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 【07】后生可畏

【07】后生可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07】后生可畏

    【07】后生可畏

    “凌萧,别添乱!”

    这种自己把曝给媒体的事,换了别人兴许只会拿来说说,但凌萧这人,说了,就代表他会做,绝不止是说说而已。舒悫鹉琻

    按他的性子,刚才能够一直沉住气不骚扰她打电话,已经算是奇迹了。

    凌萧还在端详相片,估计是在想哪些地方需要P一下,哪里光线需要调光一点。

    “我没添乱,明明是我的,凭什么就成了他小白脸的?”凌萧头也没抬,但话却是说得一本正经。

    苏紫咬咬牙,很好,总算是没提着家伙去找柯景算账,她是不是该庆幸这也是他的一大进步?

    只不过,我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了?

    “凌萧,我是搞不懂你脑子是什么构造,也摸不清你脑子的回路,但我是我,不是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不是柯景的未婚妻,同样,也不是你凌萧的老婆。”

    苏紫这段时间反反复复地跟凌萧申明这点,已经被弄致心力交瘁,再这样下去,难保不会被气死或被自己绕着绕着绕成了神经病。

    凌萧的视线终于从相片上移开,炯炯地望向苏紫。

    “你当然不是那小白脸的未婚妻,除非我死了,不然,你永远别想跟那小白脸扯上关系!”

    凌萧说得斩钉截铁,别说这一篇报道他不会看在眼里,就算她嫁了,他也要把她抢回来!

    苏紫知道再跟他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他那死脑筋,她没本事说得动!

    “随便你,你爱发什么消息就尽管去发,发了之后,记得从凌氏调大帮手足过来保护我!”

    凌萧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现在还在被人追杀,如果把这妞暴露出来,不是等于把赤手空拳的她扔到人来人往的广场上一样危险?

    凌萧想想,便脊背冒汗,快快把相片保存好,装回口袋里。

    自己也是被那新闻气惨了,不然,怎么连这么明显的事都要人提醒呢?!

    “那你说,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凌萧冷静下来,在沙发上盘膝坐下。

    苏紫站起来,重新提起保温瓶,准备出门。

    “什么怎么办?”

    苏紫站定,连她都要佩服自己了,终于又可以在他的怒吼的情况下保持冷静思考的状态。

    “那篇报道啊!”凌萧又忍不住吼了起来。

    “难道我得一直戴着这顶绿帽过日子?”凌萧一脚踹在茶几上。

    苏紫静静地看了他一会,问,“凌萧,我问你,你老婆是那个苏紫?”

    凌萧黑着脸抬起眼眸盯着她,“妞,你什么意思?”

    “你的老婆,是以前那个在凌氏任劳任怨地跟着你跑的那个苏紫,还是现在这个苏紫?”

    凌萧有些茫然,“妞,两个,不都是你吗?”

    “凌萧,你的那个苏紫已经死了,你爱抱着过一世是你的事。现在这个苏紫只是晴天杂志社一名小编辑,跟你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她是不是谁的老婆或她是谁的老婆,跟你没半点关系。”

    苏紫说完,提着保温瓶转身就走。

    凌萧依然没明白苏紫的意思,明明一个大活人站在自己面前,怎么就说死了?

    但比起弄清楚这个,阻止她出门更重要。

    “都被人写成这样了,你还要去?”

    凌萧极快地闪到她面前,拦住她的路。

    “去,为什么不去,爱怎么写怎么写,反正对我没影响。”

    既来之则安之,对于既定的事实,苏紫不愿为此伤神。

    柯景虽是挺有名的人,但毕竟不是公众人物,这种新闻对他来说其实是无关痛痒。对她苏紫来说,除了回去会听到几句恭喜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

    再说,公众八卦这些新闻,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而公众对同一件事的好奇心所保持的热度和关注度,少则能维持一两天多则三几天,再过一周,估计已经没有人会记得苏紫是谁了。

    凌萧见苏紫铁了心要去,想了一下,竟是不阻止了,还转身帮苏紫开了门。

    苏紫边走出门边在心里嘀咕,这小子又想玩什么花样?

    却见,本该回家歇息的凌萧与自己并肩走入了电梯。

    “你干嘛?”

    苏紫一下子没多想,只以为他是刚巧要出门。

    凌萧伸手按了一下,电梯门关上。“陪你去医院。”

    “我不用你陪,我的事你少管。”

    苏紫感觉自己已经离疯不远了!

    “不行,很危险!”凌萧俨然当自己是苏紫的正牌护花使者。

    “……”

    苏紫已经不想再浪费唇舌跟他说话了。

    电梯门打开,苏紫示意凌萧先行,等凌萧出去了,她却伸手按了一下,电梯门在凌萧背后关上。

    苏紫提着保温瓶回到家,把门反锁了起来。

    柯景那边,她暂时不去了。

    不是她不担心柯景,而是,凌萧这人真的说到做到,让他跟着去医院,难保他不会对柯景做出些过分的事来。

    进门后放下保温瓶,她便进了卧室,任由外面门铃响震了天,她都听若未闻。

    跟柯景打了个电话道了个歉,说自己还有些事要办今天恐怕没办法去看他。

    柯景当然很是失望,但也没说什么,只让她好好休息,他有特护和家人陪着,让她不用担心。

    凌萧在外面按了十几分钟铃,见苏紫不理他,总算是消停了下来。

    晚饭时间,凌萧又在外面按了会儿铃,见苏紫还是不理他,于是,这晚再也没来骚扰苏紫。

    ……

    第二天是周日,杂志社要赶稿,全体加班。

    苏紫回到杂志社,如她所料,同事轰地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恭喜她,有的问什么时候结婚,汤姐甚至好几次把目光投到苏紫小腹上,最后,说了句,“小苏,先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吧,别急着要孩子,看我,都成孩子奴隶了。”

    大概,是觉得柯景追了苏紫这么久,外间一直没什么风声,这下突然这么高调,怕是因为其他原因柯家才不得不承认这个平民媳妇。

    苏紫懒得去解释什么,因为知道,在这种时候解释,别人只会理解为炫耀,只一路微笑着回到位置上做自己的事。

    中午,苏紫利用午休时间去医院看柯景,昨天熬的那锅汤,她自己喝了,提到医院的,是她今天特地早起熬的。

    出门的时候,她有点担心凌萧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她身后,可事实告诉她,作为凌氏当家的凌萧并没有闲到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她的时间和精力。

    病房里只有柯景一个人,他挨着床坐着,床上架着张小桌子,桌上摆着笔记本电脑。苏紫推开门的时候,他正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听见响声,抬起头,见是苏紫,扬起唇微微一笑。

    “苏苏,你怎么这个时间过来,不用午休么?”

    嘴里责备着,脸上的笑容,显而易见,却是开心的。

    苏紫没答他,径自走过去把保温瓶搁在柜子上,扭头看他。

    “吃饭没?我熬了些汤,要喝点吗?”

    柯景一脸惊喜,“你熬的?要!当然要!”

    苏紫不免又内疚起来,之前,自己这个女朋友当得实在失职,跟他交往了一个多月,不仅没请他进过自己的家,连为他煮顿饭、熬锅汤都没有过。

    对比起以前自己为凌萧那小子所做的事,自己在柯景这里,其实只有享受的份,两人之间,付出那个,永远是柯景。

    分手,果然是对的。

    他这样的好男人,确实值得更好的女人。

    “柯景,对不起!”

    苏紫倒了一碗汤,放在小桌子上,把勺子塞到柯景手里。

    “苏苏,这事本来就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硬拖着你,你也不用受这场惊吓,如果不是我,你也不用被别人指指点点……”

    显然,柯景并不明白苏紫为什么而道歉,还一味地觉得是自己连累了苏紫。

    “趁热喝吧,事情很快会过去的。”苏紫安慰他。

    只要我不再出现在你身边,你的霉运和麻烦,就会全部散去。

    柯景一口气把苏紫提去的汤喝完,然后,还问,“没了?”

    苏紫只觉得生病的男人都像孩子,柯景如此,凌萧亦是如此。

    “没了,你爱喝我明天再给你熬。”

    “可以吗?你会累的!”柯景难得可以享受到苏紫的温柔,怕她辛苦想推辞却又舍不得。

    “没事,我明天中午过来。”

    柯景的精神不错,苏紫等他喝完汤,又陪他坐了一会,这才离开。

    这段时间,无论是跟柯景还是凌萧相处,只要不论及感情的事,仅像普通朋友一样相处,苏紫会觉得很舒服,但一提及到男女间的感情,苏紫就压力山大。

    大概,经过了一段苦逼无望的暗恋和被迫夭折的明恋之后,爱情这东西,对苏紫来说,已经是个触碰不得的烫手山芋。

    下午茶时间,苏紫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拿着电话在屏幕上划拉着,把凌萧及司徒的电话号码从黑名单里拖了出来,电话,却一直没响过。

    这小子,应该很忙吧?不知道跟赵氏的那些破事处理成怎么样了?

    苏紫的思绪,不知不觉又被凌萧和凌氏的事占满了,回过神来,狠狠地甩甩头。

    她跟凌萧,真像幼儿园里的小屁孩!

    早上还勾肩搭背做好朋友,下午便能为粒糖吵个天翻地覆然后指着天发誓说再也不跟你做朋友了。明早见着面,昨儿的事又忘了,于是又再勾肩搭背做好朋友……如此往复!

    苏紫自嘲地笑笑,把手机扔抽屉里,专心工作。

    对凌萧,说是不管,说是不理,苏紫终究是放不下,下班时,苏紫把车开往兴宁路,去雷鸣酒吧找高勇。

    傍晚时分,酒吧还没开始营业,苏紫走进去,一个站在吧台前擦拭杯子的侍应瞧见苏紫,远远叫了声大嫂,慌张地跑到她面前。

    苏紫对他笑笑,“勇哥呢?”

    “勇哥在二楼,我带你上去。”

    这酒吧苏紫来过几次,但一直不知道还有二楼,跟着侍应上去才发现,上面是一个非常大的舞厅,舞厅中央有个圆形的舞台,舞台上,有钢管,有大大的笼子及其他道具,单看这些道具,便能想像这里晚上的热闹程度。

    “这里晚上很火爆吧?”

    上来的楼道很隐蔽,而且,这个舞厅还有一扇大门,门一关,跟楼下便完全隔离成两个世界。

    “嗯,天天客满!”

    苏紫心道,难怪自己来几次都觉得这酒吧生意不怎么样,敢情,楼下的酒吧只是个幌子,这二楼的舞厅才是真正赚钱的地方?

    侍应领着苏紫走到舞厅的一角,敲门。

    “勇哥,大嫂找你。”

    很快,苏紫听见里面传来脚步声,门打开,高勇的脸出现在门后。

    “苏苏,进来说。”

    那侍应转身要走,高勇叫住他,“送几份蛋糕和两杯果汁上来。”

    进了门的苏紫四下看看,室内是标准的办公室格局,办公桌办公用品一应俱全。

    两人坐下,“苏苏,你来是想了解昨晚的事?”高勇没有拐弯。

    “嗯。那人什么来历?”

    高勇拿了支烟点上,“苏苏,那人什么都不肯说,不过,我们查了一天,这人不太可能是冲我们来的!”

    苏紫愣了一下,莫非这事跟自己无关?

    “你的意思是,冲柯家去的?”

    高勇点头,“大概是这样没错,而且,这人似乎是冲柯景去的。”

    高勇这话说得有点小心,因为,他怕苏紫误会。

    毕竟,柯景跟凌萧是情敌关系,他会帮着自己老大说话是很正常的事。

    “这事凌萧知道吗?”

    苏紫知道凌萧担心自己,怕他会为此做什么傻事。

    连苏紫自己都没意识到,从现在的信息来看,柯景似乎跟凌萧一样遭受着生命的威胁。但她,第一个关心的,依然是凌萧而不是柯景,她甚至忘了考虑,柯景为什么会惹上这样的麻烦。

    “嗯,我跟他说过。”

    侍应敲门,把蛋糕和果汁送进来。

    “他人呢?”

    苏紫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如果说答谢会那个人不是冲自己而来的,那冲着凌萧那帮人,似乎只针对他一个人?他这样到处跑,真的没问题吗?

    “去了H港。”

    这几天,凌萧频频乘坐私人飞机去H港跟尤毅密会。

    “放心,老大会保护好自己的。”

    高勇似是看出苏紫的担忧,极快地补充了一句。

    同一时间,H港,尤毅的别墅内。

    “各位兄弟,这位就是我跟你提的凌氏新当家,凌萧。”

    会客厅里,除了尤毅和凌萧,还坐着十来个男人,这些男人,大多是三十来岁的壮年男子,有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也有穿着随意不修边幅的,不过,能成为尤毅的座上客的人,在H港多少是有些地位绝不会是小龙套小混混的货色。

    给众人介绍完凌萧,尤毅又把在座各位一一介绍给凌萧。

    跟赵修因赵氏一家独大而不可一世的专横性格不同,尤毅这人极讲义气且善结人缘,在江湖上属于那种一已有难百方支援的人物。

    而凌萧,正是看中了他在H港的强大号召力。

    别看尤氏的势力跟赵氏没法比,但若把尤毅那些知心兄弟的势力拧成一团,纵是赵修,也不敢贸然挑衅。

    “各位大哥,小弟凌萧在H港人生地不熟,以后有赖各位多多关照扶持,当然,若各位大哥在C省遇到什么难题,只要用得着小弟的地方,小弟一定舍命相助。”

    凌萧年纪虽轻,但举手投足均恰到好处,作为凌氏的新当家,没有依仗势力恃才傲物,而是把每句话都说得极诚恳,简短的一番话,便把在座众人心里的顾虑去了不小。

    佣人端进点心和水果,众人吃着聊着,竟是聊得不亦乐乎,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一帮人直聊到很晚才离开,最后,只剩下凌萧带着王然和另两个属下呆在尤家会客厅里。

    “凌老弟,赵修那老家伙的货,你真的全扣了下来?”

    凌萧作为当家被赵修下了江湖通杀令,这口气换了谁都咽不下。凌萧现在正是树威信的时候,不趁机反扑一口,只会被人笑指为缩头乌龟。

    既然已经撕烂了脸,他也不介意跟赵修玩到极致。跟赛车一样,若你总想着保留点实力,赢的那个,肯定不会是你。

    “是的,全扣了。”

    根据凌萧的指示,这两天,所有经凌氏码头的赵氏货船,一律被扣了起来。

    “哈哈哈!果然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后生可畏啊!”

    尤毅对凌萧这股狠劲十分欣赏,这让他想起当年他那个年少气盛的自己,也跟凌萧差不多一般的狠绝!

    “那也是多得尤哥的鼎力相助!我才敢有恃无恐!”

    从这日起,凌氏跟尤氏这个联盟,正式开始联手打江山。

    ……

    柯景在医院住了三天,第四天便被柯明接回柯氏大宅疗养,苏紫既然已经立了心不再跟柯景有所牵扯,自柯景出院之后,她便以不方便为由,没再去探望过柯景,但每天的问候电话,还是会准时打过去。

    而凌萧,自那天之后,也有好几天没出现在海涛花园。

    苏紫心里虽是惦记着他的安危,却没有要主动联系他的打算。

    又是一个周六,苏紫照常起了个大早,洗漱完便出门去超市采购接下来一周的食物。

    出门的时候,两位保镖守在门外。

    “超哥,人哥,早。”

    三人进了电梯,阿超低声对苏紫说。

    “大嫂,勇哥让我们撤了!”

    压在苏紫心头一周多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嗯,这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