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54遗爱记53

54遗爱记53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的脸迅速地笼罩而下,带着恨带着狠,瞬间攫住她的唇……

    被他吻住的瞬间,时颜脑中倏地抽空,直到口腔被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温软侵入,她方惊醒,下一瞬,时颜毫不犹豫地收紧牙关,死死咬住他进犯的舌尖,直到血腥味溢满口腔,他才闷哼一声,吃痛地退开。

    时颜扬手就是一巴掌,却在中途被他架住了手腕,男人虽面色和煦,可手如火钳,禁锢得她动弹不得。

    她愤怒,他淡然,彼此就这样僵持着,直到他开口:“时颜,我不是不会玩手段,只是曾经不屑于。”

    他说得模棱两可,意味不明,时颜俄而才反应过来,不禁嗤笑。这个吻,就是他所谓虏获一个女人的手段?

    “池先生,我建议你去看看精神科科医生,你如今的行为实在太偏差了。”她其实更想说:你个神经病!

    他分明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却不恼,反倒煦煦一笑,甚至放开了她,任由她上车、绝尘而去。

    直到目送她车的尾灯消失在交流道转角处,池城才重新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手机的照相功能仍开着,此时仍定格在屏幕上的那张,正是他趁她失神时拍下的那一记热吻。

    池城调出裴陆臣的号码,发送彩信。待操作提示:发送成功,他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

    ********

    时颜回到家,安顿好小魔怪之后直接奔进卫生间。她一遍遍刷牙,却仿佛怎么也洗不掉属于他的味道。直到刷得口腔发麻,她颓丧地丢了漱口杯,看着镜中无措的自己:“你怎么这么不争气?”

    镜中的她自然也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她只能沿着冰冷的瓷砖墙坐到地上,内心一遍遍数落自己。

    直到保姆见势不对,在卫生间外头直敲门,时颜才勉强拾掇好情绪去开门。

    不知是什么在心里头作祟,时颜傍晚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菜肴等裴陆臣回来。可她从六点等到八点,裴陆臣却迟迟不归。时颜一般不会打搅他的工作,可这一晚实在等不住了,拨了个电话去催。

    八点而已,裴陆臣却似乎已经喝高,话也说得七零八落:“我,有饭局,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

    时颜面对这一整桌菜肴,哭笑不得,失望在所难免,但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说:“饭局结束了你别自己开车,让司机送你回来。”

    裴陆臣忽地一顿,时颜以为他没听清,正要复述,他却蓦然笑开,笑声十分放肆,十足一个撒酒疯的醉鬼。

    时颜心里莫名堵得慌,那端的裴陆臣倒是自己恢复了正经,慢言道:“遵——命!”话音一落裴陆臣就切了线,时颜愣是听了半晌的忙音才反应过来,有些失神地挂断电话。

    保姆见她呆坐在餐桌前半天不动,小心翼翼问:“这菜还要不要热?”

    时颜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头窜起的无名火是为了哪般,“倒掉。”说完即起身离去。

    这火起的快,灭的也快,时颜正快步往婴儿房走去,到了半道又停下,改口道,“放冰箱里吧。”

    小魔怪早已吃饱喝足,睡得极香甜,时颜没在婴儿房呆太久,之后她就进了书房,一直没出来。

    她习惯在思绪混乱时把自己关在书房,高强度的工作能够让她无暇去想其他,这招百试百灵,一如此刻。

    母校的教学大楼改建工程滞后了几年,终于在这一年年末有了确实的启动消息。时裕在北京被打压得不成样子,毫无还手之力,时颜终于有机会曲线救国,回上海拿下这笔大单。

    工作上永远没有她摆不平的事,时颜正这么自我安慰着,转念脑中就冒出那一直困扰她的最大难题:小魔怪的病……

    这回,连工作都救不了她了。

    书房这个避难所也失去了功用,时颜耷拉着脑袋踱步出来,就见保姆正抱着小魔怪看电视。

    儿子的睡眠习惯一直十分诡异,这个时段正是他醒来看电视的时间,时颜刚接过儿子,正准备陪着看这些没营养的电视剧,门铃声突然响起。

    保姆去应门,迟迟没有回来,时颜只得抱着儿子过去,快到玄关时,听见保姆有些不耐地对门外人道:“我都说几遍了,这家是姓时的。你肯定弄错地址了。”

    时颜的视线越过保姆背影,只见门外人穿着印有快递公司标识的衣服,脚边还放着几个纸箱——是装玩具的纸箱,上头画着五彩斑斓的火车头。这令时颜警觉起来:“怎么回事?”

    快递员见女主人露面,赶紧把箱子往玄关里搬:“地址是这里没错,麻烦池太太签收。”

    时颜顿时面色一僵。

    对方大晚上的还来送快递,时颜不好为难他,只好签收。只是看见快递单上收件人一栏“池太太”三字,她拿笔的手不觉有些僵硬。

    那力透纸背的字迹,时颜原以为自己已经遗忘……

    快递员刚走,时颜转头就让保姆把纸箱扔掉。小魔怪估计心里惦记着电视剧,在时颜怀里也不安分,一直朝客厅方向伸着小胳膊,时颜自动将他的行为判定为“为了电视放弃老爸”,这才稍微开心些,急忙抱他回客厅。

    保姆在身后嘟囔了一句:“扔了怪可惜的……”时颜装作没听见。

    时颜坐回沙发上看电视,儿子看得津津有味,葡萄一样的眼睛盯着屏幕一瞬不瞬,嘴上又开始哼哼唧唧,时颜心思不在这里,什么也没听进去,还是随后回来的保姆提醒她手机在震。

    她收到一条短信,很简短:“玩具送到了?”

    时颜删除了短信,封锁了这个号码。

    玩具就这样一直放在玄关,直到第二日一早裴陆臣回来。

    清晨,冬日里的第一丝曙光还藏在厚重的云雾中,裴陆臣的神思也和这清晨的雾气一样漂浮不定。

    他踏进玄关第一件事就是在穿衣镜里检查自己——一张宿醉的脸。他捏着眉头弯身换鞋,眼一低,就看见了那几个纸箱。当然,还有纸箱上贴着的快递单。

    只一眼,就令裴陆臣跌入深渊。无底的、看不见一丝希望的深渊。

    裴陆臣依旧在婴儿房找到时颜,她也一如往常趴睡在婴儿床旁,仗着房里有暖气,就只草草披一条薄被。

    这女人,这么不懂得照顾自己,他要如何才能狠下心离开她?

    他抱她回主卧睡,还未把她放置到床上,她就醒了。就这么睁开眼睛,朦胧地盯着他。

    他身上除了残存的酒气,就只剩沐浴乳的香味。他回家之前洗了澡——思及此,时颜不由一怔,随后才搓搓鼻子,掩饰过去:“回来啦?”

    可她眼神的闪烁没能逃过裴陆臣的眼睛,“时颜。”

    “嗯?”她的声音悬在空中似的,听来一点儿也不真切。

    裴陆臣的挣扎写在脸上,他虽已把她放到了床上,却没有改变姿势,一直这样双手撑在她脑袋两旁,悬空罩在她身上,凝视她。

    被他这样盯着的时颜,脸有些僵:“怎么了?”

    他终于动了。俯□作势要吻她。时颜下意识要偏过头去,却在下一瞬间强逼自己梏住脖颈的角度,只是闭上眼,等待他的唇。

    如期的吻并没有落下来,男人唇上的热气悬在半厘米外,明明很近,却让人觉得无限遥远,时颜没来得及重新睁眼,耳畔响起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我昨晚和别的女人睡了。”

    裴陆臣手臂一撑,转眼就侧身倚在了床头架上,重复道:“我昨晚和别的女人睡了。”这回,他的声音真实得多,真实到好似成了有形的利器,一字字割在时颜耳膜上。

    “……”

    “……”

    “哦。”简简单单一个字,是她的答案。

    裴陆臣顿时陷入慌乱,近乎是条件反射地抬臂遮住眼。下一秒,他手臂上那一小片皮肤,感受到了湿意。

    裴陆臣像是笑了下,嘴角的弧度很浅,他就这样保持着抬起手臂的姿势侧躺下去,背对她,音色有些闷滞:“你从来不在乎,对不对?”

    时颜脑子有些发懵,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嘴巴有自己的意识似地,不受大脑控制:“我,原谅你。”

    僵持好似持续了一个世纪,他放下手臂,坐起来改而直视她时,似乎已经苍老了容颜:“时颜你告诉我,进入一个女人的心,是有多难?”

    裴陆臣屈指点着她的心口,面上竟还有笑意,只是这笑意,太艰涩,“为什么我在你这里,永远找不到属于我的位置?”

    “……”

    “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要忘了你笑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真是被他说中了,我们这样下去,谁都不开心。”

    “裴陆臣……”

    “我没有守住自己的身体,我违背了对你的承诺,求你恨我。否则我们就……”裴陆臣的表情,没有半点起伏,“……分手吧。”

    作者有话要说:【后续】预告:一段邪恶的对话,看谁看懂了?灭呵呵

    “陆臣……”

    “……”

    “对不起,我叫错了(其实我是故意的。)”

    “没关系,我——们——继——续——”

    池城的另一面,某颜色觉得另一面让他更……唔,更饱~满。呵呵,想更快看到【后续】真相的,撒花吧,某颜色生病还码字,需要好多好多的慰问(某颜色正用蜡笔小新的绝杀的可怜眼神看着大家)

    推文,好文哦,很好很好的(原谅某颜色用语匮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