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74章 掌中宝七十四

第74章 掌中宝七十四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十四、

    “娘,您怎么了?”见母亲神态似乎有些不对劲,唐妧连忙凑身过去拉住母亲手,“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娘没事。”陈氏冲女儿摆摆手,尽量调节了下心情,挤出笑来道,“的确……是有这个人,不过,后来她进宫去当宫女了,娘便再没有她的消息了。小的时候,关系倒是挺好,渐渐不联系了,也就不晓得她后来的情况。怎么……妧儿,你在宫里头的时候,是见到她了?”

    “没有见到。”唐妧紧紧握住母亲双手,因为接下来要说的话,她怕母亲听后会难过,故而眼睛一眨不眨盯着母亲看道,“娘,我听太后跟那薛惠妃说话的意思,怕是这位前辈已经……已经不在人世了。娘,您千万别伤心,她在宫里头的时候,日子过得应该还不错的。太后很喜欢她,当年的薛惠妃,好像跟她也是亲如姐妹。所以,想来她在宫里的时候,是没有吃苦的。”

    陈氏沉默住,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向窗外。

    一时间,想起来很多往事。

    其实,当年她离开皇宫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会再回京城来。虽然说在宫里头锦衣玉食,而那个人,又愿意给她应有的位份,只是,若是一辈子都关在那个牢笼里,跟那一群女人,去争去抢同一个男人,她是如何都做不到的。她八岁入宫,被分在司珍局,一度做到掌珍的位置。

    尚宫局的尚宫大人十分器重她,太后娘娘喜欢她,她也有幸得了陛下临幸宠爱……那宫里头,有多少人羡慕她啊,只是,她们却不晓得,她根本就不想留在宫里。

    她从小是在扬州长大的,当年之所以会进宫,也是因为肩上背负着祖父的厚望,她是带着全家人的寄托进宫的。

    她不喜欢宫里,她喜欢扬州城,喜欢家乡。喜欢家乡的小吃,家乡的小桥流水,还有,她十分怀念家里门前她亲手种下的那棵槐树。原本她的愿望,是熬到二十五岁就出宫,可谁晓得,她一路都走得太过顺畅,太过惹眼,以至于后来她想走,那个人都不让她走了。

    他强要了她,他想用这种极端的手段留住她,至今为止,十七八年过去了,每每想到那夜,想到那个人猩红着眼睛疯狂的模样,她都觉得胆战心惊。

    帝王的爱,来得快,去的也快。她在宫里呆了那么多年,又如何不晓得这个道理?

    日日只见新人笑,却不闻旧人哭,纵使这个皇帝陛下较之以往一些皇帝,已经很好了,可他终究是天子啊。天子是不该有感情的,或者说,天子,他为了平衡各方势力,对后宫里的妃嫔,就必须要做到雨露均沾。她进宫不久就有幸结识了他,跟他,跟裴敬,他们三个人算是一起长大的。

    他生性桀骜豪爽,容易动怒,少年天子,当真是有天家的威严。

    裴敬那个时候是他的伴读,两个人虽然关系很好,却是性情相悖的两个人。裴敬稳重,就算这个陛下性子冲动容易动怒,有裴敬在身边提点着,他也是不会由着性子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

    他唯一坚持己见、以一人之身对抗整个朝廷的事情,便是要立她一个宫女出身的女子为后。

    当时,他刚登基不久,朝堂根基尚不稳定,若是拧着脾气一意孤行,不但会叫众臣失望,也会让那些蠢蠢欲动的诸位皇叔们有机可乘。裴敬竭力劝他,他不听,她也私下劝他,他也不听。不但不听,还生气,大闹脾气,说是她跟裴敬如今只向着别人说话不帮他说话。想想那时候,他虽则年轻,可也有二十出头的年纪了,行事说话,却还那么孩子脾气,那么轻率。

    想当初,她不是不爱他,她只是不敢爱,也不能爱。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对他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多多少少,是会有些感情在的吧?

    只是,她不是一个会为了个人感情而不顾大局的人。何况,她本身也是不想呆在皇宫里的。她想着,若是当年陈贞贞那个身份没了,在皇宫里彻底消失了,这一切的困境争执,就全部都没有了。

    所以,她便精心布局谋划,最后终得逃脱。

    原本以为,会一辈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过自己清静的小日子。却不晓得,十多年后,她还是回来了。

    阿妧毕竟是皇家血脉,她又是这么的喜欢做发簪,也有心想做出一些名声来,她不想拦着。因为她知道,快乐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做她喜欢做的事情,只希望看着她开心,至于旁的,一切不是还有她么。她想着,若是当年她假死的事情真被揭露了出来,她大不了就是一死。

    她死了,阿妧又是那样的身份,就算有些人有心想挑事,也是由不得他们。

    “娘,您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女儿都叫您好几声了。”唐妧就是觉得母亲有些不对劲,总走神,不晓得是不是什么伤心事情,唐妧挽着母亲手臂道,“娘,女儿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她笑起来,把脑袋往母亲肩膀上靠去,开心地说,“夫君对我可好了,我在婆家一点气都不必受,老太太对我也很好,她真的是个很慈爱又明事理的老人家。”歪头想了想,然后捂嘴道,“说句不孝顺的话,反正,比我们家老太太老伺候多了。”

    “你这话要是叫你奶奶听到了,有得你受的。”陈氏也笑,抬手轻轻摸着女儿头发,“那你那公公跟婆母呢?还有你那妯娌,小姑,二叔二婶,有没有刻意为难了你?”

    唐妧使劲摇头:“没有,我一般只去老太太屋里坐着说话,其他人,见到了,也只是客客气气的。”

    陈氏望着女儿问:“不给你婆母请安?妧儿,就算那侯夫人不是你亲婆母,但是该有的礼数,还是得有的。不然,叫人家抓住了把柄,往后戳你脊梁骨。”

    唐妧道:“开始的时候,其实我是去过的,不过,她似是有些刻意为难我的意思。老太太知道了,赶了来,将她训斥了一顿。后来她差了丫头来与我说,以后不必每日晨昏定省了,老太太都不拘束着小辈,她也不敢拘束。总之我也不想去,便顺水推舟应了。侯爷根本不管后宅的事情,老太太又护着我,她倒是没有再为难我。至于二奶奶黄氏,倒是个性子很好的人,我与她说得来。偶尔的,她也会带着瑶瑶来我院子坐坐,瑶瑶被她教得也很懂事,我打算,等瑶瑶五岁寿辰的时候,精心为她设计一个镯子。”

    “见你这样,娘便安心了。”陈氏就算不信赵家旁人,赵老太太跟赵骋,她自然是信的。

    想当年,赵老侯爷还在的时候,她也是有幸见过一两回。赵老侯爷为人耿直而又刚正不阿,并不畏惧突厥铁蹄,上了年岁,还领军往漠北镇压外敌,单是那份傲骨,便值得人称赞。

    赵骋是老侯爷跟老太太亲自带着教大的,想来品性不会差,如此也是放心了。

    又想着那赵骋,二十四五了,却还没留个后,不由也心疼他。望了望自己傻闺女,想着方才她进来腿抖的那一幕,又觉得好笑。当时回门的时候还会哭,再看现在,好像还挺享受的。

    由此可见,夫妻感情的确不错。

    “你们两个,都各有各的事情要做,平时能呆在一起的日子少。你啊,以后多分些心放家里,坊里的事情,放手让妙晴她去管也行。子默不小了,他弟弟都有了两个孩子,你们也该……”

    “娘!”唐妧脸颊忽然红了,低着头道,“女儿知道,您别说了。”

    “傻丫头。”陈氏望着闺女,想她如今过得幸福,她心里开心,抬手捏了捏她脸说,“好了,你的心不在这儿,娘也不要你陪着了。去吧,带着阿萱去坊里看看。”

    “那我晚上回来再看娘。”唐妧说,“夫君说了,我们可以一起在这里住几日。”

    “小住几日,娘自然很开心。不过,也别叫子默太过为难,也别让他继母背地里说你们。”

    “我知道的。”唐妧起身,又俯身抱了抱母亲,这才欢欢喜喜出门去。

    找夏茗萱去坊里,阿满哭着闹着也要去,唐妧想着母亲的话,便不让。阿满摇摇晃晃哭到了母亲这里,陈氏想着,如今都来了京城了,阿满也无所谓去不去坊里,便也就由着她们姐妹算了。

    阿满一听,立马不哭了,够着小手去牵姐姐。

    刚刚还跟自己又哭又闹的呢,唐妧故意生气,不理妹妹,转身走了。阿满急得跺脚,一边喊着姐姐,一边摇摇晃晃跑着追了出去。

    唐妧带着夏茗萱逛了簪花坊,然后领着她去了几位娘子平时做活的地方,介绍道:“以后咱们一起在这里干活。”这间屋子很大,里面一应摆设都是唐妧亲自布置的,每一位娘子,都有自己做事情的书案。书案旁边,都摆着立柜,立柜里面放置的,都是自己平素需要用到的东西。

    “阿萱,以后你就坐在这里吧。”唐妧绕到一个靠着窗户的位置,抬手指了指,“回头,我会让人帮你把书案跟立柜搬进来。”

    “这里好,这里刚好靠着师姐。”妙晴说,“而且,边上就是偌大的一扇窗,这又是二楼,往后做活累着了,一抬眼,就是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鳞次栉比的商铺,多好啊。”

    唐妧说:“你先来的,也不见你抢啊?”

    妙晴嘟了嘟嘴,嘻嘻笑起来:“我这不是特意留给夏小姐的么,我就知道她会来。”

    “就你贫嘴。”唐妧点了点妙晴眉心,倒也不再理她了,对夏茗萱道,“你刚入门,我每天会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你慢慢培养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良师,只有你喜欢了,才会真心实意想去做好这件事情。我们最近可能会有些忙,不过,我每日会抽出半个时辰来教你的,你别太有压力,哪里不懂,随便问谁都行,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

    “要不,给你介绍一下?”妙晴说了一句,而后将另外三位正在忙着的娘子也请了来道,“这位是红姑,这位是阿皎,这位是灵芝,大家以后都是姐妹啦。”

    “几位姐姐好,你们可以叫我阿萱。”夏茗萱望着几位,举止落落大方。

    “我叫阿满。”阿满一直挤在几位姐姐中间,奈何她矮矮的,很难叫人注意到,便一直仰着脑袋看。此番听见大家在介绍自己,她也忙介绍起自己来,小脸一本正经的,模样认真得很。

    屋内本来是很安静的,小阿满一出口,大家都笑起来。

    妙晴弯腰将阿满抱起,忍不住亲了亲她圆润润的小脸,笑着说:“对对对,还有我们的小阿满,既然师娘同意你跟着来坊里了,想必也不会再阻止师姐教你学手艺,以后啊,你也可以天天跟着来坊里玩儿,省得一个人在家寂寞啦。”

    阿满拍手:“太好了,我终于不再一个人了,不再孤单了。在家都没人陪我玩儿,我可寂寞了。”

    “这事回去问问娘,娘若是应了,以后就让妙晴带着你来。不过,旁的姐姐忙着的时候,你不许吵闹。”唐妧接过妹妹来,自己抱着。

    阿满使劲点头:“我知道的,姐姐,我会很乖。”

    想了想,又觉得开心,欢呼着拍手。

    如此又过了几日,太后宫里头的公公又寻来了簪花坊,说是太后老人家让唐妧进宫去。

    听闻是太后传唤,唐妧可不敢耽搁,连忙撂下手上的东西,就跟着去了。进了寿康宫,才晓得,原来这回不只是太后跟诸位妃嫔在,竟然连皇上也在。

    唐妧不敢直视天颜,只悄悄瞄了眼,便在大殿中央跪了下来。

    “起来吧。”齐武帝放下手上端着的茶盏,看着跪在大殿中央的女子,叫了起,声音低沉悦耳,无形中也带着一丝不可侵犯的威严。

    “谢皇上。”唐妧规规矩矩的,起了后,便静悄悄立在一旁,不说话,不乱看。

    “站那么远干什么?还如往常一样,到哀家身边来吧。”冯太后冲唐妧招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