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 > 第50章 章 〇五〇宋家谋此事

第50章 章 〇五〇宋家谋此事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岳满被老贤王一巴掌打走后,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才嘀咕起不知道该不该跟林小公子要谢媒钱这件事。按理说他这也算坏心办了好事吧,好歹也说成了亲,但总觉得,这两人的关系搁在这个年代只能被叫做私相授受,瞧那林小公子整日里都是一身白,也不像是个有钱的样子,怎么算自己要钱都不像是个厚道的做法。

    ……不过他好像忘了什么事?

    岳满晕晕乎乎地,直到又呆愣了一会儿才猛然想起书春该从宋家回来了吧,怎么还不来找自己?只好站在院子中央,叉着腰,中气十足地一声喊:“——书春?”

    “世子。”跑过来的却是书夏。

    岳满瞥了他一眼:“怎么是你?你师兄呢?——你们抓着那个和宋家偷偷来往的家伙没有?他是什么来历?”

    “……”书夏抱拳,把腰折了个对折,“世子,书春在王爷那儿,王爷说……不能告诉您。”

    “哈?!”岳满一愣。

    “王爷说,他要自己操刀,把这大事办了。”书夏小声说。

    “……”岳满感觉自己的功劳被抢了。

    头一个反应是,要是最终是王爷成了事,他还能帮自家小可说情,换他前程吗?还能把书夏的卖身契给自己,让书夏和灵儿成亲吗?

    想到这后头一点,岳满眼睛一亮,挪过去问:“你还想不想要你的卖身契了?”

    书夏那一向古井无波的脸竟然也有了那么一丝的动容,紧接着却又立刻收了回去:“小的不敢说。”

    “哎呦!”岳满一拍大腿,“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喜欢灵儿不敢说,想要卖身契也不敢说!”

    “小的在是个男人前,还是个下人。”书夏道是。

    “……”岳满倒一时哑口无言,决定不管眼前这木头桩子了,自己去老王爷那儿问一声去。

    唉,还得他给这帮家伙操心哟!

    岳满原本打直了往老贤王那儿赶,半路上碰见了厨房,却突发奇想转了个弯,小炒了点零嘴,端在手中,打算送过去讨好贤王。

    “父王!儿子送吃的来了!”岳满堆着一脸笑,小跑过来。

    “嗯?”书春还没走,贤王正一边听着书春的汇报总结,一边甩了个眼角给岳满。瞧见岳满手中端着东西,好像还挺香,才点了点头。

    岳满也没管贤王这明显是嫌弃他的样子,凑到跟前来:“父王啊,为什么不能让我听啊?”

    “嗯……”贤王想了想,“没什么,就是觉得这本该是为父的事。”

    “……”岳满颇有些无力吐槽。

    父王啊,你事到如今,才想起来你这几日光顾着泡在温柔乡中,把本来是你自己揽下活计推给我了吗?

    “爹啊,你的活、我的活倒不是重点,重点是到时候还能给咱家小可求个前程不?”岳满搓着手问。

    贤王又嫌弃地推了他一把,顺带瞪了一眼:“还用问么,你媳妇儿就不是我儿媳妇儿了吗!”

    “嘿嘿嘿,父王好人!”岳满赶紧哄。

    “哼,书春你接着说!”贤王摆了摆手,示意书春继续。

    岳满一点没有要走的意思,余光瞥见跟在自己身后的书夏一脸紧张着急的模样,心底里十分得意,就是不帮你问,再叫你假装不在意!

    等了许久,也没见那个一脸着急的书夏有那个胆子冲上来问,岳满反而泄了气,没了刚刚的得意劲儿了。

    贤王老早就瞧见这两人的不对了,又摆了摆手让书春安静,而后侧过半个身子来,问两人道:“嘶——本王这瞧着,你们两个人在这儿眉来眼去地,这是折腾什么呢?”

    “哦……”岳满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书夏着急呢,父王你不是答应我,等这事儿了解了把他的卖身契给我嘛。”

    “给你不就是换个主子吗?”贤王颇有些糊涂。

    “我肯定就给他了啊,不然怎么娶灵儿?”岳满撇嘴。

    贤王思衬了许久,才从他那混乱的脑子里把这一个下人和一个民女的事给挖出来,不屑道是:“瞧你们那着急的样子,哼,求求本王啊!好好求,本王马上就给你!”

    只听噗通一声,那边的书夏就跪下了。

    岳满被他这一下弄得颇有些紧张,但书夏却是又恢复了那没有表情的模样,只是磕头磕得极为认真,显得对这婚事颇有诚意。

    “嗯……不错,倒是个情种。”贤王点点头,漫不经心道。

    岳满赶紧奉承了两句:“像父王您啊!”

    “对哦!不愧是王府出来的,像本王!”贤王一拍大腿,忽然得意了起来,笑道。

    书夏还是没什么表情,但岳满愣是从他的眼中读出了紧张。

    “哈哈,像本王!不错不错!”贤王好像挺得意自己被当成情种的,一提及这件事,就忽然想起来这儿忙着听书夏讲宋家的事,有那么半个时辰没见他的秋儿了,想得很呢。立时就觉得自己火烧屁股,坐不住了的贤王站起了身,刚打算去找听秋的时候,又想起了话才说到一半的书春和还站在那儿的书夏,道是,“卖身契,叫王管事给了书夏!等这事儿完了,你们就赶紧把婚事办了去!钱,王府包了!”

    说着,贤王还拍了拍胸脯。

    书夏大喜。

    岳满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恭喜道是:“好嘛,离婚事更近了一步!现在就差说服你未来的岳母了呢!”

    书夏立刻又大悲。

    岳满憋着笑,赶紧去招呼书春。眼看着自家父王撂了担子,他总不能也不管了吧?

    书春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又把刚刚说过的话重新复述了一边。

    岳满摆出一脸沉思的表情,那人倒的确抓住了,却是个硬骨头,一咬牙,就服毒死了。尸体被翻瞧了半晌,怎么看都怎么像个小喽啰,不管是袖子里还是身上带着的囊袋中,也未曾从身上找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那宋家被打草惊蛇,恐怕此时也不好再挖什么东西出来了。

    这案子,似乎刚明朗了一点,又陷入了另一个僵局之中。

    岳满却是摸了摸下巴,问了一个问题:“你们……掏过那个人的后头吗?”

    “后头?”书春面色古怪,望着岳满弯了弯的手指。

    岳满其实有点于心不忍,但还是叹了一声:“能藏东西的地方,不止是袋子中啊。……你找找他身体上。”

    书春难得表情一变。

    岳满捂着脸,好像自己在这个属下心目中的形象被毁掉了?不过,这帮家伙,倒还真正直。

    书春立刻就摆回了正色,垂首道是:“属下听命。”

    “去吧去吧。”岳满继续捂着自己的脸,不想看书春此时的表情。

    他趴在那儿,有点后悔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暗自想,要是时间能倒流那该多好。

    却没想到,不到半个时辰后,书春身后跟着两个小厮,回来了。

    那两个小厮捧着一副图卷,上头沾着点诡异的褐色斑点。书春也没打算让小厮们靠岳满太近,只远远站住了,拱手道是:“世子,果真搜出来了!”

    那一向表面上没什么表情,暗自里不把自家这个不靠谱的小主子当回事的脸上,难得地有了敬佩。

    ……虽然岳满半点也不想要这样的敬佩。

    他嘴角抽了抽:“哦?搜出什么来了?”

    “同宋家的往来书信一封,写在一种皮纸上,不似是咱们中原所产。”书春道。

    岳满眨眨眼睛,感觉这件事情好像要往更复杂的地方滑去了。——好像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贪污案了?

    发现了这种东西,岳满可不敢瞒什么,赶紧连拖带拽地,把那个半点也不情愿的贤王给请了回来。那贤王瞧着那纸,立时就瞪大了眼睛:“哼,哪里来的蛮子的东西,还沾着牛粪!”

    “……”岳满没好意思说,那是人粪,“咳,父王啊,你确定这是蛮子的东西吗?”

    “想当年本王不知道打了多少蛮子,烧了多少这东西,怎么可能会认错!”贤王站得老远,十分嫌弃道是,“这是哪里来的?”

    “从那个和宋家有来往的家伙身上搜出来的……”岳满道是。

    “……”贤王打了一个激灵。

    唯独这当年与蛮子奋战过的人还记得当初那一仗的惨烈,哪怕是已经神思不清了,却仍旧未曾把那战场遗忘。贤王立时愣在了那儿,不知回忆起什么,许久后,才幽道:“此事需尽快告知我那皇侄儿,无论这宋家与那帮蠹虫有无关联。”

    明明边境已被重军把守,究竟这蛮子的东西,是怎么传到这歌舞升平的梁京中,悄无声息地留在此地的呢?

    这下子贤王也顾不得惦记他的听秋师傅了,立时就着人备马,又去打搅他那皇侄儿去了。

    单独备了一辆车装那怪皮纸,就怕被熏着。

    虽然岳满很想吐槽,父王啊,你平日里不穿袜子抠脚的味儿可比这玩意儿大多了。

    世子与世子妃被留在了贤王府中,闲来无事,也便只能等贤王回来的好消息。易可因为不会什么功夫,虽说是被贤王拽着参与这事,最大的功劳也只是个狗头军师,此时听岳满听了这不到一日功夫里发生的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有人通敌?!”易可一拍桌子。

    岳满着实被吓了一跳,倒没想到易可这瞧着文弱书生,生气起来拍桌子还挺响。赶紧纠正:“这不是还不知道么?不过这事儿可不是咱们贤王府能管的了,说给陛下听倒也不错。”

    “……望陛下能彻查才行。”易可唉了一声,“就怕……”

    易可话说了一半,岳满抓了抓脑袋,奇怪问,“怎么了?”

    “……这位陛下,当初是反对出征的。”易可摇头道是。

    岳满这个半路穿来的,只好摸了摸鼻子,决定转移话题,让自家小可开心一点。

    两个人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贤王。

    “父王啊!”岳满赶紧招呼他过来,“怎么样了?”

    本想从贤王脸上瞧出什么来,奈何向来喜怒形于色的贤王,此时却难得地面无表情起来,倒像是跟在他身后的书春、书夏两兄弟。

    “陛下说,明日便是太后寿宴,一切等过了寿宴再说。”贤王这回连声皇侄儿都不喊了。

    岳满听这话中的意思,不由得想,怎么听,那当皇帝老儿的,都不像是要管的样子啊?

    不过瞧着贤王今日心情似乎不好,急需去找听秋师傅的模样,岳满也没非要做没眼色的,拦住他不放。而是回头去找易可了,难得认认真真地打听了贤王没疯之前的事。

    那时还是先帝在位,蛮子来攻,贤王意气风发,主动请战。许多年后,才凯旋而归。

    只是先帝时日无多,临闭眼之前,还特地叮嘱了自己儿子几句,要好好待这位立下汗马功劳的贤王才行。新帝倒也对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皇叔毕恭毕敬,大把大把给着赏赐。

    却不知为什么,没多久后,贤王妃死,只留下一个襁褓之中的小世子,贤王也疯了。

    “果然是陛下下的手?”岳满猜。

    把易可给吓了一跳,忙道是:“这种话,怎么可以说出来!”

    “……”岳满无语,反正有不少人是这么猜的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歌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歌逝并收藏[穿越]史上第一婚介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