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全息]出游戏记 >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武侠》正式开服三年有余,总共出了三个资料片。每个资料片,问剑阁都会出一个新的剑法套路,已经与之配套的轻功套路。当时根据官方的意思,问剑阁同它的名字一样,专精剑术,门派内的各种剑法套路不计其数。设计者们已经为这个门派储备了足够的剑法套路,只要游戏一个个资料片地开下去,那些已经在计划中的新套路就会开放给玩家。

    所以,重华可以想象的到,问剑阁之所以出现了如此惨烈的景象,必然是这些珍贵的套路遭人觊觎。

    她踏过累累白骨,一脚深一脚浅地向阁楼内走去。纵使四周死气弥漫,藏书阁依旧像印象中那样,矗立在山顶之上,欲比天高,每层楼阁皆雕梁画栋,暗藏书韵。可待她走到近前,便可发现阁楼四处均是干涸的血迹,断骨残骸分散其间,让人不忍目视。

    更为让人心情沉重的还在后面。

    当她进入阁楼内部,虽然早有准备,但仍是忍不住被里面的景象所惊住了——几乎所有的书架变成了碎木板,颤颤巍巍地瘫在地上,而原本塞满书架上的各类书籍,化成填满整个室内的碎纸片,散落一地。山顶之上,狂风剧烈。楼阁内有几扇门窗大开,山风灌入楼内,将室内白花花的纸片卷起,哗啦啦地打在墙壁上、地面上,露出被掩埋的骷髅骸骨。

    不过一会儿,她的头发上、衣袍上便落满了碎纸,眼前的视线也被挡住。重华拨开吹到脸上的碎纸,依着系统提示,缓缓地看遍整个书阁,而此时剧情也顺着她的路线播放着。

    “你被这书阁内的景象所惊呆的同时,也注意到那些被损毁的书架上,大多数是自己所熟悉的剑痕。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场景是由自己当时的门人所一手造成的——整个书阁没有一本完好的书页,细细小小的碎纸片让人眼花缭乱,任谁也不可能将这满楼的碎片拼好。”

    “你完全明白自己的前辈心中所想,哪怕整个门派就此战死,也不能将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剑法落入敌人之手!”

    这话说完,系统音便匿声不见,重华在藏书阁上呆立良久,方才下楼,离开了这里。

    整整一天一夜,重华将山顶之上的问剑阁粗粗地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生一个人影,整个门派除了白骨,便是生锈残缺的武器。哪怕是隔着电脑屏幕,重华也能从记忆中描摹出曾经充满生机的数处宫殿楼阁。可现在,这一切全变成了落满灰尘的死亡之地。物是人非,前后对比,简直像是一梦穿越三十载,待醒来时,周围物事已经全部改变。

    哪怕她不是真正的问剑阁门人,都觉得心中闷痛,更别提那些真正身置其间的人了。

    正当她惆怅之际,系统又发布了任务,让她一个个将此地门人的骸骨入土为安,打扫宫殿屋室,收拾乱成一团的书阁。

    这无异于一个浩大的工程——那些闯入者不仅将门人杀光,毁坏建筑,还贼心不死地将许多地方掘地三尺,看样子想要寻什么暗室密道。

    重华猜想他们并没有拿走自己的想要的东西——门人们不仅将秘籍尽数损毁,就连一些珍贵的武器装备,都一个不落地扔下山崖,只除了几个落在山壁树丛中的遗漏者,几个用来放置材料的房屋也被烧毁。他们不仅让对方死尸遍地大吃苦头,而且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留给他们。

    她也学着这些前辈们的做法,除了将本门派的尸骸认认真真地掩埋后,将那些穿着黑衣的骸骨全部丢到了山崖之下。

    问剑阁是一个隐世门派,门人不多,所以骸骨绝大部分都是黑衣人的。她花了几天时间为门人收尸,心绪沉静。实际上,她自己也想不通,身为一个连死人都没见过自己的现代人,为什么面对这样惨烈的场景都没有害怕、恶心。

    大概是这完全不同于原来世界的江湖生活,已经让她成为了一个能很好适应厮杀尸骸的江湖人。

    当最后一具骸骨被埋好,重华将那骸骨旁的长剑竖在坟前,长叹一声,站了起来。

    当她站起来的那一刻,剧情又开始运转,只听冷淡的女声和着呼呼的风声,在空空如也的脑海中变得无比空旷。

    “建昭十五年,夏,问剑阁门人共三百五十一人,除你以外,均在三十年前战死在剑峰山顶。入土尸骨三百二十一具,另有二十九具尸骸不知所踪,唯立剑冢以作纪念。”

    “你看着那原本是门人们练武习剑之所的林地里,多了几百个突起的坟包,狂风肆虐,树叶群响,眼中没有一滴泪,只在心中下定决心——誓报此仇,重开问剑;此仇不报,剑毁人亡!”

    “你接受门派任务‘此仇不共戴天’、‘重振问剑’。”

    重华看了眼任务面板,静默几秒,便开始查看起任务要求。门派任务的主线任务的阵线向来拉得很长,比如说这次的复仇任务和复兴任务,由于信息很少,所以看起来又是一个长期任务。

    而任务要求她需要在门派内寻找线索。她一看见这个任务要求,忍不住苦笑一声——这种无异于大海捞针的任务,她已经做了无数个了。

    虽是这样想,但她仍是认认真真地将门派地图划分成几个区域,准备寻找那些灭门之人所留下来的蛛丝马迹。事实上,在为门人收尸的时候,不可避免地接触到那些黑衣人的骸骨,已经捡到了不少任务物品——造型奇怪的武器,刀枪不入的装备,隐藏在草丛里的口哨等等。

    但这些东西并不能拼凑出来人的身份。再加上前辈们在对敌时有着玉石俱焚的气魄,有意地破坏了不少房屋建筑,藏品宝物,让她在这些乱成一团的遗迹里找到想要的线索,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重华一边打扫收拾门派,一边在这里面搜寻任务物品,收拾得累了,便在门派的小树林那里练剑,发泄心中的烦闷,一道道剑气砍在树干上,激起落叶无数。

    时间久了,不但搜集的任务物品足够拼凑出一些消息,重华也渐渐将心底的怅然压下。纵使偌大的门派只有她一个人,她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觉得这剑锋山顶上是最为适合自己的地方。

    大概也只有这里,是唯一能同21世纪的经历相联系的地点了吧。三年的游戏生涯,也让她产生了一些归属感。

    这样想着,重华俯□,将倒在地上的木桌给抬起,并将旁边七歪八扭的椅子给摆正。她看了眼四周,这间房内的大部分东西都收拾干净,只除了屋内积累了整整三十年的灰尘有些无能为力外,问剑阁的屋室阁楼,不再像以前那样满眼的倾颓破败。

    她点开地图,粗粗一算,预计再有一天,最后一片区域就可以整理完毕。

    正当她准备离开这间房间时,久未有动静的系统提示音突然出声道:“你在经历了一天的忙碌之后,正想稍加休憩,突然瞥见这间房屋的墙壁处似乎有些违和之处。你的直觉告诉你,这房间并不一般,决定在此处多探查一番。”

    重华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有些发愣,待过了几秒,才回过神来——这门派任务又有什么新的支线吗?

    她疑惑地按照系统提示,查看这房间的墙壁,但这毕竟不是真正由她发现的不同之处,即使她睁大眼睛努力研究,还是未能找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细细地寻了一刻钟后,系统总算开口道:“一开始你什么都没有发现,但不过多久,你突然不知为何,觉得这房屋的布置同记忆中的某种东西十分相似——没错!是发现门派时的那个阵法,那个完全将人阻挡在问剑阁之外的阵法!”

    这话一出,原本不甚在意的重华瞬间认真起来。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将问剑阁给庇护起来的阵法是一种十分复杂的幻阵,想要摆出,不仅需要精巧的心思,还有许多十分麻烦的条件。而如果照系统所言,这房间内摆有一个障目的阵法的话,那么肯定是这里隐藏着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在心里思索着,按照系统的提示,寻到了屋内的阵眼。这阵眼是墙壁上毫不起眼的一串墨点,同尘土混在以前,根本无法让人注意。她从包裹里摸出一把短匕,将这墨点刮去,眼前陡然一变,好像某种错觉被纠正一般。

    紧接着,她看见了原先墨点所围着的,竟然是一个小小的机关。

    这个发现自然让她惊喜莫名。

    重华轻轻地扭开机关,只听耳边忽有墙壁挪动的声音,她猛地抬头望去,惊得双眼瞪大——不止是墙壁在移动,而是整个房间都在动!轰隆轰隆的声音响起,房间剧烈地震动着,图块和灰粉不停地往下掉,耳朵嗡嗡地鸣叫着,似在应和这剧变。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间屋室才算平息下来,咔哒一声极为细小的声音过后,原本放置着床榻的地图突然下陷,露出一个可供一人进入的洞口。

    她走到洞口边上,向下看了看,发现洞口内的隐有微风,这说明里面大概不是死路。

    这时系统在结束了一长串的剧情描述后,再次提出要求让她前往洞内一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全息]出游戏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豆腐年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腐年糕并收藏[全息]出游戏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