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 > 【28】何时爱上她的?(开窍章,求订)

【28】何时爱上她的?(开窍章,求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28】何时爱上她的?(开窍章,求订)

    “爸,是不是付先生那边有什么情况?”

    凌和先是点点头,后又摇摇头。舒悫鹉琻

    “也不算什么情况,他说前段时间赵修确实找过他,说愿意以比我们高百分之五的金额购进他的货,不过,付先生拒绝了他,之后,两人便没有再联络过。”

    至于赵修这么做的意图,非常明显,是想从供应商那边把凌氏的货截了,从而造成凌氏库存空缺。

    只是,他大大低估了凌氏的实力,只以为泰国那个供应商所供应的商品,便是凌氏的全部货物来源。

    凌氏正常每月进出货量是多少?除了凌氏当家、左右护法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

    就连凌氏的供货商,都难以推算凌氏正常的进出货量。

    因为,凌氏从凌睦任当家时起,对货物进货渠道到贮存运输都十分小心谨慎,狡兔尚且要有三窟,何况像凌氏这样财力强大的财团,贮存货物的秘密仓库何止三四个?

    而这些仓库中,每个仓库收入的货物均从离仓库最近的凌氏码头上货,每个仓库储存的货或许是相同的品种,但却是从不同的供应商手上购进,并从不同的运输线路送达不同的仓库。

    因而,外间的人,对凌氏实力及财力的猜测及估计,从来只有低估,而没有人能正确估算出凌氏的真正实力。

    “这么说来,他确实是打过付先生的主意,而近期收入的所有货物中,也只有付先生那批货出了问题。”

    这样推理起来,这批货大概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都是赵修动的手脚。

    只不过,既然付先生供的货没问题,那这批货等于是在凌氏手上出的问题,这是不是说明,凌氏有内鬼?

    “让豪哥彻底排查凌氏在泰国负责交接货物的人员吧!”

    显然,凌和跟凌萧想到一块去了。

    “嗯,是整条线的所有人员,从货船到码头到仓库,都要彻底排查。”

    被自己的属下出卖这种事,是凌萧最不愿见到的事。因为比起外敌,内鬼更可怕,其危害性也更大。

    但现在事态的发展十分明显是倾向于这个可能性延伸,他该做的,是尽快揪出这个内鬼,以免做成更大的损失和危害。

    ……

    苏紫回来前一晚,苏豪和安绍阳从泰国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不知道该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驻守在泰国那边的所有凌氏人员,经过排查,没一个可疑,供应商那边,也查不出任何问题。

    这意味着,这批货是在泰国装上船到M市仓库收货的过程中出了事,内鬼,可能是货船上的船员,也可能是码头接应的工作人员,也可能是把货物从码头运输到仓库的司机。

    这晚,几个人坐一块安排如何排查剩下来这些人员,至凌晨,各自起身准备回家休息,凌萧却叫住苏豪。

    “豪叔,我明天中午去接苏苏,她那人,特爱操闲心,这次的事,还是别让她知道比较好。”

    苏豪点点头,“嗯,我知道,你也跟阿勇说说,让他别乱说话,丫头贼精了,若让她察觉什么,想瞒她可不是容易的事。”

    第二天,凌萧十点从凌氏总部出发去机场接苏紫,按苏紫发过来的航班,抵达M市的时间大概是十二点左右。

    凌萧到达机场候机大厅还差一刻到十二点,他看看大屏幕上的延误班机信息中,并没有苏紫乘坐的那班航班,于是坐在靠近出闸口的座位上安心等候。

    十几分钟后,从H港飞往M市的航班乘客推着行李排列有序地走了出来,这阵子习惯了乔装的凌萧戴着帽子墨镜,站在出口处伸长脖子等候那抹倩影。

    乘客陆续走了出来,凌萧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从开始的满心期待,到后来的心急,到最后一个乘客走出来,凌萧的心情便彻底焦躁难耐了!

    “小姐,里面还有乘客吗?”凌萧几步冲到乘务小姐面前焦急地问。

    “先生,刚才那位老爷爷已经是最后一位乘客了。”

    凌萧哪肯相信,“不可能,我女朋友绝对是乘这班机回来的。”

    乘务小姐十分为难,“先生,真的很抱歉,刚才那位老先生确实是最后一位乘客了。”

    凌萧默默看她一眼,转身拿起电话拔了苏紫的号码。

    “对不起,你拔的电话已关机。”

    凌萧生了不好的预感,连忙又拔了另一串号码。

    “麦总,我是凌萧。我女朋友苏紫早上从H港乘坐航班回M市,我在候机厅却接不到人,麻烦你帮我查查是怎么一回事!”

    “凌老大?你好你好,我马上帮你查,稍安勿躁。”

    很快,凌萧的电话响了。

    “怎样?”

    “凌老大,很抱歉,你女朋友确实是订了这班机,但没有登机。”

    凌萧皱皱眉,“她改签了?”

    “没有啊……我们这么查不到相关的记录。”

    凌萧心里隐隐不安起来,“麻烦麦总帮我留意着,一有她的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

    凌萧说着,人已经迈着大步朝机场出口走去。

    “阿锋,苏姐呢?”凌萧接着把电话打到在H港负责接送苏紫的司机阿锋手机上,他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苏紫是临时有事要处理,所以,没赶上航班。

    “老大,我一大早就送苏姐去机场了啊,这个时候,她应该到M市了吧?”

    阿锋的答案,让凌萧的心像堕入大海的石头不断往下堕。

    “你确定把她送到机场了?”

    凌萧的嗓音冷了几分,并不想怀疑阿锋,毕竟,他这几年一直任自己的贴身司机兼保镖,算是很信得过的一个下属。

    “老大,发生什么事了?我的确是把苏姐送到了机场,亲眼看着她去签证,我才离开的。”电话那边的阿锋说得十分肯定。

    凌萧这时已经上了车扣好安全带,“苏姐不见了,航空公司说没有她的登机记录,你立即安排那边的手足四处找找,有什么麻烦记得通知尤哥。”

    匆匆挂了电话,凌萧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打给尤毅,将具体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我现在立即让各位兄弟去打听,苏苏那丫头精得很,老弟你放心,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

    “尤哥,老实跟你说,我是怕赵修那老狐狸……”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凌萧,这下嗓音竟是有点微颤。

    凌萧握着方向盘的手背暴起一条条青筋,心里暗骂自己,这几天一直只记挂着货物的事,却忘了苏紫单身一人在H港,而那里,是赵修的地盘!

    “事情不是还没确定吗?别自己吓自己!”那边的尤毅安慰他。

    “嗯,麻烦尤哥先帮我安排一下,我现在立即赶过去。”

    挂了电话之后,凌萧先让机师准备好,然后把情况跟苏豪说了,苏豪也很着急,一开始他坚持要跟凌萧一起去H港,但后来听了凌萧的一番分析后,最后还是听从了凌萧的安排,留在M市驻守总部。

    凌萧登上飞机,尤毅和阿锋仍没有任何消息反馈过来,凌萧用机上的卫星电话再次拔了苏紫的电话,得到的,仍旧是关机的回应。

    “妞,见信息请立即回我!”凌萧又给苏紫发了一条信息。

    就算明知道接下来在飞机上这一个多小时里,他只能安心等待,但他仍旧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人生第一次,他如此强烈地感觉到害怕!

    那一年,在学校前巷,他被人在小腹上捅了一刀,那时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及四肢一点点地变冷,甚至,听着血液从伤口中潺潺流出来,但那时的他,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情绪。

    老爸出事之前,他甚至以为,自己是个缺失“害怕”情绪的人。

    直到大半年前的那一晚,看到双脚血淋淋的老爸,他才第一次领会到害怕的滋味。

    那是一种类似于渗透在血液或者是在骨骼里的冷冻剂,会让人从骨子里透出寒意,他能清晰地感觉自己身上的能量随着透骨的寒意在一点点地消失,于是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想要把自己的能量都锁在体内。

    但他所有努力都是徒劳,任由他如何挣扎均阻挡不了身上能量的消失。

    黄钦说,“少当家,很不幸,当家的下肢要立即截掉。而不幸中的万幸,是当家不会有生命危险!”

    凌萧体内的能量流失,因黄钦的一句话而停止,虽然,没有了双脚并不是值得庆幸的事,但对他们这种常年在刀光剑影下生活的人来说,能保住一条命已是万幸!

    现在,他再一次尝到跟老爸出事时差不多的滋味,而且,这一次比上次要严重得多。

    他只觉得手脚都寒得如冰,他坐在座位上,两个手使劲搓着,却丝毫没办法驱走那些从体内散发出来的冰寒。

    他的心,像飞在高空的飞机一样,在高空里随风飘着全无安全感。

    苏紫在H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是如他所担心的那样被赵修劫走了?

    还是发生了其他意想不到的意外?

    她的人身是否安全?

    生命有没有受到威胁?

    这些问题,每一个都如此刺眼伤人,像一条条缀满利刺的绳索,在他心脏反复绕了一圈又一圈并将他的心脏紧紧捆住,现在,他的心,除了搏动困难外,还被利刺刺得鲜血淋漓,让他痛不欲生。

    “老大,储物箱有被子。”

    机师从机内监控屏幕上看到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当家在瑟瑟发抖,只以为他是受了高空的严寒气温。

    凌萧却根本听不见机师的话语,只睁眼看着窗外的蓝天,任由体内的热量一点点地被恐惧和害怕所取代!

    ……

    “萧萧,姐姐带你去上学!”

    梳着马尾背着小书包的苏紫,伸手把蹲在地上死赖着不愿上学的他拉起来。

    “我不要上学,丑妞,你放开我!”

    明明又瘦又干的小苏紫,手臂却出奇地有力,任凭他如何挣扎,还是轻松地把他拽出了门。

    “死妞,放开我!”

    五岁的凌萧伸出脚朝苏紫狠狠踹了过去,却被她跳起来准确无误地躲了开去。

    这种每天被苏紫硬拽着出门去上学的日子,从凌萧五岁持续到六岁足足有一年有多。

    六岁多的凌萧,终于意识到自己斗不过苏紫。于是每天在她来叫自己之前便鼓着腮背上书包不情不愿地钻上车,毕竟,天天被一个骨瘦如柴的小丫头像拎破布偶般扔上车,他这个男子汉的颜面何存?

    大概是从那时起,或者是从更早,早到两人第一次见面自己就成了她手下败将起,他就开始讨厌她!

    那时的他,以为只要自己背着书包主动上学,那死丫头就不会再来干涉自己。

    可是他错了,在学校里,她似乎是个很厉害的学生,他第一天上学,在学校那个大礼堂里召开的开业典礼里,主席台上那个学生代表,就是她。

    第一天第一节课下课,他准备去找几个志同道合的小同学玩,她却出现在他的课室里对他的班主任说,“马老师,凌萧是我弟弟,以后请你多多关照他。”

    他还以为,她所说的关照,是任着他上课睡觉、由得他爱旷课就旷课这种关照,却原来不是,老师对他比其他同学更加严格,理由是,“你姐姐这么优秀,你也一定不会输给她,对不对?”

    他是真想不明白,苏紫这丫头难不成是自己的克星、死对头?

    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在凌氏打架输给她就算了,在学校也处处输给她,难道,自己要一辈子都活在她阴影下不可?

    年幼的凌萧,对苏紫几乎都是带着这种恨得咬牙切齿的感情。

    那时的他挠破头也想不明白,凌氏那些跟自己差不多或者比自己大的臭男孩,甚至学校里那些男生,为什么一说起苏紫就会露出崇拜的表情。

    那个丑丫头,脾气差不说,长得又干又瘦,那里值得别的男生对她爱慕有加了?

    直到苏豪拿出旧相册那一次,凌萧才认认真真端详起年幼的苏紫。

    看了那些照片之后,他不得不承认,幼时的自己其实对苏紫存在很大的偏见。

    小时候的她,外貌上跟现在差不了多少。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粉嫩,眉毛弯弯睫毛卷长,一双有神水灵的眼睛总是带着笑意,嘴红齿白是标准的美人胚子。

    难怪,他刚去上学的时候,学校里那么多男生都来巴结他,敢情,是真把他当成是苏紫的弟弟了,所以,才会变着花样去讨好他?

    凌萧初初到学校的那短暂的一个月,因为还没习惯,也因为有所顾忌,显得前所未有的乖巧,虽然,上课总是睡觉,作业也老是不交,但起码,是有乖乖按时上课的。

    一个月之后,他便尽显其恶魔本色,开始,是跟班里的级里的甚至是高年级的男生打架,以他那狠劲,加上从小就习武,在学校里还真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于是,那时的他开始经常带着一身伤上课,从那时候起,苏紫的书包里,便多了一个小药包,里面有创可贴、绷带、止血药等等应急药品。

    每节课下课,明明高自己两级,却总会背着小药包跑到他课室内。

    “蠢妞,你是我妈吧?怎么这么烦?!”于是,他一边忍着痛,一边恶声恶气地骂苏紫。

    在他看来,男子汉大丈夫,受一丁点皮肉伤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不用管它过几天就会自然痊愈,但她总是会紧张兮兮地赶在第一时间给他处理伤口,班里那些全是他手下败将的男同学于是开始取笑他,说他是苏紫的裙脚仔(广东俚语,指长不大的小屁孩)。

    平时对他总是凶巴巴的苏紫,在这个时候,就会红着眼睛问他,“痛吗?”

    “痛个屁!让你别管我!你烦不烦啊?!”

    被臭骂的苏紫却一点也不介意,只低着头耐心地帮他洗好伤口,涂上药然后敷好。

    慢慢地,他开始在校外跟外校及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打架,也是从那时开始,苏紫几乎开始对他寸步不离。

    他打架,苏紫先是劝,劝不动,就帮着他一起打。

    在他在学校呆了一个学期之后,第二个学期,开学典礼上讲话的那个学生代表,换了一个女孩,不再是苏紫,以前,凌萧从来没去想过为什么会换了别人,反正,他也不关心。

    但长大之后回想起这事,才明白,苏紫是因为自己,操行分从满分降到了不合格,如若不是因为她成绩一起异常优秀,只怕会像他一样,成为别人眼中典型的坏孩子。

    不再当学生代表的苏紫,似乎跟以往一样,每天押着凌萧上学,时刻留意着他在学校的举动,放课,无论凌萧怎么甩,都甩不掉她。

    有时,他真怀疑她是不是在他身上装了跟踪器。

    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想明白,那是因为苏紫太了解自己,所以,他那些并不多变的行踪路线,总是很快就被她完全掌握。

    “蠢妞,你干嘛老跟着我?学校里不是很多男生喜欢你吗?你去跟他们玩啊?”

    凌萧甩不掉她,偶尔也会软下嗓音来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苏紫抬起眼皮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喜欢你啊!所以,总跟着你!学校那些男生喜欢我,但我不喜欢他们,所以,我干嘛要跟他们玩?”

    不知她是随口说的还是直的,反正,那次似乎是苏紫第一次说喜欢他。在那之前,无论她怎么照顾他,都不曾如此直白地表达过感情。

    那时的苏紫,大概是十一岁?而他,是九岁吧,如果没记错。

    “呸!你省点!我不喜欢你,最讨厌的人,就是你了!”九岁的他,时刻都恨不得能念个消失咒语把她从自己身边变走,像她这样整天粘着他,烦啊!

    可从那一次之后,苏紫便时常把喜欢挂在嘴边了。

    苏紫照旧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后,于是,凌萧发脾气的频率越来越高,而每次他气得快要疯掉的时候,“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而她似乎根本看不到他的怒火,多数会弯着眉眼笑道。“我喜欢你,为什么要滚?”

    然后,他就会张牙舞爪地朝她扑过去,“死妞,去照照镜子,凭你这丑样也配喜欢本少爷?”

    饶是被他这样奚落,她照旧好脾气地跟着他。他要跟她打架,她也会奉陪,两人偶尔也会挂彩,那种时候,她就会帮气呼呼的他处理伤口。

    “萧萧,你脾气太坏了!婧姨说,只有我可以忍你!”

    凌萧说不出的讨厌她,亦不想理她,但看笑眯眯地垂着眼帮他包扎伤口,他嘴里那些难听的话不知怎的竟然说不出口了,只好任由她像平常一样跟着烦着自己。

    本来,她叨唠一点鸡婆一点他亦慢慢习惯了,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居然开始连他的学习也管,每晚一起吃完晚饭后,她就会拖着他进书房,强迫他一起做作业,通常,她在做作业,他就趴在桌上睡觉。等她做完她自己的,就会来辅导他做作业,而他,听不了几句就会哈欠连天,很快,又继续趴在桌上睡。

    这样的白天一起打架晚上她做作业他睡觉或者她给他补习他睡觉的日子,说不上是开心或是不开心,总之,在不知不觉地重复着过了几年,很快,他升初中了,而她,那时是初三。

    到那个时候,他已经记不清,她对自己说了多少次喜欢了。多到他觉得已经对“喜欢”二字感到麻木了,只当那是她的一句口头禅一般了。

    其实,她喜不喜欢自己,他都习惯了。就好像,他明明极讨厌她,却也能容忍她整天在自己身边打转一样,因为,习惯了。

    升上初中的他,身体开始发生明显的变化,不仅声音开始变粗,喉结不知在何时已经冒了出来,某天起床,对着镜子发现自己嘴唇上有一大圈黑黑的毛,原来,他长胡子了!

    也是在这时,他开始明确感觉到自己跟苏紫的不同!

    以前一直比他高的苏紫,现在好像比她矮了,而以前总觉得她又瘦又干,现在才发现,十五六岁的她身材高挑,该有的地方都有,该瘦的腰看起来却是纤细柔软不盈一握。

    也是在那时开始,他,居然开始在梦里看到她!

    而且,很可悲的是,梦见她几次之后,某天大早起床,他看见自己的内裤湿了!

    一开始,他只以为那是突发事件,但这种事试过两天次之后,他便开始严重鄙视自己,明明对她极讨厌,怎么会在梦中对她有感觉呢?

    后来,他为特意为此问了黄钦,当然,没说自己梦见那蠢妞的事,黄钦拍拍他肩膀一脸暧昧,“哈哈,少当家,恭喜你,你现在是真正的男子汉了!”

    “废话,我一直是男子汉!”

    黄钦朝他挤挤眼睛,“那不一样!喂,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不知为何,说起女朋友,凌萧的眼前立马闪过苏紫那张漂亮的脸蛋。

    “滚!不需要!最烦的,就是女人了!”

    黄钦笑笑,“得了,谁不知道你和苏姐两情相悦呢?!”

    凌萧想到那些梦境和早上起来的那点诡异感,当场有用种做了坏事被看穿的尴尬感,“我X,鬼才跟她两情相悦!我是瞎了眼不成?会喜欢她那样又蠢又丑又鸡婆的女人?!”

    “啧啧,你俩的爱可真够特别,我们这些旁人,是参不透的……”

    凌萧开始躲苏紫,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躲她,反正,他就是不想看见她。

    有一天,凌萧晚上一直做些奇怪的梦,早上,竟是睡过了头。

    这种事,自从他读初中之后就很少发生了。

    而那天,苏紫大概是见他没起床,于是用钥匙开了卧室门,什么也不说,被子一掀,伸手便把呼呼大睡的他扯了起来。

    “臭小子,再不起来又要迟到了!再迟到,你的操行分就要全部被扣光了。”

    这时的她,十六了,而凌萧十四岁。这时凌萧,已经长得比她高,身体,也越来越壮。

    就在苏紫费劲地想要把他扯起来时,被惊醒的凌萧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腿间,跟这段时间一样,是凉凉的,湿湿的。

    凌萧脸色骤变,生怕苏紫会眼尖地发现他极力想要掩饰的事情。

    “滚开!”

    凌萧的语气十分恶劣,眼睛仍旧闭着,说着,手臂猛地一挥,“啪”一下,手掌重重摔在苏紫脸上。

    伤了人的凌萧只顾着粗鲁地扯上被子“嘭”地摔回床上,当着苏紫的脸,他死也不能露馅,只能把被子盖过头顶装睡。

    他的起床气向来都有,但一般只是嘴里骂得凶,然后像钻地老鼠一般死命往被窝里钻,打人的事,倒是第一次发生。

    “凌萧!你发什么疯?”被子外面的苏紫嗓门提高了一些,显然,也是有点生气了。

    凌萧这下总算是睁开了眼,而且,搂着被子坐了起来,只不过,看苏紫的眼神,却是充满了愤怒。

    “我叫你滚!一个女人天天往男人卧室跑,你不害臊吗?我告诉你,倒贴的货色,我凌萧看不上眼。”

    这时的凌萧,只想苏紫快快离开,于是,便口不择言地对苏紫说出恶毒的言语。

    苏紫当场脸色发青,抖着嘴唇眯着眼看他。“凌萧,你别依仗着我喜欢你就随意出口伤人!”

    没有人比凌萧更清楚,苏紫其实并不是省油的灯,眼下,她明显是被他惹怒了。

    凌萧烦躁地抓了几下头发,眯着眼瞅着想她。

    “苏紫你省点,我凌萧才不会喜欢你这样蠢的女人。”

    从那次之后,苏紫有很长一段时间没理过他。

    她再也不去叫凌萧起床,甚至不再跟他一起上学放学,在学校见着他,她当着不认识他,在凌氏总部见着他,她就绕路走。

    开始,凌萧倍感轻松,毕竟,从他五岁起就一直他想要摆脱苏紫,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他确实是轻松了一阵子。

    再也不用被人押去上课,去打架也不用总被别人笑他要靠一个女人保护,晚上也不用强撑着眼皮听她给他补课……

    这样轻松自在的日子过了大半年,在他快要十五岁的前几天,他遭遇了他人生第一大劫,当然,这个人生第一大劫的说法,是他老妈去问大仙时大仙说的。

    那一天,他照旧早早逃课去学校前的巷子里找乐子,但那天他似乎真的很背,对方似乎是有备而来,三四个人全部拿了刀子,他一进巷子就被几个人围了几来,一轮拳脚搏斗之后,其中一人见单从拳脚功夫上赢不了他,于是趁他抬脚踢向别一个人的时候,另一个人握着锋利的刀子直直的捅进了他的小腹。

    这一刀似乎是捅中了要害,反正当时他是痛得差点晕了过去,好不容易才捂着肚子挪到墙边坐下。

    思绪游离间,他似乎听见熟悉的声音。

    “萧萧,你还好吧?”

    没错,是她,是苏紫。

    不知为什么,原本以为自己快要死的凌萧,听到她的声音后,无来由地一阵心安。

    他想张嘴像平时一样对她耍酷,“蠢妞,放心,我死不了!”

    但他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也想睁开眼看看她,因为,她好像哭了,但他,同样没有力气睁开眼。

    等他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是趴在床沿睡着了的苏紫。

    “妞……”

    凌萧想说自己没什么事,却因为几天没说过话,声音干巴,喉咙干涸只能发出一个简单的字,而且,气若游丝。

    趴在床沿的苏紫,却听见了。

    她抬起头,一脸欣喜地瞪着凌萧的脸。

    “萧萧,你终于醒了?”

    “我……我没死……”凌萧十分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苏紫去倒了杯水,拿起勺子小口小口地喂他喝了几口。

    “你命这么硬,哪会这么轻易就死掉?”苏紫把他常挂在嘴边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事后,苏紫告诉他,他在病床上昏迷了两天。

    那一次受伤,他在病床上躺了大半个月。

    等他完全恢复之后,苏紫再次像从前那些日子一样,天天去他卧室叫他起床,陪着他一起上学,等他一起放学。

    只是,经过这一次之后,凌萧开始觉得不知该如何面对苏紫,明明对她极讨厌,但自己的潜意识,却又十分依赖她,甚至,那种梦里,照旧时时梦见她。

    这样的自己,让他害怕,也让他无所适从!

    于是,他的脾气,便变得愈发地暴躁起来。

    虽然不至于打她,但难听的话,却是说得越来越顺溜,也说得越来越频繁。

    苏紫又恢复了像从前一样整天粘着他,但是,却似乎变得愈来愈沉默,原本活泼外向的她,开始常常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到苏紫念高三的时候,凌萧亦升上了高中部。这时候,他开始有了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苏紫开始忙于应付高考,他一直以为,她会选择国内首屈一指的B大或Q大,但她,却放弃了众多好的大学,选择了M市的大学。

    他不知道她放弃B大或Q大的原因,也不想知道。

    而对于她越来越明目张胆的对自己说“我喜欢你”这种事,他真没当她是表白,因而他多数会回她一句,“神经病。”

    她终于离开他去了别的学校就读了,而他,也开始越来越忙,不是为了学业,而是为了凌氏。

    豪叔对他说,凌氏这些年在老爸的领导下,一直在走下坡路,因而,希望他可以试着学习管理凌氏的事务,将来,可以早早辅佐老爸打理凌氏。

    对这些所谓的家族责任,老实说,对十五六岁的他来说,只觉得烦重和讨厌,于是,那时的他,性格开始剧变,尤其是,对苏紫。

    她对他太好,那种好,时时像一个巨大的包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毕竟,他已经不是几岁的没心没肺的小屁孩。

    因而,她越是对他好,他就越是想逃,对她,便愈发地冷淡。

    以往,他对她的种种关心,虽是嗤之以鼻,但多数会由着她在他身边晃。但自从她去读大学之后,他倒是很少对她发脾气了,却是多了些不耐烦,甚至,完全的视而不见不瞅不睬当她如空气了。

    在苏紫上大学之后的那一年中秋节,苏豪把凌氏三分一的管理权暗中转交到才十六岁的凌萧手上,对还是孩子的凌萧来说,这份巨大的权力不是荣耀,而是像山一般沉重的重担。

    一整天,他的心情都坏透了!

    这晚,大伙照旧围在操场聚餐、聊天,玩各种的露骨游戏。

    凌萧心情极差,只顾着埋头吃饭,身后,一帮长老和手足却是喝得兴起,大声地聊着,划拳的,摇骰子的,操场里酒气冲天,闹哄哄一片。

    “萧萧,我们到那边坐坐!”苏紫碰碰他的手臂,抬起下巴朝远处的篮球场点了点。

    凌萧看着她犹豫了一下,老实说,他虽然迟钝,但从她看自己那越来越炽热的眼神里,他似乎能猜到她呆会想跟他说什么。

    “去吧,你们年青人想玩什么就自个去玩!”凌和却推了推他的肩膀。

    凌萧不太情愿地站了起来,径自走在前面。

    “萧萧,一个人上学还习惯吗?”

    凌萧僵了一下,语气极之恶劣地说道。“苏紫,别把自己想得那么重要!”

    身后的苏紫不再吭声,只跟着他一路走到篮球场边的看台座位上坐下。

    “凌萧,跟你说个事!”

    “说!”

    凌萧摸了支烟出来,点上,叼在嘴边,身子朝后靠着,头微仰,目光投向那皎月当空的夜空。

    为什么,所有烦人的事情,全堆在今天发生了?凌萧缓缓地朝夜空吐着烟圈。

    “凌萧,我喜欢你!”

    虽说,苏紫总对他说喜欢他,但如此正式的表白,却是第一次吧?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嗯!”

    凌萧淡淡地应了一声,手指捏着香烟,轻弹一下,烟灰无声坠地。

    他该说些什么,才能让她死了这份心?这么多年一直缠着他,她真的不累吗?

    凌萧把烟重新放至嘴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才眯起眼道。

    “可是我不吉欢你!”

    这么多年,除了那次他大发雷霆说不喜欢她之外,这次,亦是他第一次如此正式、正经地强调,他不喜欢她!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好像看到向来倔强的她身体晃了,“凌萧,我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吗?”

    “没有!”

    凌萧定定地瞅着远处热闹的人群硬起心肠说道,凌氏他没权拒绝,但她,他总可以拒绝了吧?

    “那,你喜欢怎样的女生?”苏紫仍在锲而不舍地追问。

    凌萧瞟她一眼,月色之下,她的脸蛋仍一如既往地漂亮,但脸色,却显得十分苍白,而她挂在唇边的那抹笑容,在月色之下显得尤其凄凉。

    “我不喜欢女人,我喜欢男人!”

    凌萧的脸上正经得没半点笑容,他新近交的几个死党说,这是拒绝女人的最好理由,他,不妨亦试试!

    “啊?!”苏紫似是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我跟我伯父一样,喜欢男人!”

    凌萧又重复强调了一次,俊朗的脸上全无表情。

    “你……确定?”

    “嗯!确定!”

    那晚,苏紫再也没来烦过他,看来,死党说的都是真话。

    他拒绝她约莫过了一周,苏豪来跟他说,“萧萧,苏苏那丫头说要离开凌氏!”

    他只冷冷回了一句,“她要离开就离开,关我什么事?”

    那时的他,只觉得,苏紫一个丫头,那能打败凌氏那么多高手?

    可是,没过几天,凌氏便沸腾了,因为,苏紫竟然打败了这总部几大高手,成为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主动要求脱离凌氏并成功的人。

    听到她确切离开的消息,他气得不行。至于气什么,他自己也搞不懂。

    但他,却没有开口挽留她。他以为,像她那样喜欢自己,怎么可能真的舍得扔下他撇脱地离开?

    他躲在道馆里发泄心底的火气和怒气,她进来的时候,脚步极轻,但他,还是从隐约飘过来的熟悉的气息中知道她正一步一步走近他。

    他心里气得不行,于是执意不回头,用背对着她。

    “凌萧,我走了。”他听见,她轻而淡的嗓音,嗓音听不出一丝的表情,就像她是在跟门前的大树道别一样。

    他抬起手臂擦去额头的汗,头也懒得回,冷冷地说道,“走好!”

    道馆的门轻轻关上,凌萧终于停下了所有动作,直直地站在原地。

    那一刻,他清晰地觉得自己像个被妈妈遗弃的孩子!

    ……

    凌萧盯着飞机外的天空,几缕白云擦过窗边,很快便飞掠而过,重新又可见蔚蓝的晴空。

    因为忆起了太多的旧事,以至于他的思绪有刹那的混乱,但回忆起那些过往,一直有股莫名其妙搞不懂是什么的情绪涨在心间,想得越来,这股情绪便越涨越大,现在,已经充斥在他的心头,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原来,他对苏紫,除了那些他以为是讨厌的情绪之外,更多的,却是一种潜伏得极深的既觉温暖又想要依赖的情感。

    以前的自己,真的是讨厌苏紫吗?

    如果是讨厌,怎么可能让她在自己身边转悠了十几年?

    像赵心湄,他也讨厌她,但他,却没法容忍赵心湄在自己身边打转,那怕只是一刻钟,他也会难受得想吐!

    所以,严格说起来,他对苏紫,其实,从来不曾讨厌过?

    凌萧抬手揉揉眉心,对他来说,要思考这些,真的非常痛苦!

    如果,他真的曾经那么讨厌苏紫,那他,会为了一个自己曾经那么讨厌的人的安危而觉得心如刀割、疼痛莫名吗?

    从机场知道苏紫失踪那一刻起到现在他所经历的这段像在地狱里煎熬的感觉。

    真的,只是因为自己莫名其妙的占有欲吗?

    真的,只是习惯性地想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吗?

    这些问句,在凌萧脑海里反复转悠着,答案,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明显。

    如果,像自己这样,会不顾一切想把她留在身边的感情,只是因为占有欲,那他要如何解释,自己每次听到柯景或是华彦的名字,都会有拔枪跟人决斗的冲动?

    如果,像自己这样,只是习惯性地绑住她。那他要如何解释,自己为了能留住她,硬是把从前对她那些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气焰给掐灭了,转而对她小心翼翼、言听计从得像个无药可救的妻管炎晚期?

    凌萧把额头顶在冰冷的玻璃窗上,突然想起尤毅曾取笑过他,“凌老弟,你真是很爱苏苏啊!”

    爱她?

    不就是爱她吗?

    明明在别人眼里已经是如此明显的事实,自己,怎么到现在才发现?

    猪啊!

    他就是一头蠢得无可救药的猪!

    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怒火、以及一碰上苏紫的事就全没理智可言的愚蠢和冲动,不是因为占有欲,也不是因为习惯性。

    而是因为,他爱她!

    没错,他凌萧,爱她苏紫!

    至于,是何时开始爱上的,好像,已经不重要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若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若竹并收藏火爆老公的彪悍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