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偷你一个宝宝 > 第098章,这是邀请吗

第098章,这是邀请吗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夜下,灯火阑珊处,即便是在人声吵杂的广场上,傅岚烟所能听到的,也只有身后那一道低沉有力的嗓音而已。

    被他健硕有力的臂弯拥在怀里,感受着他温热的吐息轻轻喷洒在她颈边的动脉上。

    这一刻,仿佛眼前广场上的人与物都在渐渐的虚化,而周遭的一切,时局的变迁,都不再与他们相关。

    从他口里吐出来的,那些比海枯石烂永不变心要来得更加靠谱也更显实在的话,一如一首婉转动听的不夜曲般久久的在她脑子里盘旋,在她耳边回荡。

    他说,“我想给你和哲林一个家,用我的双臂为你们挡风遮雨。”

    他说,“我会扫平一切障碍,最终我一定会成为你和哲林的栖息地。”

    他说,“就算有暴风雨来临,也不要惊慌,天塌下来一样有我顶着。”

    ……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眼角滚滚而下。

    从未有过的感动和温暖,和血液一起流淌在身体的每一处毛细血管里。

    慢慢转过脸去,傅岚烟一双漫上了薄雾的眼睛,一眨不眨的锁着雷曜背光的轮廓。

    只觉得黑暗中那双黑眸里浸满了几乎要将她融化似的的温柔,缱绻,和一腔情意。

    一只纤纤玉手缓缓抬起,轻抚上他器宇不凡的俊颜。

    柔细的指尖一寸一寸的描摹他立体的五官,饱满的额头,刀刻般弧形完美的下巴线条。

    所到之处,皆是留恋。

    雷曜含笑的眼神静静的凝睇着她,由着她温柔的抚摸作用在脸上。

    只觉得身体里像是有把凿子正以飞快的速度挥舞着,势要把眼前这一张凄迷梦幻的只教他心悸的脸深深的凿刻在灵魂深处一般。

    坐在花坛边沿的身体微微向后转了转,傅岚烟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雷曜的脸。

    凄美的面孔慢慢凑上去,薄薄的两片唇瓣羞怯又小心的轻吻他好看的唇角。

    望着他的一双明眸里,星光点点,无尽的感动和情愫随着那波光流盼生姿。

    吻他的同时,她弯弯的唇角边渐渐绽放出一抹明媚的笑。

    每啄他一下,那笑容又会随之灿烂几分,再不如之前那般含蓄腼腆,而是敞开心境,无拘无束的笑。

    雷曜深壑的眸光迷失在她那嫣然一笑里,暗叹,好一张欢颜!

    强有力的手臂倏然用力的将她扯进怀里,他用着史无前例的力量将她轻盈的身躯紧紧的禁锢在他势力范围之内。

    紧接着,他胸腔里便迸发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笑,“傅岚烟,以后不许再跟我提分手这两个字,听到没有?下午在车里,一听到你说要跟我分手,当是我杀人的心都有了。”

    身体被他突兀的扯入他怀中,侧坐着的姿势让傅岚烟的腰扭得有些生生的疼。

    而她却也不觉得疼,饶是伏在他肩上流着眼泪笑,松开撕咬着的唇瓣,她抱紧他的背,狂乱的直点头,“嗯,以后不会了。”

    “记住你说的话,再敢跟我闹分手,你看我不掐死你。”想起车里她决绝的眼神,那么坚决的要跟他分手的神情,雷曜余怒未消的揽紧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在她耳边发出警告。

    “嗯。”温温柔柔的答,傅岚烟悄悄抬手去擦眼角被感动了一晚上的泪水。

    满意的翘唇一笑,雷曜奖励的轻啄了一下她拢在耳后的发,语气一下子由霸道回归温柔,“好乖。”

    揉着眼眶的傅岚烟当即就没忍住的扑哧一笑,好想瞪他一眼,跟他说她又不是小孩子,每次都用这种幼稚的词来说她。

    可,话到嘴边的一刻又被她给咽了回去。

    其实,听到他那句‘好乖’的时候,心里其实还蛮开心的。

    心里暖暖的,像是有暖空气过一般。

    总觉得有一种像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宠的感觉。

    好吧,在他面前,她不介意幼稚一点。

    耳边突然传来她银铃般的笑,雷曜有些不明就里的挑了挑眉,随即松开她,抬手就刮了一下她的鼻尖,好笑的觑她一眼,“笑什么?”

    “没有,就是觉得好幸福。”擦干眼泪的傅岚烟,笑得清浅。

    双手轻捏她一张粉嫩的腮颊,雷曜不免嗤笑出声,“傻妞!你都二十七岁了,翻个年都二十八了,还动不动就哭鼻子,你一个当妈的人也好意思?”

    不高兴的轻皱眉心,傅岚烟娇嗔的嘤咛,“很痛欸,你有暴力倾向!”

    “小样儿,我都没用力的,好吧?”爱极了她撒娇的模样,雷曜剑眉斜飞,“拜托,不要给人乱扣罪名。”

    “本来就是,我才没有给你乱扣罪名!你这个人好讨厌,动不动不是揪人家鼻子,就是捏人家的脸,本来我年纪就不小了,皮肤都开始出现松弛了,你还捏,不是成心让我长皱纹么?”

    “嗬,还挺伶牙俐齿!”雷曜被控诉的一愣一愣的,撑着下巴好整以暇的顶着她嘟着唇发牢骚的模样,黑眸里闪着不敢置信的光芒。

    这是那个羞涩腼腆的傅岚烟么,怎么瞅着不像啊!

    什么跟什么,这丫头还真是能扯!

    不过,这样子的她真真儿的叫他爱死了,原来他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我又没说错。”倔强的勾勾下巴,傅岚烟挑衅的看他一眼,哼哼唧唧的转过身去,就从花坛边缘滑下了地。

    回身,拉住雷曜的一只胳膊把他从花坛上拽了下去,她羞羞答答的挽着他就往来时的方向走,“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啦!明天还有谈判呢!”

    难得她主动挽他,雷曜盯着胳膊上那双纤纤玉手笑得命都快没了。

    挽着他走了一会儿,慢半拍的人突然想起来他刚刚好像有叫她傻妞。

    该死的家伙,她哪里傻了!

    当时是准备反驳的,没料到他突然上前来捏她的脸,就把她的思绪给扰乱了。

    停下脚步,愤愤然的甩开掌心里他的手臂,傅岚烟冷哼一声,双手环胸的往他面前一站,她拧眉,眸光犀利的瞪向他。

    雷曜一脸的摸不着头脑,不懂她这又是所为何事。

    只知道被他凌厉的眼神瞪得浑身不自在,莫名的就有点心虚的感觉。

    笑笑的抬手挠向后脑,他费解的问,“你那是什么眼神,干嘛瞪我?”

    “你刚刚骂我什么?嗯?”一个冷眼飞过去,才将还柔情似水的小女人一下子就演变成了母夜叉。

    好笑的睨她一眼,雷曜一脸的不知所云,“我什么时候骂你了,说你伶牙俐齿,那是夸你,好吧?”

    “不是这句,前面那句,你仔细想想。”暗暗在心里一阵磨牙,傅岚烟冷笑着提醒他。

    “前面哪句?我想想。”作势揉起了眉心,雷曜其实知道她说的是那句傻妞,这女人的反应总是慢半拍,好似很喜欢秋后算账一样。

    沉思了片刻,雷曜佯装记不起来的样子,痞痞的笑挂在唇边,死扛到底,“我不记得我骂过你,你听错了吧?再说了,我哪里舍得骂你,,疼你都来不及,你说是不是?”

    “你少给我装蒜,我知道你想起来了。给我道歉,立刻!马上!”狠狠剜他一眼,傅岚烟看他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就来气,“居然敢说我听错了,笑话!我的记性可是出了名的好,别想跟我浑水摸鱼!”

    无语的冲她翻了个白眼,雷曜极度郁闷中。

    这女人,要不要这么犀利,还想糊弄过去的,不想她却跟明镜似的。

    看来,这以后真是不能对她撒谎,不然傅小姐生气起来,那后果是相当的严重。

    “呵呵……”尴尬的挠了挠头,雷曜眨眨眼,笑得好不无辜,“啊哟,说你是傻妞,那是喜欢你,怎么能说我是在骂你呢!”

    傅岚烟气得直咬牙,本来想反驳他一句,那我骂你白痴你喜欢听么,不知怎地,忽然觉得这样好似有点太便宜他了。

    敢骂她是傻妞,哼,让你尝尝佛山无影脚的厉害!

    也不跟他废话,傅岚烟提脚就往雷曜小腿上踹了那么一下,不轻不重,力道刚刚好。

    松开环在胸前的手,趁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娇笑着跑开,“你才是傻瓜,大白痴,呵呵……”

    突然遭到攻击,雷曜几乎是条件反射性的的蹲下身,抱膝,揉腿。

    等他龇牙咧嘴的一阵抽气之后,明白过来的时候,闯祸的人已经跑了老远。

    他那个气啊,眼里都能喷出火来。

    匆匆揉了几下小腿,雷曜站起身,勾着一脸的怒气,就大步流星的朝前面边跑边冲他做鬼脸的女人追了上去,“傅岚烟,你给我站住!敢踹我,你本事啊!今天你要是不给我道歉,我饶不了你!”

    “来啊来啊,有本事先抓到我再说,哼!”摆动双臂一路奔跑着,听到后面传来某人暴怒的嘶吼,傅岚烟不免笑着转过脸去,挑衅的冲他直吐舌头。

    起初,雷曜是有那么一点气,君子动口还不动手呢,她一个女子,还是个柔柔弱弱的女子,敢对她男人行凶,太不像话了!

    不过追着追着,瞅着路灯下某人俏皮吐舌头外加做鬼脸的样子,他眼底的怒气也就被一抹为之惊艳的着迷所取代,唇角也禁不住的飞扬起来。

    死女人,要不要这么可爱,看我逮到你不好好惩罚你一番!

    眼看着他就要追上来,傅岚烟赶紧卯足了力气加快步伐。

    岂料,没跑几步,右腿膝盖上前几天磕到的地方没来由的疼了起来。

    伴着额头上沁出一层了薄薄的冷汗,傅岚烟渐渐停下了脚步。

    俯身,蹲下去,慢慢卷起裤管,就着不远处的一盏路灯,一看才发现结痂的地方竟然裂开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有红色的血液正从里面淌出来。

    她痛得直咬唇,想着可能是刚刚奔跑所致,不免感到十分的懊恼。

    雷曜从后面追上来,只当她是跑不动了,蹲下歇会儿了,大掌悄然从她腋下划过来,搂了她一个满怀。

    把她抱地上抱起,他一脸坏笑,得意的往她耳朵里呵气,“怎么样,被我抓到了吧。敢踹你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

    说着,他俯身就去吻她的颈项,他知道那是她的软肋,每次他往她领子里呵口气,她的小蛮腰就扭得跟什么似的,缩着脖子直喊痒。

    “呵呵……好痒啊,别闹了,不要亲那里……”边掰着腰间那双大掌,傅岚烟扭着身体躲避他不怀好意的吻。

    “我偏要!谁让你踹我的,傅岚烟,你今天死定了!”强制性的扳过她的脸,雷曜低头就攫住了她迷人的双唇。

    一双邪魅的眼睛挑衅的迎接她微怒的眼神,他吻得狂烈激切。

    含住她两片似花瓣一样的唇瓣,他轻啜慢咬,边吻边眯着眼看她一脸迷醉的娇态。

    他的舌头轻而易举的撬开她的皓齿,蛇一样的窜进去,灵活的舌尖寻到她的娇羞小舌与她尽情的嬉戏。

    慢慢迷失在他的柔情里,傅岚烟在雷曜给的深吻中渐渐闭上了眼睛。

    半截暴露在冷空气里的小腿饶是也不觉得冷,膝盖上裂开的伤口也似乎没有那么疼了,被他强制性扳过去的脖子也不再如刚刚那么僵……

    她仰躺在他肩上,仰着头与他一起沉醉在今夜醉人的夜色里。

    而雷曜环在她腰上的一双手反握住她的,十指紧扣。

    如她一样,缓缓的闭上双眸,尽情的享受着这个浪漫的拥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浴室里,水汽氤氲,芳香四溢。

    偌大的圆形浴池里,洒满了色彩斑斓的花瓣,发髻松松挽起,傅岚烟惬意的站在里面泡着美美的花瓣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间酒店是五星级的关系,她觉得入住的房间很大不说,设施特别的齐全,就连浴室都大的惊人。

    圆形的浴池,可以容纳好几个人,还带有按摩功能。

    而且,还是靠近落地窗的,可以一边泡澡一边观赏窗外的夜景。

    起先进来的时候,傅岚烟还有点不习惯,想把窗帘拉上,可墙上根本就没有安装。

    后来打了电话问了前台,才知道原来他们的落地玻璃是特殊材质做的,里面可以看到外面,外面却看不进来。

    即便是这样,对于一向都很腼腆的她来说,还是有点放不开。

    下水之前,她只开了一盏壁灯。

    鹅黄色的灯光柔柔的,不亮也不暗,加上楼层也高,她想应该没人那么无聊,偷窥女人洗澡。

    脑海里频频闪过刚刚和雷曜在广场上甜蜜拥吻的画面,傅岚烟一张被水汽染红的小脸越发的红润如霞。

    手指轻轻抚过自己微微有些肿胀的唇瓣,再回想这一路他背她回来时的景象,她忍不住羞涩的抿唇直笑。

    今天的吻跟平常不太一样,两个人吻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直到她口里的空气被他吸干,双腿发软的瘫倒在他怀里,雷曜才放过她。

    一路上,她因为害羞伏在他背上装睡,而他就那样背着她也不打车,穿过一条条街道,踩着路灯和月光背她回了酒店。

    不知道是不是没人跟他说话的关系,一路上他都在不停的唱歌,中文,英文,好像还有意大利歌曲。

    听得她心潮澎湃,没想到他的歌喉那么好。。

    回来之后,他把装睡的她抱到床上,又让前台送来了急救箱,帮她把裂开的伤口擦了药膏,也贴上了防水的创可贴,才回到了对面他自己的房间。

    其实他一走,她就醒了。

    刚刚,他在走廊里抽烟,她就背靠着门站在门后。

    也知道离开之前他在床边落座的时候,看着床上装睡的她,他其实很想留下。

    她虚掩着的眸子,将他想俯身又不敢俯身的挣扎模样全看在眼里。

    其实她能理解,就算那个时候,他的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也不会反抗,顶多就是忍着害怕满足他。

    可,雷曜只是隐忍的滑动了几下喉结,坐在那里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那一声沉重的叹息,到此刻还那么清晰的回响在傅岚烟的耳边。

    手机从进浴室就一直攥在掌心里,她犹豫着,挣扎着,要不要发那通简讯。

    雷曜今天给她的感动太深了,今晚两个人的感情又升温了不少,气氛也不错,发生点什么也是理所当然。

    给吧,傅岚烟,雷曜都为你那样了,真的,一个男人不是真心疼你,不会对你那么好。

    起身,踩着一地的水花走出浴池,傅岚烟**着一身冰肌玉肤忍着腿上的痛来到客厅里。

    既然前台小姐都说了,落地玻璃外面看不进来,她就不想管了。

    今晚,她想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对面那个值得她托付余生的男人

    来到门后,轻轻将门打开一点点,方便他进来。

    傅岚烟用最快的速度返回浴室,顺便将浴室的门关上,好给他一个惊喜。

    入水的一刻,她快速的将之前就拟好的短信发了出去。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就听到对面的门轰隆一声被人打开,伴着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她房间的门反弹在墙上发生的一声巨响。小就去这。

    害得水池里的她心跳骤然加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一想到他竟然那么紧张她,她就忍不住感动的直掩唇。

    这家伙,那么着急做什么,不就是发个短信说她在浴室里摔倒了么,至于么?

    “岚烟……”一路往浴室的方向狂奔,雷曜急促的呼唤声在进门的一刻就响彻在了房间里。

    伴着浴室的门哐当一声弹在墙上,雷曜冲进去就一脸紧张的到处寻找那抹叫他收到短信差点没吓死的身影,“岚烟,你还好吗?有没有怎么样?”

    背对着门的方向靠站在水池里的傅岚烟,头压得极低,脸上的潮红更甚刚刚,一双小手轻轻抚着才将被她放下来散在一边肩膀上的长发。

    听见他进来了,那么担心的语气,像是真的以为她摔倒了一样,她心下一阵感动。

    咬咬唇,她娇嗔的冲身后的人低笑,“笨蛋,我没事啦。去把客厅里的门关上,再过来。”

    雷曜一进来就被吓傻了,本来接到她的短信以为她真的摔倒了,毕竟她的膝盖上有伤,却不想,推门进来之后,眼前梦幻似仙境般的景象直直的冲击着他的大脑,简直惊得他目瞪口呆。

    眼前那个背对着他,站在圆形的浴池里,香肩半裸隐于薄薄雾气之中像仙子一样的女人背影是岚烟吗?

    可听声音,分明是他的岚烟没错。

    天哪,原来岚烟这么的美丽!

    不敢置信的闪了闪一双被惊艳到的眸子,雷曜一度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她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在邀请他吗?

    可是,她不是说要他再等一段时间,难道……?

    听见身后没动静,傅岚烟知道他肯定是吓到了,不免弯唇一笑,越发羞得无地自容。

    手上,顺头发的动作越来越快,充分说明了她紧张和窘迫程度。

    可身后的家伙,偏偏就跟个木头似的一动也不动。

    还说她是傻妞,这么明显的意思以他的智商会悟不出来么?

    大笨蛋,雷曜是大笨蛋!

    暗暗在心里骂他,傅岚烟红着一张小脸扶着水池边缘慢慢转过身去。

    又羞又恼的瞪了一眼果真呆怔在那里的人,她不耐烦的一句吼过去,“叫你去关门,没听到么?给你一分钟,不然饿死你活该!”

    说完,她羞涩一笑,转身就整个儿没入了水里。

    雷曜一听,顿时激动的直咬拳头。

    天哪,岚烟真的是在邀请他!

    对了,她说给他一分钟时间!

    快点去关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一个转身久闪电般的冲出了浴室,雷曜整个人都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

    甚至,在关上房门之后,他还因为兴奋过度的在客厅里蹦了起来。

    光是听那动静,就知道他有多开心。

    浮在水里的傅岚烟,越发羞得面红耳赤。

    虽然还是有点担心,很怕他会弄疼她,毕竟她有过一次不好的经历。

    可一想到马上她就只属于这个叫雷曜的男人了,而且,两个人一旦合二为一,感情程度又会不一样,水下的那张晕红如醉的小脸上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抹既羞赧又期待的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依旧万字更新,先更一章,还有一更稍微晚点。

    亲们,喜欢瑛子的文要多多留言哈,还有月票哦,也投一张给瑛子吧!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偷你一个宝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瑛并收藏总裁偷你一个宝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