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护士装

    “你没有那个意思?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是故意跟我说关祁和冷紫珧他们一起吃饭的事的?”歌尽欢眼神阴冷愤怒的瞪着悠郁。舒悫鹉琻

    她现在虽然愤怒,但却还不傻……悠郁存的什么心思,她一清二楚!在开始的时候她就知道,只是,现在,没有到达自己预期的目的,所以把火气撒在悠郁身上。

    她在豪门几十年了,连悠郁这点小手段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才真的是白活了!

    “妈……不是的,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悠郁着急的辩解着。

    “哼……”歌尽欢愤怒的冷哼一声:“随后一说?你如果真的是为了我们贝家好,为了我们的家庭和谐,这件事你就不会告诉我,你就算拦在肚子里也不会告诉我。你却说了?你不要以为你打的什么主意我不知道,你就想我和冷紫珧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最好是永远都没和好的可能,这样,我就只能喜欢你一个儿媳妇了吧。以后分家产的时候,就好多分给你们一点是不是?”

    悠郁惨白着一张小脸,歌尽欢说的是对的,她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此刻,她是绝对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的。

    “不……妈妈,我没有那么想……妈妈……你误会我了……”悠郁惨白着小脸解释着,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委屈模样。

    “妈,你不要这样说,悠郁不是那个意思。”贝孜忍不住为悠郁说话。

    “你住口!”歌尽欢没好气的吼着贝孜。

    贝孜脸色变了,动了下嘴唇,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低下了头,在贝孜的心中,歌尽欢一直都是严厉而强势的,他从小就惧怕歌尽欢。

    看到这一幕,悠郁的眼中闪过一抹心痛与失望……

    她多么想贝孜像贝勒一样,为了自己,反抗歌尽欢……可是,他没有,歌尽欢只说了‘住口’两个字,贝孜就消声了……

    她突然觉得贝孜那么不可靠,不能给自己安全感和幸福。

    悠郁低着头咬着嘴唇,把所有的失望不甘委屈都深深的掩藏了……

    歌尽欢冷哼一声。走出了餐厅……

    贝孜叹了口气,一个好好的家,怎么弄成了这样?转过头,轻轻的安慰着悠郁:“好了,悠郁,不要伤心了,妈妈只是心情不好,她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悠郁红着眼看着贝孜,那眼神,充满了哀怨……

    贝孜愣了一下,他知道悠郁为什么哀怨……但他不像大哥,他真的没有勇气反抗歌尽欢……

    因为羞愧难为情,贝孜感觉再也没有脸面对悠郁,站起身也离开了餐厅……

    餐厅就剩下了悠郁一个人。

    悠郁红着眼睛看着几乎没动过的晚餐,眼底是深深的懊恼,怎么会变成这样……自己是陷害了冷紫珧,可她,也好似落的一个众叛亲离的下场……

    ……………………………………………………………………………………………………

    贝勒拉着冷紫珧回到房间,找出行李箱,把两人的衣服随意的收了一下,就要走。冷紫珧抓住他:“贝勒,还是我一个人走吧,你……留在家里吧。”

    如果贝勒真的这么一走,跟歌尽欢之间的矛盾就会越来越深。

    “走。”贝勒一手拉着冷紫珧,一手拉着行李箱,就出了门,刚出门,就看到了上楼的贝腾……

    贝腾看着贝勒手上的行李箱,叹了口气说:“出去住一段时间也好,彼此都冷静冷静。”他认为,贝勒冷紫珧跟歌尽欢三人都需要冷静。

    “恩。”贝勒点点头,对贝腾说:“爸爸,你也应该说说妈,妈妈是不是更年期到了,看看最近这个家,被她折腾成什么样了。”

    贝腾的脸色很难看,但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爸爸,对不起。”冷紫珧真诚的对贝腾道歉。

    贝腾挥挥手:“这事不是你的错。你不用道歉。你也不要生你妈妈的气,我会好好说说她的。”这事从头到尾都是歌尽欢的错,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冷紫珧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爸爸,我们走了。”贝勒对贝腾说。

    贝腾叹了口气,无奈的挥挥手:“走吧走吧。”

    贝勒就拉着冷紫珧和行李箱下楼了。

    刚下楼,就看到歌尽欢从餐厅走出来……贝勒愣了一下,歌尽欢皱着眉看着贝勒和冷紫珧,愤怒的说:“走吧走吧,走了就别回来。”

    贝勒懒得搭理她,拉着冷紫珧就走了。

    歌尽欢气的咬牙……

    贝勒拉着歌尽欢道了车库,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两人上了车……

    “这样真的好吗?”冷紫珧担忧的问贝勒。她担心,跟歌尽欢关系一直这样恶劣下去……毕竟,歌尽欢是贝勒的妈妈。

    “没什么不好的。”贝勒笑着说:“放心吧,爸爸会劝妈妈的。”

    歌尽欢虽然看着强势,但在贝腾面前,还是小女人一个。

    冷紫珧叹了口气,事情变成这样,她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其实……她的心底是高兴的,这个时候,贝勒能站在她这边,她真的很高兴。

    虽然有点自私,但她的心情还是抑制不住的飞扬。

    “我们还去住酒店吗?”冷紫珧问贝勒。

    贝勒摇摇头,把车开出了车库,笑着说:“我们去岳父岳母家住一段时间吧,岳父岳母两个老人在家,也挺寂寞的。我们去陪陪他们吧。”

    “好。”冷紫珧笑着说,看着专心开车的贝勒。这一刻,她很庆幸,庆幸贝孜跟悠郁勾搭在一起,她才巧合的和贝勒结婚。和贝勒结婚,真的挺好的!

    两人来到冷家,冷刚和刘芳琴两个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两人还有行李箱,很诧异:“你们这个时候怎么来了?怎么还带着行李箱?”

    贝勒笑着说:“爸妈,我们是觉得你们两个寂寞,所以来陪陪你们。想在你们这住一段时间。怎么,爸妈不欢迎我们吗?”

    冷刚没说话,刘芳琴却很敏感的问:“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好好的要说到我们这住一段时间?”

    “妈,真的没什么事。”冷紫珧来到刘芳琴身边拉着她的手说:“就是想来陪陪你们。”

    “那你不用陪你婆婆吗?”刘芳琴看着冷紫珧问,眼神仔细的打量探究,不放过冷紫珧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她怀疑冷紫珧他们在骗他们。

    “妈,婆婆有悠郁陪呢。”冷紫珧淡淡的说。

    刘芳琴没有在冷紫珧脸上看出什么不对劲的神情,也终于是放下了一颗心。

    “爸妈,难道不欢迎我们吗?”贝勒笑着问。

    “怎么可能?”刘芳琴笑着说:“你们来,爸妈很高兴……想在这里住多久就住多久。”

    “恩。”冷紫珧点点头,对两位老人说:“爸妈,我们先上去把衣服整理好,一会儿再下来陪你们。”

    “好,好,好。”刘芳琴笑声连连。

    每天就他们两个在家,真的很没意思……紫珧和贝勒来,他们两个真的挺高兴的,刘芳琴看着冷刚,冷刚眼底也有着浅浅的笑意……

    贝勒和冷紫珧两人上楼,把衣服放在衣柜之后,就下楼陪刘芳琴和冷刚他们聊天……他们看的是一档综艺节目,一边看一边随意的讨论,很快就夜深了……

    夜深了,各回各的房间睡觉……

    刘芳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怎么了?”冷刚疑惑的问。

    “我睡不着……”刘芳琴翻身坐起来,看着冷刚说:“我跟你说个事吧。”

    “什么事?”冷刚也坐了起来。

    刘芳琴犹豫了一下才对冷刚说:“你知道为什么紫珧跟贝勒结婚这么久,紫珧都没有怀孕吗?”

    冷刚愣了一下,诧异的问:“为什么?”他的认为是两人都还年轻,肯定是想先干一番事业,然后再考虑孩子的事情。

    “因为……贝勒的身体……有问题。”刘芳琴有点尴尬的说。

    ……

    冷刚怀疑自己听错了。贝勒的身体有问题?不能怀孕……他自然是知道身体哪个部位有问题,可是……不像啊,贝勒看上去不像是身体有问题的人啊。

    “真的?你确定?”冷刚问刘芳琴。

    “恩。”刘芳琴点点头:“紫珧跟我说的。”

    冷刚沉默了,冷紫珧说的,那就应该没错了……想不到,贝勒的身体居然有问题……那以后他们要孩子怎么办?

    “我们……去楼上偷听怎么样?”刘芳琴对冷刚说。

    冷刚自觉的想反对,但最后……他还是跟刘芳琴两个悄悄的上楼了,两人弯着腰站在冷紫珧的房间门口,小心翼翼的把耳朵贴在门板上,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

    ……………………………………………………………………………………………………

    冷紫珧和贝勒两个洗了澡,尚了床,贝勒邪恶的笑了笑,下了床,从衣柜里翻出一件衣服,笑的猥琐的对冷紫珧说:“老婆……你看看,这是什么?”

    冷紫珧看着贝勒手上白色的……护士服!微微皱了皱眉:“你哪来的?”

    “嘿嘿……我买的。”贝勒笑的特猥琐,对冷紫珧说:“老婆,换上吧,换上吧……”

    冷紫珧皱起了眉头:“我又不是护士,穿这个衣服做什么?”在情事方面单纯的冷紫珧还不知道护士you惑这个词儿。

    “换上给我看病啊。”贝勒笑着说。

    “你有病就去医院,我不是医生,不会看病。”冷紫珧皱着眉说。总感觉贝勒不怀好意。

    贝勒也看出来了,冷紫珧不是装的,是真的不知道……护士you惑?

    他的老婆,真是单纯啊!

    “老婆……我给你找个电影看。”贝勒无奈的说,把护士服放在床上,抱来笔记本,点开一个网站,点开了一个电影……

    看了电影之后,冷紫珧脸蛋红红的,觉得这些人……怎么这么猥琐。

    “老婆,你现在懂了吧?”贝勒笑着问,扔掉笔记本,抓过护士服递给冷紫珧:“老婆,快换上吧。”

    “我不要。”冷紫珧红着脸抿着嘴唇。

    “老婆,你看看,我为了你,跟我妈妈吵架,还离家出走,你连这一点点要求都无法满足我。你应该好好的‘安慰安慰’我受伤的心灵。”贝勒说的可怜兮兮的。

    冷紫珧看着贝勒,他看上去可不像心灵受伤。

    不过……贝勒今天的所作所为还是让自己感动的,他最近让她感动的频率有点高,她想,她愿意给他一点点福利……

    看了贝勒一眼,冷紫珧接过他手上的睡衣,准备进浴室换上……

    “老婆,记着,要穿高跟鞋。”贝勒兴奋的叮嘱着冷紫珧。

    冷紫珧回过头,微微红着脸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到鞋柜里面挑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拿着一起进了浴室……

    贝勒心满意足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冷紫珧……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好快……

    冷紫珧在浴室里换好了护士装,穿着高跟鞋,走出了浴室……

    贝勒听见高跟鞋的‘可可可’的声音,转过头,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双白希的长腿,腿……真的好长,因为……护士装实在是太短,只刚好遮住臀部,随着冷紫珧走路的动作,贝勒都可以看到里面的丁字裤……

    护士服真的很短,也很紧身,臀部和胸部都绷的紧紧的……随着冷紫珧走路的动作,胸部一晃一晃的,那样子,好像,丰满的胸部要挣破护士服,蹦出来……

    因为没有穿内衣的关系,贝勒都可以看到那粉色的嫣红……

    ‘咕噜’贝勒不受控制的吞了吞口水。

    在贝勒炙热的视线下,冷紫珧觉得,自己好像不会走路了……双腿隐隐发抖,身体却是火热又僵硬的……

    终于,冷紫珧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床边……

    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贝勒。

    贝勒躺在床上,从贝勒的视线望去,可以看到护士服下面的丁字裤和几根调皮露出来的毛发……

    “护士,我不舒服,你帮我检查一下吧。”贝勒口干舌燥的说。

    冷紫珧有点羞涩的抿了一下嘴唇问:“哪里不舒服。”

    “哦……我的心不舒服。你摸摸看,我的心……跳的好快!”贝勒装模作样的说。

    冷紫珧愣了一下,弯着腰,手轻轻的摸着贝勒裸|露的左胸,轻轻的按了按:“是这里吗?”

    “对……”贝勒的手轻轻的抓着冷紫珧的手。轻轻的摩挲着。

    冷紫珧感受了一下,他的心确实是跳的有点快。

    “你不要激动,冷静一点,心,就不会跳这么快了。”冷紫珧冷冷的说。

    贝勒看着冷紫珧,因为她弯着腰,两个丰满的胸更是沉甸甸的垂着……好像两个成熟的木瓜一样,等待人采摘!

    护士装是低胸扣扣子的!她弯着腰,可以看到深深的沟壑……突然,贝勒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护士装的第一个扣子……

    因为冷紫珧的胸太大了,所以,第一个扣子快要扣不住了,扣子……快要松开了……

    贝勒一直盯着,盯着……心‘怦怦怦’的跳的越来越快……

    “叫你不要激动,你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了。”冷紫珧红着脸叮嘱着贝勒。

    贝勒却没有听进去,他看着那扣子慢慢的松开,一点一点一点……再有一点点,扣子就要完全的松开了……

    冷紫珧轻轻的动了一下身体……

    松开了!

    贝勒看着第一个扣子瞬间松开,轻轻一弹,冷紫珧丰满的胸部就几乎露出了一大半在外面……

    ‘咕噜’贝勒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的嗓子干的好像要冒烟了!

    “护士姐姐,你摸摸,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了。”贝勒抓住冷紫珧的另外一只手也放在了他的左胸上。

    冷紫珧真的感受到贝勒的心越跳越快……脸蛋越来越红,这个男人,脑海里现在肯定在想些有的没的……

    真是淫|荡又猥琐。

    “护士姐姐,我……我……我……”贝勒突然涨红了一张脸结结巴巴的。

    “你怎么了?”冷紫珧问。

    贝勒看着冷紫珧不好意思的说:“护士姐姐,你看……”贝勒一只手指着两间,他下半身还围着浴巾,小小贝勒把浴巾顶了起来,成了一个小蒙古包……

    看到这一幕,冷紫珧并不意外。

    “护士姐姐,怎么办?你帮帮我吧。”贝勒潮红着脸蛋乞求期待的看着冷紫珧。

    冷紫珧红了一张脸说:“你太兴奋了……我给你开点镇定剂。”转身,到了梳妆台前。

    贝勒一下子撤掉浴巾,下了床,冲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冷紫珧,手急不可耐的摸着冷紫珧的大腿,另外一只手从衣服领口伸了进去,揉着冷紫珧的胸,急促的呼吸着:“护士姐姐……你好美……你好美……护士姐姐……”

    “你放开,我要给你开镇定剂……”冷紫珧红着脸轻轻的挣扎着。

    “护士姐姐,你就是我的镇定剂……哦……护士姐姐……”贝勒抱着冷紫珧胡作非为……

    两人转移到了床上……

    “护士姐姐……你的胸真大……”

    “护士姐姐,帮帮我……好热……好热……”

    “护士姐姐……我好舒服……啊……护士姐姐,你好美……”

    终于,在XXOO之后……贝腾满足的躺在床上,微微喘息着,眉眼之间一片餍足,嘴角也满足的勾起……

    刚才真满足。

    而冷紫珧也大|赤|赤的躺在床上,护士服还穿在身上,只不过扣子全部解开了,凌乱不堪,而她的身上,也到处都是各种吻痕抓痕……

    今天晚上,贝勒特别的勇猛持久……难道,真的是护士you惑的作用?到现在冷紫珧还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有这种奇怪的癖好。只是一件衣服而已,也不是特别的性感啊,为什么会让男人有这种冲动……

    男人,真是奇怪的动物!

    ……………………………………………………………………………………………………

    门外的刘芳琴和冷刚两个都忍不住红了脸,他们从开头一直听到结束,虽然没有算计过时间,但大概估计,至少在四十分钟以上……

    想不到,女儿女婿还玩这个……制服you惑!

    贝勒这么持久,而听冷紫珧的声音,好像也很享受……看来,贝勒的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当然,刘芳琴认为,是自己送的汇仁肾宝起了作用。

    刘芳琴红着脸看了一眼冷刚,发现冷刚看着她的眼神异常的炙热……心有所感的望去,就看到他的两间明显的凸起……

    脸更红了。

    冷刚没有说话,只是呼吸有点急促,看着刘芳琴,她本来就漂亮,看着也年轻,身材也没有走样,现在脸蛋红红的,就好像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吸引他……

    身体一阵悸动,冷刚伸出手,抓着刘芳琴的手,轻手轻脚的下楼……刘芳琴红着脸顺从的跟在冷刚后面,低着头,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很快……

    ……………………………………………………………………………………………………

    第二天早上,冷紫珧和贝勒两个准时起床,洗漱好,就下楼吃早餐,只看到冷刚,没有看到刘芳琴,冷紫珧关心的问:“爸爸,妈妈呢?”

    冷刚看了冷紫珧一眼,淡淡的说:“你妈妈有点累,还在休息。”

    “怎么了?我去看看。”冷紫珧担忧的站了起来,走出了餐厅,自从小倩消失之后,刘芳琴的精神状态就大不如从前了,冷紫珧很担心。

    冷刚动了下嘴唇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招呼贝勒吃早餐:“多吃一点才有力气……”

    ……

    不知道怎么的,贝勒觉得冷刚这话别有深意……力气……他又不是农民,也不是工人,什么时候能用到力气?

    当然是床上……

    贝勒想到了刘芳琴给他送汇仁肾宝的事,难道……岳母跟岳父说了这事?那……岳父是不是也认为,他的身体有问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