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掌中宝 > 第111章 后来那些事儿

第111章 后来那些事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怎么了?”李遥瞪了小路子一眼,心中晓得他想说什么,不过,他就是愿意这样见他,怎么了?

    抬手朝小路子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小路子吓得再不敢吭一声,颠颠跑了出去,亲自把人给请进来了。陈贞贞当真是吓傻了,虽然怜妃安慰她,说不关她的事情,不过,她还是吓得一直落泪。

    进来了,眼圈还红红的,手中紧紧攥着那块玉。

    “呀!”陈贞贞不知道李遥在换药,腰处露出一大块来,她乍一瞧见了,连忙抬手去挡眼睛。

    “你过来。”李遥反身趴着,有些费劲地扭脑袋往后看,见她眼睛红红的,他反而还挺开心的,长臂冲她招了招,“过来啊。”

    “你先穿衣服。”陈贞贞愣了愣,有些磨蹭,没有立刻过去。

    “我这样能穿衣服吗?都是伤!”李遥说,“这都是为的谁?还不是你,你过来帮我上药。”

    “那奴才呢?”小路子弯腰立在一旁,十分狗腿。

    “你滚出去。”李遥狠狠瞪他一眼,一脸嫌弃的表情。

    “是,六皇子。”小路子瞄了眼陈贞贞,然后就开溜了。

    陈贞贞望了望手中玉佩,小步朝床榻走去,站着不动,伸出手来:“这个还你。”

    “送出去的东西,我不会收回。你要是不想要的话,自己扔了吧。”李遥满不在乎,说罢,又补充一句说,“不过,这是父皇送我的,你要是真的扔了,就是对父皇大不敬,你自己可想清楚了。”

    “皇上送你的东西,你更不能随便送人。”陈贞贞不肯要,坚持把玉佩还回去,“我……就是来还这个的,现在还给你了,我走了。”

    “站住!”李遥脸黑了,老大不高兴,抬手点了点她,“你有没有良心啊,你为你挨打,你就这样对我?”

    “奴婢不敢。”陈贞贞低着脑袋,眼睛不敢随便乱瞟。

    “你有什么不敢的,你多厉害啊,我的话你都敢不听。”李遥哼一声,着实有些生气了,他摆摆手,“去吧去吧,走了以后,就别再来了。我这伤要是好不了,也没什么,不过就是留疤,烂肉,又死不了。”

    陈贞贞慢慢抬起脑袋来,看向他后腰处紫红的一大块,她两只手紧紧攥起来。

    “我帮你敷药。”她说了句,就站到榻边。

    李遥脸色终于好了些,伸手拍了拍床板:“你坐下来,挨着我坐。”

    陈贞贞坐下去,却不敢靠得他太近,背脊挺着,明显一副紧张的模样。

    李遥单手撑着脑袋,侧头细细打量她,这还是头一回,他离得这么近看她。细白的皮肤,嫩嫩的一张脸,眼睛大大的,双眼皮,一方小嘴红艳艳的。

    陈贞贞本来就不好意思,余光能够瞥见他在看自己,白净的小脸刷一下就红透了。

    李遥“噗”一声笑出声音来,陈贞贞连忙站起身子,匆匆朝李遥行了礼,就跑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李遥觉得心情还不错,结果身子一动,疼得他脸都抽起来。

    因为要养伤换药,李遥央自己母亲,直接将陈贞贞暂时留在了宫内,伺候在怜妃身边。这之后的一个月,李遥换药养伤,都是陈贞贞负责。

    转眼便开春,过完年,李遥十四岁。

    按着本朝的规定,十四岁的皇子,屋里需要放人了。得有人伺候着,等到了十六七岁,再在诸世家中择一位世家女为妃。

    在李遥十四岁的时候,因为北疆战事告捷,皇上高兴,便封了包括李遥在内的几位皇子为王。而李遥,受封的是楚王。得封为王爷后,皇上又赐了府邸,李遥搬出了皇宫。

    十四岁的李遥,初试云雨后,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什么儿女间的那些私房事,他都懂。再看陈贞贞的时候,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他十四岁的时候,她十一二岁,虽然还是一个青涩的小果子,但是这个果子长得很漂亮,很香,足以能够让李遥时刻都关注着她。李遥对陈贞贞,自始至终都是热情的,不过,自从那回玉佩挨打事件后,陈贞贞便鲜少再去怜妃宫里。司珍局里有什么东西要送的,也都是托了旁人去送,她再不敢去。

    她越是躲着,越是莫名其妙走路上都能够遇得到,李遥自然是故意的。

    久而久之,连裴敬都看不下去了,叹息道:“你一个王爷,何必为难一个小宫女?”

    李遥道:“这个小宫女,跟旁的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裴敬不太明白,却也有些明白,他跟李遥差不多大年岁,近来府中长辈一直讨论给他房里放人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塞人,不过,差不多意思他是懂的,又想着,楚王爷屋里是有人的,看他这眼神,该不会是……

    “王爷,您该不会是瞧中这丫头了吧?”裴敬笑着说,“她可还是个小孩子,您也下得了手。”

    李遥摆摆手:“本王现在下手了吗?等她再长大一些,等她大了,就要到我府上来。”

    “她现在是尚宫局的宫女,王爷直接要来,怕是不妥。”裴敬是李遥伴读,很小的时候就玩在一起了,两人一个文好一个武好,凑在一起,倒是相处得融洽得很,“不若这样,王爷一会儿去给怜妃娘娘请安的时候,可以跟娘娘说,让娘娘寻个由头,先把小宫女要到娘娘宫里来。她是娘娘的人了,到时候,王爷要来,会容易很多。”

    “若是只以宫女的身份入王府,怕是只能为侍妾吧?”李遥若有所思,“这样,倒是委屈了她。”

    裴敬知道,怜妃娘娘也是宫女出身,所以,便不好多言。

    其实她想说的是,除非他将来当皇帝,自己做得了主。又或者说,趁早跟太子搞好关系,等将来太子登基了,再求太子下旨给陈氏一个名分,一切都好说。

    但是这些话,前者说出来就是大逆不道,而后者……看楚王殿下这心气儿,也是不会甘愿低三下四去巴结谁的。

    怜妃把陈贞贞要到了自己宫里来,再之后,李遥便每日便进宫来请安。在怜妃宫里坐的时间,也比以往要多得多。

    便是怜妃,也瞧出了些端倪来,私下里,拉着陈贞贞问:“贞贞,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了你来自己宫内?”

    陈贞贞不知道,她也很想知道,于是使劲摇头,目光恳求地望着怜妃。

    怜妃笑着抚摸她细嫩的小脸,温和地道:“其实当初怀阿遥的时候,我一直都希望是个闺女,只可惜,生出来是个儿子。在这后宫里,我又是这样的身份,其实生公主比生皇子要安稳很多。但好在,阿遥也争气,如今越发得皇上喜欢,连皇上来我宫里的日子,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一点,陈贞贞是知道的,这一个月来,皇上总共来后宫十三日,却有三日是留在怜妃宫里的。

    “皇上对娘娘好,奴婢瞧得出来,娘娘也很开心。”陈贞贞看得出来,这些日子,怜妃娘娘笑容比往日多了很多。只不过,她心中也有些忧伤,后宫的女人,其实是不幸福的,日日盼着,就为了等一个男人。

    虽然说是荣华富贵,不过,一辈子呆在这个大牢笼里,又怎么会开心?

    宫里的日子,她不喜欢的,她进宫来,就是为了跟宫里的高人学手艺。等到了二十五岁,她是要出宫去的。

    二十五岁……想着自己如今不过十二岁,还有十三年,简直是遥遥无期。

    “你觉得楚王如何?”陈贞贞想着别的事情,有些走神,却突然听到怜妃这样问了一句,不禁有些吓着。

    “殿下……殿下英武,连皇上都夸他呢,自然是极好的。”陈贞贞肯定是夸李遥的,她哪里敢说他一个字的不是。

    怜妃笑着,拉了她小手,一并往榻边坐下,这才说:“不是说这个,是……”她看了看她青涩的脸庞,脸上纯真的表情,想着,她还小,便道,“算了,等你大些,再与你说不迟。”

    如此又过了两年,北疆突厥人,再次在边关寻事挑衅。皇上要派人迎战,当时已经十六岁的李遥,自告奋勇请战。

    他才十六岁,又无作战经验,自然不会是挂帅。这次出征,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先锋,跟着陆老将军和赵大元帅磨砺的。

    这场战一打就是两年时间,再回来的时候,李遥已经十八岁了。而这个时候的陈贞贞,也已经由当年那个青涩的小果子,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

    模样开了,身段也抽了条,整个人瞧着,就似是那荷塘中最水嫩的青莲。

    夏日炎炎,只要望她一眼,就叫人移不开眼睛。

    李遥朝堂谢恩领赏后,没有回王府,而是先去了怜妃宫里。

    李遥疾步匆匆往怜妃宫去,却在路上遇到了陈贞贞,这个时候的陈贞贞,已经是怜妃宫里的大宫女了。手里端着果盘,身后跟着一群十一二岁的小宫娥,也是疾步匆匆正往怜妃宫去。

    一不小心,险些又撞上。

    陈贞贞抬眸匆匆看了一眼,连忙跪了下来请安。

    “起来。”此刻的李遥,已经真真切切变成了一个男人,连声音,也变了。

    不是小时候的孩子音,也不是十三四岁时候变声期的公鸭嗓子,而是真正男人的声音。

    低沉,凌厉,稳重。

    “谢王爷。”陈贞贞虽然刚刚只匆匆一眼,却是认得出来,他是楚王殿下李遥。

    李遥嘴角轻挑,见她站起了身子来,锐利的目光丝毫不避讳地上下打量。他的目光炽热,火辣,看得□□裸,陈贞贞渐渐就觉得尴尬起来。

    “怜妃娘娘还在宫里等着王爷。”陈贞贞小声提醒,示意他该走了。

    “一起去。”说罢,李遥抬手,示意她跟在自己身边。

    陈贞贞不敢越了规矩,真跟他站在一起,于是只落了半步,紧紧跟在后面。

    眼前的人,虽然还是以前那个六皇子,可是她觉得,他变了。

    变高了很多,她现在想看他,都得仰起脑袋来……

    “你在听本王说话吗?”李遥问了一句,见她一直不答,不由得蹙眉,“在想什么?”

    “奴婢该死。”陈贞贞刚刚走神了,心下有些慌张,下意识就要给李遥跪下。

    李遥反应快,伸手稳稳托住了她,他需要弯腰,才能够保持与她视线平齐。凑得近了,她更是瞧清楚了这张脸,变得凌厉了,也黑了,粗糙了……

    他的手很热,力量也很大,陈贞贞几次挣脱,都挣脱不了。

    最后,还是李遥自己主动松开,她才收回了手来。

    “以后在本王跟前,不必时不时就下跪。”李遥低声与她说,“你我感情不同,我没有拿你当宫女看。”

    “奴婢不敢。”陈贞贞的确不敢,她就是宫女,是奴婢,怎么敢让主子另眼相待?

    “怎么看你,是本王的事情,你有什么敢不敢的?”李遥侧身,见她一直站在自己后面,他停下脚步来,“走那么慢干什么?”

    “是。”陈贞贞加快了脚步,只是觉得头疼。

    好在,很快就到了怜妃宫里。

    李遥凯旋,立了战功,连陆老将军跟赵元帅,都对李遥频频夸赞。而李遥,日后在朝堂上的表现,也越发得皇上重视。

    渐渐的,太子便起了诬陷楚王的意思。

    太子无能,朝中早有大臣对太子微词颇多,再加上,构陷楚王留下把柄,触怒龙颜,皇上隐隐起了废太子之意。

    不过还是念着骨肉亲情,再加上楚王念及手足之情,称太子也是一时糊涂,他也不愿追究,皇上这才作罢。

    楚王殿下顾及手足,又战功显赫,虽然言明没有对太子之位感兴趣,不过,还是让太子不安。东宫谋臣,便给太子出了主意,称皇上如今年事已高,又日渐憔悴,怂恿太子逼宫。

    结果,没有逼宫成功,彻底落实了罪名,不但被废,还被贬为庶民。

    再之后,是长达一年的,诸位皇子争夺太子之位的战争。

    太子之争,李遥不参与,照旧还跟以前一样。

    皇上自知时日不多,便下了圣旨,立楚王李遥为太子。李遥才入住东宫一个月,皇上驾崩,李遥登基为帝。

    李遥虽功高,这个皇位坐得也是名正言顺,不过,毕竟怜妃出身卑微,外戚无人,又是初登皇位,朝堂之中,自然一时间难以站稳脚跟。众世家拉帮结派,暗中依旧悄悄支持着其他王爷,还筹谋着,哪日拥其他王爷登基为帝。

    李遥登基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情,便就是给陈贞贞位份。

    陈贞贞自然替怜妃高兴,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会留在宫里。她还在一日日扒拉着手指头过日子,在算着出宫的日子。

    她心下也知道,皇上对他可能有些不一样,但是她觉得,应该是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原因。她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不敢想,有一天,皇上竟然会跟她说,想要她做妃子。

    站在勤政殿里,陈贞贞吓得腿软,连忙跪了下来。脑袋一下就炸开了,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李遥一个眼刀子飞过去,曹德喜连忙挥着佛尘,把伺候的小太监都赶了出去。包括他自己,也不敢留在内殿。

    殿内只剩下陈贞贞跟李遥两人后,李遥从龙案后面出来,弯腰亲自将陈贞贞扶起。

    扶起来后,却没有再松开手,而是直接紧紧的将人抱在怀里。

    他两只手臂健硕有力,紧紧拥着她,感受着胸前的那团柔软,他轻轻阖上眼睛。

    他想拥她入怀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只是以前,他不敢。

    以前的他,虽然是王爷,却也有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而且,他立了战功,早不知道得罪了多少皇子。

    靠得她越近,就越是害了她。那些人对付他,他不怕,他就怕他们对付她,她是他的软肋。

    所以,他不敢说,也不敢做,只能放在心里,一遍遍地念着,想着。

    好多回他都快要沉不住气了,亏得裴敬劝着他,他忍了。

    “贞贞,朕想你做朕的女人。”李遥渴望了很久,此刻温香软玉在怀,他只想一直抱着她,实在舍不得松手。

    “皇上,你快放开奴婢。”陈贞贞吓得都要哭了,使劲挣扎,却又不敢太过分了去。毕竟,他现在是皇上,而不是当年那个六皇子,他是九五之尊。

    “在朕跟前,别再自称奴婢。”李遥轻轻咬她白嫩的耳垂,在她耳边呵气。

    陈贞贞浑身都颤抖起来,声音也颤起来:“那我……”

    李遥截断她的话道:“你可以自称臣妾……朕要给你位份,朕想让你做皇后。”

    “不行,我不要。”陈贞贞再次吓到了,显得有些无语伦次起来,“不是……是奴婢,奴婢要出宫。”

    李遥闷闷哼笑一声:“看上谁了?要出宫去。”

    “出宫回家,我想回家去。”她跟他说实话。

    “这里就是你的家,你是在这里长大的。”李遥说,“贞贞,留在朕身边,朕会一辈子都对你好。朕答应你,只要你留下来,以后只跟你生孩子。”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很低,故意凑近了她耳边说。

    他是个大男人,也早已经是父亲了,他什么都懂,早就是个熟透了的男人。而她呢,虽然如今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妙龄女子,不过,却是什么都不懂的。他在她耳边说这样的话,她听得面红耳赤,又羞又愤。

    她知道现在说什么都说不通,她索性不说话。

    李遥不敢立即对她如何,就放了她。

    没了束缚,陈贞贞转身匆匆就跑了,一边跑一边哭,她是吓的,就怕他真不肯让自己走。

    跑回了太后寿康宫,陈贞贞擦了擦眼睛,拾掇好自己,这才进去。

    太后见人不对劲,忙拉了来问:“皇上欺负你了?”

    陈贞贞又想到刚才那一幕,心下又害怕起来。她看着太后,突然就跪了下来。

    “这是怎么了?”太后说,“你这孩子,有什么话,起来说。”

    陈贞贞哭了起来:“太后娘娘,奴婢不想留在宫里,奴婢想出宫,想回扬州。”

    太后一愣,继而不必再问,也是晓得发生了什么。

    微微弯腰,亲手把她扶起来,太后道:“皇上都说了?皇上是怎么说的?”

    在太后跟前,陈贞贞倒是也不藏什么秘密,就把刚刚勤政殿发生的事情,一一全部都跟太后说了。

    太后叹息一声,抬手轻轻抚摸着陈贞贞的脸,轻声道:“别说是皇上,就连哀家,也希望你能够留下来。哀家记得你说过,在扬州,你父母早没了,家里的亲人,就是叔伯,他们会对你好吗?”

    陈贞贞道:“奴婢回去后,可以自己过得很好。”

    “这又是何苦?”太后叹息,“留在宫里,伴在哀家身边,不好吗?”

    陈贞贞没再说话,其实,她也舍不得太后。

    又过几日,皇上骑马摔了下来,受了很严重的伤。太后得知消息后,连忙带着陈贞贞去了勤政殿。

    李遥这伤养了些日子,期间,只留了陈贞贞在身边伺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渐渐的,宫里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开了。

    甚至早朝上,也渐渐开始有人奏本弹劾,说是后宫之中有人想要魅惑君主。

    李遥看了奏本,气得只把奏折全部撕了。

    李遥直言道:“朕的后宫,什么时候成了诸位爱卿的后宫?朕喜欢什么女人,难道诸位爱卿也要管?陈氏乃良民,才德并重,有资格跟能力入主中宫。”

    这是李遥第一次在朝堂上,直接言明,要立陈氏为后。

    此话一出,整个朝堂便炸了……

    退了早朝后,李遥怒气冲冲回了勤政殿。陈贞贞还在,见皇上脸色不好,没敢多言。

    后来曹德喜跟她说了,她才知道,原来朝堂上,朝中近一半大臣都反对她做皇后。可是其实,她也没有想当这个皇后。

    陈贞贞想了想,觉得她要再跟皇上提一遍这事,她想出宫,她不想做皇后。

    李遥正在气头上,又听她说这些话,不由得更是怒火中烧。

    他健硕有力的手臂,将她抱过来,欺身便重重压了下去。

    他用力亲吻着她,一件件扯下她的衣裳……他内心多年的渴望,终是在这一刻完全释放。

    他想要她,想留她,想要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见她哭,泪流了满面,他炽热的唇去亲吻,他哄着她,他想把自己的温柔都给她。

    只是他还是没有想到,他坐稳了皇位,她终究没有能够陪在自己身边。

    李遥想了好久,直到太后唤了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举步上前去,在榻边坐下。

    太后一手握着陈贞贞的手,另外一只手则紧紧攥住李遥的,将他们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如今,却竟然还是跟当年一样,你们两个,都在哀家身边。”

    一样?如何一样,他们错过了十八年……只庆幸的是,没有错过一辈子。

    (全剧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掌中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息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息隐并收藏掌中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