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 第9章 章 〇〇九听秋园听秋

第9章 章 〇〇九听秋园听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满一向觉得小说电视里最扯淡的一件事就是什么男扮女装、女扮男装还硬是瞒天过海,再过亲密也没人发觉。雌雄莫辩那都是在动物身上,就像他家易可,那再好看,也是个俊秀的青年,这要是穿了女装绝对没法看。就像王小姐家的那个小丫头,出门非得打扮成个小厮,还以为周围人都认不出来?

    这个乐事师傅也是一样,尽管唱的是小生,但那身段骨骼,面庞线条,岳满打量了半晌,还是觉得她其实是个女人。就是不知道王小姐知不知道这真相了,岳满皱着眉头,盯了台上不知多久,直到脑袋上挨了一下。

    这一下是易可打的。

    其实贤王世子妃并不会动手打人,尤其打的还是自己“相公”。但说好带自己出来散心的家伙,盯着台上的小生就眼睛都不眨一下了,易可忽然觉得胸腔里被不明的情绪所填满,之后便伸出手来,无法自已地敲在了岳满的头上,直到那人回过头来,茫然地看着自己,他才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易可不由自主地缩回手去,这小动作可大可小,如若是岳满要追究,那自己免不了要受罪了。他垂下头去,道:“……世……”

    “嘘。”岳满将那尊称断掉,两个人买的是两个座,但小圆桌四周摆了五把椅子,还有三个人跟他们拼桌,世子可不是能在这样的场合下叫出来的称呼,易可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有点被吓到了,一时没想明白,还需岳满去提醒。

    及时让对方把那半截称呼吞下去之后,岳满凑到易可耳边,道,“这在外面,你就用我的化名吧,喊我岳满就行。——其实,你可以跟着灵儿叫我岳哥哥。”

    岳满猥琐一笑,哄着易可叫这称呼。灵儿是个小丫头,这么叫自然可以,但易可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在心底里咕哝着这家伙,刚刚那一点担心立时便记不得了。他就着岳满的凑近也将自己的唇贴到对方耳边,咬牙切齿道,“岳公子可勿被乱花迷眼。”

    这一句听到岳满耳中便有些莫名其妙了,他在想这戏园子里哪有迷眼乱花,又瞥了一眼台上,那小生唱腔咿咿呀呀,来自未来的岳满表示自己欣赏无能。才刚只去观察这人的性别去了,没有去注意听他唱的什么,如今曲调入耳如魔音,他才不得不皱起眉头来,道是:“这戏有什么好听的……易可你喜欢听吗?”

    易可淡淡道:“还好,不过我家也只是在祖母每年生日的时候才请人来唱几出,我听的也不多。”

    岳满还在找花,却在易可这淡淡的声调里听出他有点高兴出来,恍然大悟,又凑过去,嬉皮笑脸:“你不会是恼我在看乐事师傅,怕我迷上她,不要你了吧?”

    易可拧过头去,拒绝回答。

    岳满却在他耳尖看到了无法掩饰的红,得意起来,道:“你放心,我是替王小姐来考察她看中的心上人了,不会变心的。”

    “没准你看中王小姐了。听说她弱柳扶风,可是一代佳人。”易可小声道。

    岳满哭笑不得:“我连人都没见过,怎么谈的上看不看的上她?我只是不想乱做媒啊,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又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有运气,爹给找来的就是我顶顶喜欢的人。”

    他这么说着,暗地里去抓易可桌子下的手,抓到后轻轻拽了两拽。

    一出折子戏也没有唱多长时间,两个人都对听戏毫无兴趣,一结束,随意叫好两声,岳满便叫人来,问询能否私下里约一下乐事师傅。尽管是被尊称一声师傅,戏子毕竟是戏子,只要塞够了钱,没什么见不到的。易可本不想跟着去,却被岳满拽到了后台,那乐事正在卸妆,见二人来,喏道:“岳公子,易公子。”

    “女子行礼应该是福身吧?”这乐事师傅行的是标准的男子礼,岳满便奇怪地道了一句。以他对戏剧的浅薄认知,男女反串似乎是很平常的事,以为这乐事不过是反串小生的女子,如今见他作揖,随口一说。

    没想到乐事身子却僵硬了一下。

    易可奇怪道:“女子自然是福身,但这里没有女子吧?”

    岳满若有所思,屏退了旁人后,带着戏谑的目光打量一番乐事,才言:“你是女子。”

    他这话说的肯定,若之前还只是猜测,那现在便已经可以坚信了。但乐事的本职便是演戏,她定了定,笑:“岳公子这是开什么玩笑呢?”

    岳满甩甩袖子,道:“我是王小姐找来的替你去王家求亲的。”

    这话说的极为绕口,但乐事一下子便白了脸色,这下子饶是易可也看得出不对劲来了。

    “女子如何会唱生角?”易可怪问。男子可以唱旦,但女子无论如何也是不会去唱生的。

    既已被识破,乐事便深深作了两揖后,将一切和盘托出。

    “我唱不了旦,听秋师傅说我合适唱生,但如果我选择了,便要抛弃自己女子身份。那时我还小,没做多想,如今也已十多年了……至于王小姐,那是个意外,但我劝说不了她,这些日子她又被关在府中,我连劝她都劝不到……”

    说起来其实也简单,乐事是当初听秋园刚开班时,班主听秋去捡来的孤儿之一。但她身为一个女子却唱不了旦角,若是不转去学小生,那只能被抛弃掉了。小孤儿为了有个可以吃饱穿暖的地方,哪里还管什么女子不女子,一装就是这么多年,却没想到会被来听戏的王小姐一见钟情。

    “她说我就是她梦中的司羊相如先生……”乐事苦笑。

    岳满正待喝茶,听到这里却差一点喷出来。说起来那个王小姐还真是恶趣味,把自己世界的故事搬到这边来就算了,还非要改动那么一小点,司羊相如和桌文君,岳满表示这个设定他接受不了啊。

    听罢乐事的诉苦,许诺下不会拆穿她的女扮男装,岳满摆了摆手,知道自己这第一场生意一定是做不成了,说不定还得去转头劝劝那个王小姐赶紧放弃。这要是两情相悦但是有个死封建的老爹棒打鸳鸯那是一场戏,这种假鸳真鸯、逼直女变百合,那就跟自己家里的世子妃真的是个妹子一样。

    但戏园子他这还是第一次来,一大笔钱也付了,后院也进来了,跟乐事谈完后,易可本是打算直接离开,岳满却求他陪着一起转转。

    后院没有前头那般规整,大大小小一群萝卜头都在咿咿呀呀唱戏,什么角都有,岳满表示,他连他们说的什么都听不懂。

    这要是搁在现代就好比给他放一场外文原声电影还不带字幕啊!岳满很惆怅,距离戏子们练功的院子越走越远,猛然间到了一处独门小院。

    那小院里仍有人在唱,戏腔却格外宛转悠扬,仿若一只夜莺鸣啼,即便是粗鲁的人,也懂得驻足欣赏。院里那人白衣水袖,舞成翩蝶。易可与岳满两人,猛然有种误闯仙界的错觉。

    小院,桂树,佳人,才刚还热闹哄哄的听秋班后院,像是被移到了广寒宫一般。那起舞的嫦娥猛一转身,见到有陌生人站在这里,错愕地站住了身姿。

    是一个有些上了年纪的中年男子,但岳满不得不推翻自己先前的判断,他在这人身上见识到了真正的雌雄莫辩。并非是说这人貌若好女,而是他的身段他的一颦一笑,无一不被另一性别所侵入。

    易可忙致歉:“抱歉,我们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那人一动不动地盯着岳满看,并没有理会出声的易可。他看了一会儿,失去的神色却寻了回来,撇过头去,瞬间岳满觉得,这人可能坠泪了。

    但他却冷冷道:“后门就在手旁,二位请吧。”

    俨然是逐客令了。

    尽管这人一看便知亦是听秋园的一员,定是该知道,能在园里随意走动的,是塞了大钱的,下起逐客令来,却是这般地不客气。易可没有恼火,只是不动声色地戳了戳岳满,让他跟着自己的步子,从那后门出了听秋园。直到走远后,岳满才问道:“那人是……?”

    易可却若有所思地扫了一眼岳满,在他年轻俊朗的脸颊上看了半晌,道:“世子这张脸,定是与王爷十分相似的吧。”

    “这我怎么知道……我失忆了,回来之后,还没见过王爷呢。”岳满如此说,他倒是的确没见过那个传说中的贤王,不知道那人早出晚归都是在干嘛。

    “我猜那人应该是听秋班的班主听秋。”易可道,又添了一句,“贤王的老相好。”

    哎呀?原来是这身子的父亲的风流债?岳满挑眉,脑补了一下老王爷和戏子的爱恨情仇后,更关切另一件事,“小可啊,我没发现,你还挺八卦的?”

    “八卦?那是什么?”易可怪道,这个世界可没有道教。

    岳满语塞,又不知该如何解释了:“就是说,你对这些消息知道的还挺多哈?”

    “自然。”易可却坦荡荡地接受了岳满的说法,还解释道,“我父亲有八房姨娘,她们每天都在大声谈笑这类事情,不会顾忌到我是不是在读书的。这叫耳濡目染。”

    岳满摸了摸鼻子,暗自忖度,他是不是提到了什么让易可不高兴的事情了?为什么这人说完之后,脚步迈的那么快?

    易可说完便飞快地走了,岳满只能跟在身后,回到王府后,小夫夫两个正要回房用饭的时候,王管家喘着粗气跑了过来,道:“世子,世子妃,王爷回来啦,请二位到正厅用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