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 > 这是在配乐助兴么?(求月票)

这是在配乐助兴么?(求月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这是在配乐助兴么?(求月票)

    贝勒的表情有点扭曲,尴尬的看着冷紫珧……毕竟,歌尽欢是他的妈妈,他的妈妈这样骂冷紫珧,他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冷紫珧。舒悫鹉琻

    冷紫珧神色淡淡的,自从和歌尽欢关系破裂之后,歌尽欢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样难听的话了!她已经习惯了,或者说……她当没听见,就当是一只恶狗在叫?

    不过,再怎么说歌尽欢都是贝勒的妈妈,她这样想,会不会太过分了点啊?

    还好是在心里想,没有说出来,不然……贝勒多尴尬啊。

    怎么办?冷紫珧用眼神看着贝勒。询问他的意见。

    挂掉电话!贝勒做了一个挂掉电话的动作。

    冷紫珧摇摇头,轻轻的说:“挂断了你妈妈又会打来的,相信我……她是一个非常有毅力的人。”

    这点贝勒非常的赞同,电话里还在不断的传出歌尽欢说冷紫珧阴险恶毒的话语……贝勒想了想,搂过冷紫珧,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继续刚才未完的事情!

    “喂……你疯了!”冷紫珧诧异的睁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贝勒,他们如果发出点什么声音的话,歌尽欢那边会听到的。

    “老婆,等下,就辛苦你了!忍着点,别出声!”贝勒低低的笑着咬着冷紫珧小巧的耳垂说。

    ……

    刚才的前戏已经做够了,冷紫珧的下身已经非常的湿润,贝勒直接扳开了冷紫珧的双腿,固定好位置,用力……

    深入!

    “啊……”冷紫珧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随即想到电话还开着……又马上紧紧的闭上了嘴,皱着眉恶狠狠的瞪着身上的始作俑者。

    “老婆……你的声音真逍魂。我听着……骨头都酥了……”贝勒一边挺动腰身,一边在冷紫珧的耳边说着羞人的话。

    混蛋!

    冷紫珧想骂他,可电话还传出歌尽欢的声音,最后。气不过,用拳头用力的捶打贝勒的背‘咚咚咚’的声音……

    “老婆,你这‘咚咚咚’的是在配乐助兴吗?”贝勒笑着在冷紫珧的耳边低低的问。末了,还轻咬了一下冷紫珧敏感的小耳垂。

    混蛋!

    冷紫珧气的涨红了一张精致的小脸,想要狠狠的揍贝勒,可贝勒却觉得他被揍的‘咚咚咚’的声音是配乐助兴……

    身体被他的身体压的紧紧的,根本就不能动弹!

    真是气死她了!

    贝勒埋头专心的冲刺……

    冷紫珧的双手紧紧的揪着身下的被单,身体随着贝勒撞击的动作而沉浮……潮红着脸蛋,牙齿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声音泄出一丝一毫来,眼睛水汪汪的瞪着贝勒……

    真是可恶的男人。

    看到冷紫珧这强忍的模样,贝勒的身体一紧,又是凶猛用力的几下,进入了她的最深处,沙哑着声音在她的耳边说:“老婆……别忍了……叫出来吧……”

    叫你妹!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贝勒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歌尽欢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可是……冷紫珧一个声音都没有回给她……她也察觉到不对劲了?皱着眉沉默的听着对方的声音……可是,什么都没听到……

    贝勒的眼神闪了闪,笑着对冷紫珧说:“老婆,你现在可以叫出来了……妈妈挂断了电话。”

    冷紫珧一听,果真是没了声音……

    这时候,贝勒又是一个用力……

    “啊……”冷紫珧再也忍受不了的叫了出来,一旦第一声出口了,后面接着第二声,第三声……一声接一声的逍魂呻|吟,此起彼伏……

    再也控制不住了……

    听着冷紫珧销|魂的呻|吟,贝勒仿佛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一下又一下的用力的撞击着冷紫珧羸弱的身体……

    肉拍打着肉,‘啪啪啪啪’的声音……

    歌尽欢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拿着手机的手隐隐颤抖……该死的贝勒,该死的冷紫珧,她在这边骂他们,他们居然把电话丢一边,去做那样的事……

    这算什么事儿?这两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歌尽欢又气又羞,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又觉得很尴尬。最后,愤愤的挂上了电话。

    冷紫珧,实在是太恬不知耻了,一个女人,怎么可以这样淫|荡呢?做那样的事,丝毫不害怕自己的婆婆听到?还是说……故意这样的?故意给她难看?

    不管怎么说,冷紫珧实在是太讨厌了!太过分了!这事儿,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贝孜和悠郁发现歌尽欢的脸色很难看,两人面面相觑,怎么了?难道冷紫珧又跟歌尽欢两个对骂了?

    “妈,怎么了?您脸色看上去不怎么好。”贝孜小心翼翼的问。

    歌尽欢归过神,深呼吸一下,看着贝孜淡淡的说:“没什么,我已经教训了冷紫珧,冷紫珧也已经说她知错了。”

    真的吗?

    贝孜和悠郁两个都非常的怀疑,但歌尽欢的脸色明显的很难看,明显的心情不好,他们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找不快的。

    妈妈怎么说,他们就怎么听吧,有的事儿,听听就可以了……也不用放在心里……

    ………………………………………………………………………………………………………

    关于悠郁的调查,过了好几天冷紫珧才拿到手,看到到手的资料,冷紫珧皱起了眉头……她一直以为,悠郁跟贝孜肯定是第一次……哪知道,调查显示,悠郁在上学的时候就有一个男友,跟男友同居了,后来……居然还跟关祁在一起。

    看到这里,冷紫珧想到上次悠郁从楼梯上滚下去的事,难怪关祁那么生气的来质问自己,原来……关祁跟悠郁还有这样的关系。

    娱乐圈的潜规则!

    看来,自己以前确实是太信任悠郁了,以为单纯美好的闺蜜居然是这样一个人……而且,看资料,悠郁跟关祁在一起的时候,就勾搭上了贝孜!

    那不是说,那个时候,悠郁是脚踩两条船了?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

    关祁那样的男人,也能容许悠郁脚踩两条船……应该是不在乎悠郁吧,毕竟,关祁如果在乎悠郁,肯定不会放任悠郁和贝孜结婚的,虽然关祁看着一直是温文尔雅,气质出尘的男人,但其实冷紫珧一直觉得他是一个危险的男人。

    可会所关祁不在乎悠郁吧,上次悠郁从楼梯上滚下来,关祁明明是很生气的质问自己,好像很担忧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要把悠郁和关祁的事告诉贝孜吗?想了想,冷紫珧还是觉得算了!现在悠郁为贝孜生了孩子,就算她去告诉贝孜,说不定贝孜还会自作多情的以为自己对他还念念不忘,所以想要挑拨他和悠郁的关系呢。

    算了,就让悠郁给他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吧!至于悠郁……也别再惹她,把她惹毛了,她可就什么都不管了。

    被一个悠郁,一而再,再而三的连累陷害,再有一次,她可不会手软!

    不过,冷紫珧总觉得悠郁是在故意陷害她,所以……她让私家侦探一直注意着悠郁,她有一种预感直觉,总有一天,悠郁会惹出大事情来的。

    悠郁的事,冷紫珧决定按兵不动……等悠郁露出马脚再说……

    …………………………………………………………………………………………………………

    这个机会,没有等多久……

    悠郁的孩子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星期,就出院了,虽然比正常的孩子轻一些,只有五斤不到,但身体各方面都挺健康的,只是看着小一些。

    考虑到悠郁是第一胎,不会带孩子,歌尽欢从月子中心请了三个月嫂,一个照顾悠郁,两个照顾孩子。

    歌尽欢越来越讨厌冷紫珧,所以,就必须得拉拢悠郁……再说,她是真的挺喜欢悠郁生的孩子的。

    孩子虽然很小,但看着确实是漂亮,眉眼都长的非常的好,可以遇见,长大了一定是一个美男子。

    每天,歌尽欢都和月嫂一起带孩子,她还每天和月嫂一起给孩子兑奶粉,帮孩子换尿不湿这些。

    看着歌尽欢这么喜欢孩子,悠郁一点都不开心,反倒是很烦恼,歌尽欢这么喜欢孩子,先不说,她怎样找机会把孩子送去给关祁,如果孩子丢了,歌尽欢不知道会怎么生气,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

    想着就觉得头疼!

    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就到了悠郁的孩子满月了。满月了肯定要办满月酒的!冷紫珧和贝勒就为难了,依照他们现在和贝孜以及悠郁那水火不容的关系,还有歌尽欢……他们应该是不去的,去的话,还不知道歌尽欢会说些什么话呢。

    可是,他们毕竟是贝孜的大哥大嫂,不去的话,那些亲朋好友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他们确实很为难。

    最后,贝腾给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去,两人才决定去,贝腾也邀请了刘芳琴跟冷刚的,不管怎么样,在外人眼里,他们始终是亲家……

    悠郁的儿子叫贝芒,满月酒在X市的六星级酒店举办……到了中午11点过,邀请的客人就陆陆续续的来了,虽然只是一个婴儿的满月酒,但贝家在X市的声望与地位,满月酒也办了满满的一百桌。

    贝勒和冷紫珧作为贝芒的大伯和大伯母,当然是盛装打扮,早早的来了,帮着招呼客人……

    贝勒和冷紫珧先去看了贝芒,贝芒虽然不足月出生,但身体各方面都很健康,这一个月,歌尽欢和两个月嫂都照顾的很精细,把他养的也算是白白胖胖的,一个月就长了三斤多,现在看上去,真的是白白胖胖的,眼睛大大的圆圆的,非常可爱。

    看了贝芒给了礼物之后,两人就去帮着招呼客人了……

    客人们看到冷紫珧的眼神都有点奇怪,今天来的客人还是那些人,上流社会的名人们,很多都是在贝腾的宴会当天亲眼见过那一幕的。

    虽然后来又录音,让冷紫珧清白了,可却让悠郁背负了骂名……

    这上流社会的名人儿,一个个更人精儿似的,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就知道,这冷紫珧跟悠郁是真的不和睦,虽然不到你死我亡的地步,但肯定是彼此讨厌的!

    现在这样子,也只是在外人面前做做戏了!以免落人话柄!

    冷紫珧可没机会管别人怎么想,她性子一向清冷,很少去在乎别人怎么想。冷紫珧和歌尽欢两个招呼女宾,贝勒和贝孜贝腾三人招呼男宾。

    到了中午12点整的时候,客人们都到齐了,贝腾作为一家之主,在酒店的舞台上说了一番感谢的话,然后就让大家用餐了。

    贝家的人在贝腾的带领下,就一桌一桌的去敬酒,包括悠郁,孩子被月嫂抱着,也跟在大家身后。

    悠郁的身材恢复的很好,即使才一个月,也恢复到了声孩子之前的身材。脸色也非常的红润。

    一百来桌,即使只是敬酒,也让人累的不轻,敬酒完了之后,大家才找了一张桌子吃饭……

    这张桌子只有刘芳琴冷刚和贝家的人……

    上菜了,大家沉默的吃饭!

    歌尽欢本来就很生冷紫珧的气,现在看到刘芳琴,更是生气,眼神闪了闪,看着贝勒问:“贝勒,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要个孩子?”

    贝勒眉毛一挑,看着歌尽欢,妈妈这是在关心他们吗?

    他可不认为。

    “还不急,我们都还年轻。”贝勒淡淡的说。

    歌尽欢皱着眉看着贝勒和冷紫珧,有点生气的说:“还不急?你们还年轻?你看看,你弟弟比你小,悠郁比冷紫珧小,他们都有孩子了,你们还说不急,还说年轻,该不会……你们谁有问题吧?”

    目光在冷紫珧身上扫了一圈。

    冷紫珧也没什么反应,现在又不是古代,别说她能生出孩子,就算她真的不孕,她也没什么压力。

    所以,歌尽欢的目光,她直接选择了无视。她也知道,歌尽欢不喜欢自己,肯定会变着法子找自己麻烦,今天是小孩子满月的日子,又来往这么多宾客,她忍了!

    还好,他们这一桌在一个单独的角落,说话离的最近的一桌的人也听不到!

    刘芳琴和冷刚的脸色很难看,他们都看到了歌尽欢的眼神,歌尽欢什么意思?是说他们的女儿不能生吗?明明是贝勒的身体有问题!

    “妈,你什么意思?”贝勒皱着眉看着歌尽欢,他就知道,他妈妈不怀好意,他始终不明白,他妈妈怎么从一个雍容华贵的豪门太太变成了一个有点尖酸刻薄的老太太了,难道真的是更年期提前来了?

    “我能有什么意思?”歌尽欢看着冷紫珧不屑的说:“作为一个老年人,我只是想抱孙子而已,如果,某些人不能生的话……那你就去找个能生的。”

    “你在胡说什么?”贝腾皱着眉生气的瞪着歌尽欢,歌尽欢最近真的是越来越胡闹了,说话越来越没分寸了。

    “妈。”贝勒皱着眉生气的看着歌尽欢:“不是不能生,是我们还年轻不想要。你都有孙子抱了,就好好的抱你的孙子吧。”

    “贝勒,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夫妻着想,你们结婚,不就是为了传宗接代吗?看看悠郁都生了,你们结婚这么久,冷紫珧还没怀孕,不是她有问题吗?”歌尽欢很直接的说。

    冷紫珧抬起头看着歌尽欢,又看了歌尽欢身边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悠郁,冷冷的说:“妈,你说对了,我确实有问题……我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在结婚前勾搭上男人怀上孩子。”

    歌尽欢一愣……

    贝孜和悠郁的脸色一白。

    虽然这个年代,未婚先孕的什么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情……但他们,毕竟不一样,他们两个可是偷偷的暗度陈仓的。好闺蜜勾搭上了闺蜜的未婚夫,还怀上了孩子……这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一件非常丢人被人看不起唾弃的事情。

    歌尽欢也皱着眉不赞同的看了悠郁一眼,她现在是要拉拢悠郁来打压冷紫珧,但这不代表她喜欢悠郁,她也觉得悠郁的所作所为非常的丢人,不知礼义廉耻!

    刘芳琴得意洋洋的看了歌尽欢和悠郁一眼……冷紫珧这样的性格她很安慰,至少不会让人白白给欺负了去。

    悠郁看着冷紫珧,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好了,都不要说了。”贝腾警告的瞪着歌尽欢。这个老婆子……现在越来越不安分了。真是头痛。

    两个媳妇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她又在中间是不是的插上一脚,挑拨离间什么的,现在弄的两个儿子的关系也越来越糟糕。

    真是家门不幸啊!

    大家长一说话,所有人都不说话了。贝腾在这个家,还是非常有威信的,所有人都沉默的吃饭……

    吃完了饭,就送客人们走……陆陆续续的,客人们走完了。悠郁到洗手间去上厕所……没一会儿,冷紫珧也去洗手间上厕所。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冷紫珧想推开门走进去,却听到里面传出了一个愤怒的女声,这个声音……是悠郁的……

    ………………………………………………………………………………………………………………

    悠郁进了洗手间刚上了厕所洗了手准备出厕所,电话却响了,拿起电话一看……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张子轩的!

    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悠郁皱起了眉头,把厕所门关好,接起了电话……

    “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吗?”悠郁冷冷的问。

    “今天是你儿子的满月酒……贝腾在六星级酒店给你儿子办满月礼……看来,贝家的人很喜欢你儿子啊。”张子轩笑着说。

    可他的笑却让悠郁的身体一僵,张子轩这话……

    “你上次给的一亿,已经用完了……明天再给我钱。”张子轩笑着说。

    悠郁突然有一种无力感……

    “贝家人这么喜欢你儿子,以后……还要靠你多多关照了。”张子轩说。

    悠郁知道了,以后一辈子……自己都要被张子轩威胁了,说什么给两亿?张子轩拿着自己的把柄,会一次又一次的跟自己要钱……

    她真的不想过那样的日子!

    张子轩知道的实在是太多了。

    “张子轩,你不要太过分,你说了,只要两亿的!”悠郁忍不住生气的吼着张子轩。这个无耻的男人,自己以前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睛,居然会看上他啊。

    “那是以前,悠郁,我也不想的……你知道,拍电视,是个烧钱的……”张子轩为难的说。

    “张子轩,你混蛋,你去死!”悠郁生气的大吼,吼完,就挂上了电话……

    门外的冷紫珧把犹豫的话给听的清清楚楚的,微微皱起了眉头,想不到悠郁跟她的初恋张子轩还有联系。

    什么两亿?悠郁哪里来的钱给张子轩两亿?

    冷紫珧目光深沉的忘了一眼门板,然后转身离开……

    回到家,冷紫珧一直心不在焉的,一直在想着两亿的事情……悠郁怎么可能有两亿?她以前更悠郁是闺蜜,而悠郁也只是一个二三流的小明星,两亿……悠郁绝对没有两亿。

    那是贝孜给她的?也不可能,同样,冷紫珧之前是贝孜的未婚夫,对于贝孜的财政状况很清楚,他虽然不缺钱,但流动资金也只在几十万的范围,两亿?就算把发廊卖了都还差一大截。

    歌尽欢那样的性格更不可能给她了。

    那悠郁那两亿是谁给的?

    难道是……关祁?

    冷紫珧觉得不对劲,想了想,给岳曼曼打电话,让岳曼曼找人去查一下关祁的银行账户……看看是不是最近转出了两亿。

    挂上电话,冷紫珧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关祁怎么会给悠郁两亿呢?照理说,这件事,是悠郁害怕贝孜,害怕贝家的人知道,一旦贝孜和贝家的人知道关祁和悠郁的事,那么……依照歌尽欢的性格,悠郁是肯定会被赶出贝家的!应该是悠郁给关祁封口费,怎么成了关祁给悠郁钱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