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79章 掌中宝七十九

第79章 掌中宝七十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七十九、

    院子外面的灌木丛里,窸窸窣窣的,不一会儿,便从里面走出个婆子来。

    外面天已经很黑了,跟在赵骋身后的小厮手里撑着一盏灯,见那婆子离得近了,他便抬起灯凑了去,见是夫人房里的马嬷嬷,不由得一惊,连忙对赵骋道:“大爷,这是夫人屋里的马嬷嬷。”又问马嬷嬷,“这么大晚上,你鬼鬼祟祟藏在这里干什么呢?好在这是大爷,要是大奶奶,早被你吓着了。”

    那马嬷嬷藏在这儿,自然是为了打探消息来的。

    这阖府上下,谁不晓得,刚刚燕王府的人特地给大奶奶送了荷包来啊?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情,搞不好,大爷得休了大奶奶。

    夫人一得到消息,便连忙吩咐她来打探消息了。只可惜,这大爷的院子她哪里进得去?也只能怪躲在外面瞧瞧,万一要是吵架了,动静肯定大,她也能够探到些东西。

    可是这些话,她自然是不敢说的,便只扯谎道:“大爷,您饶命啊,奴才,奴才是来找东西的。”

    “什么东西?”赵骋也不急着去沐浴更衣了,但听说是谢氏院子里的人,他心中明镜儿似的。谢氏害了他母亲还不够,如今眼巴巴的,还想来害了他妻子不成?虽则这婆子并未对他们夫妻造成什么伤害,不过,赵骋不打算放弃这次可以整治谢氏的机会。就算不能够将他连根拔除,至少,得卸了她一条臂膀。

    赵骋声音十分冷,再加上此刻天黑,夜风飕飕的,马嬷嬷吓得一哆嗦。

    “是……是老奴的一只玉手镯丢了。对,是老奴的一只镯子,那镯子是上好的翠玉,夫人前儿赏的。”马嬷嬷扯谎说,“奴才刚刚发现不见了的,所以就出来找,也是怕夫人问起。”

    赵骋道:“找东西,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何故会找到我的院子前来?这里离夫人的院子,可远着呢。”

    “奴才……奴才……”那马嬷嬷原是个嘴巴利索的,不然的话,谢氏也不可能会重用她,让她来办差事。只不过,再厉害的婆子,那也只是对着一般的奴仆厉害,遇到如赵骋这样的主子,她也只有结巴的份儿,嘴里叽里咕噜了半饷,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大爷,想来奴才是记错了,这天黑,奴才寻错了路。”

    赵骋懒得再与她周旋,只问身后小厮道:“她家里还有什么人?去查查。”

    “是。”那小厮应一声。

    马嬷嬷眼瞧着赵骋抬腿就要走,还命人去查她家里的情况,一时间七魂丢了六魄。

    “大爷!大爷!您就饶了奴才这回吧。”马嬷嬷膝行到赵骋腿边,磕头道,“是……真的是奴婢来找玉镯子的。”马嬷嬷厚着脸皮,依旧扯谎,但见赵骋根本不理睬她,她一咬牙,也就和盘托出了道,“奴才说!其实,是夫人差了奴才来的。刚刚燕王府派人来的事情,夫人知道了,便命奴才来看看。其实,其实夫人是怕大爷跟大奶奶吵架拌嘴,便吩咐奴婢说,若是听得院子里有动静,便回去告诉她,她好过了劝和劝和。”

    赵骋转身对小厮明成道:“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说罢,又垂眸看马嬷嬷,“你倒是个忠心的。”

    这明成明面上是赵骋院子里的小厮,其实暗地里,也是赵骋的一个属下。跟在赵骋身边,也有好些年了。赵骋大多数时候是呆在漠北的,自然也是更信任自己身边的人,所以就算回了盛京来,他断然也不会用盛京里的人。所以,便从属下中挑了一个来,当自己的跟班小厮,处理自己这房院子里的一些事情。

    他在自己身边搁了明成,也在妻子身边搁了霜剑。

    明成跟在自己主子身后十多年了,主子每一句话暗示的意思,他都琢磨得明白。主子虽则没有明着说出他的意思来,但是其实该怎么做,他已经知道了。

    这般想着,明成只对马嬷嬷道:“你回去吧。”

    “啊?”马嬷嬷惊讶,万万没有料到明成会这样说。

    明成没有再搭理马嬷嬷,说清楚后,便大步朝赵骋追去。

    ~

    唐妧陪着丫头们一并摆好饭菜,坐在餐桌边等了会儿,赵骋便换了身衣裳回来了。

    “吃饭吧。”唐妧看了眼依旧搁在桌上的墨绿色荷包,问丈夫,“先看还是先吃?”

    “先吃饭吧。”赵骋撩袍子落座,见妻子也挨着自己坐了下来,他笑着看了眼满桌子的菜,问妻子,“为什么都是我爱吃的?你特意吩咐了厨房做的?”

    唐妧夹了筷子菜搁在丈夫碗里,这才说:“你这么辛苦,当然得做你爱吃的,多吃些吧。”

    赵骋点了点头,颇为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夫妻二人一般吃饭的时候多不说话,吃完饭后,待得丫鬟们收拾完了桌子,唐妧拿了荷包来,当着丈夫的面拆了。

    里面的确是一张字条,白色宣纸上,只简单几个字:香雪海。

    “香雪海……”唐妧低低念了一句,她读书少,一时间没有理解得了这句话的意思,便抬眸望着坐在身边的男人。

    赵骋瞄了眼道:“这是一首诗,‘路尽隐香处,翩然雪海间,梅花仍尤在,雪海何处寻。’”兀自琢磨了片刻,赵骋道,“想来,燕王殿下与他最爱的女子,是在一个有雪有梅的冬天认识的。旁的你无需再管,只理解着字面上的意思就好,想得做了,也不一定有好处。”

    他虽然从来不会去管几位王爷的家务事,不过,燕王做得这般明目张胆,他想不知道都不行。

    唐妧口中又把诗句默默念诵几遍,想着那意境,而后点头道:“我明白了。”将那字条往旁边一扔,唐妧越发朝自己丈夫挨了去,挽着他手臂问道,“我看这个燕王殿下似乎总喜欢往珍宝坊跑,之前的盛娘子,还有现在的梅娘子,都是他的人。不过,似乎也只是玩一玩的,并不放在心上。否则的话,早该要给名分了。”

    赵骋斜睨着妻子道:“别人家的事情,你管这么多干什么?”

    唐妧仰着脑袋看头顶上的男人,忽然间就咧嘴笑起来,傻憨憨地道:“不管的,不过,我只是觉得……你对我真好。”

    赵骋轻笑着摇头,抱她坐到自己腿上来,像是抱着个小孩子一样抱着她,这才说:“我不疼你疼谁?你是到现在才认真意识到我对你的好的吗?之前在想什么?”

    唐妧说:“之前在想……怕你将来会异心,不过现在不管了,你异不异心,我现在都是爱你的。”

    “我怎么会。”赵骋垂眸打量着她,虽则朝夕相处的日子不多,不过,两人在一起总是幸福快乐的,他早将她当做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仿若怎么宠着疼着,都不够似的,他俯身低头亲了亲她脸颊,哑着嗓子道,“勿要多想。”

    “嗯。”唐妧点头,此刻就像是平时乖巧起来的阿满。

    从设计图样,到把簪子打制出来,前后不到两天的功夫。发簪做好后,唐妧让坊里的天行亲自把东西送去。

    天行东西没有送到,白跑了一趟,苦着脸回来说:“夫人,我连门都没有进得去,那王府守门的小厮不肯让我进去。还说我骗他,反正我就是没有把事情办好。”

    其实如王府这样的贵客,原该是她这个做老板的亲自跑一趟的,不过就是她不愿意去燕王府,这才打发了天行去。

    但见天行碰了壁,唐妧想了想,便道:“你把东西放在这里吧,我一会儿得空了,亲自送过去。”

    “是,夫人。”天行放下东西,朝唐妧弯腰打了个千儿道,“那小的去忙了。”

    唐妧忙了会儿,待得见时辰差不多了,便把接下来的事情交代给妙晴,她则带着东西亲自坐马车去燕王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