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贱客 > 第二十六章 狱中对话(五千字大章,求推荐和收藏)

第二十六章 狱中对话(五千字大章,求推荐和收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位牢头大哥,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

    看到那牢头惊慌失措的模样,胡琼的心算是放下一半了,他知道自己的策略是正确,后续的发展最主要的就是看他自己的临场发挥了。

    所谓过犹不及,这鱼儿都开始咬钩了,那就不要着急,只有松弛有度、进退有序,那鱼才会把钩咬得更紧,不至于脱钩跑掉。

    所以胡琼在听到牢头低下身段,不耻下问地追问着自己该如何完善这份口供的时候,他笑了,然后似乎在不经意间转移话题,很矜持地和牢头闲聊起家常来。

    “鄙人姓周,我年龄痴长几岁,你可以叫我一声周大哥。”

    听到胡琼询问该如何称呼自己的时候,那牢头将原本就笔直的身躯又挺了挺,昂着头,用非常自豪的语气告诉胡琼自己姓什么。

    按道理来说,这牢头在这崇义县大牢里面待了几十年,形形色色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就算是比胡琼狡猾十倍在这牢头手上都被整治得服服帖帖的。而现在被胡琼这样牵着鼻子走,所有的反应都尽在了胡琼的掌控之中,这主要是由于一直以来胡琼的表现都是那么的镇定,就算是听到他和那捕快商议着要将胡琼做为替罪羊而偷偷害死的时候,这个胡琼也没有流露出丝毫害怕的神情,甚至于在自己将断头饭都已经端过来的时候,这小子竟然还能够如此地镇定,还能将自己撰写口供所存在的问题一一地指出来,完全就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如果说他是个傻大胆,完全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但他对于这份口供上面还存在的问题,又是门清,整个就一人精,完全就不像是傻子。

    如果不是看到胡琼这年纪实在过于年轻,牢头甚至会以为这是哪里来的八府巡按,在这蟠龙镇里面进行微服私访来了。

    如果说是什么小王爷之类的,那又没有那种嚣张跋扈的气焰。

    所说这穿得破破烂烂的,但言谈举止又好像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看起来是没有受过什么苦的人,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人捉摸不透。

    这既然捉摸不透,那只能是静观其变。所以说,此时那牢头所表现出来的惶恐有七分是其真实表现,三分则是装出来的,只要胡琼稍露破绽,那牢头又肯定会变成先前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听周大哥的口音好像是犹州人士,莫非和我朝开国大将军周琦周大将军有什么关系?”

    这胡琼也是打蛇随棍上,听到这牢头客气地说了一句可以叫他大哥,胡琼立刻就改口称呼对方为大哥起来。

    而这胡琼的脑袋也是反应非常地快,在听到这牢头介绍自己的姓氏所流露出来的那种自豪感,就好像自己是什么皇亲国戚似得。结合到这牢头的口音带有点犹州口音,胡琼的脑海里面马上就出现了三百年前跟随希思帝国开国皇帝南征北战,立国后被封为犹州伯的开国将军周琦的名字来。

    “周伯爷正是在下先祖。”

    听到胡琼询问自己和那周琦的关系时,牢头虽然表现得好像比较矜持,但这声音却提高了好几度,恨不得让整个崇义县的人都能够听到那开国大将军周琦是他的八辈子祖宗。

    “想不到周大哥竟然是名门之后,小弟我实在是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看到这牢头竟然还把这八辈子祖宗拿出来炫耀,虽然胡琼的心里在极度地鄙视着,在脸上做出一副惊讶之中带着羞愧的表情出来的同时,他还拱手表达自己的敬意。

    惊讶的是能够以名门之后偶遇,而这羞愧,则是为胡琼自己羞愧,为他的有眼无珠,不识金镶玉而羞愧。

    “说起来,你大哥我沦落到这小小的崇义县大牢混口饭吃,这简直是愧对先祖啊。”

    虽然听到胡琼说自己是名门之后的时候,这牢头的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但这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是惭愧中带着惭愧。

    “我看周大哥这一言一行都有先祖之风,现在大哥您只不过是在这崇义县里面蛰伏而已,这只要一有机会,那肯定是一飞冲天、封王拜候,就算是超越周伯爷都未必没有可能。”

    这胡琼也是属于说起谎话来,眼睛都不眨下的主,这一开口就是封王拜候的,也不看看这牢头长成了什么样的德性,典型的就是炮灰的命啊。

    “封王拜候哪有那么容易啊,不要说赶超先祖,只要等我闭眼那天没有给祖宗丢脸,能够有脸去见祖宗了,哥哥我就心满意足了。”

    听到封王拜候四个字之后,那牢头的眼睛里面开始发着绿光了,虽然口里说的是那么地谦虚,但这心中的野心开始膨胀起来了。

    “小张,去四喜楼给炒几个下酒菜来,然后整一坛好酒。今天,有缘遇见我这小兄弟,哥哥我高兴,一定要和这胡小兄弟好好地喝上几杯。”

    在胡琼的连吹带捧之下,这牢头是乐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快忘记了,恨不得马上就和胡琼歃血为盟,结为异性兄弟了。感觉到这胡琼就是自己的知己,所说的没一句话都说到自己的心窝子里面去了。

    两人越聊越近乎,这牢头也顾不上什么矜持,什么身份的,直接就坐在那破草席上和胡琼畅谈。

    越说,牢头的心越痒,到最后才发现,这个时候需要有点酒来助兴,最好能够一醉方休才行。

    “大哥,这能够和你相识,那是小弟的福分。这一顿酒本应该由小弟来请,但小弟我今天刚遭遇不幸,这也身无分文,就只好厚着脸皮蹭哥哥的了。哪天有机会,哥哥到京城来,小弟我来做东,咱们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逛最好的青楼,所有的花销,小弟我一个包圆了。”

    一顿吹捧之后,两人已经是称兄道弟、勾肩搭背。此时胡琼看到这牢头正在兴头上,借着他准备叫酒菜的机会,隐隐约约地点出自己也是有跟脚之人。

    “对了,兄弟。我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也对这刑名之事这么熟悉?”

    听出了胡琼话语里面的含义之后,那牢头也想着探探对方的底,看下这胡琼是什么样的来头。

    “家父早年间也曾执掌一府刑案,那时小弟我正好承欢家父膝下,耳熏目染之余,也算是对这刑名之事有所了解吧。”

    听到牢头开始探自己的底了,胡琼知道这肉戏要开始了,自己这官二代的身份即将就要登场了。

    “看来兄弟你也算是家学渊源啊,不知道令尊大人的名讳是?”

    听到胡琼说自己是个官宦子弟,这牢头虽然有点担心,但却并不怎么害怕,执掌一府刑案那很有可能也就是个通判而已,再说了,这还是以前当过,现在谁知道是高升还是贬职了,万一要是个离退休老干部,那也是人走茶凉,谁又会在乎他。所以此刻牢头决定还是继续地将胡琼的底细全部探清楚,再做打算。

    “为人子者怎敢言父名,家父字子才。”

    此时的胡琼表现得就像是经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人一般,整一口文绉绉的话语,就差开口闭口就是子曰了。

    “子才?胡子才?您是胡天官家的公子?”

    嘴里念叨了两遍胡琼父亲的表字,忽然之间这牢头想到这吏部尚书的就是胡来,胡子才。或许是一时想不明白这眼前的胡琼怎么就成了个高级官二代,所以牢头还是有点不太确信地再追问了胡琼一句。

    “家父确实刚进入吏部不久。”

    做为一个有教养的官二代,这肯定不能整天把我父亲是谁挂在嘴边,所以面对着牢头的疑惑,胡琼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我父亲确实在吏部,也就是吏部的一个普通人员而已。

    “胡公子您不在京城好好地享清福,怎么流落到我们这种边陲小县中来?”

    听到胡琼亲口承认自己就是吏部尚书家的公子之后,这牢头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阴晴不定起来,毕竟吏部尚书这种极端高大上的高官和自己这种小吏差距实在是太远了,收拾自己比用手碾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如果让这胡尚书知道了自己企图谋害他儿子的话,都不用他出手,就能让自己死个八百回。

    也正是由于这种担惊受怕的心里,让牢头想要真正地对胡琼下死手。如果胡琼的家人不知道他来过崇义,那只要这活干得干净点,到时候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如果这胡琼的行踪一直都是被家人所掌握,那就得好好想个办法,脱离这干系了。

    “这个都得怪小弟我的玩心太重,原本过来参加姑母的五十大寿,快到这崇义县的时候看距离姑母的寿辰还有段时间,便想着在崇义县好好逛逛,领略下我们希思帝国的大好河山。

    谁知道这天降横祸,这刚踏入崇义县境便遭遇劫匪。也是小弟我命不该绝,在手下家丁的拼死护卫之下,侥幸逃出生天。到了这营前村,我和手下交换身上所穿的衣物之后便命他前去我姑父处报信,而我则带着我家猪元宝走在后面。”

    似乎是没有看到牢头眼睛里露出的凶光,胡琼以一种推心置腹的语气将自己流落到营前村的经历告诉了对方。这些话语不由得牢头不信,毕竟这胡琼说这些话的时候,看可是连底稿都没有打,张嘴就来了。

    “这可怎么办?这不仅仅是知道他曾经到过崇义,就连他在营前呆过的消息都有可能知道啊。到时候只要派人去营前一打听,那什么馅都不露了。不行,我不能仅凭这几句话就相信了这小子,我得再套套他的底。”

    听到胡琼的话之后,牢头的心快绝望了,感觉到天快要塌下来的他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希望这胡琼就是个冒牌货。

    “胡公子那是吉人自有天相,这满天神佛都在保佑着公子你呢。对了,像我们这种小地方的人也许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趟京城了,不如公子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京城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到时候也好让我去炫耀炫耀。”

    感觉到了胡琼这底是深不可测之后,牢头只能是想方设法来辨真伪了。

    “小样,就这样还想来试我的真假,难道不知道小爷我最拿手的就是讲故事、说书嘛,也罢。这就让小爷我好好地给你说上一段京城游记吧。”

    这牢头刚一露出口风,胡琼就知道了对方心里面在想着些什么,知道对方一旦知晓了自己的底细,那是绝对不会手软。心中稍微地组织了下词语,胡琼便开始吹了起来。不对,应该说是开始将书说了起来。

    在胡琼的话语中,这整个希思帝国的京城就完全是印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哪家楼里的姑娘漂亮,哪家酒楼的饭菜好吃,什么季节应该到什么地方去玩,所有的一切都是门清。如果不是清楚胡琼底细的人听了这一段话之后,还会误以为这胡琼是在京城以干导游为生。

    虽然被胡琼这一阵神侃,侃得头有点晕,但牢头的心里最少确认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胡琼应该在京城呆过,待的时间还不会太短,而且家境不错,是个浪荡公子,整天就是到处游手好闲,四处瞎逛。

    其实这牢头又哪里知道,其实这胡琼和他一样也从来没有去过那希思帝国的京城,这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在凤仪楼的时候听那些江湖豪客所说的而已,最多就是增加了一些自己的词语。

    “公子这次过来给姑母拜寿,怎么表少爷也没有过来接您?”

    听到胡琼对于京城的描述是那么地详细和清楚,牢头知道自己在其中是完全找不出破绽来,于是话语一转,将话题转到自己能够了解到的地方。

    “这是哪里听来的消息啊,我姑母膝下就只有我婉君表妹一人,哪里来的什么表少爷?难道是姑父在外面有外室,竟然给他生下了儿子。好啊,姑父现在是能耐见涨了,竟然敢养外室了,还给他生儿育女了,那真是反了他。”

    一听牢头说怎么自己姑母的儿子为什么没有过来接自己的时候,胡琼那是表现得极其地愤怒,嘴里直嚷嚷着要告之自己的姑母。

    “胡公子,请息怒。这肯定是小的听错了,毕竟小的只是一名小吏而已,这黄总督的家事,小的哪里清楚,这也就是道听途说而已。”

    看到胡琼怒气冲冲的样子,牢头赶紧上前劝阻他消消气。看到这胡琼这一通怒火,这牢头对胡琼所讲的身份最少信了八成。因为牢头所说的那位黄总督,也就是胡琼那便宜姑父,名叫****,是希思帝国南埜省的总督大人,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封疆大吏。也是这老周顶头上司的上司、在普通的老百姓口中这名黄总督是尊妻爱妻的好模范,在奉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希思帝国只有一个掌上明珠的黄总督却没有纳妾,而是守着那糟糠之妻。而所有的南埜官吏都非常地清楚,这位黄总督不是不想纳妾,而是他属于典型的妻管严,家有悍妻,不敢纳妾而已。

    待到胡琼把火气消了之后,牢头又是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和胡琼聊着闲天。虽然没有一个明确的主题,但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胡来和一些亲朋下属之间的一些传闻。

    这越聊,牢头越是确定眼前这位胡公子确确实实就是咱们吏部天官胡尚书家的公子,因为关于胡尚书家所有的事情,这位胡公子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虽然胡琼对于自己所描述的胡来家中的情况也不清楚是真是假,但胡琼却认定这些话语里面虽不能说全部是真的,但最少应该有八成以上能够对的上号。

    因为这个胡来的资料还是当年老道在世的时候要求胡琼牢牢记住的。当年老道曾经把整个巴伦斯大陆上,他觉得有潜力的官员资料整理出来并要求胡琼背熟,而这胡来更是老道关注中的重点。他把这胡来的品性、爱好、习惯、处事的风格都做了详细地说明,还将他祖宗八代的资料都做了一个归纳。对于胡来的一切,老道不仅仅是要求胡琼牢牢记住,还得要他经常对这些资料温故而知新,甚至于还叫胡琼学会了说全州话。以至于胡琼有段时间都在猜想到底这胡来是不是就是自己的便宜父亲。

    也正是对于这胡来是了如指掌,所以在营前村的时候胡琼冒充说自己的籍贯是胡来的老家——全州的,这也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埋下一个伏笔而已。

    “胡公子,您先坐在这里吃点菜,喝杯酒,小的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一会就回来陪您。”

    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弄清楚了胡琼的身份之后,等去酒楼买酒的小张一回来,这牢头便把胡琼请进了自己的房间,等胡琼在上席就坐之后。找了个理由跑了出去,准备找人来商量对策。

    当然这个时候的牢头除了把胡琼的手链、脚链摘下来外,还吩咐手下的人得好生伺候着,当然这也不无监视的意思,也算是防止胡琼偷偷地跑了。

    “看来咱这会又该发点小财了。”

    看着牢头匆匆而去的背影,胡琼不由得用手摸了摸下巴,略带得意地想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大贱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脚头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头坝并收藏大贱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