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 > 老婆,对‘闯红灯’你怎么看?

老婆,对‘闯红灯’你怎么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老婆,对‘闯红灯’你怎么看?

    “哦……不,不用了。舒悫鹉琻”贝勒有点尴尬的摇摇头。眼神有点闪烁,他可是堂堂堂堂堂堂贝氏集团的副总啊,居然来买卫生巾,要是被人认出来了,那多尴尬啊……不知道超市里面有没有熟人。

    “真的不用吗?”服务员不死心的问。

    “真的不用!”贝勒有点咬牙切齿的说。

    服务员见贝勒脸色不怎么好看,忍不住盯着他左看右看,又看他眼神闪烁……难道……是小偷?不,不可能,如果真的是小偷,也不可能偷女人用的卫生巾,这不之前不说,一个男人在卖女性用品的货架前徘徊,非常的引人注意,这世界上应该没有这么笨的小偷。

    那就是……BT!

    服务员睁大了眼睛震惊的看了看贝勒的两腿之间……这卫生巾,难道是买来他自己用?这世界上有人妖,当然也有妖人。

    “喂,你在看什么?”贝勒生气的质问着服务员。

    服务员愣了一下,看着贝勒点点头,一副我知道了的模样,就笑的神秘兮兮的走开了……

    ……

    那服务员脸上神秘的笑是什么意思?

    怎么他觉得瘆的慌!

    贝勒匆匆拿了一包卫生巾就去付钱,在付钱的时候他感觉那收银员也盯着他笑,跟刚才女服务员一模一样的笑……

    ……

    贝勒拿着卫生巾走出超市,回头看了一眼,看那收银员和服务员还在对着自己神秘的笑……

    这超市的人,都有神经病!

    这是贝勒得出的结论!

    ……………………………………………………………………………………………………

    贝勒买了卫生巾回到家,冷紫珧还在浴室。

    “老婆,我买回来了。”贝勒笑嘻嘻的说。

    冷紫珧接过卫生巾,弄好了就走出了浴室,尚了床……而贝勒在旁边笑容满面又一脸的期待……

    那模样,好像在等着冷紫珧夸奖他!

    冷紫珧有点无语,就到小区门口的超市买个卫生巾的事,有什么好夸奖的?但是,处于人道主义,冷紫珧还是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不用谢。”贝勒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

    冷紫珧无奈,她是真的不懂贝勒在心里想什么,算了,也不想懂,例假来了,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冷紫珧早早的就上床了,盖着被子躺着看电视。

    贝勒去洗澡,洗了也尚了床,陪冷紫珧看电视,冷紫珧看的是爱情剧。不是她喜欢看爱情剧,而是现在这个时间是黄金档,黄金档各个电视台都用来播放电视剧,而不是播放什么综艺节目新闻之类的。而现在的电视剧,除了爱情剧还是爱情剧,就连抗战时期的都会带点爱情。

    所以,这叫没得选择,只有看爱情剧。

    刚好演的比较煽情,电视里面,男主角对女主角深情告白,然后就是接吻……这是爱情剧的经典桥段!

    荧幕上的男女主角吻的如火如荼,而贝勒就看的异常的难受,感觉有点饥渴的吞了吞口水,动了动身体,看着身边的冷紫珧……

    冷紫珧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荧幕……

    贝勒在被子下面的手就有点不安分的摸上冷紫珧的大腿,轻轻的摩挲着,问:“老婆,你觉得‘闯红灯’怎么样?”

    (闯红灯:在女性来例假的时候XXOO。)

    “不怎么样。”冷紫珧依旧是冰冷的语气,腿挪了一下,脱离了贝勒的魔抓。

    可下一秒,贝勒的魔抓又粘了上去。冷紫珧又挪,贝勒又粘……如果几个来回,冷紫珧也不挪了,就放任自己的大腿给贝勒的魔抓摧残。

    主要是,没地儿挪了,她都已经在床边边了,再挪的话就掉下去了。

    “为什么不怎么样?”贝勒问。他觉得闯红灯除了之后有点那啥,其实,过程也没有很那啥……

    贝勒之前的生活虽然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荒诞,但也不是很干净,虽然不是每天花天酒地,但他也有过不少的女人,闯红灯的事情……还是有发生过的,最主要的是他开始不知道,等做完了才发现出血了。第一次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自己太粗鲁把人给弄伤了。差点叫医生,还是女方红着脸说是来例假了。

    久了贝勒就知道了,那些女人,不放过任何一次能抓住自己的机会,只要有机会跟自己上|床,管它什么大姨妈小姨妈,都通通抛之脑后。

    “要罚款,要扣分。”冷紫珧冷冷的说。也没有追问为什么贝勒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与好奇的人。

    ……

    贝勒郁闷了,他说的是这个‘闯红灯’,而她老婆却说的是真正的闯红灯。不过,只郁闷了没几秒,贝勒就裂开嘴笑了,高兴了,老婆不知道,代表老婆纯情。老婆可是第一次都给了他。

    贝勒翻身,在冷紫珧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

    冷紫珧终于有了点反应,冷艳高贵的看了贝勒那得瑟的小样儿一眼,薄唇轻启,吐出两字儿:“BT!”

    ……

    贝勒想反驳,可却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第一次的时候也觉得挺BT的……可后来次数多了,觉得没啥了,都是那些女人欺骗他的,他当然不会那么禽兽,明知道女孩在经期,还XXOO,都是X过之后出血才知道的。

    他是好人!

    ……………………………………………………………………………………………………

    日子平淡的过了几天,悠郁也好了,胎也稳定了,就出院了。贝孜带着悠郁回来的时候,全家人都在。

    “悠郁,以后要有点分寸。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有个什么意外的话,这贝家的门你也就别进了。”歌尽欢冷冷的说。

    她承认,自己一直看不起悠郁,但她也不是什么尖酸刻薄的人,只要悠郁不犯错,她也不会刻意的为难悠郁。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悠郁打的是什么心思,她也是过来人,知道女人在怀孕的时候,很多男人都耐不住寂寞而出轨,悠郁是害怕贝孜饥渴了出轨,在这个家,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贝孜,如果贝孜移情别恋,那她肯定没什么好日子过,所以才不管自己还怀着孩子,也要满足贝孜的欲|望……

    愚蠢的女人!

    她就知道,这种小门小户出来的就这点智慧与心机,如果一个男人真的会因为女人怀孕不能满足他而出轨的话,那么,这个男人早晚都会出轨。等你年老色衰的时候,你的身体已经吸引不了他的时候,他照样会出轨……

    愚蠢的女人才会想着靠身体抓住男人的心。

    悠郁苍白着一张清丽的小脸,身体微微颤了颤,然后乖巧的点点头,轻声的说:“是,妈,我知道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恩。”歌尽欢冷冷的点点头。

    “爸妈,我和悠郁先上楼去了。”贝孜扶着悠郁说。

    “去吧。”贝腾挥挥手。

    贝孜扶着悠郁上楼了。

    回到房间,悠郁就坐在床上,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忍不住嘤嘤的哭泣着,她的眼泪让贝孜心疼极了,坐在她身边,动作轻柔的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轻声诱哄安慰着她:“好了,小郁,别哭了,妈不是那个意思,你肚子里有宝宝,你不为别的想,也要为孩子想想。”

    “呜呜……贝孜,为什么会这样……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呜呜……为什么爸妈要这么对我……呜呜……贝孜,我真的好难过,好难过……”悠郁越哭越伤心。

    她在外面,不说高高在上,但那也是无数人捧着的,享受镁光灯,享受荣誉的。依她的条件,就算不嫁入贝家,稍微嫁给一个家庭条件好一点的人,那是轻而易举的,婚后还可以过的很幸福。

    她从来没有想过嫁给贝孜。她承认,自己是见不得冷紫珧幸福,想破坏她跟贝孜,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嫁给贝孜。

    她想不到冷紫珧居然会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贝孜,也想不到贝孜居然这么不稳重,不顾全大局,在婚礼上居然说要娶她,她完全是赶鸭子上架,那种情况,自己如果不嫁给贝孜,那么,自己的人生就真的完了,她走的是玉女路线,可是玉女却抢了好朋友的未婚夫,还未婚先孕,她的名声是彻底完蛋了,她的前途没了。她除了嫁给贝孜,没有别的选择。

    本来以为就算再糟糕,也是豪门,至少可以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可是……贝腾与歌尽欢那犀利的眼神与平时的冷言冷语,她真的快受不了了,再加上肚子里的孩子……她真的觉得,自己随时都可以崩溃,疯掉。

    “好了……”贝孜轻轻的搂着悠郁的肩膀,温柔耐心的哄着她:“我知道,是我不好,放心,我会跟爸妈说,以后不会让你受委屈了。”

    “呜呜……贝孜……我不怕受委屈,我不怕……”悠郁抬起满是泪水的小脸认真的看着贝孜:“只要你对我好,真心的爱我,我就不怕受任何的委屈……”

    她不是个笨蛋,也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好好的抓住贝孜,自己想要在贝家生存,贝孜是她唯一的依靠。

    如果有一天,贝孜都离自己而去,那么……自己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彻底的完蛋了。

    “小郁……”贝孜动情的把悠郁搂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顶,温柔的承诺:“你放心,我会一直对你好的。一直一直。”

    “恩。”悠郁温驯的点点头,温柔的说:“我相信你。”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孩子……

    始终是不能留。

    贝孜把犹豫搂的更紧了。

    接下来的几天,悠郁过的都不错,其实,她能跟贝腾歌尽欢接触的时间很少,除了偶尔吃饭的时间,基本上,她都不会碰上他们。

    家里的人都上班,就悠郁一个人闲着,睡睡觉,看看电视,到花园里散散步,每天厨房都会炖一些有营养的汤给她喝。照理说,她的日子应该过的很不错,可其实……悠郁的眉头一直轻轻的皱着,脸上也带着淡淡的忧愁,再加上娇弱的身躯,那模样……颇有几分林黛玉的味道。

    让贝孜是又喜又忧。

    像贝孜这样的文艺青年,最喜欢的就是林黛玉那类型的女人,可是,悠郁这样子,贝孜又担心会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贝孜觉得,悠郁可能是太闷了,所以决定带悠郁出去透透气。刚好明天晚上有一个宴会,是一个开影视公司的大老板举办的,到时候,会有很多明星去参加,贝家也收到了请帖,他决定带悠郁去参加,说不定会遇上悠郁在娱乐圈的朋友,到时候,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希望悠郁能开朗起来。

    冷紫珧跟贝勒都接到了请帖,这上流社会的关系,总是兜兜圈圈,绕过来绕过去,一发现,原来都是认识的人。

    “老婆,你会去参加吗?”贝勒问冷紫珧。

    冷紫珧点头,她为人是冷冰冰了一点,但冷冰冰不代表不懂人情世故,这样的宴会,参加,对她,对冷氏集团,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那老婆,我们到时候穿情侣装去吧。”贝勒兴奋的说。

    “不要。”冷紫珧想也不想的拒绝。她才不想那么招摇,他们结婚的事本来就闹的满城风雨,虽然贝勒解释說和跟大家開的玩笑,但還是有一些知情人士知道相关内幕的。相关人士的爆料让这件事更加的扑朔迷离,她只想低调的去参加宴会,寻找一些合作机会,可不想那么高调,让人给议论。

    “为什么?”贝勒不解的问。

    “秀恩爱,死得快!”

    ……

    好吧,既然是这样,那贝勒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第二天下午五点,冷紫珧就下班了,就到自己常去的造型沙龙做造型去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冷紫珧走出了造型沙龙,刚走出,贝勒的电话就来了,报上了自己的坐标(地址),十几分钟之后,贝勒就开着他那骚包的法拉利经典红来了。

    贝勒下了车,看到冷紫珧,眼睛一亮,老婆今天真漂亮。

    “老婆走吧。”贝勒笑着说,绅士的对冷紫珧伸出了手。冷紫珧把自己的手放在贝勒的手心,上了车……

    ……………………………………………………………………………………………………

    贝勒与冷紫珧到达会场的时候不算晚,但也不算早。宴会的老板包下了一家六星级酒店,宴会就在六星级酒一楼的大厅里举行。

    “哎呀,是贝总与冷总啊,欢迎欢迎,你们的到来真是让此地蓬荜生辉啊。”宴会的主人笑着说。热情的上来与贝勒握手。

    宴会的主人是香港的,说起普通话来有一点点别扭,但听起来却非常的好听,别有味道,夸张的语气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少了几分夸张,多了几分有趣。

    “邵总这样就太客气了。”贝勒笑着说。

    “哎呀,哪里是客气,我说的可是实话,贝总与冷总先进去吧,我等下再来好好的招待你们。”邵总笑着说。他身为主人,还要在这里接待客人呢。

    “恩,邵总你忙。”贝勒笑着说,挽着冷紫珧的手走进了会场。

    两人一走进去,不说万众瞩目,但也吸引了会场里大多数人的目光……看到两人,所有人的第一感觉是:男才女貌!

    其实,两人的穿着都不张扬,不鲜艳,都走的是低调路线。

    贝勒是一身简单的裁剪合身的白色西装,虽然很普通,但架不住贝勒是个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地摊货都可以穿成国际大品牌的气势。

    而冷紫珧今天的晚礼服也很简单,浅浅的天蓝色的长裙礼服,抹胸的设计,露出了雪白的胸口,在浅浅的天蓝色的映衬下,雪白的肌肤更显白希。礼服上面没有一些多余的装饰,就是抹胸,一根白色的腰带,裙摆到脚后跟,整个裙子的面料是带点纱的,看上去很是轻盈,简洁。一头长发拉的直直的,中分,随意的披散着,脸上画着很淡很淡的装,淡到只涂了BB霜唇彩。

    浅浅的透着温暖的天蓝色,长长的清纯直发,淡淡的妆容,让冷紫珧看上去多了一丝丝温度,整个人朝暖女慢慢的靠近,不像平时那样的冷艳高贵,让人不敢轻易的接近。

    一身天蓝色的冷紫珧跟一身白的贝勒站在一起,颇有一种蓝天白云的味道,平易近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靠近。

    看到众人的反映,冷紫珧还是比较满意的。她其实也不想冷艳高贵,奈何,性格已经习成,要想改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突然,人群开始窃窃私语,三个两个交头接耳,更多的目光是望向他们身后。

    冷紫珧和贝勒回头,意外的看到贝孜和悠郁站在身后……看到悠郁穿着五公分的高跟鞋,冷紫珧愣了一下,本来发生了之前那件事,她以为,这样的宴会悠郁不会出席,想不到,她还是来了。

    也难怪那些人忍不住要窃窃私语,现在他们四个人几乎同时出现,就算再能忍的也忍不住八卦了。

    贝孜今天穿的是黑色的西装,很英俊帅气,但冷紫珧认为,贝勒更适合白色和银色,穿着黑色,再加上他带着眼睛,有一种鬼畜的味道,可惜的是,贝孜的气势太柔弱与文弱,看起来,就有点不伦不类。

    如果贝孜穿一身白色西装,一定跟古时候的书生差不多。

    而悠郁穿的是一身白色的礼裙,礼裙偏可爱,上半身是半露肩的蕾丝花边,下半身有点蓬蓬裙的感觉,但蓬蓬并不夸张,一头黑发特意上了一点颜色,淡淡的巧克力色,尾部微微烫卷,齐刘海。看上去,非常的青春与可爱。妆容很是清新,很淡,最出色的的是眼睛用双眼皮贴弄成了尾部微微下垂,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不得不说,悠郁今天的打扮非常的出色,蓬蓬裙和齐刘海吐出了少女的可爱,小露的香肩有种少妇的妩媚,下垂的双眼皮楚楚可怜。怎么看都是一个可人儿。

    “大哥,大嫂……”贝孜主动跟贝勒和冷紫珧打招呼。

    “大哥,大嫂……”悠郁也跟着乖巧的打招呼。

    “恩。”贝勒应了声。冷紫珧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一时间,就没人再说什么,气氛有点尴尬,而其他人见四人之间尴尬的气氛,更是议论纷纷……

    议论的最多的就是婚后冷紫珧和悠郁两妯娌不和之类的。贝氏两兄弟为了各自的老婆反目成仇种种……

    冷紫珧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说,贝勒也没有什么多的话说,挽着冷紫珧的手走入了会场,融入了人群当中。

    冷紫珧跟贝勒分开了,他们有各自的圈子,大男人堆里,她一个女人也不方便,女人堆里,贝勒一个男人肯定也是不妥的。

    冷紫珧端着酒,被一群女人团团围住。

    “冷总,气色不错啊,看来……婚后生活过的很滋润嘛。”一个年轻女人笑着跟冷紫珧开玩笑。围着冷紫珧的几个女人说熟不怎么熟,说不熟,也有那么点熟悉,碰到一起,也是能闲聊几句的。

    “还行。”冷紫珧淡淡的说。虽然,今天在穿着打扮上温和亲民了许多,但她的性格还是那样。

    这些人也不在意,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冷紫珧了。冷氏集团的冷紫珧可是上流社会圈出了名的冷美人。

    “啧啧啧,说什么还行,你看看你,才结婚多久,就改变了,不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了,是不是贝勒爷是一团火,把你给融化了啊。”另外一个女人笑的暧昧又贼兮兮的说。

    她这么一说,其他的女人跟着起哄。

    冷紫珧难得的勾起了嘴角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她跟贝勒结婚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难道要跟这些人解释说自己婚后生活过的并不怎么样?

    其实,婚后生活,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不好,如果贝勒不那么无耻,那么不要脸的话,她就会觉得这婚后生活其实是也不错的。

    “哎呀,所以说,这人都是命,你看,在婚礼上,你被贝孜拒婚的时候,多少人等着看你笑话,多少人在那里幸灾乐祸啊,可是……峰回路转,失去了贝孜,得到了贝勒。不得不说,这贝勒比起贝孜来,优秀太多了。”一个女人颇有感叹。

    对于她这番话,冷紫珧也不生气,其实……人家说的是大实话,只看外在的一切,贝勒确实比贝孜优秀。

    贝勒以后是肯定要继承贝氏集团的,而贝孜……估计下半辈子,就只有靠贝勒过日子,不过,贝家家大势大,也不在乎养一个闲人。

    “冷紫珧,你说你算不算是因祸得福啊?”另外一个女人笑着问。

    “去,因祸得福是这么用的吗?”

    “不是这么用是怎么用的?”

    一群女人聊的很开心……

    悠郁端着一杯白开水,和贝孜站在一起,颇有点孤零零的味道,悠郁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

    以前她在圈子里人缘还不错,有很多朋友的,可是,自从自己嫁入了贝家……再也没有跟那些朋友来往了。

    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名声臭了,虽然……在外界看来,她是飞上了枝头当凤凰了,那是外界的媒体记者这些给贝家面子,毕竟,她现在已经是贝家的媳妇了不是?抹黑她,就是抹黑贝家。

    抹黑贝家?在这个城市还没有哪家媒体和报社敢这么做。

    她毕竟是抢了闺蜜的未婚夫,又未婚先孕,之前的玉女形象毁于一旦,如果娱乐圈之前的那些姐妹再跟自己走的近的话,她们会担心,自己的名声也会臭的。

    所以,她不怪任何人,怪只怪自己,在娱乐圈,什么都不重要,名誉是最重要的。

    悠郁发现,自己就不应该来参加这个聚会,不只是娱乐圈的人看不起自己,来参加宴会的豪门太太千金夫人这些,同样看不起自己,在她们严重,自己是一个肮脏而充满心机的女人,是一个小三上位,跟她接触的话,会降低了她们的品位……就好像……糟蹋了她们一样。

    悠郁觉得,自己是呆在贝家太久了,没有接触外面的人,忘记了外面的人的势利……

    “hi,贝孜……”有男人上来跟贝孜打招呼。贝孜跟男人聊了起来……那个男人,没有和悠郁说话,悠郁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还要忍受偶尔别人投来不屑与探究的眼神,让悠郁的心里很难过,很郁闷。

    看了眼贝孜,男人说着贝孜感兴趣的话题,两人聊的非常的开心。无暇打理自己。

    越看悠郁的心里越郁闷,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来到了窗户边,把自己埋在厚厚的收起的窗帘里……

    她不该来参加这个宴会的。

    悠郁回头看着满屋子精心打扮的男男女女,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陌生,有的,甚至变的面目可憎。

    她怎么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变成这样?

    “想不到……你很有手段。”一个带着玩味的男人的声音在悠郁的身后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悠郁的身体猛然一僵,然后慢慢的转过身,看着站在眼前的俊逸男人……张子轩!

    新生代的导演,有国内的娱乐圈,有一定的名气。

    张子轩长的很帅,偏向清秀的那种帅气,好看的单眼皮,薄薄的嘴唇,留着半长不短的直发……

    都说嘴唇薄的男人薄情。

    悠郁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悠郁心里本来有千言万语要诉说的,可是……现在看到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想把他狠狠的打一顿,骂一顿!

    深呼吸一下,悠郁转过身,盯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当没看到他的存在一般。

    张子轩挑了挑眉,笑着说:“怎么?不认识我了?果然,是攀了高枝儿了。”话里带着浓浓的嘲讽。

    “张子轩!”悠郁猛然转过身,双眼喷火,气愤的瞪着他:“你有资格说这话吗?对,我就是攀了高枝儿了。就是不认识你了。张子轩,你知道吗?这辈子,我最后悔的就是认识了你。”

    ……

    张子轩愣了一下,他想不到悠郁居然会这样对自己。他以为,悠郁还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悠郁……

    从来没有被悠郁这样说过,张子轩也生气了,从来……就只有他吼悠郁的份儿,悠郁什么时候敢吼他了?

    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嫁入了豪门,就翻了身,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吗?

    想到这里,张子轩勾起嘴角冷笑:“悠郁,你真的以为你嫁入了豪门就翻身了,就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吗?你记住,我想弄死你,让你身败名裂,只是弹指间的事。”

    ……

    悠郁惊恐的睁大了眼,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张子轩,气的胸脯一起一伏的,气的身体微微颤抖,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

    她想不到,张子轩居然有脸说这样的话。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不要脸?娱乐圈……真的是一个大染缸。

    当初那么阳光爽朗的少年……这才短短几年时间,就变成了这样。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这个人给碎尸万段,都是他,是他毁了自己的一生,可他不知悔改,现在还来威胁自己?

    面对他的威胁,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谁让她有那么多的把柄在他的手上。

    “张子轩,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的良心,就从我的眼前消失,以后,永远别出现在我面前。”悠郁咬牙切齿的说。

    “良心?那是什么?”张子轩冷笑着反问,当他亲手把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送上某位大导演的床上之后,他就当自己的良心被狗吃了。

    ……

    悠郁看着冷漠又陌生的张子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不让它们掉落下来……不要再为了这个男人哭,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深呼吸一下,悠郁平静的看着张子轩:“张子轩,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我最近要拍一部戏,差点资金,只要你能投资……”张子轩后面的话没有说完,悠郁也懂。

    听了张子轩这话,悠郁对这个男人真的是彻底的死心了。他真的彻底的变了,不再是那个值得自己爱,值得自己为他牺牲的张子轩了。

    “要多少?”悠郁冷冷的问,用一种冰冷又陌生的目光看着张子轩。

    “两亿。”张子轩笑着说出。

    两……亿……

    悠郁皱着眉看着张子轩:“你在开玩笑吗?我怎么可能有两亿?”

    “我没有开玩笑。”张子轩笑着说:“你没有,你老公有啊。就算你老公没有,你老公的爸妈有。”

    笑容始终没有到达眼底。

    悠郁垂下了眼眸,她的公公婆婆,根本就不喜欢她,怎么可能给她两亿?而且,如果她跟公公婆婆开口要两亿,肯定会引起公婆的怀疑的,到时候,公婆一查……那自己那点破事……哪里还能瞒得住?

    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她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彻底的玩完了,永远没有翻身之日了。

    “你在做梦!”悠郁咬牙瞪了张子轩一眼。看着他说:“你以为,我真的怕你把我过去的事给抖出来?实话告诉你,我一点都不怕,因为我知道,你不敢抖出来,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蚱蜢,我会身败名裂,你同样会身败名裂。”

    那些旧事如果真的被抖出来,倒霉的不只是她悠郁一个人。

    张子轩的脸色猛然变了,看着悠郁,依旧是那张清丽逼人的小脸,只不过,现在眼神多了一抹坚定与疯狂。

    “好,很好,很好。”张子轩怒气反笑:“悠郁,你很好,你很好……”转身离开……

    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脸上怒气被悲伤所取代……

    看着张子轩融入人群之中,悠郁的肩膀一下子垮了下来,浑身的力气都好像被抽干了一般……

    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夜空,眼泪,无声的往下掉……

    其实冷紫珧一直在若有似无的注意着悠郁,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担心悠郁会出事,她知道,自己更担心的是悠郁肚子里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孩子总是无辜的。再说了,她似乎还应该感谢悠郁。

    如果不是她,也许自己就嫁给了贝孜,贝孜现在能背叛她和悠郁在一起,以后也能背叛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自从悠郁因为和贝孜床事太激烈而差点没了孩子,她的心总是不安宁,总是担心悠郁会再出点什么意外,把肚子里的孩子给弄没了。

    她知道,自己这是杞人忧天,多管闲事,但自己的心却控制不了,总是想着……

    看到悠郁和一个男人在窗户边‘聊天’,她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总觉得悠郁和那个男人的关系不一般。

    虽然有点怀疑,但却没有走上去,她现在和悠郁的关系,毕竟不怎么好。

    看到那男人离开,悠郁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冷紫珧也松了一口气……

    “紫珧,你看……”有一个女人出声叫了冷紫珧一声。

    冷紫珧回过神,顺着女人的视线看去……贝勒……确切的说,是缠着贝勒的女人,那个女人,冷紫珧有点印象,有一段时间,报纸上电视上新闻上都是关于她的消息。

    她是一个艳片,很卖座!让她狠狠的火了一把……

    “紫珧,你还不知道吧?贝勒爷曾经可是跟那个女人交往过一段时间,听说……还是贝勒爷出资让她拍的那电影,才让她火了。”女人笑着说,眼底是轻蔑与不怀好意。

    她就想看看,冷紫珧会怎么处理,一个处理不好,那冷紫珧可是就丢脸了。

    在上流社会,是没有几个真心朋友的,前一刻你们是朋友,也许下一刻,你的朋友就会捅你一刀,不是背后,而是正面。

    上流社会的千金小姐富太太们总是太无聊了,总是想找各种各样的八卦,特别是身边人的八卦。

    “你看看,那个女人真不要脸,那穿的叫什么衣服?那胸……哎哟,那胸都快挤出衣服来了,既然那样,干脆不穿衣服,真不要脸,还使劲的往贝勒爷身上趁。”一个女人气的咬牙切齿。

    冷紫珧淡淡的看了咬牙切齿的女人一眼,忍不住在心底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暗恋贝勒啊?

    “紫珧,你可是正派的福晋,不去管管?”另外一个女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冷紫珧。

    冷紫珧淡淡的摇了摇头说:“我为什么要去管?我们贝勒爷既然付出了,花钱捧红了她,现在,自然要得到点回报,不然……那钱不是白花了吗?”

    呃……

    其他准备看好戏的人都愣了一下,所有的表情都僵在了脸上,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冷紫珧……

    她在说什么?到底是她说错了,还是她们听错了?冷紫珧希望那个不知廉耻的艳|星贴着贝勒爷?

    这冷紫珧的心里在想什么啊?正常情况下,自己的老公被不要脸的女人缠着,正牌夫人不是应该很生气的上去教训小三吗?

    到底是冷紫珧不正常还是他们不正常啊?

    冷紫珧看了看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淡淡的说:“看来……那个谁,还是挺知恩图报的一个人嘛,也不枉费我们贝勒爷出钱出人的捧她。”

    顿了顿又说:“事实证明,我们贝勒爷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一捧一个准,一捧一个红,不过……那个谁,条件还真是不错,又放得开,不红没道理。”

    准备看戏的人已经被冷紫珧一句又一句给说的一愣一愣的了……

    她是真的不在乎么?她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心话么?怎么可能?他们绝对不相信,不相信……

    冷紫珧肯定在装!她的心里肯定很生气,只是顾忌脸面,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教训那个小三,不想失了形象,所以才强装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