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遗爱记 > 59遗爱记58

59遗爱记58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池城的手蓦地一僵,脸部表情也一片板滞,而后,突然猛地欺身向她。自上而下全副笼罩住她,火一般的气息晕在她凉薄的肌肤上,同一时间,霍地扯下她浴袍的带子。

    纤细的颈项往下延展,便是她线条优美的锁骨,继续往下,池城眼神不觉一暗,再顾及不了其他,依着心念所向埋首其中。

    时颜觉得自己就像献祭的食物,任人宰割的无力感笼罩周身,挥散不去。所以即使控制不住发颤,仍旧不肯出声,只是越发攥紧床单,用这种方式纾解。

    池城抬身看了眼这女人依旧紧闭的双眸,那样不愿正视,那样抗拒?

    他顿了顿,紧接着眉目狠狠一凛,猛地扯过她紧攥着床单的手,拉到头顶,另一手自后托起她的肩胛,一个动作便迫使她拱起身,几乎要贴到他嘴边,而他,没有半点温存,一口咬下。

    趁她失神,不期然进犯。

    时颜闷哼一声,微微的撕裂感拨动着脆弱的痛觉神经,令她不禁皱眉,他也不好受,僵持着无法继续,改换手指潜下去。

    时颜呼吸狠狠一窒,面前这人突如其来的举动终于逼得她抬眸。

    迎上的是他黑穹般墨不见底的瞳仁。

    她的目光险些被这暴风雨般的黑席卷到不知名的极乐,心生忌惮,试图移开视线,池城却不肯,固定住她脖颈的角度,低眸回视着她,要望进这双思念已久的眼睛里,更要望进她层层包裹的灵魂里。

    心跳声几乎要盖过她的呼吸,时颜生生屏了口气,格开他的手:“我自己来。”

    池城不禁愣怔,因为觉得荒唐,片刻后又失笑,却配和着稍稍撑起,不再紧迫压制着她。这女人侧卧弓起身,即使池城的视线被浴袍下摆阻挡,只能看见她手腕的动作,可一切的一切,都写在她的脸上,被他一瞬不瞬捕捉到。

    只见她发梢凌乱地散在脸际,双眉纠紧,却又不像是因为痛苦,纤长的眼睫垂下,连同瘦削的肩头一道颤动,下唇早被她咬得失了血色,脸颊却隐隐开始泛红,如某种充满毒性的植物,妖艳但致命。

    此情此景在前,好似毒性随空气扩散,池城只觉莫名昏聩,呼吸越来越沉,在他自己意识到之前,动作陡然拜托大脑一般,重新欺身而去,迅速拨开浴袍下摆,再度占据。

    浴袍随之滑落,松垮地堆在那儿,下不去,池城只觉碍眼,要一把扯落它,她却好似将失去最后守护,死死捧住:“干什么?”

    急乱的嗓音里带着不可言之的动人心魄的作用,池城忍不住拂开她汗湿在额前的发,“又不是没看过?”扯下这最后一层,丢到老远,肌肤相贴,末梢神经体味着,帮助自己感受她。

    一丝丝的痛夹杂着星星点点的酸,令时颜突然间感到愤赧,也不知是气自己这种反应,还是气他的不可理喻。她不能允许自己像曾经那样求饶,只得咬住手指,忍着。

    池城恨不能将她拆骨入腹,却隐忍着,每一下都要她呼吸一滞,见她仍旧一声不吭,眸光不觉越来越黯,身体脱缰了一般,越发狠厉,再不容她拒绝。

    时颜禁不住这样的变本加厉,慌忙抵住他的肩,想要阻止,却陡然间失去力气,反被他捏住掌心扣到胸膛,感受他坚定有力的心跳。

    她渐渐迷蒙起眼,再如何克制,也已止不住冲口而出的声音,一声一声,几乎要腻成一汪泥淖,让理智深陷。

    强自镇定的神志快要因为他而魂飞魄散时,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拯救了她。铃声丝丝入耳,从被池城丢在一旁的长裤里传来。

    依靠铃声抑制心里的激荡,时颜终于不再恍恍惚惚。“电话……”她哑着嗓子,听得池城不自禁地一滞。

    忽略她的胡话,继续。

    不料这女人竟拉过长裤。取出手机递给他之前,她看了眼屏显,那一刻,蓦地愣住,可下一秒却又突然冷笑开来。

    直到看清手机屏幕上冉冉二字,池城才恍悟,下意识要按断,听她在旁阴阳怪气:“接啊!怎么不接?”

    一瞬间的怫郁。池城死死盯着她,原本悬在挂机键上的手迅速移到接听键,按下:“冉冉?”

    ********

    被他盛着满满挑衅的目光盯着,时颜身体与头脑不受控地发热,未及反应,她忽地抬起上半身,劈手夺下他的手机,挂断,狠狠砸向墙壁。

    机壳崩裂的声音伴随她突然死死搂住他颈项的动作,令池城瞬间的震怒迅速变为瞬间的诧异。

    池城心跳如鼓,等来的,却是她贴住他耳翼隐忍而难耐地咬牙切齿:“陆臣……”

    一切神情,皆在此时僵化。

    肌肤本相贴,时颜当即感受到他的僵硬,她松开双手,偏头看他,只见他面色阴沉,她反倒眼中一片清明,眸中盛着满满的挑衅:“对不起,叫错了。”

    池城皱起眉,一瞬不瞬看她,下一秒倏地笑开,甚至摆出一副亲昵模样,屈指刮了下她的鼻子:“没关系,我们继续。”

    语调谦和,动作却既不温柔,话音刚落便是一阵没有顾忌的顿挫。

    时颜只诧异地低叫了一声,就被他堵住嘴。池城的手死死按着她,让她不能移动,无法闪避。时颜脑中再度变得一片迷茫,小腿快要抽筋,接踵而来的感觉渐渐堆叠在某处,要冲垮身体的防线,更要冲垮心的防线。

    “我是谁?”男人眸里充血,活生生怒火攻心的眼神。

    她不答。

    继续。

    时颜浑身抖起来,神经一点点溃散,渐渐发出些模糊的、无意识的声音,连自己都听不明白。他停下,手下了又上,直伸回她面前,要她看他满掌的湿:“身体不撒谎啊。”

    时颜好不容易回神,触目的却尽是这些证据。顺着他的手指回到自己身上,才发现此时的自己好似全身水分都被他榨出,眼角泛湿,泛红的皮肤沁出细密的汗,越来越多的温汩淌湿了床单。

    只不过他也好不到那儿去,短发被汗打湿,手臂、腰侧那道道袖痕,都是她或抓或缠的杰作。

    就在这时,目光扫过他腰腹,时颜生生一怔。正要定睛细看,池城似警醒般蓦地抬起她下巴:“力气回来了我们就继续。”

    那分明是两处伤疤,时颜手往下,要去碰,被他抓住腕子。

    “那是……”

    刚出声便被他打断:“中场休息时间到。”

    ********

    冷言冷语,不留情面,说完拉起她脚踝就要继续胡来,偏还摆出一副被她亏欠的愤懑,时颜莫名羞愤,脑子晕,更恼得发热,咬牙挽起所剩无几的力气,突然压住他的肩,使劲翻回到他腰上。

    她动作不管不顾,不期然擦过他的身体,他丝丝抽着气,险些控制不住,一时忘了防备,时颜趁机一把扯过浴袍带子,缚住他双腕。

    “别闹!”

    他恫吓,她不理,带子另一头绑到床头柱上。池城只试着动了动手腕,实在弄不明白她想怎样,带着疑问与不具名的期待,也就没再挣扎。

    他的身体,肌肉瘦削但不单薄,这般抵死之后更显坚韧。肩上那一枚是她前几天咬的,她有两颗虎牙,当时咬的也狠,齿印至今没消。

    可除了她造就的这些,这个自小娇养的贵公子实在没伤过几次。

    时颜不由紧盯他伤口:“这怎么回事?”

    他目光掠过她眼中的担忧,觉得不切实际,“如果你真的在乎……”

    时颜受不了他的欲言又止,“说话!”

    她没看清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痛楚,只能当那是错觉,可她实实在在看见了他紧接着陡然冷冽起来的眉眼。

    带子并没有绑死,他突然不再配合,眼看就要挣脱,时颜还没问出个结果,却连气馁的时间都没有,整个人已被掀倒在一旁。刚回过神来,又被他翻到背面弯起双膝。

    他力气那么大,时颜较劲不过,试图隔开他,反被他绑住手。

    他甚至如法炮制,将时颜的手搭上栏杆,用浴巾带绑紧,是死结,时颜怎么也挣不松,正要挪到别处去,为时已晚,他的手已绕到她身前,一把抄起了她的腰。

    男人紧贴在她身后,没给她喘息的机会,时颜一口气哽在喉咙,近乎窒息,被他扣住,想挪动一步都不能,灵魂冲撞,呼吸残乱。

    不知何时,耳畔隐约响起他的低叹,明明人就近在眼前,声音听来却那么遥远,带着回音,让她辨不清虚实:“如果你真的在乎,当时不会就这么离开。”

    时颜颤抖着,眩晕的头脑再支撑不住半点神志,紧绷的用以束缚真正情绪的弦,在那一瞬间分崩离析,身体里,迷乱的眼眸中,都只剩下他一人。

    就在这样一片空白之中,隐忍多时的她嘴边的呼吸声,汇成一句支离破碎的话:“我恨你……”

    池城浑身一僵,垂眸,即刻看见她光洁中透着晕红的背脊。那样的滚烫,仿佛正用全身力气,恨他。

    “……”……我也恨,恨我爱你。

    池城掰过她的下巴,看她失神的双眸,她听不见他心里的呐喊,可她正为了他而颤抖,发烫,她的柔软,细腻,温汩,也都只为他。

    池城紧贴在她肩窝处,紧搂着她,仿佛一体。闭上眼睛,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她深切的恨。

    热热溢开的,不止是汗水。

    时颜短暂的失去呼吸,没有了他的撑扶,趴跌在床上,气息奄奄。池城解开对她的束缚,翻身而下,躺在另一边重重喘息。床单凌乱的不成样子,彼此也都好似丢了魂魄,目光涣散。

    直到套房的座钟敲响十二点,直到心潮的起伏渐渐消落。

    池城起身,看了眼近半个小时都保持一个姿势趴卧的时颜。他的眉宇间似有潮水涌过,把一切洗刷得一干二净。扯过浴袍,要裹她去浴室,本以为她睡着,不料刚碰着她,她就挥手格开:“别碰我。”

    池城没言语,也没勉强,见她为避开他的触碰渐渐缩成一团,身体里残存的热迅速消散。

    径自进浴室冲澡,水流冲刷掉疲累,却残留下沮丧,看着防雾镜中自己腰上的伤,就这样不期然想到她那句:除非你死。

    是否她每每想起对他的恨时,他的伤口就会疼一下?难怪最强效的止痛药也无法缓解他的痛。

    镜中的池城不期然笑开,而镜外的他,又看着那点笑,默默隐去。

    无论如何冲洗,身上仍残留方才的亲呷气息,池城边擦头发边走出来:“你也……”目光扫过空空如也的床铺,池城不觉噤声。心一紧,下意识环顾四周。可,整个房间都已寻不到她的踪影。池城这才恍悟,垂手立在浴室门边,若有所失。

    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版奉上。河蟹又来了,在修文的漫漫前路上,需要好多好多的花花来安慰~

    虽然是打了折扣的肉,好歹也算肉嘛,俺们的规矩是:吃了肉是要给花花滴。留下花花来哦~(配娇媚尾音)打分留言哦~(再配娇媚尾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遗爱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白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白色并收藏遗爱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