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54章、夏小鱼,你是最好的

第154章、夏小鱼,你是最好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俏厨娘,秀色田园,第154章、夏小鱼,你是最好的

    夏小鱼猛然睁开眼来,只见楚满哥正重重地把卢玉燕地手甩在了一边,说道:“放开她。舒悫鹉琻”他从卢玉燕的另一只手里,把夏小鱼的手夺了过来。

    “洪儿……”卢玉燕乍一见楚满哥,很是激动,想要伸手拉他,却被楚满哥冷冷的眼神止住了。

    “洪儿,你怎么来了,这些日子你都在哪儿?姨娘一直在找你啊.”

    楚满哥冷眼看着她,又看了看旁边被泼了一脸茶水的云夫人。

    云夫人一边擦着脸,一边哆嗦着,又惊又吓又气,却说不出话来铍。

    周围的人一看要打起来了,都不喝茶也不吃东西,停下来看热闹,在边上议论纷纷,有好几个认得卢玉燕的,低声地互相询问道:“这不是卢夫人吗?怎么会在这里和人吵起来啦?”

    “小鱼,怎么回事?”这时候,夏华生也走到了近前,皱着眉问道。

    他问了一句以后,这才发现,站在夏小鱼身边的高个子男人竟然是楚满哥,不禁也大吃了一惊:“楚满哥?枇”

    自楚满哥出现,夏小鱼就一直没有说话,听到夏华生这一问,猛然回醒,立刻去看刘齐,只见刘齐一脸泰然自若的神情,背着双手和陈叙并肩站着,一副旁观的样子。

    看刘齐的表现,并没有要上前来捉拿楚满哥的意思,夏小鱼稍稍放了心。

    听见夏华生喊自己的名字,楚满哥转过头来,恭恭敬敬地对夏华生行了一个礼:“夏伯父。”

    夏华生有些弄不明白目前的状况,看了看对面一身狼狈的云夫人,又看了看周围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观众,脸色沉沉地道:“小鱼,这是怎么回事?”

    夏小鱼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时说,这件事牵涉得太多也太广,一时半会儿根本就说不清楚。

    “没有什么事,这位云夫人,一时不小心把茶水弄在脸上和衣服上了,擦干净就没事了。”楚满哥淡然地道。

    虽然大家都没看到夏小鱼拿茶水泼云夫人,但是再不小心也没有人会喝茶喝到一脸都是水吧?

    夏小鱼有些愕然地看着楚满哥从容不迫的神色,猛然发现他说瞎话的水平真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明明是睁着眼说瞎话也能摆出一副天经地义的表情。

    夏华生当然不是傻子,而且即使没看到夏小鱼泼茶的情形,他也看到了卢玉燕抬起手来好似要打夏小鱼,却被从旁边蹿出的楚满哥拿住了手的一幕,怎么可能随便就被一句话蒙住了,他皱了皱眉看着云夫人:“是吗?”

    夏小鱼明显看到云夫人想到否认,卢玉燕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收了声。

    卢玉燕笑着道:“夏先生,是的,洪儿……啊不是,满哥说的没错。没有什么事情,我和夏小鱼谈得投机,又看着她头上的簪子好看,刚才是想取下来看看,并没有别的意思。”

    楚满哥一出现,卢玉燕整个就算变了一个人一样,刚才的嚣张跋扈不见了踪影,完全成了一个标准的贤良淑德的贵妇。

    冲突的双方很合谐地串了供,就算是夏华生想不相信,也不能不相信了。

    他虽然不傻但是也没那么无聊,非要没事儿也说出点事来。

    “既然这样,那小鱼你跟我回去吧。天也晚了,去看看你娘和你四妹,叫上她们一同回去了。”夏华生说着转过了身。

    夏小鱼看看楚满哥,心里一阵失落,却不能反驳夏华生,只能低头默默地准备跟着夏华生走。

    “夏伯父,卢夫人和小鱼一见如故,难得再见一次,很舍不得,卢夫人刚才说想和小鱼再说一会儿话,一会儿亲自把她送回陈夫人府上去……对吗,卢夫人?”楚满哥转头看了看卢玉燕。

    卢玉燕怔了一怔,立刻点头笑道:“是啊,夏先生,我和小鱼难得见一次面,想多和她聊聊,再带她四处逛逛,尽尽地主之谊,你可不能不答应啊……”

    夏小鱼望了一眼卢玉燕,她几乎对楚满哥百依百顺,只要楚满哥想做的事,她便顺着他的心意,就算是根本不喜欢自己,也愿意帮楚满哥把自己留下来。

    想必,她爱屋及乌,因为她的姐姐,所以心里也是真的很疼爱楚满哥的。

    夏华生稍稍犹豫了一下,转眼看了看夏小鱼,见夏小鱼沉默不语,只能道:“好吧,小鱼,你就再陪卢夫人多聊一会儿……”

    “那太好啦,多谢夏先生,”卢玉燕把话接了过去,“夏先生,我保证会把小鱼姑娘好好地送回去的,你大可放心。”

    夏华生点点头道:“多谢夫人了。”

    随后他又看了一眼楚满哥,虽然不知道楚满哥和卢夫人是什么关系,但就凭卢夫人肯这么尽力地帮他,也可以猜到,两个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陈叙见事情已经近尾声,适时地登场,笑着对夏华生道:“夏先生,那我们就先下楼去看看令爱和夫人输赢如何吧?”

    “好。”夏华生答道。

    刘齐没有说话,跟着两人一起往楼下走。

    他一直在旁边冷静地看着一切,对于楚满哥的身份,此刻,他有了一个新认识,这让他觉得更加不能轻举妄动,而且也许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他与楚满哥之间的问题。

    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目光从夏小鱼身上扫过,又是一阵自嘲,落花有情,流水无意,此刻的她一颗心根本早落在了别人身上,哪里会注意得到自己?

    等夏华生等人下了楼,楚满哥面色又冷了下来,转头对卢夫人拱了拱手:“多谢夫人刚才帮忙,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罢,他毫不避讳地拉起夏小鱼的手,“走吧。”

    “洪儿……”卢玉燕在他身后喊了一声,楚满哥停下了身形,却没回头,卢玉燕走到他面前轻声道,“洪儿,你这样带着夏姑娘出去,不怕被别人说话吗?不如坐下来一起聊会儿……”

    “我和小鱼都是没学过什么规矩的乡下人,和卢夫人这样门第高贵的人坐在一起说话,只怕会有辱夫人的身份。若说怕被别人说话,这京城里有几个人认识我们两个?倒是卢夫人这样一再地来和我们搭讪,恐怕会被人传了闲话呢。”楚满哥脸上带着毫无热度的笑容,淡淡地道。

    “洪儿……”卢玉燕声音一梗,“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和我说话……,这么些年,我一直都在找你……”

    “卢夫人,这些话就不必多说了。”楚满哥眼神闪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冷漠,“还有,夫人,就算是乡野之人,也是有为人的尊严的,请夫人以后不要再拿些子虚乌有的事情为难夏小鱼,不然,也就别怪我这乡下人会动粗了。”

    卢玉燕怔怔站在原地,看着楚满哥拉着夏小鱼从她面前走过,半晌才如同失了魂一样,慢慢地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前,神不守余地坐下,倚着椅背,如同被人抽空了力气一样。

    云夫人看她这样子,怯怯地试探着问道:“表姐,你刚才叫那个人叫洪儿……他难道是大表姐的儿子?”

    卢玉燕点了点头,声音低得云夫人几乎有些没听清楚:“是,没错,他就是我家的洪儿……”

    “那他和那个叫夏小鱼……啊,怪不得你说这丫头和那个姓楚的一样狐猸,专会笼络男人……”云夫人恍然大悟,“那个姓楚的太恶毒了,为了把洪儿捆在身边,居然弄了个小丫头来……真是可恨……”说着话,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由得打了个颤,仿佛夏小鱼又挑眉瞪眼地站在面前,端起一碗茶泼了过来。

    “哼,她想也别想。洪儿不过是年少不懂事,才会被一个乡下小丫头迷得神魂颠倒,只要他回来,京城里多的是才貌双全的大家闺秀名媛淑女,到时候他自然会回心转意,把那个野丫头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卢玉燕说着又似乎一下子恢复了全部的活力,“我绝对不会让那个贱人得逞的,一定要把洪儿抢回来。”

    “那个姓楚的女人,不是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吗?你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吗?为什么他还帮着那个夏小鱼?”云夫人不解地道,“你难道没把以前的事都告诉他?”

    “早就全告诉他了,可是他……大概太突然了,他一时不能接受,过些时间就好了。只要他还在京城,能见到他,就有机会。”卢玉燕道,“我绝对不会再让那个姓楚的女人有翻身的机会……还有这个夏小鱼……”

    “刚才洪儿不是说……不准再去为难夏小鱼吗?这样做若是被他知道,只怕弄巧成拙啊。”作为大半个旁观者的云夫人总算说了一句清明些的话。

    “这事情再说,反正有时候慢慢来。”卢玉燕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道,“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洪儿肯回家去,只要他肯回家,一切就好办了。”

    “可是我看他的意思并不想回去啊。还有……”云夫人道,“我听说武家也不知道从哪儿知道洪儿的事,据说也在找他。”

    “哼,可惜当初没有彻底整倒他们,竟然让他们翻了身……我绝对不会让洪儿与他们武家搭上一点关系!他们想也别想!”

    “说到底,洪儿是姓武的,武家才是他正经的家……”云夫人话未说完,被卢玉燕狠狠地一瞪,立刻噤了声。

    “武家害死了我姐姐,是洪儿不共戴天的仇人!”卢玉燕狠狠地道,“他们想要洪儿,除非我死!”

    ---------

    夏小鱼坐在桌边等着旁边炉火上的“酥琼叶”灸好,薄薄的一片一片的饼上刷上了蜜,在火的灸烤下,颜色晶莹,香气四溢,她使劲地吸了吸鼻子,烤饼的大娘呵呵地笑了起来。

    跟着楚满哥出了茶楼,走不了多远,她就开始觉得嘴馋,想找东西吃,沿街已经吃了不少东西之后,又看到了这家卖“酥琼叶”的,她想起曾有人说,吃“酥琼叶”如同听得到“雪花片片飘落”的声音,立刻就想吃了。

    她撑着头看着跳动的炉火,突然想起刘齐之前说她“兴致不高”时,曾半开玩笑地道“大概是因为同行的人不一样吧”……

    夏小鱼的嘴角轻轻勾起,他说的似乎很对。

    “酥琼叶”快烤好的时候,楚满哥也回来了,他从卖蜜酿茶汤铺子上给她带了一碗“雪泡乌梅汁”,还有几串黄雀鲊,夏小鱼看着烤得黄澄澄的黄雀鲊,眼睛都瞪大了:“这是黄雀鲊么?这里居然有?”

    黄雀鲊存放时间长,但是做起来讲究,要把黄雀收拾干净后,用汤洗后拭干,多种调料调和,码在扁罐里,然后盖好固定,腌出卤以后倒掉,再加酒浸泡等等,过程很复杂,普通的人家不会做这么麻烦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在夜市能够吃到,夏小鱼又惊又喜。

    “嗯,运气不错,就剩最后几串了……”楚满哥拿了个瓷碟,把黄雀鲊摆在上面,“吃吧。”

    这时候“酥琼叶”也摆上上来,层层片片,放在蓝色瓷盘里,真的象一片片的雪花一样,润白细腻,在灯光下反射着点点水光。

    “真好看。”夏小鱼感叹了一声,捏起一片来,仔细看着,又看看楚满哥,美美地一笑,“我要吃啦。”

    楚满哥眼中笑意浓浓:“吃吧。”

    “你不是说要回孟梁岭吗?为什么没有回去啊?”夏小鱼了三片“酥琼叶”,啃了两串黄雀酢以后,停了下来,看着慢慢地嚼着“酥琼叶”的楚满哥。

    “你不愿意我在这里?”楚满哥没有直接回答她,说话时神情突然变得怪怪的,“为什么?”

    “我哪有这样说,你怎么怪怪的?”夏小鱼打量着他,又道,“那你一整天都在哪儿?”

    “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楚满哥道,“我还看见你和姓刘的在塔林里。”

    “啊?你也在大觉寺?我怎么没有看到你?你既然在,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夏小鱼完全没听出来他话里的意味,抱怨了一句,“有事的时候你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倒是刘大人帮得上忙。”

    “呵,他倒是帮得上忙,”楚满哥再也忍不住,冲口而出,“他原本就对你居心不良,当然肯帮忙了!”

    “你说什么?”夏小鱼终于听出来他话中的意思,又羞又恼,声音也大了起来,“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楚满哥说那一句话原本只是逞一时之快,见她真的生起气来了,不由得态度就软了下去,又不想轻易服软,别开了头,嘴里道:“我没什么意思,就是看他不顺眼。”

    那摆摊的大娘原本想过来劝,看了看楚满哥的样子,又笑了。

    “那你要看谁才顺眼?你知不知道今天在大觉寺差点出了大事情,要不是刘大人帮忙,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你还说人家居心不良?就算居心不良,好歹也帮了我的忙,”夏小鱼得理不饶人,又道,“你呢,你到是居心好的,可你人在哪儿呢?”

    楚满哥原本想说几句软话,被夏小鱼咄咄逼人的话又把闷在心里的气引了出来,语气很冲地道:“你怎么知道我不在?还不就是你四妹的事情,我早看出来你那四妹不对劲,要不是我揍了那个引你四妹出来的男人一顿,你以为那么容易事情就解决了吗?我是个粗人,只会用拳头讲话,当然比不上那个姓刘的,会说好听的讨好人。”

    夏小鱼突然想起之前在大觉寺塔林散步,刘齐曾说有一个不速之客帮忙的事,心里一动,仔细地看了看楚满哥,问道:“当时是不是你和刘齐一起……”

    “谁愿意和他一起,我正在问的时候,他也来了……”楚满哥没好气地道,“我怕你担心,又想既然他能帮忙,而且他的身份也比我方便,才没赶他走。”

    “原来是这样……”夏小鱼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着他一直暗暗地陪着自己,心里突然觉得很安定,甜甜的,象是“酥琼叶”上的蜜糖都化在了心里。

    “那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为什么不出来见我?”

    “你身边不是一直有个小姑娘跟着吗?我怕给你惹麻烦,到时候你不是一样怨我……”楚满哥满脸的不快,继续看着另一边“我也是为你着想……”

    “哦,谢谢。”

    楚满哥话还没完就猛然听到她一句谢,一下子愣住了,转过头来看着她,一脸的意外不解。

    “谢谢你……”夏小鱼笑眯眯地看着他,又重说了一遍,“谢谢。我很开心。”

    她此刻的笑容如同绽放的花儿一样美好,楚满哥心头一热,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的不快不知道何时早已烟消云散了。

    夏小鱼拿起一串黄雀鲊来,咬下一块来,笑着对楚满哥道:“满哥哥,你说,为什么我跟着你就胃口特别好呢,之前我觉得夜市一点不象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有趣,现在啊,我发现原来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好东西呢。”

    “你什么时候胃口不好了?天生的贪吃贪玩贪睡。”楚满哥嘴上不屑地说着,眼神里满是宠溺。

    “你说你自己吗?”夏小鱼挑眉看着他,“从小到大,难道你比我吃得少玩得少睡得少?哼,还有嘴说我?”

    楚满哥没有再反驳她的话,只是笑着看她一口一口地把一串黄雀鲊吃完。

    ---------

    “今天晚上的事,委屈你了。”

    走在灯红酒绿的闹市之外,行人渐少的小巷,夏小鱼正心满意足地回味着黄雀鱼鲊的美味时,楚满哥突然拉起她的手,低低地说了一句。

    夏小鱼愣了一下,她敏感地捕捉到了这句话中的另一层意义。

    “你承认卢玉燕了,也愿意接受你的生世了?”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好象隐隐觉得,终有一天,他会离她很远很远。

    楚满哥微微一怔,半晌才涩涩一笑道:“不是接受不接受的事。我只是想,如果不是因为我,她不会那样对你。小鱼,”他握了握她的手,“其实你之前说的话,也不是全错,我的确做得不够好,不仅不能帮你,还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可是今天晚上,是你帮我解了围啊,不管事情是因何而起,我知道你会站在我这边,就很高兴很开心了。”夏小鱼心情有些压抑,却很认真的答道。

    想起刚才的事情,她的确觉得很气愤,一半是因为自己,还有一半是因为满哥奶奶。

    可是楚满哥不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问他,关于满哥奶奶,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到底这件事还是因楚满哥而起,再追根溯源,是因为当年那一桩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

    而那些事的发生,并不是她或是楚满哥能够控制的,可是却必须的要承受事情的后果,想起来,似乎很不公平……

    “夏小鱼……”楚满哥把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说话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刘齐这个人……你离他远一点……”

    “啊?”夏小鱼愣了一下,“为什么?刘齐他只是生性冷淡为人傲慢了些,待人也还不错啊,而且还帮过我好几次忙。”

    “你……”楚满哥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懵懂不懂的样子,突然觉得关于刘齐的心思,也许还是少说些的好,她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完全是不在意的,自己若是说了,她倒真的放在心上了。

    他心里绕了几个弯,把要出口的话咽了下去,只是道:“没什么,反正你别和他走那么近,再说,你和我是有婚约的,和其他人总得要避讳一些,动不动和个大男人走在一起,象什么样子……”

    “谁和你有婚约了?”夏小鱼脸一下子涨得绯红,使劲要从他手里抽出手来,“你有上我家提过亲吗?我爹答应你了吗?”

    楚满哥紧紧地抓住她的手,正色道:“我有上你家提过亲,你爹爹也亲口答应了,不过是……我不想委屈你……”他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如果可以的话,过段日子,我就请人去你家下贴。”

    “啊?”夏小鱼十分惊讶,“你……”

    他这么说,是真的准备要回到卢家去了吗?这样的决定大大出乎了夏小鱼的意料之外,以自己对楚满哥的了解,即使是知道满哥奶奶与他的母亲的死有关,也并不代表他就会因此选择回到卢家。

    他这样做,说到底,只是为了明正言顺地迈进她家的门槛吗?

    楚满哥笑了:“你说,如果我对你爹爹说我父母双亡,只能自己请媒人上门,他会不会让我过关?”

    夏小鱼望着他的笑容心里一阵苦涩,他不过是说笑罢了,若是说父母双亡,那夏华生必定要问及满哥奶奶,那他又该如何解释呢?

    楚满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现在想,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明白,就好了。”

    “‘难得糊涂’的确是好的,我总想弄明白一切,到最后不过是惹出一堆更加烦恼的事来。我实在是太笨啦。”他自嘲地笑道。

    “即使你不想,事情也不会平息的,卢夫人不是一样找到你了吗?”夏小鱼道,“满哥哥,你不要太为难自己了,你想要怎么做只管按你自己想的去做,不用管我的。”

    她不想看他这么烦恼,更想他为了自己做一些违心的事。

    “我怎么能不管你?”楚满哥皱了皱眉,不满地看了她一眼,“我不管你,还让别人去管么?”

    夏小鱼抿唇一笑,扬起下颌,故作不屑地看着他:“你管得着我吗?”

    “你试试我管不管得着?”楚满哥被她娇俏的模样挑得心头一热,一下子站定了身子,拉着她的手,眼神灼灼地紧盯着她,慢慢地俯低了头,声音微哑,“夏小鱼……你这样子打扮,很好看……”

    夏小鱼没想到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大胆,虽然这条小巷子人并不多,可是毕竟还是有好几个人来来往往,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大而化之地站在街中间,早就有好事的人驻足来看了。

    夏小鱼毫不犹豫地狠狠地推了他一把,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几步跑在了前面。

    楚满哥站在原地看着她逃走,想想她刚才一瞬连颈项都红了的害羞样子,忍不住心神荡漾,站了一会儿,连忙快步追了上去。

    等追到她以后,免不了说几句讨好求饶的话,夏小鱼这才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些。

    可是楚满哥心里仍对她之前的话耿耿于怀,走了一段又道:“我不在的时候,不管是刘齐,还是刘元晋……还有那个秦子渊,你都离他们远一点……”

    怎么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原题上?

    夏小鱼哑然失笑,被他一提,突然又想起来:“啊,说到元晋,我都要忘了,我得快点回去,还有笔生意没谈呢!真是糟糕了……拖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元晋在家里怎么样了?”

    她没心没肺地一个劲地说,也没看见楚满哥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了,楚满哥见她越说越来劲,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小手,她立刻痛叫了一声:“哎哟,你干什么哪?”

    楚满哥眉头拧得紧紧地:“我刚才说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夏小鱼想了想,才明白过来,白了他一眼道:“元晋是我的生意搭子,我不在,店子就是他一个人看着,我当然要关心啦。再说,我走之前,想盘下对面的茶楼,这件事还没谈成呢,拖到现在,我心里当然担心啊……

    “你要盘下茶楼?”楚满哥有些惊讶,又蓦地一笑,“我媳妇真是越来越能干了。”

    “你这话,是夸我还是损我呢?”夏小鱼挑着眉,撅着嘴看他。

    她撒娇的样子让他心里如被阳光熨贴般舒服,话语中也带了些宠溺的味道:“当然是夸你啦,我的媳妇本来就是最能干的了。”

    “我啊,要把茶楼盘下来,改一改,然后再挂上容华楼的牌匾,我要重建一个容华楼。”夏小鱼受了鼓励,意气风发地设想着未来,“一定要和以前的容华楼一样好!”

    “容华楼?”楚满哥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点头道,“好。”

    “你也觉得很好?”夏小鱼开心地看着他。

    她话音未落,冷不防被楚满哥抱了个满怀,惊得僵直了身体,努力四下地看着,这里是一棵大槐树背阴的地方,看不到远处,没有人经过,她稍稍放了心。

    这时才觉得楚满哥的怀抱滚烫,呼在她耳边的气息也同样灸人,他低低地道:“是,很好,夏小鱼,你是最好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