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玉毒 > 170 谁病了

170 谁病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韦公公把他们送到了玄清殿的殿前便离开了,把程元睿几人送到这里过来只是他被皇上交代的任务之一,接下来,他还得再上一趟御医院。

    程元睿和郁扶摇待玄清殿的小太监通报之后,这才双双进入。

    玄清殿很大,宽敞华丽,又飘飘若仙境一般。那一路气势装饰,直叫没有见过世面的郁扶摇转不开眼。

    程元威正阴沉着脸站在龙床的一旁,似乎没有注意到程元睿和郁扶摇两人的到来。程元睿抬头看了他一眼,一种疲惫感迎面而来,怕是已经烦恼了不短的时间了。程元睿看着皇上的样子,真怕他在此刻爆发开来。

    “咳咳。”垂下的幔帐中传来了孩子的咳嗽声,站在床边的程元威像是被突然惊醒了一般,连忙靠了过去。

    而刚一动作,程元威便看见了站在下面的程元睿和郁扶摇。

    “来了啊。”程元威的动作一顿,直起了身子。但那种疲惫感却并没有散去。

    程元睿有些惊讶地看向了程元威,又看向了他身后的幔帐。没想到,五皇子真的病了啊……

    “小锐怎么样了?”程元睿问道。

    “一直不见好。”程元威疲惫地说,又重新坐回到床边,“扶摇,上前来看看。”

    程元威原本的口谕并没有提到郁扶摇,但像韦公公这样能跟在皇上身边这么久的人,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呢?

    这个看似要把程元睿召进宫里的口谕。事实上最终的目的就是在郁扶摇的身上。

    “是。”郁扶摇像模像样地行了一礼,事实上,她早就按耐不住了。若不是之前程元睿一直强调着礼仪,她可不会理会那么多。

    程元威摆了摆手,让她不用多礼。

    郁扶摇上前。程元威却自己退了下来,走到外殿,又把程元睿也带了出去。

    程元睿知道程元威有话要说,虽然他很担心郁扶摇的状况,但是还是跟了出去。

    偌大的玄清殿此刻并没有多少人在其中走动,只是处处有着暗卫的存在。侍女上前来添了茶。便离开了。程元威看着那杯袅袅的温茶。也不开口,像是在思考,又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程元睿不好出声,只好一直站在那里。耐心等候着。

    “一会儿。带扶摇去给皇后看看吧。”程元威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突然说道,直接把程元睿吓了一跳。

    “可是皇后娘娘凤体欠安?”程元睿问。

    “……嗯。”程元威在一个短暂的沉默之后才点了点头。

    也许吧。两人也已经快两个月没有见过面了。然而这却不适合和程元睿说太多。

    “皇后娘娘已经多日未出安清殿了。”程元睿试探着问道。

    “……是吧。”程元威的回答看起来很淡漠。

    虽然听起来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但是程元睿识相地没有再问下去。

    去看看便知道了……

    “对了。”在程元睿以为程元威不会再说话的时候。程元威又突然开口了,“小锐的事,不要告诉她,就算她问起来。”

    程元睿不知道程元威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皇后是程盛锐的母亲,有何不能知道的。但是程元威的表情太过于严肃,让程元睿连猜测都不给予余地。

    程元睿只能点头。

    那厢,郁扶摇看到程元睿两兄弟出去之后,便急忙爬到了程盛锐的身旁。程盛锐是清醒着的,然而手脚发软,没办法坐起来。

    程盛锐的眼神有些委屈有些感伤:“郁叔叔,我是不是再也站不起来了?”程盛锐几乎要哭出来了。

    “谁告诉你的?”郁扶摇惊讶地看着他,“谁的医术这么垃圾?是哪个御医?我让怀守灭了他!”郁扶摇毫不客气地骂了一句。

    “……没有谁,就是我觉得……”程盛锐沉默了一小会儿,这才小小声地开口。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郁扶摇有些惊讶于程盛锐的自我猜测,“只不过是生病而已。”

    “可是我吃了好久的药了,还是手脚都使不上力气。”程盛锐的眼睛里含着两泡泪水,楚楚可怜。

    “小锐乖。你一定是在骗我。”郁扶摇摸摸程盛锐的头,“我可还记得上次过来的时候,你一点事情都没有呢,这也没几天吧?”

    “没几天吗?”程盛锐有些惊讶,他一直躺在床上,困了就睡,醒了也动不了。躺久了,自然对时间也就没什么观念了,总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一样。

    “但是我还是动不了。”即使听到了郁扶摇说时间才过去没几天,但是他在高兴了一小会儿之后,还是又觉得难过起来。程盛锐看着郁扶摇难过地说。

    “那是因为那些御医什么都不懂!”郁扶摇毫不犹豫地诽谤他们。

    原本白白嫩嫩、小小软软的程盛锐在躺了这么多天之后,居然有了消瘦的痕迹,一张小脸没什么光彩。不只是因为病痛的折磨,也因为那群御医的无法作为,因为程盛锐对于自身的不安的猜测。

    郁扶摇看了心疼。

    “咳咳。”程盛锐又咳了几句,不是很用力,但是因为他浑身没力气,小脸憋得通红,还差点喘不过气来。

    郁扶摇见状,连忙扶起他,急忙帮他拍了拍背。

    咳完了,程盛锐眼泪汪汪地看着郁扶摇,小声地说:“难受。”

    “嗯,我知道。”郁扶摇安抚他,“有我在呢,很快就能好。”

    “明天能好吗?”听到这句话,程盛锐期待地问。

    “如果你乖乖听话的话,醒来就好了哟。”郁扶摇神秘兮兮又自信满满地对程盛锐说道。

    “我会乖乖听话的!”听到了郁扶摇的保证,程盛锐眼睛都整个亮了起来。

    “乖。”郁扶摇笑眯眯地摸了摸程盛锐的头。

    “那我现在就开始睡觉了吗?”程盛锐捏住郁扶摇的衣角撒着娇问道。

    “等等,我去给你熬碗粥。”郁扶摇又摸了摸程盛锐的头。程盛锐的脉搏不是很深,刚刚她只是轻轻拂过,那状况便几乎是探知得一清二楚。

    虚弱到让人不忍再给他用药。又是谁能这么恶毒,竟然对这么一个孩子动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木桥以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桥以南并收藏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