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刘芳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乖乖老婆,别闹了,犀利刘芳琴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刚才我才说过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婆说一我不能说二,老婆往东我不能往西,可刚才老婆可怜我心疼我叫我起来,我还混蛋的要继续跪着,我知道,我这样跪着,伤在我身,痛在老婆的心。舒悫鹉琻”贝勒可怜兮兮的说。

    冷紫珧听了这话终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对贝勒说:“好吧,既然你这么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道歉认错,那么,我就大人大量的原谅你了,起来吧。”

    贝勒感动的泪流满面啊,老婆果然是爱她的!

    “老婆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贝勒高呼,就差顶礼膜拜了。

    冷紫珧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当我东方不败呢?我真的是东方不败的话,有的你哭的。”

    东方不败……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个男人,自己娇滴滴的老婆变成一个男人,这事儿搁谁身上都得哭啊!

    贝勒讪讪的笑着,挣扎着站起来,刚一站起来,觉得膝盖一软,一阵疼痛,眼看着又要跪下去了,双手连忙撑住*……

    才避免了已经伤痕累累的膝盖和地面来第二次亲密接触!

    “说好的铁骨铮铮呢?”冷紫珧看见这一幕,嘲讽的勾起嘴角:“就跪了区区两个小时,铁骨就变成豆腐渣了吗?”

    贝勒的心里,眼泪止不住的流啊……什么叫区区两个小时……他是跪在遥控器上,整整两个小时啊!整整两个小时啊!!!!!

    贝勒哀怨的看了冷紫珧一眼,千辛万苦的爬尚了*……然后……然后……睡觉……

    他倒是想在睡觉之前做点别的,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的膝盖火辣辣的疼,很多姿势都不能用啊,刚才跪了两个小时,跪的他腰酸腿酸的,要知道,做点别的什么事,腰和腿是多么重要啊……

    腰没力,腿没劲儿……还能做什么?还能做什么????还是乖乖的睡觉吧!

    躺在*上,看着天花板,贝勒现在终于彻底的清醒过来了,这件事,从洗澡到现在,是一个陷阱,连环陷阱……

    最后的目的,就是让自己不能做想做的事……

    老婆,实在是太阴险了!

    “老婆,你这么阴险歼诈,你爸妈知道吗?”贝勒有气无力的问。

    冷紫珧看了一眼极其郁闷的贝勒,淡淡的点点头:“知道,我进入公司的第一天,我爸爸就教我:无歼不商!”

    ……

    贝勒听了默默的流泪:老丈人,我恨你!

    老婆以前肯定是非常单纯可爱善良的小姑娘,结果,一进公司,老丈人就给老婆灌输‘无歼不商’的思想,现在……老婆才变的这么阴险歼诈!

    老丈人啊,我的性福啊……

    贝勒实在是太累了,没一会儿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冷紫珧看着贝勒英俊的睡颜,嘴角轻轻的勾起:笨蛋!

    晚安……

    ………………………………………………………………………………………………………

    第二天早上,冷紫珧醒来,睁开眼睛,撑了个懒腰,把身边的贝勒惊醒了,贝勒迷迷糊糊的看着冷紫珧,倾身吻了一下她的嘴唇:“老婆,早安。”

    冷紫珧红着脸懊恼的瞪了他一眼,推开他,下了*……

    贝勒被冷紫珧那一瞪,万种风情,一丝娇羞,把贝勒给迷的神魂颠倒的,跟着下*,想追上去,再来一个热情的吻……

    哪知道,脚一沾地,膝盖一痛,一软……

    ‘咚!’的一声!

    贝勒结结实实的跪看下去,膝盖又是一阵疼痛……

    冷紫珧转过头,诧异的看着贝勒,随即灿烂的笑了:“老公,大清早的,不用给我行这么大的礼,我受不起。”

    “老婆……”贝勒哀怨的看着冷紫珧。

    “平身。”冷紫珧笑着说。

    “谢老婆。”贝勒咬牙切齿的说。手臂撑着*,慢慢的站起来,然后一撅一拐的慢慢走向浴室……

    因为腿脚不便,在浴室洗漱的时候,贝勒也不敢使什么坏,乖乖的洗了脸,和冷紫珧两个一起下楼。

    两人到餐厅的时候,刘芳琴和冷刚两个已经在吃早餐了,看到贝勒一瘸一拐的走路,都愣了一下,好奇的看着两人……

    怎么一晚上,贝勒的腿就受伤了……难道,是用了一晚上的那个姿势么?

    双膝跪着的姿势……

    两位老人看着两个年轻人的目光就充满了*和满意……

    冷紫珧的脸一红,虽然妈妈什么都没说,但只是看妈妈那眼神,就知道妈妈脑海里肯定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佣人把冷紫珧和贝勒两人的饭端了上来,刘芳琴对佣人说:“李嫂,等下出去多采购一些羊肉鹿茸啊,如果能买到虎鞭是最好的。”

    ……

    “咳……咳……咳咳咳……”贝勒被粥呛到了!涨红着一张脸看着刘芳琴……丈母娘要不要这么关心他!她的关心,他实在是承受不起啊!

    冷紫珧淡淡的看了贝勒一眼,很认真的说:“老公,你看,我妈妈这么关心你,把你当亲儿子一样的关心,以后,你可要好好的孝顺我爸妈。”

    贝勒涨红着一张脸点头:“老婆,你放心吧!岳父岳母就是我亲爸妈!”

    虽然岳母总是做一些让自己非常无语的事情,但不可否认,岳父岳母是真的关心他……不像他的爸妈,不但不关心他,还总是给他添堵!

    刘芳琴和冷刚两个满意的点点头。

    他们对贝勒好,是希望贝勒对冷紫珧好。贝勒这么孝顺,他们很开心。

    吃了早饭,冷紫珧和贝勒两个就去上班……

    ………………………………………………………………………………………………………

    贝勒连着两个晚上都没回家,歌尽欢又着急了,难道是跟冷紫珧两个又和好了?想想,歌尽欢就不甘心!

    冷紫珧那样的女人到底有哪里好的?比起宁慕青来说,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是十万八千里!为什么贝勒就被冷紫珧给迷的神魂颠倒了?

    想到自己辛苦养大的好儿子,被别的女人给骗走,她的心里就郁闷的好像喘不过气来一般!

    不,她的儿子是她的,她不允许任何女人抢走!冷紫珧太强势了,贝勒为了她,一次又一次的跟自己这个母亲作对,她在儿子心目中的地位,在这个家的地位,都受到了威胁……

    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冷紫珧和贝勒两个拆开,用尽各种办法,她的媳妇儿,只需要乖巧懂事,听她话的,哪怕是笨一点也好,绝对不是冷紫珧这种强势又不把她这个长辈放在眼里的女人!

    歌尽欢越来越坐立难安,最后,决定到公司去找贝勒……找贝勒好好的谈谈。

    “夫人,您来了。”岳倩倩看见歌尽欢笑的恭敬的说,歌尽欢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只知道歌尽欢是个有修养有教养气质出众的贵妇!

    “恩。”歌尽欢浅笑着点点头,疏离中带着一抹高贵:“副总在吗?”

    “在。”岳倩倩恭敬的说。

    歌尽欢就直接进了办公室……

    贝勒听见开门的声音抬起头,一看到歌尽欢……他的心就‘当’的一下往下沉……一直沉到了地底,再也浮不上来了!

    他妈妈绝对是来找麻烦的,他两晚上没回家,妈妈担心他跟冷紫珧和好了……他跟老婆冷战的那十几天,家里每个人心情可都是非常的棒哦!

    哎……他怎么就那么倒霉,摊上了这样一家人啊!

    这一家人,完全是把他们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

    “妈,你怎么来了?”贝勒淡淡的问。

    歌尽欢皱着眉瞪着贝勒:“你不回家,自然是只有我来看你了。”

    贝勒也微微皱了下眉头。眼底的不耐烦是怎么也掩藏不住,可歌尽欢就当没看见一样,不管怎么说,贝勒都是她的儿子,她有义务教育自己的儿子!

    “贝勒,这两天,你没回家,是不是又跟冷紫珧在一起?”歌尽欢生气的质问着贝勒。

    贝勒皱着眉头看着歌尽欢:“妈,我跟我老婆在一起怎么了?我们是合法夫妻,我们在一起天经地义,妈,你就不要一天没事儿找事儿了,你现在也一把年纪了,好好的颐养天年不好吗?偏偏一天到晚,弄的家里鸡犬不宁。”

    他对妈妈的耐心已经快用光了!

    “贝勒!”被自己引以为傲的大儿子这么说,歌尽欢非常的生气:“你想想,是我弄的家里鸡犬不宁,还是冷紫珧弄的家里鸡犬不宁,如果她尊敬我,如果她不勾|引贝孜,家里会鸡犬不宁吗?”

    说起来,贝孜也让她非常生气,明明就已经抛弃冷紫珧了,现在又吃回头草!这两个儿子,真真是气死她了!冷紫珧就是她的克星!

    不把她赶出贝家,那自己不是被她克的死死的!她歌尽欢风光要强了一辈子,怎么能到了老年被一个晚辈给克的死死呢?

    她绝对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

    “妈,到底是贝孜犯浑,还是只要勾|引贝孜,你有眼睛,你应该看的清楚,你不喜欢紫珧,也不能把什么错都怪在紫珧身上,你怎么不去好好的管管贝孜,一天到晚犯浑。”贝勒生气的说。

    ……

    歌尽欢气的一阵无语,贝孜确实是犯浑,但自己家的人就算是错的也是对的!

    “贝勒,贝孜是你弟弟,你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这样说你弟弟呢?你这样是亲疏不分。”歌尽欢气愤的说。

    贝勒失望的看着歌尽欢:“妈妈,那个女人是我的老婆,我不是亲疏不分,我是站在道理那边,你们是我的亲人,紫珧也是我的亲人,都是我的亲人,谁有理我就帮谁。”

    “你……”歌尽欢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关于愣紫珧的问题,她跟贝勒谈过无数次了,贝勒没有一次退让过……

    真是气死她了!

    “贝勒,你是想把我活活的气死吗?”歌尽欢愤怒的大叫。赤红着眼,有点失去理智的感觉。

    贝勒也不想这样的,可妈妈是在步步紧逼!

    “妈,是你自己心胸狭隘了,我跟紫珧的感情好,难道你还不高兴吗?你身为父母,难道希望我跟老婆两个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把家里吵的乌烟瘴气。你才会开心吗?”贝勒郁闷的说。

    “贝勒!”歌尽欢快气炸了!

    贝勒的眉头也皱的紧紧的,瞪着歌尽欢,他真的已经受不了了,昨天晚上紫珧说的话在他的脑海里回旋……

    妈妈莫名其妙的厌恶她,贝孜也犯浑要重新追求他,爸爸也担心他们两兄弟会因为紫珧反目成仇,也讨厌紫珧……

    紫珧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家人要这样对紫珧?因为他们都是他最亲的人,所以,他一直忍着,也尽量的护着紫珧,可不管他再怎么护着,他们的态度还是会让紫珧受伤心痛……

    他真的快忍受不了了!

    …………………………………………………………………………………………………………

    刘芳琴在家闲的无聊,就让厨子煲了补肾的汤,给贝勒送去,来到贝勒的办公楼层,问岳倩倩:“贝勒在吗?”

    “恩。”岳倩倩点点头:“夫人也在。”

    “夫人?”刘芳琴疑惑的看着岳倩倩:“是紫珧?”

    “不是,是总裁夫人,副总的妈妈。”岳倩倩笑着说。

    ……

    刘芳琴对歌尽欢是除了厌恶还是厌恶……她来找贝勒做什么?准没好事,说不定就是来攒说贝勒跟冷紫珧分手的!

    难道上几次还没有歌尽欢这个喜欢兴风作浪的老妖婆给骂够吗?还敢出来兴风作浪,看她今天不好好的收拾她,她就不是刘芳琴!

    刘芳琴提着汤打开了门,然后转身把办公室的门反锁着,再怎么说,也是他们冷家和贝家的事,而岳倩倩是个不靠谱的,传出去,丢脸的还是他们!

    办公室里,贝勒跟歌尽欢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两人看到刘芳琴提着保温盒进来了!

    歌尽欢瞬间皱起了眉头,看着刘芳琴,连续交锋几次,她都没有在刘芳琴的嘴里讨到好,刘芳琴并不是个好惹的!但歌尽欢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有教养有修养的名门贵妇,不是刘芳琴这样粗野的妇人可以比的!

    她之所以在刘芳琴嘴里没讨到好,是她不想跟刘芳琴这个粗野的妇人一般计较!那样有失她的身份!

    “妈,您怎么来了?”贝勒看着刘芳琴笑着问。迎了上去。

    这一幕,看的歌尽欢直吐血,她刚才来的时候,贝勒都没有这么高兴,错……是很烦躁的样子,一点都不欢迎她来,现在丈母娘来了,就这么高兴……

    他到底是她的儿子,还是刘芳琴的儿子啊?

    真是气死她了!

    肯定是冷紫珧那个女人在中间兴风作浪,挑拨离间,贝勒才跟她越来越生疏,跟冷家一家人越来越亲密!

    再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分开冷紫珧和贝勒,这件事,刻不容缓!

    刘芳琴笑着把汤递给贝勒,温柔的说:“你工作累了,我给你煲了汤来。趁热喝一点吧。”

    “谢谢妈。”贝勒关心的说:“让家里的佣人来就好了,外面太阳这么大,您上了年纪,晒了不好,万一中暑怎么办?”

    听听……

    歌尽欢越听越生气,真的想立马甩门离开,但还是忍住了,这是她的儿子,这是她儿子的办公室,这里是贝氏集团,为什么是她离开?要离开也是刘芳琴这个粗野妇人离开!

    “不累的。”刘芳琴笑着说:“快趁热喝吧,这是李嫂煲的,李嫂煲汤是家里煲的最好的。”

    “我闻闻……”贝勒解开保温盒的盖子,深呼吸一下:“果然是好香……”

    啊啊啊啊啊……

    歌尽欢在旁边抓狂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们太过分了,居然无视她到这个地步……她的儿子和别的女人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儿孝母亲的画面……他们让她情何以堪,他们把她放在什么位置?

    真是气死她了!

    “贝勒!”歌尽欢冷冷的叫着贝勒:“今天晚上就给我回家,以后,不准再跟冷紫珧在一起。”说完,挑衅的看着刘芳琴。

    贝勒皱着眉看着歌尽欢,他的想一巴掌拍死他妈妈,如果不犯法的话……

    刘芳琴鄙夷的看着歌尽欢,不屑的说:“我说,你让贝勒不跟紫珧在一起,贝勒就不跟紫珧在一起啊?你别忘了,紫珧和贝勒是夫妻,他们名正言顺,是受法律保护的。!”

    “我是贝勒的妈妈。”歌尽欢不屑的说。

    刘芳琴撇了撇嘴:“那又怎样?就算你是贝勒的妈妈,还不是要遵守法律,除非,你说贝勒和紫珧在一起是犯法的。你说,他们在一起是犯法的吗?你非要逼着贝勒和紫珧分开的话,小心我们把你告上法庭,告你藐视法律!”

    ……

    贝勒好奇的看着刘芳琴,真的可以把妈妈告上法庭,告她藐视法律吗?不过……就算是真的可以,他也不会那样做,就算是他再怎么不孝顺,也不能把自己的妈妈告上法庭!

    除非妈妈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歌尽欢气节。恶狠狠的瞪着刘芳琴,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那模样,面目狰狞,狠辣,哪里还有一个豪门贵妇的踪影!

    “我怎么样?”刘芳琴冷冷的瞪着歌尽欢:“歌尽欢,我看你,一天到晚真的是太闲了,你不希望你儿媳和儿媳妇好好的,早点生个孙子给你抱,你反倒还希望儿子和儿媳妇离婚,难道,你是觉得你儿子二婚很光彩吗?还是你就是不想过安生日子,就是想把家里给折腾的鸡犬不宁?你说说,你一大把年纪了,说不定,没几年就入土了,不好好的过日子,一天到晚瞎折腾什么呢?你折腾你自己够了,你实在是无聊,就去折腾你老公啊,你折腾我女儿和女婿做什么?别人喜欢你折腾那你还有理,可他们两个年轻人,明明就是很讨厌你折腾啊,偏偏你自己还没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到处折腾,你知道你有多惹人嫌吗?要我是你,都不好又是在人前出现了,你倒好,一天到晚,使了命的折腾,到时候,真的把你这条命给折腾没了,看你用什么来折腾。”

    刘芳琴的口才那是杠杠的,噼里啪啦的,说的歌尽欢是完全插不上嘴……

    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大口的喘气,好像一个不注意,气就喘不过来,就嗝屁了……

    贝勒满眼崇拜的看着刘芳琴,他岳母的口才真的是杠杠的……说的话,一次比一次洗礼,妈妈根本就不是对手!

    虽然这样想很不孝,但看到妈妈被岳母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他真的好开心!

    岳母说的都很有道理,很多时候,他都不了解妈妈在想什么,有好好的日子不过,为什么非要折腾呢?

    难道,真的是太闲了?

    “刘芳琴!”歌尽欢愤怒的大吼:“我说我儿子,我折腾我儿子,管你什么事啊?你管好你女儿就是了!”

    “我哪里没管好我女儿啊?依我看,我女儿,比起某些人来说,好多了……比如那谁谁谁,宁慕青?看着斯斯文文,知书达理的一姑娘,可做起事来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明明贝勒都已经结婚了,还恬不知耻的缠着贝勒,是想怎样?仗着自己漂亮就想当小三吗?想当小三的女人,再漂亮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字:贱!歌尽欢,不是我说了,你平时不是自认为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豪门贵妇吗?怎么会喜欢宁慕青这样想当小三的践人呢?难道是物以类聚?还是惺惺相惜?”

    ……

    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贝勒在心里自我催眠!岳母说她妈妈是贱|人……他真的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

    蛋蛋开了淘,宝女装店,店铺名称:美人私家衣橱,旺旺ID:女神范儿2222,希望大家多多来买衣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蛋定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蛋定姐并收藏那些年,嫁错的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