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贱客 > 第四十四章 黄府(求推荐和收藏)

第四十四章 黄府(求推荐和收藏)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含玉姑娘,你看这也到了宋州城,我这里还有一点急事要去处理下,要不你自己一个人回去?”

    将车夫打发走之后,胡琼和含玉排在入城的队伍中,准备进城去。但站在这队伍里面没有多久,胡琼就发现有点不对。

    站在入城队伍的中间,胡琼感觉到了这宋州城内紧张的气氛,驻守在城门的兵丁不管是对于进城还是出城的人群都是严格进行盘查。

    虽不知道这宋州城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胡琼觉得还是先不要入城为妙。所以胡琼只能放弃即将到手的谢礼,向含玉提出还有要事处理,希望能够提前闪路走人。

    “恩公,都已经到家门口了,就在家里坐会吧,这有什么事情明天再处理也不迟啊。”

    虽然这胡琼并没有对于为什么含玉会出现在信丰做出合理的解释,但毕竟这一路上胡琼表现得还像个正人君子的模样,就算是这救命之恩不报,但这沿途护送之情还是要谢的,所以含玉听到胡琼要走,她那是极力地挽留着。

    “含玉姑娘,这真的是不好意思,事情实在是有点急,所以我得马上走。”

    看着城门口那在严格盘查的兵丁,胡琼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进城更好。

    “恩公,这天都快黑了,你这就是要去办事,那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愿意连夜赶路的车辆啊。”

    一把抓住准备离开的胡琼,这含玉再一次地对胡琼进行挽留。

    “你们在这拉拉扯扯地干嘛?要不要进城?要进城赶紧把路引和度牒拿出来。”

    虽然胡琼和含玉说话的声音都不是很大,但含玉一把拉住胡琼的动作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毕竟在这礼法大过于天的社会上,在光天化日之下,一个姑娘家家的伸手去拉着一个男子还是比较惊世骇俗的,所以含玉这一拉,把这城门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给拉过来了。

    做为一名有正义感的、以保一方百姓平安的守城士兵,在看到含玉脸带着焦急的神情,伸手拉住一个年轻男子之后,出于职责所在,便走上前来进行盘问。

    由于此时的胡琼穿上那件不合身的道袍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方外之人,那走上前来,满脸都是褶子的中年兵丁还是要求胡琼将出家人的官方证明文件给拿出来。

    “哎,还是躲不过去。”

    胡琼的心中暗暗地叹了一句,还是将右手伸入怀中准备掏出他的身份证明文件拿出来。毕竟这守城的士兵都已经走过来了,如果他不想现在就亡命天涯的话,只能是按照那兵士所说的去做。

    从怀里掏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条后,胡琼用双手递给了那守城的兵丁。

    虽然穿着的是出尘子的道袍,但胡琼还没有来得及检查下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而且身为修真界资深人士的出尘子身上,胡琼也不认为会出现由世俗官府所颁发的度牒,所以此时胡琼从怀里掏出来的并不是度牒之类的文书,而是一张路引而已。

    这一张路引,胡琼那是掏得心不甘情不愿,但这并不是说胡琼的这张路引是他高仿出来的,怕上面有什么破绽会被对方发现。

    胡琼手中的这一张路引是真得不能再真的,他不愿意拿出来给那兵丁检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这一张路引颁发的者的级别太高了。原本该由县衙或者是州府开具的路引,但在胡琼的路引上面却盖着一方南埜总督的大印。

    这一张路引是在崇义的时候,黄一敬听到说胡琼身上所带的路引丢失之后,直接拿出一份空白路引填写完胡琼的资料后,直接就盖上了总督大印。

    也正由于这一张路引太高级了,胡琼一是怕这守城的兵丁不识货,到时候会惊动上层领导;二是怕这兵丁看到这路引之后会狂拍马屁,到时候万一要亲自送到总督府,那就麻烦大了。

    “胡公子,您这是?”

    这不愧是大城市的门卫,胡琼那路引一拿到手中,打开一看,便发现这路引是真品无疑,但看到胡琼身穿一件沾满了尘土、完全就不合身的道袍,并且身上还散发出淡淡的异味,那兵丁不由得低声地询问了一句,生怕这手持高级路引的胡公子有什么闪失。

    “嗷,没事。刚才和几个朋友唱了一会堂会,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弄得浑身都脏了。”

    看到那兵士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胡琼赶紧编出了一个理由,希望能够搪塞过去。

    “胡公子,您这没有伤到哪里吧?”

    那中年兵士的眼睛在胡琼和含玉的身上来回地扫描了一番,虽然心里面在暗自嘀咕地说胡琼这角色扮演就角色扮演,还说什么唱戏。对胡琼严重鄙视了一番,但他的嘴里说出来的却是对胡琼的深深关心。

    “没事,就是身上脏,感觉到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好好清洗一下。”

    虽然嘴上说着没事,但言语中也还表现出一丝的不耐烦,希望那兵丁别那么多废话,赶紧让开,好让他走人。

    “没事就好。还是小的派人送您回府吧。来人啊。”

    听到胡琼说没事,那中年大叔也流露出放下一块心头大石的表情,还狗腿地说要护送胡琼回去,在没有等到胡琼答应就大声地叫人过来。

    “这个……”

    “也好,你就把我们送到厚德路吧。”

    这胡琼刚刚想委婉地拒绝那兵丁的好意,但旁边的含玉却满口答应下来,并把地址告诉了对方。

    “是,是。公子,小姐。您两稍待片刻,小的安排一下,马上就送您两回府。”

    那中年兵士一听到含玉所说的地址之后,这脸上立刻便流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神情,然后也不用其他的人送了,准备亲自送胡琼两人回府。

    虽然胡琼的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此时含玉不仅仅是答应了对方相送的要求,而且还把地址都告诉了对方,胡琼也只好和含玉站在城门边上等着那马屁兵士前来护送。

    “公子、小姐,请上车!”

    看来这中年大叔要拍马屁的欲望非常大,这一小会功夫就看到他赶着一辆马车回来。

    “嗯。”

    含玉轻轻地嗯了一声之后便好像是理所当然地坐上了马车。

    不知道是不是回到了自己的主场,胡琼发现这含玉忽然变得高傲了许多,这眼睛都开始望着天了。

    看到含玉已经坐上了马车,胡琼无奈之下也只能是跟着上了马车。

    “驾!”

    看到胡琼和含玉上了马车,一起钻进了车厢,那中年兵士脸上露出了一股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便扬起了马鞭,驾车前往厚德路。

    “恩公原来姓胡?”

    坐在车厢里面,胡琼和含玉是大眼对着小眼,或许是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这含玉忽然开口问起胡琼来。

    “是啊,小姓胡。”

    坐在马车上,胡琼也不知道是祸还是福,对于含玉的问题也只是顺口地回应道。

    “看来我和恩公也算是有缘啊,家母也是姓胡。”

    “哦,那可真是巧啊。”

    两个人坐在车厢里面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打发着那无聊的时光。

    “公子,小姐!到了。”

    就在胡琼二人感觉到实在没有什么话题可聊的时候,那驾车的兵士告诉胡琼他们到了厚德路。

    “姑娘,这就是你家?”

    原本还在纳闷这兵丁怎么也不问是在厚德路哪里,但当他从车厢里面下来一看就全明白了。虽说这厚德路是一条青石长路,路的两旁都是宅院,但在这条长路上就只有尽头的一座宅院的大门是开在这厚德路上。

    下了车胡琼发现自己来到一处颇有气势的府邸前,朱漆大门上方悬着“黄府”的匾额,大门两侧,立着两只威风凛凛的大狮子,门口站着四个身穿青色长褂的门子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这几个门子是在等着什么人,目光一直都盯在胡琼等人来的这条路上,脸上还流露出焦急的神情。

    “是啊。”

    面对着胡琼的询问,那含玉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句,此时的她完全就是一副高傲淑女的模样。

    “小姐,您可回来了。这大早上起来就不见了您的身影,都快把夫人给急疯了,这会老爷也回来了,正派人在城里四处寻找小姐呢。”

    当那含玉下车的时候,站在大门口的门子看见这含玉的身影之后,其中一个是急忙地往里跑去,另外的三人则是屁滚尿流般地跑到含玉身前来问候着。

    “我爹也回来了?你们带这位胡公子进内院来,我先去看下我爹。”

    听到自己的父亲回来了,那含玉的表现出了开心的神情,要求这几个门子领着胡琼进内院之后就兴冲冲地先跑进了大门,这一看就是平时缺少父爱的孩子。

    这都已经到了家门口,胡琼想想还是先进去这黄府,最不济也要拿点赏银再说。当然这个时候,胡琼就是想要离开也是不可能的了,毕竟这主子都已经发话了,这三个门子就是拉也要把胡琼给拉到内院去。

    走进这黄府的大门,胡琼和那兵士跟在一个比较清秀的门子身后朝里走去。看到这中年兵士竟然连门口的马车都不顾,就死皮赖脸地跟着自己进来,这胡琼不无恶意地想着这兵士大概也是想赏银想疯了。

    走进大门之后,胡琼发现自己所进的应该是这府邸的后门,他这一进去所看到的是后花园的景象,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错落有致,一看就是巨富之家。

    穿过一条曲折的长廊,胡琼几人便来到了一座月门之前。

    还没有等胡琼穿过这院门,胡琼便听到从里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应该是准备从门里出来。

    “爹、娘,这一次孩儿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全靠这位胡公子了,到时候你们一定要好好地谢谢人家。”

    听声音,胡琼知道这是含玉带着她的父母准备出来迎接他,为了出现在门口相遇的尴尬局面,胡琼放慢了脚步。

    “好,好,到时候我们一定重谢这位胡公子。”

    含玉的话过后传来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听到这妇人的话语之后,胡琼是异常地开心,这代表着自己又将有笔进项。

    “救了我的宝贝女儿,那肯定是要重重地酬谢,不管他提什么要求,为父都一定满足他。”

    这含玉的母亲说完之后,这含玉的父亲接过口来更是打包票地保证只要胡琼提要求就会满足。

    如果说含玉母亲的话让胡琼听了开心,那含玉父亲的话让胡琼听了之后所感到的就是惊心,听到含玉父亲的话之后,胡琼脑海里面出现唯一的念头就是转身就跑,跑得越远越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大贱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脚头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脚头坝并收藏大贱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