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容子若婳 > 第22章 一吻倾情只为你

第22章 一吻倾情只为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纳兰容若最后的这句话问的极妙,倒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

    “你可愿随我到府上?”卢子婳心里低低的喃念着这句话,本来是最为普通的邀请之词,可偏偏像是戏文中的场景一般。翩翩书生,巡游江南,遇到心仪之女子,倾慕其风采娇颜,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最终向心中的可人儿发出终身的邀约。杨柳岸,微风拂面,湖心荡着一叶轻舟,踏着江南独有的歌声,温润软糯。卢子婳不由得羞红了脸,她明明知晓定是自己想多了,却偏偏情动处不能自已,只敢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一来一往,倒真是应了那句俗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卢子婳身为一介女子,别看经常和纳兰容若嗔怒几句,无非是爱慕的表现罢了。说到底,她也还是脸面极薄的。这种性子,如果是碰到一个不解风情的呆木之人还则罢了,可是,偏偏是纳兰容若,这个人竟很是中意看她羞怯不语的模样。他想,那时候的卢子婳,脸颊绯红,眉角含笑,就好像是夏日清风中的水莲花,娇羞语不尽。

    “我是说请你去纳兰府上小坐,并非有其他意思,若是言语间让你误会,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卢子婳抬起头,仔细的打量纳兰容若的表情,这一句本来应该是是满含歉意的话,可是,眼前的这个人,哪里有一丝一毫悔恨言语过失的意思呢?分明是借机逗闹我罢了。

    卢子婳顿时也来了兴致,侧了侧头,不自觉的扬起下巴,故作不解的说:“其他意思?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吗?我竟是不知的?”

    眼前的这个女子啊,目光纯净,故而不善于隐藏,早早的就泄露了自己的想法。可是,有趣儿的是,与此同时和“单纯”相对,她灵动的睫毛偏偏为这份无瑕平添了几分狡黠。纳兰容若哪里肯放过逗弄心上佳人的绝好机会?他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衣服的下摆,向后仰去,放松的靠在马车上,脸上装出一副稀松平常,浑然不在乎的样子,说:“唔,也没什么其他深奥的意思,就是想说,并不是要今天娶你过门的意思。”

    卢子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纳兰容若会这般大喇喇的毫无预兆的说起两个人婚嫁的事情,一时间,被他这句话惊愕的完全反应不过来。等她意识到纳兰容若刚才说过什么之后,脸上的红晕瞬时蔓延开来。纳兰容若看着她,小巧白嫩的耳朵都因为害羞变得红红的,目光随后下移,羊脂玉一般的纤细脖颈好似也有些粉红,不过被衣服领子遮住了大半儿,看不真切。

    “纳兰容若,你···你···”卢子婳恼羞极了,喊了声纳兰容若的名字,之后,却你,你,的半天说不出来下文。她一气之下,也无暇顾及和他言语纠缠,伸出一只玉手过去,作势要捶打他。

    卢子婳刚刚起身,哪知马车行进过程中重重的颠簸了一下,她一下子没站稳,身体前倾,摇晃了几下,便向纳兰容若所在的方向倒了过去。

    卢子婳险些摔倒,把纳兰容若吓得不轻,幸亏马车内空间较小,他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卢子婳揽入怀中,这才避免了她在马车颠簸中发生磕碰。她的腰可真细,倒真是应了那一句,不盈一握。纳兰容若呆呆的想着,一时间忘了松开手,反而更用力的箍住了卢子婳的纤腰。

    在跌倒的那一瞬间,卢子婳慌乱之中,用手撑在纳兰容若的胸前,这才看看保持住身体的稳妥。待马车恢复平稳之后,她突然意识到,她与纳兰容若两个人之间,离得竟是如此的近。他的呼吸就在眼前,她能感觉到他的温热,热气儿吹在脸上,还有些痒痒的。

    卢子婳的双手用力撑着,努力地保持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她一心只想回到自己本来的座位上,因为,这样近的和他在一起,她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的极厉害,思想如同停滞了一般,完全没有办法思考。卢子婳的身体动了一动,却引得纳兰容若更用力的将她向自己身边拉近。

    卢子婳看着纳兰容若眼中倒映着的自己的倒影,就如同她此时此刻的灵魂一般,已经完完全全的陷入那一片墨黑之中,万万不可自拔。

    纳兰容若从来未曾有过这样深切的感受,没见到她的时候,就会是深深的思念,在心中泛滥成灾。若是见了她,笑语盈盈,自己整个儿人就会跟着她的心情,轻松愉悦起来。但是,若是如今日这般,看见她在那里被别人冷语欺负,自己便会怒不可遏,化身为最勇敢的八旗战士,一心只想保护她在自己的温柔庇护之下。

    这一秒钟,纳兰容若一手握着卢子婳的纤腰,另一只手被混沌的神智牵引着,轻轻的捧起心上人的绯红面颊。她可真美啊,水眸盈盈,肌肤玉润白皙,一张小嘴儿红若樱桃,微微的急喘着,飘过来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真真儿是檀口微张,馨香怡人。他竟有些醉了。

    卢子婳只感觉纳兰容若的手揽着自己慢慢的靠近,她自己却忘记了挣扎,只看到眼前的他,慢慢的放大,直至两个人鼻尖相抵。“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竟然还敢抱着我,那样紧,怎生还不放手?!”

    卢子婳的疑问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因为纳兰容若想做的事情,远远不只是抱着她,那样简单。他情至浓处不能自已的慢慢侧过头,去寻那香气的来源,那一双无比诱人的娇艳唇瓣儿。

    只那么一下,像是无意间的轻擦,又好似有心设计的轻啄,若有似无的碰触。卢子婳当下便觉得嘴唇处酥麻一片。她自己说不清楚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整个儿人如同过电一般,加之被纳兰容若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热热的气息烘烤着,全身上下竟是不可思议的绵软。

    纳兰容若正沉浸在卢子婳清甜的气息中不可自拔,哪里肯止步于一个轻若浮尘,浅尝辄止的吻呢?他正欲加深这个吻,却听得马车外面传来小厮禀告的声音。

    “大少爷,我们到府门口了。”

    竟然这么快就回到纳兰府上了?纳兰容若有些恼火,今日这车夫怎的将这马车驾的这般快?街上行人这么多,人来人往,难道就不怕惊扰到路人吗?下次一定要嘱咐小厮,马车,必须要慢慢驾才行。这真是今日除了佟佳·芝兰以外,第二件让纳兰容若不开心的事情了。他深沉复杂的注视着卢子婳羞红的小脸儿,实在忍不住,也管不得外面有人随时可能撩开帘子,作势要低头亲吻她的脸颊。

    卢子婳本就被小厮的禀告声音惊得呆住了,飘忽的意识终于从刚才的意乱情迷中跳脱出来,这才注意到两个人有不妥当的逾矩行为。而且,此刻,两个人还仍旧挨在一处。她哪里能再容得下纳兰容若继续偷香窃玉?

    卢子婳也不知从哪里突然生出力气来,慌忙中用力推了纳兰容若一把,硬是从他的臂弯中挣脱开来,随即又含羞带嗔的狠狠瞪了纳兰容若一眼,便先行打了帘子,自行下马车去了。

    纳兰容若不由自主的甜蜜的笑了笑。他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刚才的那一幕不停的在他的脑海中闪现,特别是,子婳温软的触感,让他弥足深陷却甘之如饴。

    卢子婳和纳兰容若入了府中,便有小厮来报,说孙铭翰,舒舒觉罗·子衍和纳喇·文佳一行人早已经先行到达,现正在园中的渌水亭饮茶。卢子婳心中虽然有些奇怪,平日里表哥同文佳姐姐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熟络,怎么她也会一同跟了来?但是对于她来说还是开心居多,有个好姐姐陪伴自己,自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纳兰容若疾步走上前,欲牵起卢子婳的手,却被她一转身,轻巧并且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卢子婳回头冲他嫣然一笑,便只顾自己加快脚步,跟上前面带路的小厮。卢子婳无端端这样一躲,纳兰容若本来心生疑问,不明白她到底是何意图,待见了她回眸的娇艳姿态,一时间,便什么想法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舒舒觉罗·子衍同孙铭翰正聊的热火朝天,两个人从古今中外的英雄贤士聊到京城之中的各种逸闻趣事,当真是不亦乐乎。纳喇·文佳端坐在一边,十分乖巧的听着舒舒觉罗·子衍和孙铭翰高谈阔论。

    待到他们二人聊到有意思的地方,纳喇·文佳也不时的插上几句话,倒也是句句鞭辟入理,点的恰到好处。

    舒舒觉罗·子衍最先见到卢子婳和纳兰容若到来,他也不起身,只坐在那里开口叫道,“容若,你和子婳两个人怎的这样慢,倒是让我们这三个客人抢了先。”

    纳兰容若今日因着卢子婳的原因,心情本就难得的愉悦,加之他向来是个喜欢结交朋友的好客潇洒之士,而今见到好友,更是忍不住开怀大笑,“哈哈,我若是回来的早,哪里还容得你在这里牛饮我的明前龙井。既然正巧被我抓到,倒是要找来府中的小厮问上一问,怎的没有我的允许,就擅自拿出这等好茶招待你了?竟是将你当成主子不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容子若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慢等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慢等等并收藏容子若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