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34章 释怀

第34章 释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缠绵缱绻的吻在旁人的窥视中匆匆结束,贺子安双手圈住她的身子,一齐靠到椅背上。

    窗外的景色不停变化,一颗心却仿佛找了落脚的地方,强健而有力的跳动着。不在空虚,不在彷徨,甚至不在退缩。

    这几天他想了许多,脑中的念头一次比一次清晰。陆一飞说的对,如果他始终躲着不现身,即使不是他陆一飞,也会有另外的张一飞、李一飞出现。

    过错可以被原谅,错过却是一生都无法弥补。他不想往后的日子里,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笑,看着她难过而不能给与拥抱,这些都是他不愿亦无法容忍的事。

    相拥着待到情绪平复,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解锁,手指在屏幕上面快速的点来点去。长长的解释编辑完毕,他低下头轻轻吻了吻她的头顶,深褐色的瞳仁掩在睫毛下方,内里写满了深深的惶恐。

    舒珮歪头枕到他的胸口,像以往那般自然而然的拿过他的手机,将他打的内容尽数删去,只留下一句:我愿意陪着你,不论天涯或者海角。

    贺子安拥着她的手臂猝然收紧,脑袋埋在她的肩膀上,喉咙里发出类似小兽受伤的嘶哑低吼。这是舒珮第一次听见他发声,粗粝的嗓音好似被沙子磨过一般,于她却胜似听到天籁。

    双手无意识的环住他的腰,许许多多的话想说,忽然又觉得其实什么都无需说,只要心中清楚即可。

    平稳行驶的大巴,穿过于枯草成片的崇山峻岭,在蜿蜒的山路的上不断向前开去。

    同一路段上,一辆崭新的北京吉普不疾不徐跟在大巴后方,时而急转时而平稳行驶。偶尔遇上路况平坦,车速便飞快提高,惊险又刺激的一路超车,看那情形开车的人分明是在玩——拿命在玩。

    可惜等车内的陈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个事实,人已经吐得七晕八素,嘴巴里全是又涩又苦的口水。颠簸着又往前开了一段,陆一飞总算好心将车停到路边,开了瓶水闲闲的喝起来。

    陈瑶跌跌撞撞的跳下车,脸色惨白惨白的吐了半天空气,哆嗦着爬回车里:“陆一飞你这个祸害。”

    “小丫头片子,是你自己应逼着我来的,我又没说自己驾驶技术好。”陆一飞别过脸,故意不去看她可怜的样。

    陈瑶有气无力的靠在椅背上,粗粗的喘了半分钟,回骂:“不要脸!我哪有逼你,分明是你自己放不下我嫂子,非要让我指路跟来。”

    陆一飞看得出她确实难受,顺手拿了另外一瓶水拧开递过去:“好吧,是我不要脸。”

    “我哥这次一定能挽回我嫂子,你还是省省吧。”陈瑶没给好脸,故意没接他手里水而是自己开了一瓶:“你从开始就不是我哥的对手,现在更加追不回来。”

    陆一飞没接话,收起手里的水,学着她的样子重重靠向椅背,思绪却飞得老远。陈瑶不知道,正是因为不确定舒珮对贺子安的感情,他才会一再的刻意接近。

    现实残酷,见多了打着爱情的名义,各种索取物质的女孩。几次和舒珮碰面,不管是吃饭的地方,还是饭后的散步场所,每一处都是精心挑选,诱惑如影随形。

    然而她的眼底始终平静,甚至是死水一潭,丝毫不像假装。好几次他都想,舒珮要真是假装的他甘愿认栽,所幸她不是那种物质又虚荣的女孩。

    老实说,面对这样一个分得清现实又不骄不躁的女孩,动心完全不可避免。只是爱情与友情之间总得选个,前者刚萌芽掐几次就断了,后者伴随了自己几十年,即便是电锯也无法割开那些和青春有关的记忆。

    时光倒回到11年前,彼时的新港英瑞高中,还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之一。身为复读生的陆一飞被安排与贺子安同桌。因为他听不见不会说话,一到上课就开启话唠模式的陆一飞,头一次感受到了老师的深沉用心。

    相安无事的处了一个月下来,他的成绩明显有进步,另外也学会了一项新的技能:手语。

    这项隐秘的技能使得他兴奋又激动——用这招来泡妞简直酷炫透了。于是,在明知道贺子安喜欢班里某个女生,还陪她晨跑了一整个月的情况下,恶作剧的找其告白。

    一贯以吊儿郎当形象示人的陆一飞,没想到自己的表白会被接受,当时就惊得跟被雷劈过一样。同学不是很美,但是长得文文净净,一笑就露出小小的虎牙和梨涡,眼睛水灵灵的充满了欲语还休的娇羞之感。

    整个人就好像诗人笔下的花朵,柔嫩但又热烈的徐徐绽放。

    陆一飞当时只觉得有趣,压根就不想和对方发生些什么,倒是贺子安好像整颗心都栓在人家身上,除了每日晨跑必陪,还送了许多昂贵的礼物。

    16、7岁的漂亮女孩,成绩好家世也不错,多多少少都是有些傲气的。一边接受贺子安的礼物,一边又假装交往不深。陆一飞想不通她为何会接受告白,也就不想了,该上课上课该干嘛干嘛。

    过了一周还是两周,就在陆一飞已经忘了告白这码事的时候,该同学趁着晨读时,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嘲笑陆一飞的英语发音,甚至嘲讽:“果然跟哑巴在一起久了,正常人的智商也会变低。”

    哄笑声四起,陆一飞记得那一刻脑海里全是她刻薄的脸,耳朵里嗡嗡的好似突然间什么都听不见。倒不是觉得难堪,而是忽然明白了一件事。不管贺子安的性格有多好,也不管他的成绩如何拔尖,在某些人眼中,他始终是不同的。

    此事之后还没完,过了没两天正是上晚自习的时候,该女同学再次当着全班人的面,宣读了贺子安写给她的情书。那些情窦初开的朦胧好感,在同学讥诮的语调中,听来分外滑稽可笑。

    陆一飞也是到那时,方知道是自己幼稚的行为,连累了最好的朋友被人嘲笑奚落。所以这些年他一直格外警惕贺子安身边的女孩,生怕悲剧重演……

    “陆一飞,你到底还去不去南谷,不去的话我们回新港吧,我好饿。”陈瑶喘匀了呼吸,忽然发现陆一飞似乎睡着了,难免有些着急:“你别睡好不好?”

    “好啊……”陆一飞拉回思绪,双手搭到方向盘上,发动引擎后退掉头。

    路程走了大约一半,隔着车窗都能看见远处山涧下的渺渺炊烟,可见路有多陡峭。

    大巴摇摇晃晃,即使系了安全带也依然让人感到心慌慌的,无时无刻不在害怕。舒珮使劲握紧贺子安的手,唯有这样才能驱散心底,始终挥之不去的惶恐。

    贺子安半侧着身子,双臂有力圈住她的双肩,尽量让两人在颠簸中能抱住平衡。好在这段路并不长,下山上了二级路之后,路面渐渐变得平坦开阔。

    舒珮缓过劲,拧开上车前买好的水喝了一口,笑着用手语问他:“如果我不答应原谅你,你会怎么办。”

    贺子安抬起食指放到唇边,轻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用手语温柔解释:“没有如果。”

    舒珮被他一脸笃定的样子逗笑,身子歪过来,轻轻靠上他的胸膛,忍不住又看了一遍他先前发的短信:这里是月老电台,紧急呼叫!紧急呼叫!请问年轻漂亮的舒珮小姐,如果名叫贺子安的超人现在就出现在你身边,你会不会原谅他之前的犹豫和懦弱。

    身后的贺子安见她又在看短信,瘦到轮廓深深的面庞,不由自主的浮起一抹暗红。少顷,大巴停在高速入口的服务站稍作休息,他赶紧牵着她的手一起下车透气。

    舒珮没什么胃口,贺子安怕她路上忍不住吐出来,自己去买了晕车药还有两包苏打饼干。在服务站休息了大约10分钟,两人先行回到车上。

    坐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贺子安想了想忽然用手语问她:“你是不是早就算定了我会在车上。”

    舒珮笑笑,解开手机锁飞快在记事本上打到:没有,我以为你会开车跟在大巴后面,然后上演超车逼停大巴的戏码。

    贺子安干笑着揉了揉太阳穴,迟疑解释:“开车跟来的是陆一飞,他……”

    舒珮撑开五指扣住他的手,用实际行动表明,她并不在意陆一飞怎么想怎么看。认识之初,她已经说得很清楚,自己对他没有丝毫的感情。

    甜蜜靠在一起坐了片刻,其他的乘客陆续上车,再次出发。

    大巴抵达南谷已经是中午2点多,舒珮在手机里找到舒传德写给自己的地址,抓紧时间拦了摩的,出发前去网上提的那位郎中家里。

    摩的在街上七拐八弯的开了10几分钟,停在郊区的一座民房前。爬山虎的藤蔓缠满了铁门两侧,围墙周围的地上到处落满了枯红的叶子。

    兴许是门外的动静太大,铁门后面的狗吠声,越来越刺耳。舒珮付了车钱,顾不上害怕就跑过去敲门。敲了半天,总算有人过来开门。

    舒珮回头给了贺子安一个轻松的眼神,焦急说明来意。对方目光警惕,来来回回打量了好几遍,才不悦的说他们家不做药,也不知道什么所谓的秘方。

    虽然一早做了心理准备,但是这样的结果还是非常打击人。舒珮客气道过谢,又仔细核了一遍地址,确定没错顿觉心灰意冷。

    贺子安默默的陪着她从小巷子里走出来,打开手机导航,寻找吃饭的地方。舒珮消极了几分钟,再次打起精神,不管遇见谁都要问人家认不认识会治肾病的郎中。

    办法很笨,好在真的问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根据当地居民的指路,两人在迷宫一般的小巷里穿了一阵,终于来到一家药堂前。

    依旧是私人的民房,朱红色的李记药堂牌匾,高高的悬在门楼上。堂屋里面坐着好几个,身穿白衣在捣药的学徒。舒珮大喜过望的奔进去,抓住其中一个激动说明来意。

    “师傅确实在家,不过他今天接诊的人数满了,你们等明天再来。”学徒面露难色:“这是我们李记的规矩。”

    舒珮听罢腿一软,整个人挂在贺子安身上,哑着嗓子哀求:“麻烦你帮我求求你师傅,病不等人。”

    贺子安看得心疼又无奈,双手稳稳扶住她,不让她跌到地上。

    学徒大概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眉头略略皱起:“师傅他老人家定的规矩,我们也没办法。”

    正说着,一名年约70的老者从药堂后边的走廊过来,说话的声音十分洪亮:“出什么事?为何要把病人赶出去。”

    “李师傅好……”舒珮也不管对方到底是不是,借着贺子安的手臂站直起来,飞快复述了一遍郭月瑶的病症。

    老者听罢一脸凝重,示意舒珮到里屋详谈。贺子安担心她上当受骗,本能的跟了进去。聊了将近一个小时,舒珮把自己看到的,还有西医的诊断结果都说了,恳切的求对方开个方子。

    “方子倒是可以开,没见着人我也不知道是否对症,姑娘若是不怕就带一副回去吃吃看。”李师傅说着,取了毛笔开方子。

    舒珮虚脱一样靠在贺子安身上,累一动都不想动。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以郭月瑶现在的情况,不换肾根本不可能有希望康复。

    等了大约20分钟,学徒抓好药送来。舒珮问清服法,付了钱急急拖着贺子安离开。从南谷回新港的大巴只有两趟,错过了的话,只能等到明天。

    由于走得太急,舒珮没注意到脚下有级台阶,一脚踩空瞬间摔出去。亏得贺子安反应灵敏,即使拽住她的胳膊,可惜脚还是崴伤了。

    小巷里里几乎没有摩的经过,更别说的出租。贺子安扶好舒珮,帮她脱了鞋看伤得不是太严重,随即蹲□子将她被到背上。

    宽宽的后背紧实又充满了力量,舒珮安静搂紧他的脖子,忍了大半天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