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嫁个骑士斗恶龙 > 第54章 栀

第54章 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栀觉得自己最近的生活变得越来越顺遂了。

    自一周前女儿对自己主动说话开始,所有的一切就像上了油一样,全部有条不紊地运作起来。

    心事有人倾听;说话有人应;干活也有人帮忙。尽管那都是同一个,但对栀来说,只要这个人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这个人更不是别人,正是她那叫拉诺的女儿。

    因为天生的蓝色眼睛和银白色头发,加之内向的个性,自很小的时候就被周围的朋友孤立,被当成怪物一样排挤欺负。

    这种情况就算搬到新的地方来也没什么用,就算周围邻居对她们好可终究也只是在那些心智成熟的大人圈子里。

    小孩的圈子谁都说不准,因为成年人几乎不可能往里面掺一脚。

    ——有时候,就算表面说了不,在背地里还是会继续做着对的事,这就是小孩子心性中可怕的地方。

    而女儿深受其害,这个栀是知道的。

    从她身上的泥泞中,从她眼角的泪花中,从每次尴尬的沉默中。

    都是那么赤-裸裸却又触碰不到的。

    栀深深明白自己不是个主动的人,在跟他人的相处中如果不是另一方的主动示好,是完全不会搭话上去。

    而就算交流上了,也行得谨慎,生怕一点不妥让关系变差。

    这种过于小心的作风从她同样内向的性格及不自信中演变而出,就算对此明白的透彻,可要改正的时候往往都觉得无从下手。

    女儿10岁的年纪,正是与父母最亲的时候,却总是提前让栀感觉到青春期的尴尬感。

    有时候压抑得自己喘不过气的时候,栀往往会选在她不在面前的时候,自己伏在桌子上偷偷哭泣。

    这时候所有现在的过去的,存在的不存在的,过往的未来的委屈与不安都会一并涌上;化成泪水流下来止都止不住。

    每次栀都觉得,在哭的时候自己是最脆弱的了。

    眼眶中咸腥的水珠肆意划过颊边止都止不住,就算在心里一直默默劝告自己停止也于事无补,只得放任哭着,在很长时间后才能勉强抽抽鼻子平静下来。

    同样的,对于女儿不想看到自己这样子的事实,栀也是知道的。

    因为对方总在自己的哭声停止的时候才“恰好地”出来,再“无意地”坐到桌子前面吃饭。

    至于目的是什么,她无暇去想。

    只是每次想到,对于女儿的这种“包容”有着些微的感谢与很大的心虚。

    身为一个母亲,都三十多岁了还那么靠不住还真是……

    曾经也不是没有认为过,和女儿的这种相处模式会一直下去,谁知到之后,主动破冰的是那个一直“包容”着的,对于感情的表露最不明显的人。

    “妈,今天还要去集市吗?”

    周末上午,栀还睡眼惺忪着,就被拉开窗帘照进的阳光弄醒。

    迷迷糊糊地起身拿了,发现站在窗前的女儿。

    她已经洗漱完毕了,身上穿着新买的裙子,头上扎着蓝色的发带;脸上淡淡的没有明显表情,却好像在无声中将自己身上规整的衣服刻意与栀身上乱乱的睡衣做对比一样。

    “啊啊啊对不起!拉诺你等一等哦,妈妈马上去换衣服……”

    栀翻身下床,顶着一头乱发跑到对面的衣柜里胡乱翻找,一边还伸着手胡乱摸索着什么。

    “喏。”一把梳子递到手上。

    “谢谢好女儿!”

    衣服也找到了,栀马上把它们往手臂里一揽,撒丫子跑出房间。

    速度之快,让拉诺要说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

    “其实在这里换衣服也是可以的……妈……”

    然而外面已经传来更大的门声。

    这间屋子本身不大,被这么哐当一撞,墙壁直接颤抖了几下,屋檐上的鸟也被吓得扑棱飞走。

    从嘴里呼出一口气,拉诺在心里默数了一会时间,等到外面惊天地一声“拉诺你在哪!”才了卧室门出去。

    “走吧走吧,我们要赶在集市刚开的时候到哦。”

    眼前的女子,扎着低低的马尾,穿着墨绿色的连衣裙。

    脸上已经有了一点隐约的皱纹痕迹,但就算这样,整体看上去还是年轻的。

    三分原因在容貌,七分在气质。

    “你的发带好像有点旧了?我们就先去买这个吧。”

    栀把后槽牙中夹着的咸豆子咬碎,顺便张开手给了女儿几颗。

    “啊啊,没时间吃早饭了呢……待会去那个面包店买吧?我很喜欢,你呢?”

    “随便啦。”

    听到的依然是这样的回答。

    在这次让栀真的有些不爽了。

    特别是配上那张与年龄完全不符的冷脸,真有一种死小孩的感觉。

    “我说你这孩子啊,”猝不及防地伸手掐住女儿的双颊,责怪一样地捏紧再往两边拉过去。

    “多点笑容好吗,总这样,很没劲也很没礼貌哦!”

    栀把两只手微微向上移动,在女儿脸上人为地扯出一个笑来。

    “多笑一些,笑——一——些——!懂吗?”

    就算被这么捏着脸,女儿的眼中还是没有一点波动,一双眼睛里面毫无波澜,就连被痛出的泪珠都没渗出一点。

    “……”

    顿时让栀尝到了失败的滋味,油然地觉得没劲。

    把手松开,留下两块发红的脸颊,还被栀有愧于自己手劲的遗憾驱使被揉浅了一点。

    “走吧。”

    栀先了拉诺一步踏出门,大手抓住小手轻轻地,在未干的晨曦中留下轻轻地几声脚步。

    啪嗒,啪嗒,啪嗒……

    每周末举行的集市是村子中重要的活动之一,当时各种各样的东西都会被摆上摊位——中央大城市的土产也好,南部海边的鱼类也好,边境中的矿石也好,全部都可以被直接地看到,并提供了不少购买的可能性。

    栀喜欢这个活动,不仅是因为东西多,更是因为热闹。

    要说缺点的话,大概就是她们母女俩住在村中比较偏远的地方,每次要到达村口并不是件容易事情,同样把买的东西背回来也都是体力活。

    虽然对于主妇手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啦……但每次一个人去一趟回来后都会把栀累得发毒誓下次再也不去一类的。

    不过有了拉诺,状况明显好转了很多——有人帮忙拿东西了啊。

    而且还可以享受给女儿打扮的幸福感觉,简直一举两得有没有。

    “妈妈,再跟我讲讲爸爸的事情吧?”

    走在小径上,突然被冷不丁地这么一要求。

    不过栀对这个也不惊讶了,反而嘴巴一勾,反问:

    “你要听什么?”

    心里有些自豪和兴奋,也不知道是臭美的心态还是什么。

    “就……接着上次的讲啊。”

    女儿的话漫不经心的,连眼睛都望向了别处。

    这反而让栀的兴致起来了。

    什么啊,这小孩蛮别扭的呢。

    “好啊,上次讲到哪了来着?”

    “从爸爸帮你抓昆虫开始。”

    “啊对对对,自那以后啊……”

    满脸微笑地仰起头看着渐渐变成鲜蓝色的天空,栀的心里充满了喜悦与满足的心情。

    一切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她相信。

    到了集市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几辆载着商品的木车被牛马牵着,稀稀拉拉的停驻着。

    大人们在摊位面前讲着价,小孩子拿着买到的小点心到处乱跑,笑闹声和讲价声混在一起形成了嘈杂热闹的光景。

    “那么先去买什么好呢?”

    栀牵着女儿的手,走进集市里面,在漫无目的地晃荡了一会后才在肚子的咕咕叫里发现还没吃早餐。

    是因为刚刚和女儿讲得太沉迷了吗……

    “那个,拉诺啊……”栀不好意思地开口,“你的肚子是不是饿了?”

    “您刚刚跟我说是要去买面包的。”

    这次拉诺用了“您”而不是“你”,听得出心情是有点不好了。

    “那那那……”

    栀心里有些慌,朝四周左顾右盼了好一会儿,最后把目光锁定在一个刚刚才把面浆倒下来的煎饼摊子上。

    “那我们去那里吃吧!”

    女儿没有嫌弃,而是在默默看了冒着白气和滋油声音的店面一眼……

    “…那我要两份。”

    “诶诶,可以!”

    栀哼着小曲掏出钱包,走到铺位前跟老板说道:

    “要三份哦。”

    老板略微抬头看了她们一眼,爽朗笑着答应。

    滑滑的面浆在锅上画出一个流畅的圆形,单手打了蛋下去再一搅拌,两种颜色瞬时融为一体,一个个油泡鼓在上面时隐时现;等到边缘变成金色时,再被翻了个面,一下香气四溢。

    呃呃……光是看着闻着就快流口水了啦。

    栀努力保持着还算得体的表情,在底下把拉诺的手握紧了。

    可谁知在第三份煎饼快好了的时候,手被挣开了,后者忽然跑到栀前面来,还把身体尽可能地缩了起来。

    “怎么了?”

    “……帮我挡一下。”拉诺把双手举到头上放下。

    “啥?”

    栀朝自己刚刚拉着女儿的右面转头,在不远处看到一个棕色头发的小男孩正站在自己爸爸旁边,在卖蔬菜的摊位前面挑拣着什么东西。

    “他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不想见吗?”

    “不想。”女儿回答的声音闷闷的,好似并不高兴。

    对了,那孩子好像是……

    忽然想到了什么要说出来,可看到拉诺的样子,栀选择将这次的份暂时先住口。

    “好了!谢谢光临!”

    煎饼摊老板脸上的胡渣都像因为微笑而绽开了一样,把三份煎饼装在纸袋里递到两人面前。

    栀分了两个给拉诺,对方一接过就埋头大吃起来。

    “慢点别噎着啊你。”

    顺便将视线再次转向右边,那对父子已经背过去,朝越来越多的人群中走去了。

    “他们走了哦。”栀小声提醒女儿。

    “嗯。”

    拉诺点点头,沾着一嘴的酱汁和面碎渣子,从自己妈妈身前走出去。

    “等等你怎么吃到这么脏啦!”

    栀立马蹲下,掏出手帕往拉诺嘴边乱抹一通,直到被擦到快要发红了,才把手撤回去。

    “还有啊,你们这是在闹别扭吗?如果是的话就快点和好哦。”

    “嗯。”

    “那个孩子挺好的啊,正气凛然的,长大一定是帅哥……”

    “嗯。”

    听到的一连串“嗯嗯嗯”让栀十分不爽,索性两手啪一声搭上女儿肩膀,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

    “要是跟他有矛盾的话要尽快解决哦,因为……”

    因为以后永远都见不到他了。

    “……小孩子的友谊要维持,懂吗?”

    心里想的是绝对不能跟女儿说得。

    听到妈妈的话,拉诺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牙齿不自觉咬紧。

    “……我知道了。”

    她知道栀在撒谎,也知道她对于自己现在正想着的事情一无所知。

    想要一吐为快的心思被最后几缕理智牢牢牵着,在脑中四处乱撞,困兽一般地挣扎。翻搅得她心神不宁。

    “那个,妈妈…”

    在斗争中勉强开口,在第一个音节出口的时候马上卡住,急转弯后好一段后才继续下去。

    “早,早餐也吃了,我们去买东西吧。”

    话出口得急切。

    “啊啊,也是呢……”栀一拍头站起来。

    “我差点忘了呢,瞧这记性!”

    然后抓回拉诺的手,跟煎饼摊的老板道了个谢,并给慢慢排上来的人让了位子。

    “那就先去买鱼干吧,玻璃罐子装的那种很好吃吧?”

    被抓着手向前走着,拉诺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妈妈一眼。

    到头来……还是没有那个胆量啊。

    真是,太懦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嫁个骑士斗恶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城里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城里樱并收藏嫁个骑士斗恶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