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赋 > 第57章 雨夜里的烦乱

第57章 雨夜里的烦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长汀赶忙连连摆手阻止,小脸一阵拧巴,“那药汤子太苦了,打死都不喝!”

    花慕寒止步回身,沉脸不语。

    长汀气势顿弱,嘟嘴咕哝道:“要喝也可以,除非……除非有玫瑰羹和玫瑰饼……”

    花慕寒无奈的翻动了一下眼皮,继续往外走去。

    长汀开心的大声提醒,“记得多放糖!”

    花慕寒也不接茬,直接走出了房门。他暗自感叹,这孩子实在是心太大,刚受完刑,就忘了疼。

    长汀一人待在房里,心绪立即烦杂起来。

    眼前时而是玄姬那双嫉恨的眼神,时而是花慕寒的胸膛……

    今日在玄姬那里,得到的唯一一点有用消息,就是她最近极有可能受到过刺激,因此才会拿自己去撒气。

    那刺激,应是来自于谷主,可谷主在禁地闭关,根本就没法子靠近那个地方……

    再让她感慨万千的就是,真是找对了靠山!

    相信今日这件事,若是换成任如风,一定不敢这样对堂堂谷主夫人不客气。

    她觉得亏欠花慕寒的越来越多,不知将来该怎样还他……

    不多时,花慕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孙全,端着一碗汤药和吃的。

    长汀要起床,被花慕寒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孙全搬了椅子和桌子过去,然后就无言的退了出去。

    长汀的目光直接掠过了那碗黑乎乎的汤药,放到了那碟玫瑰饼和两碗玫瑰羹上。

    花慕寒将其中一碗玫瑰羹放到了她的面前,把另一碗放到了自己面前。

    长汀迫不及待的便低头去喝,花慕寒不由得为之皱眉,把到嘴的话及时咽了回去。

    就这么个性子,是该受受教训!

    “烫、烫、烫!”长汀冷不防被烫,张大嘴巴,拿手使劲的扇风。

    花慕寒暗觉好笑,面色却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伸手拿了个玫瑰饼,悠然的吃着。

    长汀斜了他一眼,小声嘀咕着,“一看就是故意的,明知道烫,也不知提……”

    花慕寒眸光一动,她立即讪讪止口,拿勺子舀了一小口玫瑰羹,向口里送去。

    “嗯?”她吧嗒了一下嘴巴,觉得不对劲,“怎么一点都不甜啊?是不是忘记给我放糖了?”

    花慕寒抿唇一笑,伸手将自己的羹汤和她的调换了过来。

    长汀瞅了他一眼,拿勺子试了试,果不其然,这一碗很甜,正合她的口味。

    她不好意思的向花慕寒看去,“你看,我把两碗都占下了,你只能自己再重新做……”

    话未说完,她就愣住了。

    花慕寒淡然自若的拿起汤勺,低头喝起了那碗玫瑰羹。

    长汀心里生起一份异样感,有严重洁癖的他,今日不仅让她入了他的专属温泉,居然还喝起了她动过的羹汤……

    就在她想的出神时,花慕寒淡淡开口,“吃的也做了,是不是该喝药了?”

    长汀小脸一苦,瞥眼看向了那一碗黑乎乎的药汁。

    花慕寒放下了汤勺,做出了一副监督的架势。

    长汀的喉咙费力的动了动,迟疑着向那碗药伸出了颤颤的手,嘴里还言不由衷、底气全无的叨咕着,“不就是区区一碗药么,谁怕谁啊,小爷自来是说话算数……”

    花慕寒不无嘲讽的淡淡开口,“疼成那样,都忍着不肯喊一声疼,难道,就怕喝药?”

    长汀被激,斗志涌了上来,用力一拍胸脯,大声嚷嚷道:“笑话!你信不信,我能一饮而尽?”

    花慕寒轻轻点头,“相信。”

    这句话堵得十分平淡,但又十分的干脆,长汀无法,一咬牙,一横心,端起那药碗,视死如归般把它灌入了口中。

    药碗还没放稳呢,她的另一只手,就忙不迭的向盘中的玫瑰饼抓去,看的花慕寒是哭笑不得。

    一直到吃饱喝足,花慕寒都没向她问起受刑的缘故,她心中反倒觉得更加的忐忑不安。

    尘烟一回落花圃,就远远的看到了站在一株杏树下的花慕寒。

    “主子,那臭小子的伤怎样?”尘烟快步走了过去。

    花慕寒轻轻摇了摇头,“过段时日就好了。”

    尘烟这才大大松了口气。

    “都处理好了?”

    尘烟点头,“是。”

    花慕寒也不再细问,抬步向房舍那边走去。

    “主子,你不觉得这事蹊跷吗?若说谷主一人针对她反常还说的过去,怎么连玄姬也这样?”尘烟压低了嗓音。

    花慕寒凝眉止步,隔了一会儿,才望着不远处的屋舍,沉声道:“你派你的心腹,走一趟古凰镇。”

    “是,奴才明白。”

    ※※※

    午后,天气忽的阴沉了下来,到傍晚时,小雨就淅沥了起来。

    夜色深浓,长汀躺在她的小木床上,轻轻抚弄着手指上的那个白玉环,听着外头沙沙的雨声,心思乱了。

    她满脑子里,都充斥着今早花慕寒抱她回落花圃,然后****上身,给她清理伤口的情景。

    那种感觉,慌乱而又甜蜜,似乎,与当年暗恋蛐蛐儿时很像,但又有所不同。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恐慌中。

    一门之隔的房内,花慕寒正坐在桌案前看书,可是,大半天都不见他翻动一下书页。

    他放下手里的书卷,皱眉起身,走过去推开了窗子。

    雨声淅沥,他将目光从雨幕移到了肩头上。

    抬手掀动衣领,长指抚向了那个牙印。

    蓦地,他的手指如受到了灼烫,拉起衣领,盖起了那个牙印。

    他心中有恐惧在蔓延滋生。

    他的确知道不少达官显贵偏好男风,可更深知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

    虽然,禁欲……

    他越想心里越觉烦乱,合上窗子,转身向外间走去。

    一出屋门,他就看到了趴睡在床上的那个大男孩儿。

    看到她那副睡相,他不禁眉间大皱,走过去坐到床边,伸手去推她的胳膊,“膝盖上有伤,不要这么趴着睡。”

    长汀好不容易才睡着,听到他的声音,闭着双眼,歪头咕哝道:“这样睡,才安全……”

    花慕寒觉得莫名其妙,又连推了她两下,见她睡的实在香甜,就放弃了,起身向门口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凰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夕雾并收藏凰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