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 > 继续无耻下去!

继续无耻下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继续无耻下去!

    贝勒阴测测的看着岳倩倩:“昨天晚上我们做了四次,你说我们的X生活和谐不和谐?”

    四次?

    应该是满和谐的!

    “既然这么和谐,那你为什么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拿下面的人出气。舒悫鹉琻”岳倩倩不怕死的说。

    贝勒也没生气:“本少爷喜欢。”

    表情坦然,没有一丝一毫的压力!

    ……

    “算你狠。”岳倩倩咬牙。

    贝勒冷冷的看着岳倩倩:“岳倩倩,是不是最近本少爷没有敲打敲打你,你胆儿就肥了是不是?敢这样跟本少爷说话了?恩?”

    岳倩倩的身体下意识的一抖,终于醒悟了过来……她怎么就一时松懈忘了贝勒是什么样的人呢。

    真是糟糕。

    “副总,我错了。”岳倩倩低着头小小声的说。在贝勒手下工作,她早就练就了一身能屈能伸的本事!

    “错哪了?”贝勒一手撑着下巴懒洋洋的问。

    岳倩倩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说:“我错在不该关心副总和冷总经理的X生活,不应该说副总拿下面的人出气。”

    “恩,很好。”贝勒点点头:“既然这样的话,你就下去写一份检讨书,三千字以上,记住,要深情并茂,要听者伤心,闻者流泪,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手写!”

    ……

    岳倩倩惊讶的看着贝勒,这个惩罚会不会重了点?手写?三千字?声情并茂?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对文字功底不强的她来说,每一项都是非常艰巨的任务,联合在一起,简直是艰巨的不可完成!

    “怎么?有意见吗?”贝勒看着岳倩倩淡淡的问。

    “没,没,没有。”岳倩倩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如果她敢说有意见的话,那么,她敢肯定,三千字会变成六千字……

    贝勒就是这样公报私仇的小人,伪君子!

    “跪安吧。”贝勒懒洋洋的挥挥手。

    岳倩倩咬牙,不甘心的说了一声‘是’,就走了出去……

    虽然拿岳倩倩出了一番气,但贝勒的心情还是非常的糟糕,看什么都不顺眼……

    晚上回家的时候,看到冷紫珧又抱着一束玫瑰花回家,当场就黑下了一张脸,只是不好发作,吃了晚饭,回到房间之后,贝勒就发作了。

    生气的对冷紫珧说:“这日子没发过了。”这女人太过分了,每天抱着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回家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

    这日子还怎么过?

    冷紫珧愣了一下,然后问:“你要离婚?”

    ……

    贝勒一下子就焉了!离婚?他说的是离婚的意思吗?

    “明明是你要离婚。”贝勒没好气的说。坐在床上,一脸的郁闷。

    冷紫珧疑惑的眨眨眼,她什么时候说了要离婚了?

    “是你说的这日子没发过了。”怎么还怪到她的头上来了?简直是没天理。

    ……

    “你天天抱着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回来,在我面前耀武扬威的,你说……这日子还怎么过?”贝勒生气的质问着冷紫珧。

    “我哪里有耀武扬威……”冷紫珧皱着眉说,愣了一下,抓住了重点,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

    “那玫瑰花,不是你送的?”冷紫珧诧异的问贝勒。

    贝勒听了,也很诧异,看着冷紫珧问:“你以为是我送的玫瑰花?”

    这下冷紫珧明白了,那玫瑰花根本就不是贝勒送的……而自己却以为是贝勒送的,这不是自作多情是什么?脸上浮上了一抹淡淡的尴尬的浅红……

    看冷紫珧这模样,贝勒就明白了,明白过来就乐了。眼神暧昧的看着冷紫珧:“原来……你以为那玫瑰花是我送的……”

    冷紫珧懊恼的红着脸说:“我怎么知道是谁送的,那卡片上面写的,对不起,我错了!我以为是你送来道歉的。”

    ……

    “道歉?道什么歉?”贝勒挑眉。

    冷紫珧红着脸咬咬牙:“昨天早上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贝家门口,还让我坐司机的车去上班,你这样子过分,难道不应该跟我道歉吗?”

    说起这个,贝勒也生气:“明明就是你自己下车的,还打电话让司机来接你,我难道还要没脸没皮的求着你上车,上赶着送你去上班吗?我是那样的人吗?”

    冷紫珧眨眨眼,然后很认真的点点头:“你本来就是那样的人啊。”

    “你……”贝勒瞪着冷紫珧,说不出话来,气的吐血!

    他以前就不应该在冷紫珧面前表现的那么没脸没皮,那么无耻,他应该一开始就在她面前拿出他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

    贝勒深呼吸一下,瞪着冷紫珧,很认真的说:“明明就是你错了。我只是让你再说一次那几个字,你脾气就那么大。还下车,我难道不生气吗?”

    冷紫珧傲娇的仰着下巴,冷冷的说:“我明明不想说,你却逼着我说,我难道不应该生气吗?如果你不想做的事,我逼着你做,你会高兴吗?”

    “你……”贝勒说不出话来。瞪着冷紫珧傲娇冰冷的模样,真是又气又恨又爱……哎……

    “算了,不说这个了,说另外一件事。”

    冷紫珧眨眼:“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事?”

    “玫瑰花的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到底是哪个男人送你的玫瑰花?”贝勒目光灼灼的盯着冷紫珧。他好久没去她的公司查岗了,岳曼曼也好久没有给他传递消息了!

    冷紫珧无奈的耸耸肩:“我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贝勒不相信的问。

    “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毕竟……我的魅力那么大,有人送花很正常,不是吗?”冷紫珧挑眉反问。眼里有一抹得意的挑衅。

    贝勒吃醋的模样……有点可爱!

    看到冷紫珧这得意的模样,贝勒真的恨不得狠狠的打她的屁股,瞪着她,咬着牙说:“看来,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这有什么好以为耻的?”冷紫珧淡淡的反问。

    “你一个有夫之妇,到处出去勾三搭四,这不是耻什么?”贝勒咬着问。

    冷紫珧丝毫不在意:“我反正又没有出去勾三搭四,你以为,我在公司里,就没有男人爱慕我吗?”

    贝勒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一眯,难道……送玫瑰花的是冷紫珧公司里面的员工?

    看来,岳曼曼的间谍工作做的实在是太失败了。

    “冷紫珧,你再这样子的话,我也出去勾三搭四了。”贝勒生气的说。

    冷紫珧眨眨眼,淡淡的说:“你不是一直在勾三搭四吗?那谁,那谁,那谁谁谁。”

    ……

    那谁,那谁,那谁谁谁……

    贝勒瞬间泪流满面,那谁,那谁,那谁谁谁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他自从跟冷紫珧结婚之后,可是老实本分的很啊,从来不跟皇文皇武他们出去喝花酒,每天就上班,下班,回家吃饭,晚上抱着老婆睡觉……

    那谁,那谁,那谁谁谁离他是多么遥远的事儿了啊。

    “好,这是你说的。”贝勒恶狠狠的咬牙:“是你惹我的,我现在,就去找那谁,那谁,那谁谁谁。”

    冷紫珧心里一紧,但表面上还是满不在乎的冰冷:“你去呗。我又没有把你的脚给捆着。脚长在你身上,你想去找那谁,那谁,那谁谁谁都可以。”

    ……

    噗……

    贝勒想喷出一口鲜血……可惜,喷不出来,他是气的吐血啊。怎么就娶了一个这样的老婆啊……难道真的是以前太花心,太滥情,祸害了太多的女人,所以现在才有冷紫珧这么的报复打击折磨自己?

    这难道真的是报应?

    真的是气死他了!

    冷紫珧也很生气!

    两人就这样生气的瞪着彼此,谁都不再说话……

    过了好久,贝勒一下子就笑了,笑的眉眼飞扬,笑的满脸的得意……

    冷紫珧愣了一下。

    贝勒坐在床上,瞧着二郎腿,得意的看着冷紫珧:“小样儿,我知道,你说的是气话……哼……你其实一点都不想我去找那谁,那谁,那谁谁谁。你在吃醋。”

    ……

    冷紫珧尴尬的别开眼,淡淡的说:“对不起,你想错了,你别再自作多情了。”

    “哼……”贝勒傲娇的哼了一声,看着冷紫珧的目光越发得意了:“本公子纵横情场这么多年,连你点小心思都猜不透的话,这么多年的情场不都是白纵横了吗?不要再狡辩了。反正,本公子是认定你在吃醋了。身为老婆,为老公吃醋,又不是多么丢人的事儿,老婆,你就承认吧,我不会笑你的。”

    冷紫珧咬牙,瞪着贝勒,一字一句,很认真的说:“我说了,我没有吃醋,没哟!”

    “啧啧啧!”贝勒笑嘻嘻的看着冷紫珧:“看看你现在这模样,咬牙切齿,满脸的懊恼,明明就是一副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的模样,哈哈……老婆,你承认吧。”

    “我没有。”冷紫珧忍不住提高了语调。

    “你有。你就是吃醋了,你就是恼羞成怒了。”贝勒笑的得意洋洋。看在冷紫珧的眼里,简直就是一副欠揍的模样。

    ……

    “算了。”冷紫珧咬咬牙,没好气的说:“我懒得跟你争,我去洗澡了。”朝浴室走去……

    贝勒笑嘻嘻的看着冷紫珧的背影,得意的说:“老婆,洗干净一点啊,等下老公要好好的奖励你,你为了我吃醋,我非常的高兴。”

    ……

    冷紫珧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转过头,恶狠狠的瞪了得意洋洋的贝勒一眼,才红着脸看似从容,实际上非常急切的奔进了浴室……

    贝勒得意洋洋的挑眉,算了!现在也不说什么要拿出高端大气上档次了,既然耍无赖无耻能吃定冷紫珧,他为什么要抛弃这一招?

    对付女人,招不在新,管用就行啊!

    既然冷紫珧服气他的无耻,无赖,那么……他就继续的把他的无耻无赖什么的发扬光大吧!

    当天晚上,贝勒果真是好好的‘奖励’了冷紫珧……

    ………………………………………………………………………………………………………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贝勒决定叫岳倩倩进办公室来敲打敲打,这两姐妹最近办事真是越来越松懈了,越来越不卖力了!

    “岳倩倩,你的检讨书呢?”贝勒看着岳倩倩冷冰冰的问。

    岳倩倩嘴角抽了抽:“还没有写好。”

    “恩?”贝勒眼神危险的看着岳倩倩。

    岳倩倩身体一僵,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你只叫我写,又没有说什么时候交。”

    贝勒想了想,自己好像还真的没有说要岳倩倩什么时候交呢?不过……

    “你以为我没说你就可以懒惰,随意的对待吗?你应该时刻准备着,因为……我随时会叫你交。”贝勒冷冷的说。

    岳倩倩不服气的想反驳,可贝勒还有话说:“好了,检讨书的事情先放一边了。”

    岳倩倩心里一喜,难道可以不用写检讨书了?

    那真真是太好了。

    “岳倩倩,你说,最近我是不是太疏忽你了?”贝勒看着岳倩倩很认真的问。

    岳倩倩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贝勒这样子肯定是又要找着法子折磨自己了,当下立马摇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

    “没有没有,副总一直很照顾我。能在副总手下工作,我真的很开心。我很感激副总。”

    “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你最近办事,越来越不给力了呢?”贝勒疑惑的问,那晦暗不明带着探究打量不怀好意的目光盯得岳倩倩浑身发麻。

    她忍不住想,自己最近是做错了什么事吗?仔细的想了想,没有啊……自己最近没做错什么事啊,勤勤奋奋的工作,不上网,不八卦,不插科打诨,兢兢业业,简直就是整个贝氏集团的楷模啊。

    这样贝勒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还请副总明示。”岳倩倩低着头,恭顺的说。

    贝勒满意的点点头。问:“最近,你姐姐岳曼曼怎么没给你说冷总经理在公司的事情呢,连冷总经理连续两天收到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花这么大的事儿都没跟你说?”

    前面那句的语气还轻飘飘的,后面这句话猛然就冰冷了起来……让人好想从百花灿烂的春天一下子到了寒风瑟瑟的冬天……

    岳倩倩的身体一个机灵,确实……最近岳曼曼确实是没有给他们什么消息……她们以为,关祁死心了。

    难道,是关祁没有死心,又卷土从来了?

    岳倩倩忍不住咒骂关祁,该死的……都有了孩子了,还这么不安分,一天到晚,不好好的安心的在家带孩子,跑出来兴风作浪做什么?

    真是欠扁的男人!

    “副总,我知道了,我等下就跟岳曼曼打电话。”岳倩倩聪明的说。

    “恩,很好。”贝勒笑着挥挥手:“下去吧。”

    “是。”岳倩倩退了出去,给岳曼曼打电话去了。

    ……………………………………………………………………………………………………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了几天,冷紫珧上午都会收到一大束玫瑰花,卡片上一直没有署名,只有:对不起,我错了!几个字。

    冷紫珧也让岳曼曼问过花点送花的小弟,但送花的小弟也不是很清楚,冷紫珧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她认为,这个人反正早晚都会出来的,她也不用在这上面浪费心思。

    贝腾给贝勒打电话了。

    “你准备一辈子住在外面?”贝腾的声音很平静,但贝勒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不满。

    贝勒笑嘻嘻的说:“爸爸,哪能呐。贝家才是我的家啊,我早晚会落叶归根的啊。”

    “那什么时候回来?”贝腾问,家里冷清的一点人气都没有。他都不想回那个家了,回到家就是听歌尽欢的抱怨,贝孜也不到公司上班了,跑回去重新经营画廊,也整天晚出晚归的……

    哎,那家,哪里还像个家啊。

    “晚上看回去,你叫王嫂晚上准备丰盛一点,晚上就回去。”贝勒笑着说,一直住在岳母家里也不好。

    早点回去也好。

    再怎么说,冷紫珧是他的老婆,歌尽欢是他的妈妈,他也希望自己的老婆跟妈妈能和睦相处,以前有悠郁从中作梗,现在没了悠郁,相处下来,妈妈肯定会发现冷紫珧是一个非常好的媳妇,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至于悠郁的事,悠郁的事查清楚了,悠郁也交代了,确实是她杀了张子轩,悠郁被判了刑,终身监禁,这辈子,就在监狱里度过了。这件事被贝家和冷家联合起来给压了下来,没有被公布出去……

    贝勒挂了电话,给冷紫珧打电话,说今天晚上就搬回去住,冷紫珧也同意了,毕竟是媳妇,总不可能一直住在娘家,她当然希望跟贝勒的妈妈好好相处……

    希望经历过悠郁这事,歌尽欢能想明白,不要再处处跟自己作对!

    给贝勒打了电话,贝腾又给贝孜打电话:“晚上回家吃饭。”

    “爸,我晚上还有事。”贝孜无奈的说,那个家,实在是不想回去。

    “胡闹,有什么重要的事?你大哥大嫂晚上也要回来,有什么事都推掉,回家吃饭。”贝腾严厉的说。

    贝孜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问:“哥哥和紫珧也会回家吃饭?”

    “恩。”

    “那好吧,晚上我把事情推掉,会回去吃饭的。”贝孜说。

    贝腾终于是满意的挂了电话。

    ………………………………………………………………………………………………………

    晚上下班的时候,贝勒和冷紫珧两人先后回到贝家,冷紫珧比贝勒后回去,进入客厅,就看到贝勒贝孜和歌尽欢贝腾一家四口坐在沙发上聊天。

    看到冷紫珧回来,歌尽欢厌恶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别开眼。

    贝孜看着冷紫珧的目光很炙热……

    “老婆,下班啦……”贝勒笑嘻嘻的看着冷紫珧。

    “恩。”;冷紫珧点点头,来到贝勒身边坐下,对着贝腾和葛菁华打招呼:“爸妈……”

    贝腾点点头,歌尽欢把脸微微扭向一边,当没有看到她……冷紫珧也不在意,她之前跟歌尽欢的关系那么糟糕,要想修复,还得慢慢来,她也不急在这一时!

    “贝孜……”歌尽欢给贝孜打招呼的时候愣了一下……她想不到,贝孜看上去,状态还不错。悠郁的最后判决她也是知道的,贝孜那么爱悠郁,她以为,贝孜会焦脆不堪,会生不如死,会伤心欲绝,哪知道,贝孜看上去还不错……虽然确实是比之前要憔悴一些,但远比冷紫珧想象中的好。

    也许……贝孜并不是那么爱悠郁。

    想到悠郁,冷紫珧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紫珧……”贝孜看着冷紫珧,目光灼灼,眼里闪着莫名的神采。

    贝勒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一下,他心里怎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呢。

    冷紫珧看着贝孜,贝腾和歌尽欢也看着贝孜。

    “对不起,我错了……以前,我不应该那样对你。”贝孜真诚的说。

    冷紫珧和贝勒的心里都‘咯噔’一下……对不起,我错了……这几个字,不就是每天送给冷紫珧的玫瑰花的卡片上面的字吗?

    两人互相望了一眼,难道那玫瑰花是贝孜送的?

    如果贝孜是真诚又单纯的想要跟冷紫珧道歉,就直说就是,为什么要送玫瑰花,而且还是红色的玫瑰花……而且,还是每天一束?

    冷紫珧倒没有什么感觉,贝勒就不一样了,他是一个男人,男人总是更了解男人……贝孜这样子每天送冷紫珧红色的玫瑰花……

    难道,他想吃回头草?

    再看贝孜看冷紫珧炙热的目光……糟糕!看来,贝孜真的是想吃回头草!他倒不是怕竞争不过贝孜,只是,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如果贝孜真的对冷紫珧心怀不轨,那样弄的大家都不好看,还有爸妈……

    爸妈可不希望他们两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

    冷紫珧有点尴尬的干咳一声,淡淡的说:“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过去的事,就过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