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欲语不休 > 第36章 旖旎

第36章 旖旎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去医院探望过郭月瑶,得知她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舒珮稍稍感到放心。

    送舒传德回到新华小区,她没上楼而是跟着贺子安去了花岸水榭。穿了两天的外套又酸又臭,隔老远都能闻见味,也不知道贺子安怎么受得了。

    上到楼上,她任由贺子安背着自己进了门,一起坐到沙发上发呆。好几天没回来住过的公寓,非但没有灰,地板还好像才擦过不久的模样。

    心思电转,恍惚忆起他手中也有一套自己公寓的钥匙。再回想起之前楼里遭贼,后来几次去物业,都没能找到那位嗓音好听的保安小哥。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进而有些难过。

    如今的小偷都跟亡命徒似的,那晚上若是出了差池……舒珮不敢往下想,只是下意识的往他怀里靠去。

    可惜贺子安似乎不领情,只见他一手捂着鼻子,一边开玩笑的往后挪开。

    过分……竟然嫌她臭!舒珮会过意来,脸红红的转过身八爪鱼一样往他身上扑去。贺子安担心她碰到脚,不躲不闪的伸出手将她牢牢抱住,宝贝一般的锁在胸前。

    舒珮舒舒服服的在他胸口趴了会,*难闻的气味不时从衣服的领子里往外冒,熏得她自己都受不了。少顷,忍受不住的捂着鼻子坐直起来,赶紧跳回卧室拿了睡衣去洗澡。

    烫烫的水温正好,绷紧的神经也跟着舒缓下来。这两天过得像在坐过山车一样,她觉得必须找个安全又可靠的人,好好倾诉一番。想着她索性出了浴缸,围好浴巾偷摸开了门往外看。

    贺子安没在客厅,只见他的手机丢在客厅的玻璃茶几上。伸头往厨房看了眼,见他正在切水果,舒珮悄悄放缓脚步,溜回房间拿了手机,又轻手轻脚的折回浴室。

    再次躺进热水中舒服的泡了片刻,她找到大男孩的号码,指速飞快的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乌云似乎已经散去,我看到了温暖的阳光。

    发完,她歪头靠在浴缸壁上,耳边隐约传来手机在玻璃上振动时,所发出的“兹兹”声。电光火石间,手指不由自主的落在拨出键上,毫不犹豫的摁了下去。

    振动声果然越来越大,意识到贺子安听不见,于是大着胆子把浴室的门开了条缝,挂断通话重新拨过去。丢在茶几上的手机,闪着灯不停振动……

    猜想得到证实,胸口瞬间变得有些窒闷,密密麻麻的心疼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思绪乱糟糟的胡乱穿上睡衣,她靠在门背上一页一页的往下翻短信。记录太多,心情太着急,温热的液体随着手指的动作,悄然从眼眶滑落。

    良久,终于在无数的记录里,找到几个月前他发来的第一条信息:上海的夜晚有些凉,不知道自己手术后,能不能再去一次漫展。

    几天前痛经晕倒,记得陈瑶巴拉巴拉跟自己讲,贺子安正好是那段时间去上海复诊,并且做了个手术。想着他因为耳朵疼,而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而自己还时常的不回短信,酸胀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笃笃笃……”思绪被骤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舒珮吸了吸鼻子回到镜子前,掬了把热水洗脸,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开门出去。

    门外的贺子安笑着指了下茶几上的火龙果,自己先坐回沙发。舒珮擦干净头发,自然而然地坐过去,故意提醒他刚才手机有电话进来。

    贺子安把果盘端到她手边,非要她拿了一块才擦手拿起手机。

    舒珮什么也不说,只是低头小口小口吃着火龙果,耐心等他主动坦白。一块火龙果吃完,迟迟不见他有所表示,抬起头忽然发觉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又浓又黑的剑眉蹙在一块,双唇抿紧,刻意避开自己的目光,闪躲落在别处。

    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是生气吧……舒珮抽了张纸擦干净手,微笑着把他的手机拿走放回茶几,跟着捉住他上次受伤的手,仔细放到眼皮底下端详。

    已经愈合的伤口看不出深浅,上面隐约横着几道浅浅的粉色疤痕。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放到嘴边亲了亲,逼迫他正视自己的眼神,小声的问:“还疼不疼?”

    贺子安僵着脸摇头,迟疑伸手把她抱过来,埋首在她颈间摩挲。那模样无措得像个做了错事被抓包,忐忑等待被责罚的小孩。

    暖黄的灯影下,周遭的气温倏然升高。贺子安温热的呼吸气流,若有若无地拂过耳廓,激起阵阵颤栗。舒珮温柔抚上他的脸颊摩挲片刻,慢慢跪直起来,颤抖着摸了摸他的耳朵,小心翼翼亲上去。

    贺子安愣怔一秒,一股强烈的电流瞬间流遍所有神经末梢,全身的热血都沸腾起来。环在她腰间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收紧,更紧一些。

    舒珮情不自禁的亲吻着他的耳垂,浑然不觉他的煎熬,亲完一边,又侧过身张嘴亲上另一边。湿漉漉的舌,顽皮刮过他的耳廓,带着怜惜亦带着爱恋。

    下一瞬,她身子一歪便落进贺子安温暖的怀抱里,炙热的唇猝不及防地覆上来,绵绵密密的堵住她的嘴。她无措的圈紧他的脖子,耳边全是他的呼吸,还有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口腔里的空气逐渐减少,舌尖不断温柔相抵交缠,感觉却是要不够。意乱情迷中,舒珮只觉胸口微凉,他温暖厚实的手掌,力道坚定的游走到心脏上方的位置,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试探,轻柔揉搓。

    “唔……”大脑有一瞬间失去了反应,只有身体出于本能,绵软的往他身上靠去想要索取更多。所有的理智,在那一刻似乎都没了踪影,非但不抗拒还疑似透着隐秘又兴奋的期待。

    宽松柔软的绒质睡衣,在他的动作下斜斜下滑,扣子也解开了一两颗,露出胸前的大片春光。舒珮本能的瑟缩了下,无意识伸开蜷麻的腿。

    煞风景的伤脚不小心撞到茶几,顿时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旖旎的气氛戛然而止,贺子安哑然失笑,压抑着悸动将她抱好,又细细帮她扣上睡衣的扣子。

    舒珮脸红红的,埋首不敢正视他的眼神。贺子安喘着粗气,消瘦的脸颊上布满了薄汗,数条经脉鼓起在太阳穴两侧,心跳一下急过一下,情况也不见得多好。

    各自沉默半晌,贺子安艰难放开她,弯腰从茶几底下把云南白药拿出来,捧着她的脚小心喷上药水。小小的脚掌生得极为白皙柔滑,他一只手便可全部握住,简直性感极了。

    身体的反应总是比大脑更直接,贺子安流连不舍的捧着她的脚,脸色越来越红,逐渐往紫红过度,最后逃似的的放开,飞快起身去了洗手间。

    舒珮如释重负的坐直起来,有点失落,更多的是欲语还休的情潮暗涌……

    魂游天外之际,手机有电话进来,舒珮吓了一大跳,见是舒传德打来的,赶紧接通:“爸,怎么了?”

    这头舒传德笑了下,关心的问:“肚子饿了吧,我做好晚饭了,你大概几点回?”

    舒珮听着浴室里的穿出的哗哗水声,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温柔:“马上回去,子安和我一起。”

    “那好,我等你们回来吃饭。”舒传德挂了电话,想想又从专门放鱼的大瓦缸里,捞了条鲈鱼出来,开膛破肚、刮麟取鳃。

    舒珮结束通话,未免贺子安尴尬,先行跳回房里换了衣服。再出来时,贺子安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正低头拿着手机上网。

    跳到他身边夺过手机,垂眸看了眼屏幕,发现他是在搜索给自己按摩脚踝的方法,舒珮心底再度变得柔软。

    吃过晚饭,贺子安陪舒传德下棋,舒珮开了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冷清多日的家里,总算恢复了一点人气。

    晚上贺子安照旧呆到很晚才走,舒珮躺床上跟他发短信,一直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周日一早起来,先给他发了短信告知不用接,吃过早餐匆匆打车去了农贸市场。

    回到Attendre店外,卷闸门上的红漆已经被清洗干净,就连风铃也换了新的。舒珮定定站在门外看了半分钟,开门进去,并挂上正在营业的牌子。

    独自忙到10点半,接到电话的小琪和美亚一起赶过来,关心的问这问那。舒珮三言两语解释了下,拿过手机坐到角落里,心情甜蜜的给贺子安发短信。

    发送完毕之后,他没像以前那样迅速回复过来。等了约莫10分钟,始终不见他回复的舒珮,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既担心他突然生病,又怕他像之前那样,再次消失不见。

    正想得心焦,他这两天常坐的黑色沃尔沃缓缓开过店外。舒珮又惊又喜,拖着崴伤的脚,忙不迭的往店外跳去。

    贺子安捧着一束百合花从车上下来,笑眯眯跑过去将她抱起,迅速回到车里。

    店里的美亚和小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楞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开始忘情鼓掌。贺子安放下车窗,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司机开车。

    “要带我去哪里?”舒珮懵头懵脑的望着他,又紧张又期待。

    贺子安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屏幕上有一行字:“今天是外婆的生日,妈妈让我带你一起过去。”

    舒珮楞了下,忽然抱怨起来:“这么大的事你好歹提前跟我说一下,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也好。”

    贺子安拥着她,下巴搭到她肩膀上,很快又打出另外一行:我怕你拒绝。

    傻瓜……舒珮心软地拿开手机,返身将他抱住。

    陈家的房子在郊外,三层半的别墅式独栋民居。到的时候门外已经停满了车子,舒珮拎上中途匆忙买来的贺礼,跟着贺子安下了车,牵手往里走。

    进到院子,陈瑶不知从哪里跑出来,冒冒失失的将舒珮抱了个满怀:“嫂子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舒珮原先就站不稳,这会让她一个熊抱,受伤的那只脚条件反射的使了下劲,顿时抽疼。这时陆一飞和向晨也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笑着跟贺子安说恭喜。

    只是来拜个寿,怎么弄得好像今天是自己和贺子安结婚一样。舒珮忍着疼微笑着点头致意,很快被贺子安带着往主屋走。到了大门外,碰巧遇见陈君萍挽着一个女孩的胳膊,笑容满面的往外走。

    贺子安的身体明显僵了下,神色古怪的望着自己的母亲。

    女孩很漂亮很高挑,穿着洋气又时尚,剪裁合身的红色羊绒大衣,衬得她脸上精致的妆容,更加出尘脱俗。

    舒珮正纳闷,陈瑶又咋咋呼呼的跑过来,嘴巴贴在她耳边小声说:“嫂子,我挺你。”

    “……”舒珮拨开她的脸,正想说话,对面女孩的手已经举了起来,微笑着用手语跟贺子安说:“子安,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在论坛看到有人说写了一百万字作收不过百,已经完全没有继续的必要,不如封笔。三素兴冲冲的去看了一眼自己的专栏,瞬间心灰意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欲语不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素素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素素素并收藏欲语不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