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1章 一骑银装佳人归

第1章 一骑银装佳人归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康熙七年,寒冬腊月,这一夜雪积得很厚,又到了一年之中最冷的时候了。 京城的冬天真的是北风刺骨,四月伸手从头发中摸出一根茅草,是因为昨夜在慈云庵里的柴房过夜留下的。四月不再费心去摘头上其他的杂物了,现在自己这副穷酸的乞丐模样,多几根稻草根本就无所谓。

    她用力裹了裹身上褴褛的棉衣,这件棉衣是前几日在别人家门外拾来的,眼看着,已经抵不过这越来越大的风雪。

    银装素裹的一片静谧中,街边的小商贩寥寥无几,很多商铺都没有开张,再远一些的地方,偶尔看得见袅袅升起的缕缕炊烟。四月一个人走在雪里,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不知道是先冻死还是先饿死。她想着,不如去哪家门府外等着,能被家中夫人收做粗使丫头也是好的,总好过横尸街头。

    四月拖着僵硬的身体向着最近的朱门走去,眼前的景物有些模糊,她咬紧牙关,奈何根本毫无力气,摇摇晃晃的行进了两三步就跌坐在路中。雪很凉,但是她慢慢的已经感知不到了。

    在这条道路的尽头,驶过来两辆马车。马车极为朴素,和这京城中来来往往的众多宝马雕车自是不能相提并论。稍微有点特别的是,这辆马车的顶盖上面尘土和雪水混在一起,显得极不干净,不似是这城中的车辆,倒像是自远路颠簸跋涉而来。

    这打头的车中坐了一对母女。母亲着了一件湖蓝短袄和一件深色长裙,头上只用一支银质扁方绾住头发,端正的发髻上点缀了疏疏几点普通小花装饰。

    年轻的女子身披了一件菡萏蜜色绣折枝碎花氅衣,身量较小,还未及笄。一双黛眉不似一般汉族女子那样细淡,明眸闪动,像是一泓清泉,聚集着天地灵气,举手间品貌端庄。她让人觉得是两种矛盾体的结合,灵动中带着文雅,娴静中透着娇俏,气质自是有一番说不出的味道。

    卢子婳将车上厚厚的帘子掀开了一些,冷风夹杂着雪猛地灌进来,冻得她瑟缩了一下。可是,她的手却没有放下来,顶着风雪向外看去。路上行人寥寥,偶尔有几位路人,也大多紧握住衣领,埋首急急前行。

    卢子婳看着雪中那一行行蜿蜒浅薄的脚印,不禁感叹,已经好多年没回到过京城了。这次回来竟然只有她和额娘两个人,而阿玛再也回不来了。

    阿玛一世文治武功皆为人上,跟随满人入关后,仕途平步青云,这在汉军旗里是并不多见的。入仕十几年的时间,阿玛从顺治三年的国子监官学生授工部启心郎,到顺治十四年,迁大理寺少卿,再至康熙四年,擢广东总督,一时风光无量。本以为,在阿玛的照拂下一家人可以永享安宁,可是谁能料想到,经历过两代君主,功劳傍身的阿玛也终究因一旨诈贿案入狱,最终交出性命。

    卢子婳想起阿玛,眼泪又不由得流了下来。孙氏在一边看到女儿这样,急忙放下帘子,安慰道:“婳儿,不要再挂念你阿玛了,他一定会在天上看着我们母女的。”

    原本是安慰的话,可是,一出口就已经牵动了孙氏自己对卢兴祖的思念,竟是也悲戚的哭了起来。卢子婳见到又惹得额娘垂泪,忙收住了心中蔓延开来的伤痛,强装出笑脸来对孙氏说:“额娘,是女儿糊涂了,这一路舟车劳顿,还白白惹了额娘的伤心来。这车已经是进了京城,眼看着就到孙府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回来,若是被外祖父一家见到哭哭啼啼的样子,可是不好了。”

    孙氏听了女儿的话,又看她乖巧的用手中的细绢帮自己拭了眼泪。自己的这个女儿自小随她的阿玛任职调动,游历过不少地方,又酷爱读书,见识自是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卢兴祖在世的时候,也是时常称赞这个女儿聪慧异于常人。她止住眼泪,握了握卢子婳的手说:“婳儿所言极是,这往后在孙府可不比从前,你我都要万事小心谨慎才行。”

    子婳反握住孙氏的手,说:“女儿知道,额娘请放心。”

    说话间,马车已经到达孙府,后面那辆马车有两个人先下了车。年纪大的那位穿着棉布衣服,看起来像是个使唤婆子。另外一个丫头年纪很小,身上的衣服干净却不张扬。小丫头一蹦一跳的跑到前面这辆马车,说:“夫人,小姐,我们到了。”

    只听得后面的婆子叫道:“微雨你这丫头可是慢一点儿,地上刚下过雪难走得很,别毛毛躁躁的伤到夫人。”

    被换做微雨的小丫头回头冲着婆子灿烂的笑了笑,又挤了挤眼睛说:“嬷嬷您老慢些走,我先把小姐扶下来。”

    后面的婆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着,她正是孙氏的陪嫁丫鬟,后来嫁给了卢兴祖家中的仆役,随了夫姓,大家都称呼她卢嬷嬷。她扎扎歪歪的走着,看到路边躺了一个人,忙叫道:“这是怎么说的,怕是冻死在外面了吧。”

    卢嬷嬷这一叫吸引了卢子婳的注意,顺着婆子的方向看过去,可不正是有个人躺在路边的雪堆里。她追随着奶娘过去,看到这地上之人已经冻得嘴唇紫黑,若是不及时救助的话,恐怕性命难保。

    卢子婳返回马车处对孙氏说:“额娘,我们帮一帮这个姑娘吧。”

    孙氏面露难色,如今带着女儿重返娘家,已经是寄人篱下了,怎好再带个多余的人,更何况,在这街边,来路不明。

    “额娘,我们不如先救了这个姑娘,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被冻死在门口,也是不吉利的。待她醒了,问清楚家住何处送她回去就是。”

    孙氏仔细考虑了一下,想来救人于危难之中,阿玛额娘也不会怪罪。若是真由得她死在门口,说起来自是不好听的。也就点头允了。

    卢嬷嬷的相公就是之前赶马车的仆役,被唤作卢叔。他走上前叫门,卢子婳见到有侍从探头探脑的出来,和卢叔说了几句话就急忙跑进去通报了。另有人将他们引进大门,至门廊处。卢子婳叫微雨和嬷嬷扶了雪中的姑娘起来,同她们一起进府。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仆人从府中出来,帮他们搬行李。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匆匆赶来,一见到孙氏就激动的说:“三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呦,这位就是小小姐吧,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个人是孙府的老管家,看着孙氏从小长大又看着她出嫁,感情自是不一般,说着说着就热泪盈眶。

    孙氏出嫁多年后重回孙府,见到亲人自是喜悦的。可是如今卢兴祖带罪去逝,自己带着孩子远道而来投奔娘家,自不是什么好说与的事情,家中还有兄嫂,说不定以后还要看人脸色。一时间,各种滋味萦上心头,好不难过。

    卢子婳自是知道额娘心中所想,忙说:“外面天寒地冻的,我们还是先进去给外祖父和外祖母请安吧,不要耽搁了时间。”

    孙氏连连称是,携了卢子婳跟着管家进到后院的一处房间。老管家说:“小姐,这是您出嫁前的住处,我已经命人早几日打扫整理过了。”

    孙氏点头表示满意,她吩咐管家说:“我们这一路风餐露宿,我姑且先带着子婳梳洗打理一下,稍后你再引我们去见阿玛和额娘。”

    “还有,这位姑娘需要暖和的棉衣和火炉,最好是到街上找个郎中看一看,自是不要有冻伤留下的好。”卢子婳也对微雨嘱咐道。

    “是。”一时间,下人都领命退了出去,孙氏拉着子婳的手坐在椅子上说:“婳儿,今后你我就要在这府中生活了,虽说你的外祖父和外祖母都是很疼惜我的,自然也会怜惜你,可是,说到底你我都是外姓人。这府中的种种你都要细心周详,切莫不可做出什么逾矩的事情来。”

    子婳点头称是。

    这府中的情况经过额娘的讲述,卢子婳已经大概掌握了,特别是主屋一脉。卢子婳的外祖父和卢兴祖一样,也同为汉军镶白旗,官拜从四品下的国子监司业,平素酷爱书法和阅览古籍。孙氏有两位兄长,皆为外祖母所出,一位名为孙梓恩,现任内阁侍读学士,从四品,与外祖父一样同为文职。另一位舅父孙梓诚,却意外的没有受到书香门第的熏染,而是成为了一名武将,出任汉军旗左领,正四品,因调令驻外,现不在京中。

    孙梓恩娶的正室是满族正红旗乌拉瓜尔佳氏,孙氏告诉卢子婳说:“这位夫人是典型的满族女子,豪爽热情,我出阁之前和她相处的是极好的。”

    孙梓诚则是娶汉军副都统之女为妻。关于这位副都统之女,孙氏没有多说,因着这一位是在孙氏嫁给卢兴祖之后才过门的,故此,孙氏对她也没有什么了解,而且,现在她随军去了外地,暂是不用多谈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