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悍贼 > 第222节 生死永隔才知悔

第222节 生死永隔才知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九月底,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太行山下,古道上走来一位老者,上身穿对襟短褂,下身穿肥大的灯笼裤,脚穿圆口布鞋,背上斜背着一只大包,鼓鼓囊囊。

    这条古道几百年前就有,曾经是太行山连接外部的主要道路。后来,也不知道哪个朝代开始,嫌这条古道绕来绕去太折腾,重修了一条新路。古道上来往的人就少了。

    但是,太行山的山旮旯里多的是小村小落,这条古道虽然绕路,但把这些小村庄都串了起来,是当地村民进出的必经之路,所以一直得以保存。

    老者走到一个歪脖子树下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

    山风吹在身上有些暖和。

    他停下脚步,仰头看这棵并不高大的歪脖子树,忽然咧嘴一笑,道:“是这!”

    走到树旁,拍了拍树干,老者感叹道:“老兄弟,咱有多少年没见面了?四十多年啦。”摇摇头,眼边涌出一颗亮晶晶的泪珠。

    生命苦短啊!转眼四十年过去,老喽!哪像这棵树?四十年前这样,四十年后还那样!

    这样感叹了一会,老者靠着歪脖子树坐下,就坐在树根上,从包里拿出一张大饼,低头啃咬起来。

    古道上来往的行人很少,偶尔有几辆自行车骑过,看也不看坐在树根满脸风霜一心啃咬大饼的老者。

    穿着古古怪怪的衣服,满脸尘灰,捉摸不透什么路数。自然没人愿意来惹这么个明显没有油水。很可能摊上麻烦的老头。

    这年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你一搭理他,没准他往你车子前一躺,拽住你就再也不撒手了。

    老者啃完大饼,心满意足地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屁股上灰尘没拍下多少,对襟短褂上倒飘飘洒洒落下满地尘埃。

    从魔都到太行山下,明明转几辆车就可以直达南面的山脚。从那里走过来的话。不过十几里地。但老者一来心疼车钱,二来担心汽车沿新筑的公路行驶,到了地头也不认识路。所以,早早地在省城下车,一路步行过来。

    当然啦,比起四十年前从新兴镇步行到这里十五六天相比,现在只走三天路程,快捷多了。老者不感觉劳累。

    再说,他选择步行,一路沿着古道往北。还有找回四十年前记忆的用处,也不纯粹为了省钱。

    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子。这位年逾花甲的老头走出几步,又回来对着歪脖子树撒泡尿,喃喃道:“老兄弟,这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四十年前,我躲在树下避雨,结果淋得满身湿透,生了一场大病,要不是桂宝一家相救,四十年前就埋在这里喽。唉,今天没雨,我就给你浇点水,也是一段尘缘。”

    撒完尿,提溜着裤子,老头眯起眼看山脚不远处的那个村庄。

    几千里路兴冲冲走来,临到地头,却有近乡情怯的紧张。

    他把脚步放慢……前面是南头村了,村口第一家就是王桂宝的家。想当年,穷困潦倒的他不得已上她家讨口饭吃,才十六岁的王桂宝不顾父亲连使眼色,瘸着腿留下他……

    两行热泪突然流了下来。

    悔啊!

    真他妈悔啊!

    当年病好之后,他急着赶回新兴镇,桂宝伸手拦在门口不放他走,哪根神经搭错了?竟然硬下心肠走一去不回头了呢?要是抛开一切,就留下了呢?哪有四十多年的后悔!

    老者名叫秦大书,是新兴镇的教拳师父,还有个身份,是太玄派深藏不露的嫡系传人。

    村头,当初那个低矮的泥胚房已经不在,老宅基上新建了一个平房,一堵土墙将正屋、小屋连接在一起。

    秦大书看了看屋前的枣树,确信就是这里。

    屋子里静悄悄的。

    他走进廊屋,在大门前站住脚,期待着久别重逢……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从后面小屋出来,走进正屋的后门时,看到大门口一个上了年纪身背大包的老头眼泪汪汪地站在门口。

    男子挥挥手,道:“去别家讨,自己都快揭不开锅了。”

    秦大书在太行山生活过一段时间,听得懂这里的土话,忙道:“我不是要饭的,想问一下,这里是王桂宝家吗?”

    四十多岁的男子名叫王有根,是个老实巴交的山里人,正是王桂宝的儿子。早些年,他曾跨出太行山到大城市打工。但不到一年,就嫌打工太苦,挣不了几个钱,日子过得清苦不说,还特别的寂寞。不如回家守着几亩薄田,好歹能老婆孩子热炕头地过日子。他们家祖祖辈辈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王桂宝?”男子感觉这名字有些耳熟,皱着眉头开始想这名字。好半晌,才想起自己的母亲似乎就叫这个名字,但有些不确定。

    他不识字,而且,小山村的所有人称呼自己的母亲都称“有根娘”、“有根他娘”,或者按辈分叫……

    “王桂宝?”他再问一声。

    站在大门口的秦大书心砰砰乱跳,就像那年再去找她一样。那年,他也是站在大门口,胸口砰砰跳,等看到王桂宝抱着孩子出来时,脚弯子一软,竟然跌坐在门槛上……又四十年过去了啊!

    “是的,王桂宝,腿有些瘸的。”他有些激动地说道。

    王有根确定这老头是来找自己的母亲的。左看看右看看,老头都不像是有钱人呐,而且,自己印象中并没有这样一个亲戚。

    “我娘就是王桂宝,你是谁?找她干什么?”

    秦大书开始激动,道:“我,我叫秦大书,从新兴镇来的。”

    “你就是新兴镇的秦大书?”王有根上上下下地看他。

    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秦大书立即晕晕眩眩乐乐陶陶……八十三年,他的师父柳道子过世,留下遗产十六元七角三分,断七后,秦大书很挥霍地去镇上买了一瓶好酒,一大口下去,心里头那个热乎,舒爽得汗毛孔个个往外冒幸福的小泡。

    现在的感觉就和当年喝下第一口美酒一样,暖心暖肺暖肚肠咧!

    桂宝的娃知道自己的名字!桂宝没忘记他啊!

    离开魔都之前,古辰逸和褚静燕都劝他不要去找王桂宝了,这么多年过去,可能早忘记他了!没忘!还记得他咧!下次见到两个徒弟,看他们怎么说!

    老头这会儿嘴唇哆嗦,老泪纵横道:“你是桂宝的娃,四十年前我见过……”一声比一声急,“桂宝呢?桂宝?没在家?”

    王有根波澜不惊道:“我娘前年走了。”

    “什……么?”

    “我娘前年走了。”

    秦大书腿弯子一软,跌坐在门槛上,和四十年前看到王桂宝抱着娃出来一样,惊愕地看着对方。

    老实巴交的王有根看一眼秦大书,神色复杂,一声长叹道:“你早来两年就好了!”

    “她怎么走的?”

    “生病呗。”

    “什么病?”

    “家里穷,没上医院,也不知什么病,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就没了。”

    秦大书张了张嘴,眼泪扑簌簌地滚落,就像他在歪脖子树底酣畅淋漓撒下的尿,一时间没个止歇,浑身力气也似乎被抽干了一般。

    “我娘说,你来的话,就去坟头看看她,见上一面。”

    此言又让秦大书长出几分力气,站起身,说道:“去,去,去看看……”

    王有根从墙角拿出一把锄头,扛在肩上,道:“走吧。”

    坟头就在屋子西南百多米远的自留地里,很小的一个土堆,没有碑。土堆上长了很多青草,土堆前种着蔬菜。乡下的坟,大多这样。除了自家人知道下面埋了谁,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了。

    王有根取下锄头,将坟头的青草除去,念叨一声:“娘,新兴镇的秦大书来了。”

    秦大书搓搓手。

    上次来看桂宝,看到她抱着娃出来,秦大书跌坐在门槛上后,桂宝的眼泪就哗啦啦往下流,抽抽泣泣的哭。然后,两人坐在客堂间的木凳子上,一坐就是一个下午,都有满肚子的话要说,但自始至终没说出一句话。

    有些话只能搁在心里,说出来也无益,那时的秦大书就是这么想的。

    等他离开时,桂宝一瘸一拐地送他,好几次动了动嘴巴,送到村头的老井边,秦大书挥挥手,让她回去,桂宝又动了动嘴,然后陡然一声哭啼,转身往家里跑,一瘸一拐,一瘸一拐……秦大书呆呆地看着她离去,看得心酸,但想到她那娃,终究摇摇头走了。这一走,就是四十年之久。

    王有根除完草,见秦大书表情诡异,双脚生根了一样,不肯走,便将锄头平放在垄上,一屁股坐锄头柄上。

    秦大书蹲下身子,看着小土堆,问:“桂宝他娃,你爹呢?”

    王有根没来由地一阵火大,粗声粗气道:“我五岁那年,他就死了。”

    秦大书如遭雷击,五岁就走了?五岁就走了?三十五年前就走了?他怎么现在才来看她?陡然间喊一声:“桂宝啊……”随后是瘆人的哭声:“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鹅”的声音断断续续,从高到低,再从高到低,周而复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都市悍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闲并收藏都市悍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