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12章 除鳌拜孙府不宁

第12章 除鳌拜孙府不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经过医女的一番推揉,卢子婳感觉脚踝处的疼痛缓解了很多。

    “姑娘只是些许扭伤,自不必过于担心,先生已经开了活血化瘀的药,姑娘只须每日涂抹,只要避免剧烈动作,不必卧床静养也可。”

    “多谢姑娘了。”卢子婳重新将衣服整理整齐,只听得屏风外面有几个人喧闹起来。她一瘸一拐的走出来,看到龙华和龙宁两位公子正和孙烟萦交谈。

    “婳儿,你可感觉好一些了?”孙烟萦也看到了卢子婳,忙走过来搀扶她,关切的问。

    “姐姐放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可巧又遇到那日相助我们的两位公子,我正给纳喇·文佳和李若安引介呢。”

    龙宁见到是卢子婳出来了,忙放下手中的茶盏,问道:“姑娘伤势如何?”

    卢子婳坐到龙宁对面的椅子上,说:“没什么大碍,只是轻微的扭伤。”

    说话间,医女已经拿了药回来。卢子婳命微雨接过,又问道:“请问姑娘诊金是多少?”那医女是个极其伶俐的人,没有答话,反而看向龙华请示。

    龙华摆了摆手让医女下去,说:“诊金的事情姑娘不必放在心上,既然你我相识一场,也算得上是朋友。今后,如若你身子不舒爽就尽管来医馆便是。老何的医术还是比较可靠的。”

    卢子婳只道这两位龙姓公子是这医馆的贵客,如此这般一看,他们定然是这件医馆的主人无疑。可是,哪里有富家子弟出来开医馆的道理呢?如此思忖着,卢子婳对二人的身份又多了几分猜测。

    只听纳喇·文佳问道:“这位龙宁公子看着面熟,不知是否在哪里见过呢?”

    龙宁正喝着茶,闻言,竟一口呛住,不由自主的咳了几咳。

    龙华替龙宁答道:“只怪舍弟长相实在不够英俊,太普通了些,经常有人看他眼熟。我想姑娘和他一定是没见过,如若是被他见到姑娘这般美貌的佳人,早就叫嚷的人尽皆知了。”

    龙宁见他讽刺自己不英俊,当下气结,可是对于这个哥哥他可是怕得很,眉宇间的责怪,在看到龙华笑吟吟的脸色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龙宁有怨不敢言,很是郁闷,只顾低头喝茶。

    纳喇·文佳被龙华夸得很不好意思,毕竟是女儿家,羞红了脸,可也不好再继续追问见过龙宁的事情。

    龙华嘴角噙了一抹笑意,又道:“若安姑娘也是沉鱼之貌,”他转过头看着卢子婳接着说:“怎么卢姑娘就能结识这许多的美人儿呢。”

    卢子婳见他语带轻浮,又想到纳兰容若,心中冰凉一片,这京中的公子哥儿果真都是一路货色。她当下起身道:“谢谢两位公子的招待,我们也出来有一阵了,还要赶回府中去。”

    龙华的本意只是想开个玩笑,转移纳喇·文佳对龙宁的注意力,但是看着卢子婳面无表情的小脸儿,没想到她一点儿也不识趣儿,这么禁不得话。龙华想起第一次见卢子婳的情景,是了,不早就知道她不同于一般闺阁女子了吗?

    龙华心念一动,“卢姑娘可还记得上次我们的谈话吗?”

    卢子婳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上次就觉得这个人说话有些奇怪,似乎内有乾坤,自己说过什么倒记得不是十分清楚了。

    龙华见她不甚明了,又道:“之前和姑娘提过的家中制衡之虎,这几日那只虎已经养大了,倒不似以前那般温顺,越发的不听话,我唯恐它哪天伤到人,夜里睡觉都不安稳。”

    “你家中竟然有老虎?”李若安不知前因后果,天真的只当龙华口中所讲的是那林中之虎,惊讶的合不拢嘴。

    相比之下,纳喇·文佳则聪明的多,她示意李若安不要说话,只静静的看着龙华和卢子婳。

    卢子婳也很是纳闷儿,这个龙公子每次说话都要有几重的弦外之音。她望着龙华的眼睛,清澈的双目背后似是有重重叠叠的迷雾,深邃又复杂。卢子婳打从心眼儿里不想去掺和那份复杂,甚至连探究也不愿意。

    “那为何不除掉它就是了?”她敷衍的回答着。

    “除掉是一定的。”

    “那公子在苦恼什么呢?”

    “不是怕它伤到我吗?我一直在等一个时机,可我想要的这个时机总也不来,故而,十分苦恼。”

    卢子婳见他皱着眉头的样子,像是真的有这样一只老虎养在后院一般,不禁吃吃的笑出声来。

    龙华见她开心的笑着,有些莫明奇妙,刚才他有说什么好笑的事情吗?

    卢子婳说:“你可是在等老虎睡觉的机会?好让你有充足的时间除掉它?”

    一旁的孙烟萦和龙宁听到卢子婳的话也都跟着笑了起来,这老虎睡觉可真是没看见过。

    大家都只当卢子婳在说笑,没想到龙华竟然认真地继续问道:“如若是有这么一个机会就再好也不过了,可是谁知道老虎什么时候睡觉呢,我都已经准备好弓箭了。”

    卢子婳见他着实烦恼,只能安慰道:“其实你不过是害怕他伤了你而已,既然刀枪剑戟的都准备好了,无非是少了决绝的心意。”

    龙华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卢子婳,示意她继续说。

    卢子婳清了清嗓子,又道:“这固然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谁都不能保证老虎在你攻击它的时候是睡着的。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或许你相信它是睡着的,它就是睡着的也未可知。”

    卢子婳和孙烟萦一行人急匆匆地赶回孙府。剩下医馆中的龙华对龙宁说:“或许,当真要搏他一搏。她说尽人事听天命,朕,不就是天子吗?我看,捡日不如撞日吧。”

    清史稿记载:康熙八年五月,鳌拜结党专擅,勿思悛改,下诏数其罪,命议政王等逮治。康亲王杰书等会谳,列上鳌拜大罪三十,论大辟,并籍其家。诏谓:“效力年久,不忍加诛,但褫职籍没。”

    不久后,鳌拜死于禁所。

    鳌拜一案举朝震惊,牵连甚广。这狂风暴雨吹到了孙府,仍旧是威力不小。卢子婳,孙烟萦和孙铭翰三人被禁足府中,不得走出半步,更不要提去学堂念书。

    主屋中,乌拉瓜尔佳·珠玛险些哭昏过去,“额娘,我要回府中去看我阿玛。”

    “你一个女人家,去了能有什么好处?平白给别人添了把柄。”老夫人也是急上心头,呵斥珠玛道。

    乌拉瓜尔佳·珠玛被鳌拜被捕的消息惊得不知所措,担心自己的阿玛额娘因着亲属关系被牵连,现下里着急的不得了,脱口而出道:“额娘,平日里,我乌拉瓜尔佳一族可没少帮衬孙府,您现在怎能置我阿玛额娘于不顾啊?”

    老夫人听乌拉瓜尔佳·珠玛这样误解她,更是气得浑身发抖,“糊涂东西,你竟是这样想的?你夫君不是已经去上下打点了吗?如若我真如你所说这般,何至于让他去冒这个险?现如今,这可是刀口上舔血的动作。现如今局势不明朗,如若你再搅合进去,竟要将我阖府都填进去不成?”

    老夫人又急又气,这一番话说完,猛烈地咳嗽着,双颊憋得通红。

    “嫂嫂快不要这样同额娘说话,额娘怎能不想帮上一把呢?现在还不知道外院儿是什么情况,等阿玛和哥哥他们回来之后再商议也不迟。”孙氏见老夫人不适,忙上前,一边替她顺气,一边安慰乌拉瓜尔佳·珠玛。

    乌拉瓜尔佳·珠玛也知道是自己说话口气太重了,她心里终究是敬畏老夫人的,“额娘说的极是,是媳妇糊涂了。可也总不能就这样等着什么都不做,我乌拉瓜尔佳一门现如今人人自危,额娘快帮我想想,咱们府上可还有能帮得上忙的关系?”

    老夫人没有回答乌拉瓜尔佳·珠玛的话,只挥了挥手,让大家都散了。她吩咐说:“所有人都在自个儿屋里好好候着,没有我允许,不得出府,外院也不能去。”她看了看乌拉瓜尔佳·珠玛,又说:“等着吧,或许有转机也未可知。”老夫人最后这句话像是对乌拉瓜尔佳·珠玛说的,又像是自己在喃喃自语。

    卢子婳跟随孙氏回到房中,悄悄的问:“额娘,这鳌拜余党一事会牵扯到孙府吗?”对于政治残酷一事,卢子婳虽然不全然明白,但却是亲身体验过的。因为她至今都相信阿玛是无罪的,那个一笔一划教她读书识字的阿玛一向刚正不阿,怎么可能牵涉诈贿案呢?

    但是,卢子婳也深深地明白,一直都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少数群体掌握着绝对的权利,政治倾轧中,事实或许并不重要。

    孙氏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摸摸卢子婳的头,说:“我只希望阿玛和哥哥在朝中这么多年,能懂的中庸,留有后路才好。”她看了看卢子婳紧缩的眉头,又说:“好孩子,你还小呢,不要担心,天色不早了,叫晚晴服侍你安置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