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凰赋 > 第196章 第一也是唯一

第196章 第一也是唯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时间,所有目光都投向了占凌,随即,就又齐齐看向龙座上的九五之尊。

    众所周知,萧占凌可是花慕寒的第一亲信,他若是离开开阳,无疑是削去了他的一只臂膀。

    长汀皱眉,现在的情势很明了,要走都走,要留都留。

    她担忧的看向花慕寒。

    花慕寒眸光微动,向她这边望来。

    只是,冕旒投下了一片阴影,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占凌坐在那里一笑,爽朗应答:“夏丞相提醒的极是,本王已经于日前奏请圣上,待万寿节后,本王就要前往封地了。”

    殿中一片错愕。

    长汀亦意外非常,看看占凌,紧接着就更加担忧的看向花慕寒。

    董太后与夏太后同时皱眉,表情如出一辙。

    就在众人窃窃私语之际,一阵低咳声响起,霎时间,殿内归于沉寂。

    长汀看向那个病王爷,双手微微握紧。

    看来,今晚这个寿宴不简单。

    萧东辰一双锐利目光在殿内缓缓移动,语气低沉威严,“既然先帝有遗诏,那就照遗诏办,该赴封地的赴封地,该留在开阳的留在开阳。”

    霸气!长汀心里那个畅快,真想大力鼓掌喝彩。

    (野店残冬。绿酒春浓。念如今、此意谁同。溪光不尽,山翠无穷。有几枝梅,几竿竹,几株松。绿阴铺野换新光,薰风初昼长。小荷贴水点横塘,蝶衣晒粉忙。茶鼎熟,酒卮扬,醉来诗兴狂。燕雏似惜落花香,双衔归画梁。问讯东桥竹,将军有报书。倒衣还命驾,高枕乃吾庐。花妥莺捎蝶,溪喧獭趁鱼。重来休沐地,真作野人居。山雨樽仍在,沙沉榻未移。犬迎曾宿客,鸦护落巢儿。云薄翠微寺,天清皇子陂。向来幽兴极,步屣过东篱。落日平台上,春风啜茗时。石栏斜点笔,桐叶坐题诗。孤村落日残霞,轻烟老树寒鸦,一点飞鸿影下。青山绿水,白草红叶黄花。去时梅萼初凝粉。不觉小桃风力损。梨花最晚又凋零,何事归期无定准。)

    再看那董太后,脸上已然要挂不住了,声音亦刺耳起来,“那待这万寿节一过,占凌与玉祺就都赶赴各自封地吧,不得皇帝宣召,不得私自回京。”

    “太后所言甚是,祖宗立下的规矩自是不能更改。”萧东辰接的坦然。

    “那这皇帝给占凌新赐的府邸,可就浪费了。”董太后冷笑。

    花慕寒淡然一笑,“朕赐府邸于八弟,实是按祖制所为。虽八弟要远赴封地,但逢节奉昭,还得回开阳来小住,自然得有地方下榻。朕记得,四哥亦是如此。”

    “好啊,既然皇帝都如此说,哀家亦无异议,只是有些舍不得他们两个而已。”董太后看了儿子萧望儒一眼,压下了火气,笑的雍容。

    长汀看向夏太后,只见夏太后眉间紧蹙,已然露出愁容。

    今夜这事情太纷乱,真不知最终是谁得了便宜。

    只要占凌与玉祺奉旨离开,那董太后也甭想跟儿子去封地小住,所有打算都有了牵制,想实施下去,除非破釜沉舟。

    若是如此,即便将来萧望儒能得偿所愿篡位成功,天下人又该如何看待他这个舍母不顾的新君。

    玉祺要是离开,夏丞相与夏太后必定不服气,而占凌离开,花慕寒更是……

    就在长汀的纠结忧虑里,萧东辰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卷帛绢递向了身旁的秦唯朗,“先帝健在时,曾给了本王一道诏书,在今日,便呈成皇上吧。”

    殿中一片哗然,上到太后,下到宫女太监,哗啦啦跪了一地。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把先帝搬出来了?”安澜懵了,醉醺醺跪在地上,向长汀问去。

    长汀拧他一把,不许他再多言。

    花慕寒恭恭敬敬接过那道圣旨,展开一看,神色微变。

    沉寂里,他缓缓开口,“先帝有旨,双王为青桑征战沙场几十年,唯一的儿子更是为国捐躯,故将八弟过继到其膝下,侍候九叔九婶颐养天年,暂且不必远赴封地。”

    长汀不自控的咧了咧嘴角,妈呀,这出戏演的真棒,个个都能拿奖。

    这先帝英明啊,给儿子铺下了这么长的路,真是真爱!

    “尘烟。”花慕寒看向尘烟。

    尘烟心领神会,起身恭敬的捧过那卷诏书,走向夏丞相、刘太尉等几位重臣。

    “八弟,即日起,你便搬去九叔府上,好好照顾九叔九婶。”

    “是,臣弟遵旨。”占凌伏地领命。

    这指定是串通好的!长汀心道,现在众人心里,一定都在这么想。

    果不其然,在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殿中的气氛都压抑沉闷异常。

    董太后一党的计划泡汤了不说,还捎带着让萧玉祺无话可说的离了开阳,最大的赢家,已经注定了。

    长汀与安澜碰碰酒杯,抬眸向那个应当很得意的男人看去。

    花慕寒淡淡瞥眸,待看到她那脸颊上的两团红晕,立即眸光变寒。

    长汀手一抖,酒水洒落衣裙,吓得脸更红了,不敢再喝下去。

    有什么的呀,人家替你高兴一小下下都不可以,真小气!

    就在她的愤愤不平里,蓦地,殿外传来一阵吵嚷,里面还夹杂着兵器的打斗之声。

    一时间,众人皆诧。

    就连双王都微微变色,盯着殿门,沉声道:“护好皇上。”

    秦唯朗果决起身,与尘烟双双护在了花慕寒身前。

    嘛情况啊?长汀急的不行,还不得马上跑出去一探究竟。

    “发生什么事了?不会是有刺客吧?”安澜酒醒大半。

    “大师兄怎么还不回来?”长汀有些担忧。

    只听得脚步声声,赵飞与子穆大步走了进来。

    “启禀皇上,有刺客闯入宫中,正与禁军打斗。”赵飞神情凝重。

    “多少人?”花慕寒稳如磐石,语气淡漠。

    “应是不在少数,个个身着黑衣,属下从一尸首上看到了朝星会的标记,不知是真是假。”

    朝星会?长汀不解,看向万事通岚月。

    “是前朝余孽。”岚月附在她耳畔低语。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凰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陌上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夕雾并收藏凰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