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 第6章 章 〇〇六屋顶谈谈心

第6章 章 〇〇六屋顶谈谈心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可说是小院,的确是不大,岳满目测了一下,大抵是三室一厅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感觉,就这样还硬生生地圈出一块地皮来种了花草,长时间无人打理,已经长起了蒿。

    院前接着一家小商铺,位置的确是好,街上车水马龙,也不知道易家是怎么想的,竟然让这样一家店面空置,哪怕是外租出去给别人做生意也好啊,啧啧。岳满一边打转,一边想着,忽然间灵机一动。

    他说要开婚介所那可不是说着玩的,无奈柴家负债累累,连温饱都成问题,他这才退一步先让眉娘搞点相亲大会试试,眼下简直是有个现成的地方。

    他本来想构思一下自己的大业雄图,却看易可的顾盼之间,不知道藏了什么心思。岳满立时选择了闭嘴,将眉娘母女两个安置好了之后,带着易可回了贤王府。原先还能耐下心性哄哄眉娘母女两个的易可回府后却彻底沉默了下来,直至有小厮将饭菜端上,用过饭后,该到入夜时分了,他也一句话都没讲。

    岳满自觉侧过身子躺着,倒不是不想让易可睡在自己怀里了,只是在尽可能地给易可让出更大的地方。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道:“易可你快过来躺好。”

    易可没答话,只是自己翻出一套被褥来,真要在地上铺下。

    岳满跳下床去,抓过易可的手,拦住他继续的动作:“别别别,你睡床,我睡地铺!”

    “世子睡就是了,我先出去走走。”易可不着痕迹地抽回自己的手来,淡淡道。

    “那我陪你。”岳满亦步亦趋。

    易可似是思量一番,最终默许了岳满的跟随。

    他说走走便真是在随处走走罢了,其实贤王府也不大,大多数的院子都锁着大门,只剩下几间小院和一个花园,易可便这么沉默着在花园里溜达了两圈,岳满也就跟了两圈。

    期间碰到小厮二三,都是低着头路过,岳满忽然间发现了什么不对,原来这偌大的贤王府,竟是一个丫鬟也没有。

    他颇为好奇地八卦:“怎么住了这两天,竟然没看见家里有使唤丫头?”其实作为现代人的岳满,真让他去指使别人,他反而会不习惯。但一看这古代的王府居然跟小说电视里的不一样,他当然会去疑问。

    易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自从王妃仙逝之后,王爷便再也不许女子出现在自己面前了,王府里自然没有丫鬟可供使唤。”

    岳满有点失望地默默鼻子,又开始胡扯:“我还以为有什么更伟大的理由呢……什么尊重女性,解放女性之类的。”

    “什么?”易可茫然问,岳满又在说他听不懂的话了,明明两个人才认识刚满一天,但从岳满嘴里蹦出来的奇怪的词句已经令易可有些头痛了。

    其实易可有点小小的自负,父亲曾经高中状元,虽说后来仕途不顺,这么多年了仍旧在翰林院做一个小小助教,但易可仍旧为自己的父亲而自豪。更何况易家上下都说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纪轻轻饱读诗书,随便给出一个词来无不能引经据典。但这一自豪却在岳满身上一次又一次地被质疑,易可都有点怀疑了,自己真的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厉害吗?

    易可在“嫁”入贤王府之前曾想过以死明志,但贤王以自己的父亲的性命威胁,在父亲的哀叹与母亲的哭泣中,他还是忍下了这番屈辱坐上了花轿。他的宁死不从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男人或者一个读书人,更多的是,他这辈子在嫁入贤王府前唯一的期盼,就是死命读书,之后像自己父亲一样高中状元,在朝堂上做出一番成就来,来证明皇帝对自己父亲做的事情是错的,这期盼就此落空。

    他那时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地幼稚,只觉得眼前这个碍眼的家伙害得自己整辈子都毁了。贤王家世子何之景有许多传闻,那个英勇的贤王爷并不去管教自己的独子,任由他长成了一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好吃懒做。

    但现在易可对何之景的看法在改观,虽然他心存疑问,不知道如果何之景寻回了记忆,会不会变成传闻中的那个模样。还有,他那些奇怪的词究竟是哪里来的?易可旁征博引,眉头都拧出水来了,硬是读不出岳满的意思。

    于是他干脆问了:“解放?女性?女性是指女子吗?”

    “呃……”岳满哽了一下,现代带回来的语言习惯可不是那么好改的,这要是一个月前,能带出来的来自未来的词语比现在要多的多,他仔细琢磨一下,解释,“就是说,要让女子得到跟男子一样的尊敬。她们一样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当官,可以做买卖。——你懂吗?”

    易可的眉头拧得更紧,望向岳满的神色如同看一个疯子。

    这让岳满叹了一口气,果然不能指望真的让一个古代人认同自己的价值观吧?

    但当他正叹气的时候,易可却低头思索了一番,道:“我觉得……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你是说什么事?”岳满问。

    易可变得郑重了许多,但眉头倒是没那么紧了,他就近寻了个亭子,同岳满一起坐在石凳之上,侧身从亭檐下看那点漏过的星,想了很长一会儿,岳满也没有催他。

    而后,他说:“我一直想做一个好官,让百姓能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虽则是有私心的,希望陛下能明白,他当初对父亲下的断言是错的。”

    这可真是个伟大的梦想啊,岳满不得不反对:“其实我觉得,人不过是一种高级动物,都是有动物性的,真正杜绝犯罪是不可能的……”

    “动物?”易可与岳满的对话绝对不在一个位面上,易可又听不懂了。

    岳满只好努力描述:“就是……什么飞禽走兽游鱼之类……”

    易可却拍了桌子,瞪向岳满:“人怎可与禽兽相提并论!”

    这交流困难啊,岳满深深感觉到两个人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他只好十分生硬地转移话题,为使得自己显得真诚,摆出一脸严肃的表情:“我觉得,你会是一个好官的。——那个,你要考科举吗?”古代做官好像就是靠科举考试吧,岳满盘算着,似乎还有什么别的渠道,不过他并不熟悉。

    一句话只是随意说出口,易可看向岳满的神色却变了几变。两个人吹在夜风里,直到岳满打了个喷嚏,易可才小心翼翼问出口:“你……让我去科考?”

    “我……为什么不让?”岳满还以为易可在思考些什么,被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后,其实他也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古代的科考在岳满心底大抵相当于高考,只要想考为什么不能去考?

    “我是你的……”易可说了半截话,后半截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才咬牙切齿地说的,“你的妻子……你让我抛头露面?”

    “当然了,就算你是女人我都让,更何况你本来就是个男人啊。”岳满又是摸摸鼻子,这句话他自己自然是觉得理所当然,却不知道由古代的易可来想,会是怎样的震撼。

    易可是被贤王逼着嫁进王府的。官宦子女那么多,不知道贤王爷为什么看中了他,老王爷早就疯了,但皇帝却并不管制他去做什么,似乎隐隐期盼着他犯的错误越多越好。凤冠霞帔,八抬大轿进侯门,易可一直以为自己是被当成女人娶进来了,但眼前这个何之景的想法却与他想的不一样。

    他对着岳满的眼睛看,试图从对方的眼底读出这个家伙是在开玩笑还是在说认真的,但岳满眨了眨眼睛,眼底里居然是困惑与不解。

    易可开始思索起来,老王爷疯掉之前是个什么样子?才能教出这样的儿子来。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最后还是岳满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那个,我还以为你会看不起眉娘和灵儿呢,结果你对她们倒是很不错。”

    “柴家母女毕竟只是平头百姓,还请世子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与随便什么人厮混到一起去。”谁料易可还是淡淡地说,“今日是个例外,我只是没想到这天子脚下,竟有人敢强抢民女。”

    岳满被哽住了,原来易可在意的竟然是有人在这梁京中违/法/乱/纪,只不过正巧今天倒霉的是柴家母女罢了。他干笑两声:“这个这个……正所谓众生平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那个……”

    其实岳满只是想给易可科普一下未来的价值观,扯出来却有些胡言乱语,到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但易可却猛地站了起来,用手堵住了他的嘴:“大逆之言,岂可乱语?”

    岳满仍是无辜地眨眨眼睛,从易可眼底却读出真正的恐惧来。虽然他其实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能说的话了?

    他只好把那双连自己的鼻子带嘴巴一起堵住的手扒了下来,临拿下时起了坏心,伸出舌头小心地那么一舔,易可立刻像是触电了一般,将手缩了回去。

    岳满却抓着他的手不舍得放开,嘿嘿笑道:“我错了还不成,不说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句话,不过那三句话以后都不提了不就行了。

    他握了握易可的手,握惯笔的手指节分明。

    易可忽然抿了抿唇,拧过头去,问:“说起来,世子会武?——今日,看你去救灵儿姑娘……”

    “啊?”岳满抓了抓脑袋,他怎么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不是会武?不过今天看灵儿要自杀的时候,那一瞬间自己迈出的步子,想了想的确不是普通的跑,而是有种飘的感觉。岳满站起来,在亭子外走了几步,试图寻回那种感觉,猛地他竟然拔地而起,高高跃上亭顶。

    易可站出身来,仰头看屋顶上的岳满:“世子,快下来,危险。”

    岳满也想下去啊,他哭笑不得地说:“我也不知道刚刚怎么上来的,下不去了。”

    “要不……你等等,我找人取一架梯子来。”易可道是。

    岳满看了看天,月亮已经挂在半中了,按照古人的习惯,该睡的都睡了吧,他有些不好意思:“你等等,我先找找感觉,找不到再说吧。”

    他闭上眼睛,吸气呼气,努力回想那种脚下生风的感觉,迈那种有些诡异的步伐,在亭上打了个转之后,他一跃而下,最终平安着落在了地上。

    岳满跳了跳,得意起来,向易可炫耀:“怎么样?帅气吧。”

    易可一介书生,点了点头,很给自家世子面子。

    岳满又跃跃欲试:“来来,我带你一起上去!”

    说着,他不等易可答应,拦腰搂过易可,又跳了两下,紧接着迈出步伐来跃上屋顶。他觉得这样的功夫不能没有名字,又不是知道原先的何之景是跟谁学的武功,于是干脆自己给了它名字:“这叫凌波微步!怎么样?”

    易可打小就不是攀屋爬树的调皮孩子,这还是他头一回站在这么高的地方。亭子建在假山之上,一眼望下去,距地面有两三个人高。易可腿有点软,跌坐在亭子上。

    岳满就着他身边亦坐了下来,轻抚着易可的后背:“别怕别怕,要不然就躺下,不要看下面,咱们看星星吧?这叫以地为席以天为被,偶尔也享受一下嘛。”

    易可依言躺下,他很少这么疯过,但今日仰头看看星子,却觉得自己这一生错过了不少的美景。

    岳满勉强分辨得出几个星座,开始对着易可瞎扯:“你看,那是处女座——易可你肯定是处女座的。”

    “我?”易可皱着眉头,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名字。

    “是啊,我猜你是九月生日是吧?”岳满猜。

    “六月初六。”易可否定。

    “呃。”岳满忽然想起来,古代人用的都是农历,但星座一说用的好像是公历吧,两种历法的换算规则他不是很明白,除非是过年过节一类牵扯到假期的日子,他也早就不关心那旧历法了,如今他很是苦恼,农历六月初六是落在处女座吗?“话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五月十二日了。”易可深深地看了岳满一眼,这人都不记日子的吗?

    “哈哈,怪不得,月亮快圆了。”岳满干笑,“今天天真美啊,我给你唱个歌吧?让你乐呵乐呵。”

    “堂堂世子,怎可妄自菲薄,自甘为优伶,以娱他人?”易可又皱起眉头来了。

    岳满嬉皮笑脸:“别这么严肃嘛,来,保证你没听过。”

    岳满今天是真的想唱歌,他来古代一个月了,本来只是想,他在现代也就是个混日子的,换到古代一样是混日子而已,却没想到碰到了易可。他不太懂感情,但却在见到易可的那一刻相信了一见钟情。他想陪着这个古代的小书生,好好地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现在易可就陪在他身边,岳满心底里有一股快要跃出来的欢心,他想唱歌,只是想舒缓一下心底里那快要爆炸的快乐。

    岳满又抓了抓脑袋,唱什么好呢?“呃……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其实岳满唱歌算不上难听,但却从身旁接收到了名叫“闭嘴”的信号。岳满才唱了两句,扭过头去看易可,问:“怎么了……?不好听吗?”

    “这什么曲牌?平仄也都不讲究?”易可问道。

    岳满泪流满面,为什么易可的关注点在这里,小说里的穿越男给心上人唱流行歌曲,不是唱一次捕获一个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