不懂的执拗,时颜规劝不了,只好作罢。

    裴陆臣递出右手:“合作愉快。”

    时颜满腹怀疑,诸多疑问哽在喉头。

    他是如何拿到建设用地审批的?绝佳的地段,与政府有着诸多利害关系,没有强大背景的公司简直是望尘莫及……

    虽万分不情愿,时颜仍犹豫着握住了他的手:“合作愉快。”

    时颜真当他是来谈生意的,公归公、私归私,进了会议室后对他分外客气,可散会之后,他却拦住她:“淮海路有家妈咪餐厅,要不要去试试?”

    赵良荣不知拿了这裴二少多少好处,不待裴陆臣使眼色,已毕恭毕敬地离开会议室,将空间留给二人。

    他离她越发的近,时颜只能退到门边:“追求一个有夫之妇,还是个孕妇,裴少,这样很不道德。”

    裴陆臣终是停下脚步,没把她逼到墙角。

    “别误会,我只是看你心情不好,想带你出去遛个弯而已,孕妇随时要保持愉悦心情,这样宝宝才能健康成长。”

    他嘴上虽澄清,可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她。

    这男人真当自己是救世主,要拯救她于危难之中?真是妄自尊大,时颜虽暗暗腹诽着,可内心却有一股暖流因他一句话不期然地缓慢荡漾开来——

    被人关心的感觉不赖。

    “不必了。”她格开他的手离开,转念一想,没走几步又停下,“对了,我有样东西给你。”

    裴陆臣跟着她到办公室,见这女人在抽屉里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在找些什么,他索性撑着桌角好好欣赏她的模样。

    春季的阳光暖而不刺,投射进办公室,茸茸得晕在她周身,使她的皮肤看起来剔透如同初生的婴儿。偶尔一缕头发挡住视线,她习惯性地把它们拨到耳后——

    如此简单的动作,原来也有让人迷恋的魔力。

    时颜终于找到了一张全新的请柬,她快速在宾客栏写下裴陆臣的名字,递给他。

    裴陆臣蓦地回神,一眼瞧见她手里的东西。

    张扬的“囍”字,喜庆的颜色,裴陆臣不用猜都知道那是什么。

    他没有接。

    她脸上是近似于餍足的笑:“我和我先生后天婚礼,到时候裴少别忘了赏脸来喝杯喜酒。”

    这个女人何其残忍,每次都在他内心生出一丝丝妄想时,果断而狠绝地斩断它们。

    裴陆臣无数次扪心自问,为什么就是放不开她?也不是非她不可,可就是控制不住想要靠近。

    他这次依然得不出结论,半晌接过她的请柬,笑容一如既往地无害,只是眼神颓然:“一定,一定。”

    ******

    婚礼。

    曳地的双层式婚纱,光穿上它就耗去时颜半小时。效果与耗时成正比,时颜看着落地镜中的女人,很满意。

    其他的倒是简单,她只化了淡妆,配上白玫瑰的发箍,细而璀璨的钻石耳钉,这样一个她,简单,奢华,站在等候多时的池城面前问道:“怎么样?”

    他不忍移开视线:“完美。”

    时颜明白,其实这婚礼并不完美——

    席晟已经开学,时颜的大喜日子,真真没有一个亲人相伴左右。

    池邵仁已确定不会出席,却不妨碍池城请上一堆的亲戚朋友和老同学,冉冉只听池城一人的话,池邵仁拿孩子没法子,冉冉这才坐上时颜的婚车。

    加长房车,空间余裕,冉冉坐在这对新人对面偷眼瞧时颜,被时颜捉住视线。

    时颜冲着孩子一挑眉,孩子一慌,赶紧低头,佯装看书。

    天已擦黑,路上堵车严重,时颜等得浑身发燥,一旁的池城笑她:“从没见你这么紧张过。”

    他执着她的手,五指交握,彼此无名指上的婚戒恍若一体,不可分离。

    堵车仿佛无休无止,时颜手心细细地泌出了汗,池城只得松手,递给她张纸巾。

    他眉梢眼角尽是笑意,时颜捶他一拳:“你取笑我。”

    “不,我喜欢你这样。”池城捏住她的手腕,替她擦手汗。

    时颜还想说什么,他这时却手机响。

    时颜侧耳细听,只听见他对电话那头道:“这里在堵车,可能……”

    池城报了路段地址后挂机,“是谁?”

    “秘——密——”

    前段时间时颜说有大礼相送时说过这话,不料他竟学了去,这回还原封不动地说给她听。

    时颜不跟他计较这事,堵车已让她焦头烂额,没工夫管其他。

    车流缓慢前行着,不多时再度停下,接着又是漫长的等待,有人在敲他们的车窗,时颜也没在意,倒是池城,径直开了车门。

    时颜瞥一眼敞开的车门,席晟竟站在车外,笑呵呵地看着车里的她:“Surprise!”

    原来池城的“秘密”指的就是他——

    这女人很实际,惊诧过后便问席晟:“开学了你还跑回来,是请假还是翘课?”

    席晟不敢坦白,扭身指指反方向车道上的跑车,避重就轻道:“这车堵得没完没了了,你们先坐我的车走吧,绕道去酒店。”

    加长房车确实不容易调头,时颜改上那辆两座跑车,只是裙摆过于繁复,车座有些挤。

    刚理好裙摆,池城就提醒:“坐稳了。”说着,瞬时将油门踩底。

    跑车绝尘而去,副驾驶座的她婚纱飞扬,那种在风中肆无忌惮的快意,与即将迎来的她的婚礼,令时颜心脏前所未有地快跳。

    席晟站在房车旁,注视着那抹飘扬的白消失在反方向的尽头。

    因为是她,所以即使是单调的白色,也美得触目惊心,席晟一瞬不瞬地看着,仿佛这是一种仪式,埋葬他深谙心底、无法成言的情愫。

    席晟收回视线,正见冉冉伸个小脑袋在窗外看着,席晟笑着拍冉冉额头:“她是不是很漂亮?”

    冉冉似是不愿承认,把故事书放到一旁,转身看向另一边窗外。

    席晟刚躬身钻进车里,就听小身子扒在窗棂上的冉冉说道:“我长大以后会比她更漂亮。”

    “哦?”席晟忍住笑意,上下打量一下这穿着蓬裙与小红皮鞋的小孩,再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片夜空。

    无星无月,这样的夜色,并不动人。

    “所以,你要等我长大。”

    冉冉脆生生地对着夜空宣誓般说道。

    席晟一愣,这才恍悟,无法作答,只能默默感叹现在的孩子果真早熟。

    堵车的状况在天色全黑之后终于有所缓解,席晟和冉冉的车到酒店时已迟了近一小时,司机正努力尝试着将加长房车驶进酒店前庭。

    冉冉依旧扒着窗棂百无聊赖,席晟觉得有必要和这酷孩子多沟通几句。

    “你是不是不喜欢你时阿姨?”

    席晟的角度只看得到孩子侧脸,睫毛很长,鼻尖微翘,像个芭比,连声音透着孩子般的执拗:“她是我爸爸的女人。”

    席晟暗暗惊讶,他听得一知半解,却似乎又听懂了一些,“你已经改叫他爸爸了?”

    “……”

    “那你不是要叫时颜妈妈?”

    冉冉仍旧看着窗外,音色如糯:“虽然我妈妈不喜欢我,最近见到我也总是哭,可我还是只有一个妈妈。”

    这小大人——席晟伸手捏她鼻子,被她偏头躲开。

    席晟只能劝她:“你时阿姨除了脾气差点,其实人很好的。她……”

    恰逢此时,冉冉望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进酒店,不禁叫出声来:“妈妈……”

    被打断的席晟没听清孩子嗫嚅什么,“谁?”

    孩子没回答,席晟只得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却什么人都没看到。

    ******

    池城其实只早席晟半刻钟抵达婚礼现场。

    客人早已等得没了脾气。

    迎接宾客这一环节跳过,席晟带着冉冉入席后,新郎新娘便直接入场。

    耳畔响着的是舒缓醉人的结婚进行曲,在几百双眼睛的注目下,时颜挽着自己的丈夫步入会场。

    每一步,不快,也不犹豫。

    这一路她走了五年,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到达了这里。

    追光照在他与她前行的道路上,暗处的宾客里,有曾祝她不幸福裴陆臣,有在洗手间里咒她迟早会有报应的同学……

    司仪在台上祝贺词,11层的香槟塔是一生一世的象征,8层的蛋糕预示正无穷的甜蜜。

    终于来到台前,池城做的第一件事仍是替她擦手汗:“嫁给我真的有这么紧张?怕我吃了你不成?”

    时颜用白玫瑰花束敲他,寻思着今晚就告诉他怀孕的消息,到时候紧张到汗流不止的,就会是他了……

    “池总监,等回家再收拾你!”

    她瞪他的模样没一点恫吓力,他也只是气定神闲地微笑。

    司仪的贺词很快接近尾声,即将要请二位新人上台,这么紧要的时刻,池城的手机竟又开始响铃。

    时颜替他正一正领结:“怎么又不记得开静音?”

    是一条短信而已,不碍事,池城点开来看:

    “天台的风景真的很好,你在77楼?我跳下去的时候,你能不能看到我?”

    时颜见他神色不对,凑过去看,手机屏幕却在她眼前一晃——

    池城迅速拨出一串号码。

    没有人接,再拨,关机。

    他猛地看向时颜,声线紧绷如弦:“我马上回来……”

    “我们已经要开始倒香槟了,你这是要去……”

    时颜话音未落,池城已快步离开。

    依旧是在所有宾客的注视下,他踏着喻示着她幸福的红毯,越走越快,最后竟是狂奔着离开会场。

    宾客席一时骚动异常,时颜却浑然未决,耳畔听不到任何议论,只是一个劲地回响着他离去时匆忙的脚步声。

    席晟赶紧绕到台后:“怎么回事?他这是要去哪?”

    时颜看一眼席晟。

    席晟彻底愣怔。

    他从没见她如此无助过。那种强大到足以摧毁一切的茫然若失,击溃了席晟的神志。

    疑惑的宾客们看着这位身影萧条的新娘,忽然也快步穿过追光下的小道,转眼间就要离开。

    时颜快步跑出会场,险些被裙摆绊倒,幸而一双有力的手横撑过来扶住她。

    时颜有些慌乱地回视,只见裴陆臣担忧地望着自己。

    她立即挥开他:“别跟着我!”

    席晟也已追出了会场,见裴陆臣拉着时颜、没让她有什么差池,这才稍微放宽心,跑向还坐在门边核对礼金的婚庆公司职员,“新郎去哪了?”

    “我……我不知道……”

    时颜却已经发现不远处电梯口的那支iPhone,她甩脱裴陆臣的钳制,跑过去捡起手机。

    手机并没有摔坏,她看到了那条短信。

    裴陆臣被这女人突如其来的蛮力挣脱,愣了半秒又要追,被席晟阻止:“裴先生,这是我们的家事,您不方便插手吧。”

    裴陆臣刹那间变陷入前所未有的无力感之中——

    他是个外人,他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清醒地认识到这点。

    裴陆臣所能做的,只是看着席晟追过去,以及,自己孤身一人回到会场。

    宾客们议论纷纷,司仪面色入土,裴陆臣在这其中,失魂落魄,直到新娘许久过后再次回到会场——

    时颜的脚步有如千斤重,这条铺着红毯的道路,她走了三遍,一遍比一遍生不如死。

    会场内所有人都古怪地静默下去,看着她如何落魄地回到这里。

    时颜穿行于如静止般的空间之中,这种悲怆的静默,无声无息,却力道凶残,瞬间穿透她的胸膛。

    她仿佛看到席晟的担忧,仿佛看到裴陆臣的恍然,仿佛看到见证她有了报应的同学的嘴脸……

    时颜来到台上,接过话筒,目光没有温度,声音没有起伏:“各位,拿回你们的礼金,婚礼取消。”

    作者有话要说:想快点看到冉洁一死没死的,留言吧

    想快掉看到池城怎么“死”的,留言吧

    想看这婚离不离的,留言吧

    想看时颜的宝宝留不留的,留言吧

    想看更加精彩更加恶趣味的,留言吧

    瞧,有这么多留言的理由,美人们还不赶紧留言?大家快些使用催更的权利吧,咩呵呵呵呵

    还要力推篇文,依旧是鱼仔的,粉有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