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俏厨娘,秀色田园 > 第170章 夏雪珠被烫伤

第170章 夏雪珠被烫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元晋站了一会儿,还想再说什么,这时候初一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道:“人安排好了,哎呀妈,跑死我了。”

    夏小鱼笑道:“你跑这么快干嘛啊?毂”

    “还不是刘元晋,说我要是在路上磨蹭就扣我工钱……”初一扶着膝低着头猛喘,然后又抬起头来道,“我看,他现在比你还抠门儿呢。”

    夏小鱼看了刘元晋一眼,不禁又笑出声来,刘元晋抿着唇也是一笑,把手上的毛巾往初一身上一塞道:“去招呼客人去。”

    “李春和杨新他们回家帮忙干农活去了,人手紧了点,这几天你多担着点,不会亏待你的。”夏小鱼笑着道。

    “我一路跑过来,这街上好些生面孔,前阵子听说是要打仗了,是不是幽州打起来了。”初一边缅衣袖边道,“不知道会不会打到这边来啊。”

    夏小鱼心中一震,幽州打起来了,那么和幽州近在咫尺的滁州,是不是也已经乱了?

    他现在又会怎么样?会有危险吗?

    “幽州离我们远着呢,别瞎胡猜,这种时候,正是水患频发的时候,各处的流民都不少,不一定就是兵灾,别胡扯了,快去干活。”刘元晋递了一碗水给他。

    “啊,还是咱们武陵县好啊……”初一感叹了一句,几大口灌下去,把毛巾往身上一搭,干活去了铨。

    夏小鱼呆呆地盯着桌上的帐本,脑中却开始混沌起来,她有些担心,又希望事情象刘元晋说的一样,那些陌生的面孔都不过是因水灾而流落到此的灾民。

    “小鱼,你没事吧?”刘元晋在边上问道,她这样神思游离的神情很少见,也很让人担心。

    “没事。”夏小鱼回过神来,对他扯着嘴笑了笑,“没什么事。”

    “那好,我先去厨房看看,晚上回去再找他们谈那件事。”

    “行,你先忙,我看一下菜单,想想有没有要换的菜式。”

    刘元晋点点头,转身要走,夏小鱼突然想起什么来,喊住了他:“元晋。”

    刘元晋停下来:“什么事?”

    “元晋,你是我爹爹的学生,我想问你,我爹爹这个人……你觉得他是怎么样一个人?”

    夏小鱼声音很轻,带着一丝犹疑,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样问刘元晋到底是想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又或者说,只是需要刘元晋的回答来坚定自己的信心。

    “你说先生?”刘元晋有些意外,却仍是实实在在地道,“先生在我眼里,是个德行高尚的人,修身养德,致知力行,谨思明辩,是元晋一生的良师。”

    夏小鱼笑容莫测地道:“元晋,你别说这些太花哨的词,我听不太懂,你就告诉我,你觉得他真的德行无失吗?”

    刘元晋又是一怔,他虽然品行淳厚,原本也是个心思敏捷的人,夏小鱼这样问,他立刻感觉到事情的微妙,微微蹙了蹙眉,道:“当然……至少我没见过他失德的行为……小鱼,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什么。”夏小鱼连忙摇了摇头,又冲他笑了笑,“我只是随便问问。”

    “小鱼……”刘元晋想了想,道,“是不是听到什么关于先生的风言风语?”

    夏小鱼立刻敏感地捕捉到他话里不同寻常地信息,抬眼盯着他道:“你怎么这样问,难道你听到过什么风言风语?”

    刘元晋是知道她的聪明的,却因为关心便不提防说了这样一句话,他有些为难,君子不蔽人之美,不言人之恶,更不要说,那些原本是连他都不信的流言,他怎么能开口说给她听呢?

    他想了想,先给夏小鱼做了些心理铺垫:“浸润之谮,肤受之诉,小鱼,有时候有些话太过突然太过沉重,乍一听到,就很容易轻易相信,让人难辨是非。谮者毁人行,诉者诉己冤,听听则已……”

    夏小鱼笑了笑道:“我知道,圣人不是也说过,就算是亲眼看到的也不一定是事实吗?我明白的。”

    “的确,当年我曾经听到过有关先生和……何师母之间的传言,不过我不太相信,先生不是那样的人……”

    夏小鱼倒吸了一口冷气,又问道:“你说的当年是什么时候?是我娘亲生我之前么?”

    刘元晋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应该是的……”

    他立即又道:“但是,我相信先生,他不是传言说的那种人。况且,他和师母,啊,就是你娘亲,一直感情很好,那时候我年岁不大,我只记得先生到了春季每次从学堂回去,都会从学堂门外的梨树上带一朵梨花回去,应该是要带回去给师母的……”

    “是吗……”夏小鱼涩涩的一笑,娘亲的名字叫阮离,和“梨”字恰恰同音,而她的生辰就在二月中,那时候正是梨花初开的时节。

    可是有时候感情这种东西原本就是来得快也去得快的,况且男人三心二意也是常有的事,这一切并不能证明,他和何竹枝是清白的。

    “小鱼,到底发什么事?你怎么会突然想起问我这个?”刘元晋越来越担心,“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夏小鱼摇了摇头,仍是淡淡地笑着道,“明天是我爹的生辰,你的礼物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我也没什么送得出手的东西,”刘元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还是和往年一样,一幅字画。”

    “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去我家吧,这一次爹爹不让大办,就在家里吃个便饭,你也去吧。”

    刘元晋犹豫了一下,夏小鱼道:“你是担心何竹枝不高兴?别管她,爹爹一定很高兴你去看他,你们应该也很久没有见过面啦。”

    “嗯,”刘元晋觉得她说得不错,自己也的确很久没见过老师了,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好,我跟你一起去。”

    -----------

    第二天,虽然夏华生事先说过不需要夏小鱼操心宴席的事,但是夏小鱼仍是准备了几个菜由容华楼一早送到了夏家,。

    夏华生和夏雪珠是同一天的生日,所以虽然没有大肆操办,亲朋好友仍是坐了三桌。

    夏小鱼没有和夏华生等人坐在一起,作为女儿,她和夏雪珠以及夏雪珠的几位闺蜜坐在了一起。

    夏小鱼发现除了自己送过来的几样菜外,桌上的菜式几乎都是夏华生喜欢的,其中包括清炒凉瓜。她看了一眼今天厨房里的“大功臣”梅香,梅香春风满面地站在夏华生和何竹枝身后,夏小鱼注意到,她刻意地站得离夏华生近了些,整人乍一看去,几乎象贴在了夏华生的背后。

    夏小鱼心里一阵不舒服,转过头看看坐在夏华生那桌下首的夏青山,夏青山脸上一脸很明显的厌恶神情。

    夏远亭却满心的欢喜,一脸的惊喜,他和父亲的口味相近,除了苦味的凉瓜,其他的菜都是他爱的,他在席上毫不避讳由衷地赞道:“梅香,你的手艺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夏雪珠撇撇嘴,哼了一声。

    旁边的闺蜜甲道:“那个梅香,就是你说的大户人家沦落到你娘家里为奴的那个?模样倒挺俊俏的。”

    “是啊,就是她啊。”夏雪珠扬声道,“唉,所谓人各有命就是这样,不是那个命,就享不了那样的福,原本是麻雀命,怎么着也成不了凤凰啊,光是模样俊俏也没有用的,对吧?”

    几个女孩子都听出来她话里讥嘲的意思,咯咯地笑起来。

    夏小鱼注意地看着梅香,她脸上一时露出了难堪愤恨的表情,立刻又忍了下去。夏远亭的位置离夏雪珠近,皱着眉道:“别人是麻雀命,那你自己呢?”

    夏雪珠气得咬牙,恨恨地道:“夏远亭!你这个猪脑子!”

    夏华生重重地咳了一声,夏雪珠和夏远亭立刻偃旗息鼓,互相狠狠地瞪了一眼,各自转过了头。

    夏小鱼很确切地从梅香的眼中捕捉到了那一抹得意之色。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起来,大哥说的不假……

    原本想,也许是真的,如刘元晋所说,看到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实,甚至看到了事实,也不一定看到真相,可是现在看来,梅香在夏家的位置的确和之前不一样了。

    “小鱼,小鱼……”夏宝儿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扑到了夏小鱼的身上,“我要吃糕,我要吃糕……”

    “宝儿,你怎么叫你三姐的名字,没有规矩……”夏华生皱着眉斥责夏宝儿。

    夏宝儿很不高兴地撅起了嘴。

    夏小鱼毫不介意地拉起夏宝儿对夏华生笑道:“爹爹,宝儿他和我开玩笑呢,他没吃什么东西,我带他去后面先拿一点糕吧。”

    “好,去吧。”

    夏小鱼带着夏宝儿往厨后走,边走边道:“桌上那么多菜,你怎么都不吃,不是有你喜欢的鲜姜笋灸鸭……”

    “我不想吃!”夏宝儿哼了一声,撇着嘴,“我才不吃那个坏女人做的菜!”

    “坏女人?”夏小鱼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夏宝儿说的是梅香,她蹲下身来问夏宝儿,“宝儿,你怎么这样说?”

    “我不喜欢她,她笑得好假……她还凶我……”

    “凶你?什么时候?”夏小鱼微微蹙眉,梅香竟然这么大胆了吗?竟然骂宝儿?

    “那天在爹爹的书房,我口渴了,想喝一口爹爹书桌上的茶,她就凶我,赶我出来!哼,她是个坏女人!”夏宝儿大声地道,“我生起气来把茶都打翻了,结果爹爹回来打了我。”说着委屈地抽噎起来,“爹爹也变成坏人啦!”

    “宝儿,你知道爹爹是不喜欢别人随便在他的书房里乱跑的,再说小孩子不能喝茶的,喝了就不能睡了,不能睡的话,就第二天就会红眼睛的,红眼睛了可怎么办啊?……以后,你若是渴了,叫李婶或者叫梅香帮你倒你碗水就好了……知道吗?”

    “哼,我不叫她倒,我叫李婶帮我倒!”夏宝儿不满地扬起小下巴。

    “好,就叫李婶帮你倒。”夏小鱼笑道,“走吧,去拿糕吃。”

    等夏小鱼和夏宝儿拿了糕回来,却发现院子里已经闹得人仰马翻了,一张桌子翻在一边,盘子碟子碗滚得四下都是,一片狼籍。

    夏雪珠跳着脚尖叫着,一大群人手忙脚乱地围着她,夏小鱼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切,刘元晋上前来眉头紧锁道:“刚上上汤的时候,李婶不小心把汤倒在雪珠身上了!”

    “什么?!”夏小鱼大吃了一惊,连忙道,“有没有拿冷水冲洗一下?”她一边说一边跑了过去,用力分开众人,想要帮忙,却被人一把拉住了,她转回头去,只见夏青山对她摇头道,“别管,要不然出了事,何竹枝只会怪你!”

    夏小鱼愣了,停下了脚步,大哥说的没错,自己要是上去帮了忙,说不定惹祸上了身。

    这时候夏华生已经拉着夏雪珠快步往厨房走,嘴里道:“拿手冲一冲,快!”

    夏小鱼松了一口气,幸好夏华生也知道如何处理。

    夏雪珠半条胳膊和肩背处都被烫伤了,幸亏及时用冷水冲洗,起泡的面积并不大,只是她不耐痛,从头到底又哭又叫,声音都哑掉了。

    宴席就这样仓皇狼狈地散了场,其他人离开以后,夏小鱼留下来帮李婶收拾残局,梅香跟着何竹枝去照顾夏雪珠了。

    李婶被何竹枝大骂了一顿,何竹枝声称要扣她的工钱,若是夏雪珠毁了容,还要她赔偿损失。

    李婶一边收拾,一边战战兢兢,魂不守舍地念叨:“我不是有意的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我走着走着脚下绊了一跤……”

    夏小鱼见李婶手上也烫起了一些水泡,连忙道:“李婶,你别收拾了,先去擦一点药膏吧。正好大夫来看过雪珠了,留了些烫伤药膏。”

    “不,不用了……”李婶心有余悸,一边摇头一边又对夏小鱼诉说,“三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很小心的啊,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就绊倒了,我……”

    “李婶,你也别急,没事的,爹爹是明理的人,你不用担心。”夏小鱼也觉得奇怪,家里的情况她都熟悉,刚才又到李婶摔倒的地方看了看,实在看不出来什么地方可以把人绊倒……

    “梅香和我一起出来的,她就走在我边上,她可以证明啊,我不是故意把汤倒在四姑娘身上的啊,我,我真的是冤枉的……”

    “梅香?她在你边上?”夏小鱼心里一凛,“她和你走在一起吗?”

    “是啊,当时菜都是一式三份的,所以我们两个都是一起上菜的……我真的很小心的……三姑娘,你帮我跟太太说说……”李婶小声地哭起来,“我可没钱赔啊……我家里还有三个小孩子……”

    “李婶,你别担心……有爹爹在,不会为难你的。”夏小鱼一边劝慰她,一边看着眼前的一片零乱,心里升起一阵莫名的寒意。

    -----------

    如夏小鱼所说,夏华生并没有听何竹枝的要求李婶赔偿损失,只是因为李婶这一次失误很严重,所以将她辞退了。

    夏雪珠的烫伤因为及时拿冷水冲洗了一下,所以起泡的面积不算太大,但是因为部位在手上和背上,所以她不得不按医嘱卧床休息十天。

    何竹枝心痛女儿,时刻陪着她,又吩咐梅香重新再去找一个帮佣,梅香效率很高,很快又从外面找了一位姓王的帮佣来。

    而夏小鱼从那一天后,接连好几天都没回夏家,也没去看夏雪珠,她知道何竹枝心情不好,觉得没有必要在这个当口去讨没趣,她一片好意去,何竹枝也不会领情,大约还会借题发挥指桑骂槐也不一定,所以她没必要去当何竹枝发泄郁闷怒火的目标。

    何竹枝这个人,最大的问题就是脑子容易发热,一发热就拎不清,也难怪夏华生厌烦她……

    想到这个,夏小鱼脑中又浮现出梅香清丽的面容,这个女人,年纪比何竹枝轻,长得不比何竹枝差,才貌双全,又知冷知热,温柔多情……对比起来,何竹枝却完全是个上了年纪的已婚妇女,成天唠唠叨叨,不是抱怨就是发牢sao,从不关心也没法了解丈夫的心事,彼此完全没法沟通……

    若是夏华生移情别恋,也似乎是很自然而然的……

    可是,自然而然却并不是对的,发乎情却要止乎礼,夏华生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而且……这个梅香表面柔顺贤淑,心思却并不简单,按李婶的话来说,昨天晚上的事,很难说不是她故意绊了李婶一跤……

    因为之前夏雪珠奚落了她,所以她就下了这样的狠手……

    这个女人,不是善类!

    夏小鱼坐在柜台里,手拄在柜台上,沉吟着。

    刘元晋走到柜台边,从她眼前拿了笔墨,又拿了帐册,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发呆。

    初一上了菜回来,拿胳膊碰碰刘元晋道:“你看看小鱼姐,自从那天从夏家回来就这样发呆,傻了吗?”

    刘元晋横了他一眼道:“去做自己的事情去,别添乱。”

    初一不服气地耸了耸鼻子,转身走了。

    等初一走开,刘元晋放下笔,又把帐册摆回原处,夏小鱼还是一动也不动。刘元晋忍不住道:“小鱼,你怎么了?”

    夏小鱼仍是毫无反应,刘元晋声音稍微大了些:“小鱼?小鱼?”

    这一次,夏小鱼终于回过神了,猛然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什么事?”

    “你这几天都怎么了?总是在出神。”刘元晋见她如此大反应,哑然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在想那天雪珠烫伤的事……”夏小鱼坦白地道,“我觉得很怪。”

    “怪?怎么怪了?”

    “你知道吗?你们走了以后,我留下来帮李婶收拾的时候,李婶说她很小心的,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脚下被绊了一下,就把汤洒了……”

    “那有什么奇怪呢?大概她没注意脚下,所以被绊倒了吧。”

    “可是,地上会有什么可以把人绊倒呢?我想不出来,到后来也没发现哪儿有可以绊倒人的东西,况且李婶也说了,她很小心的……”

    “那你的意思是?”刘元晋的表情也渐渐的严肃起来。

    “李婶说,当时梅香和她一起,她们各端了一煲烫……李婶被绊倒的,你说近在咫尺的人却一点也没受影响,汤也没洒,也没受伤,不是有点奇怪吗?要不就是她实在太冷静了,要不就是……”夏小鱼说到这里看了刘元晋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要不就是,她绊倒了李婶……对吗?”刘元晋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俏厨娘,秀色田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羌笛菱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羌笛菱歌并收藏俏厨娘,秀色田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