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03 相见不如不见3

黄色:003 相见不如不见3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拥用全球30多万家连锁酒店的旧金山之城,它的美丽和繁华让人忍不住惊叹和侧目。

    黑色的娇车霸道的停在门口,很快就有门童跑了过来,将乔铭楚手中的钥匙接过,恭敬的把车开进了停车场里的VIP车位里。

    乔铭楚径直进了酒店大门,早就等候在此的高管,看到熟悉的身影,快速的冲了过来。

    “总裁!”

    “分公司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在核对帐目了,大概今天晚上就可以看到数据,至于这个黄河建设的项目,我在已经派人和MT集团联系了,相信很快就可以得到答复。”

    高管紧跟上乔铭楚的脚步,走在身后,快速的回报着,听不到前面男人的答复,不由的心里一阵俳腹。

    “财务数据,今天晚餐前交上。”

    乔铭楚的话,让走在后面的高管一怔,向前快速的走了两步,试探的说道,“总裁今天第一天来美国,公司这边,我们几个人给您在最热闹的酒吧,准备了接风宴,您看……”

    “不用了,今天先把财务数据报上来,接风宴可以改天再吃。”

    乔铭楚快速的打断,在事先准备好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

    “是,我马上就是去准备。”

    高管一听,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转身就要离开。

    “让人给我准备一份礼物,过两天我要去参加一个婚礼。”

    “是!”

    高管回答,抬头间,乔铭楚的身影已经进了房间。

    晚餐时分,高管很快就将整理好的财务数据送了过来,乔铭楚一直看到了深夜,柔了柔发疼的额角,桌上的手机,快速的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的名字,让乔铭楚紧皱的额角放松了一些。

    “你可是很少给我打电话了!”

    “你来美国,做兄弟的,还不应该尽尽地主之宜吗?”

    欧阳翊的声音,依旧如以往的没正经,却少了一丝的亲切,乔铭楚也不在意,从小相交多年,到是这两年,他对自己却越来越疏离了,不知道是不是人大了,就容易有心事,他也一样。

    “你马上就要做新郎了,怎么舍得你的新娘子了,小心冷落了人家,她会不要你了。”

    乔铭楚说着,身子向后一倚,慵懒的靠到了身后的真皮椅上。

    “冰寒才不是那样的女人,她才不会计较这些,而且她一早就休息了,好久没见,我们出去喝一杯吧!”

    欧阳翊的声音有些急切,又有些隐忍,最后压抑的声音,让乔铭楚忍不住轻笑出声。

    “你怎么会事?这三年不见,你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起一个女人了,连我这个做哥哥的恐怕都让你排到后面了吧!”

    电话那头传来一片安静,不过只是微微的停顿,便听到欧阳翊的声音,再次传来。

    “快出来吧,在老地方等你!”

    说完,欧阳翊便挂断了电话,乔铭楚看了一眼面前的手机,忍不住轻笑的摇了摇头,起身拿起自己一旁散落的外套,快速走了出去。

    美国的不夜之城,夜景很美丽,霓虹灯下的旧金山,越加显得魅惑撩人起来。

    乔铭楚开车,熟门熟路的找到那间酒吧,经过了几年的洗礼,里面的东西早就换成了最近的设备,连格局都变了,乔铭楚在适应生的带领下,才在一个角落的卡间里找到了正在独自品着红酒的欧阳翊。

    “真是奇怪了,你小子这几年是怎么了,我来美国出差的时候,你都舍不得来见我一眼,今天这是怎么了?主动约我出来。”

    三年不见,再见自己这个小弟时,乔铭楚忍不住心里还是高兴的。

    他们兄弟四个,是在乔铭楚还小的时候,母亲带他去美国做义工时认识的,当时他们都是大少爷,可是他们却有着很相似的命运,四个人关系最好,他排行老三,可是却因为在乔家是二少爷,所以林逸轩总喜欢叫他乔二,而欧阳翊却是他们之中最小的一个,也是比他们最兴运的一个。

    乔铭楚用拳手打了一下欧阳翊的肩膀,随即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该见的早晚都是要见的,今天这不是叫你出来赔罪了吗?”

    欧阳翊的脸上,笑意有些不自然,手中的红酒,也因为乔铭楚的一拳而晃动出来,滴落到他的手背上。

    弯身拿起一旁抽纸,快速的擦掉了手背上的酒液,顺手将面前的文件夹,放到了乔铭楚的面前。

    “知道你这次来美国的目的,黄河建设和欧阳家有交情,所以合同帮你搞到了,你看一下,只要你愿意,可以约他们改天正式签约。”

    欧阳翊的话,让面前的乔铭楚挑了挑眉稍,却没有立马去接,脸上的表情,也从刚刚的轻松,变的诡异起来。

    “欧阳,三年不见,你变了!”

    “人都是要长大的,三哥干什么要这么说,难道我帮兄弟有什么不对吗?”

    乔家和凌家的势力一直都在中国,而欧阳和凌家不一样,他们一个在美国,一个在法国和新加坡,乔铭楚这次分公司出现的问题,也正好在欧阳翊的范围内,对于乔铭楚棘手的事情,而对于欧阳家来说,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没有什么不对,而且我还要谢谢你,只不过,欧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对于欧阳翊,他们三年未见,他突然间的转变,疏离而防备,让乔铭楚不得不怀疑起来,他当然不是在怀疑他们之间的兄弟感情,因为那是打不散的,他奇怪的,是欧阳翊对自己的态度,像是狠不能自己立马就在美国离开一样。

    “怎么会,你想太多了,我只是觉得我们兄弟三年不见了,以前你来美国,我都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所以现在想到,我也要结婚了嘛,总不能还那么不懂事,所以听到这次你们分公司有问题,所以就想着帮上一把,没想到竟然让你想多了。”

    欧阳翊说着,拿起面前的酒杯,有些不自然的轻抿了一口,眼中的视线,也开始游移在四周,不肯落到乔铭楚的身上。

    “欧阳,这不像是你!”

    乔铭楚将欧阳翊手里的文件袋拿过来,看都没看就扔到了面前的面桌面上,后背慵懒的倚在沙发上,声音深沉的说道,“你这个样子倒像是心虚,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一样。”

    噗……

    口里还未咽下的红酒喷了出来,正好呛到欧阳翊的鼻子里,顿时红酒顺着鼻子和嘴巴喷了满脸,样子即狼狈又诡异,那张俊脸,直接被他的一口红酒给毁的没了形象。

    “三哥,你……”

    “和你开个玩笑,你干什么这么紧张,难道真的有?”

    乔铭楚忍不住被欧阳翊的样子给逗笑了,脸上少了原本凝重的表情,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的人情味,而脸上,更是破天慌的,三年来第一次有了笑意。

    “你开什么玩笑,真是的,我那有了。”

    快速的抽出一旁的抽纸,胡乱的擦着脸上的红酒,最后忍不住愤愤的看着面前的乔铭楚,原本心里的愧疚,也在这一瞬间,变成了泡影。

    “没有就好,东西我收下了,你订婚时,贺礼我一定会给你包的大一些。”

    乔铭楚说着,将桌上的文件袋拿了起来,看也没看的放到了自己的身旁。

    “不用了,你不送都行。”

    欧阳翊将脸上的红酒探干净,这才再次说道,只不过他的话,到是让乔铭楚很诧异。

    “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不送。”

    “没什么,我是觉得我们几个都没有孩子,只有你有孩子,当然了,你负担要重一些嘛!”

    欧阳翊有些语无论次的说道,差一点就忍不住,把真相给吐了出来,只不过这么多年了,他很奇怪,他是不是还对当年的那个人,会那么的在意。

    “三哥,我都要结婚了,你要不要也找一个?我帮你介绍一个女人吧,很漂亮,很正点,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欧阳翊又恢复到了以往的没正经,快速的凑到了乔铭楚面前说道,却被乔铭楚忍不住送了一个白眼过来。

    “难道你结婚了,我就也要结婚了?再说了我现在还不需要女人,那么正点,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不可能,我已经有冰寒了,再好的女人也入不了我的眼。”

    欧阳翊骄傲的说道,好像捡到了什么大宝贝一样。

    “你张口闭口,都离不了冰寒这个名字,我还真有些期待,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让一向没正经的欧阳少爷,这么放在心上。”

    乔铭楚一提到冷冰寒,欧阳翊下意识的就想逃避,干笑了两声,只说了句,“情人眼里出西施,没有什么,她很普通的。”

    “好了,酒我也陪你喝过了,你的订婚仪式我会准时参加的,第一天过来,我要去休息了。”

    乔铭楚将面前的一杯红酒尽数都喝完,这才起身,拿起一旁的文件袋要离开。

    “三哥,你说你会不会恨我!”

    临离开时,沙发上的欧阳翊突然间开口说道。

    “我为什么要恨你,欧阳,你今天真的很奇怪!”

    乔铭楚由衷的说道,真的不知道是不是他们三年不见,彼此之间的性格都发生变化了,所以他才会觉得,今天的欧阳翊和三年的欧阳翊简直是判若两人。

    “没什么,我随便说说,我就是想着,我们几个我是最小的,可我却是最早结婚的,你们会不会因为嫉妒我,所以恨上我了。”

    欧阳翊讪讪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

    “你说的到是没错,我们几个是嫉妒你,不过……最早结婚的,却不是你。”

    乔铭楚说完,在欧阳翊凝重的视线中,快速的离开了包间。

    繁华的都市,依旧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乔铭楚直接驱车开到了一所超市前买了一袋啤酒离开。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乔铭楚有了欧阳给的那份合同,不出三天,就已经和黄河建设签署了合同,公事忙完,也到了欧阳翊订婚的日子。

    若大的格雷斯大教堂,有着古老的神圣之美,香槟玫瑰,应有尽有,白色的玫瑰,散发着淡淡的幽香,漂亮的白玫瑰拱门,给人一种浪漫的气氛。

    今天的天气像是感兴到了热闹的气息,变的格外的好,教堂外到长长的路边上,铺着神圣的红地毯,人群拥动,好不热闹和繁华。

    “欧阳这小子是不是想娶媳妇想疯了,这么快也就算了,弄个订婚,他怎么搞的和结婚是的,这么隆重他玩真的。”

    林逸轩看了一眼面前的场景,忍不住对着面前的两个男人抱怨道,订婚而已,办个晚宴就好了,可是欧阳翊却选在了教堂门口,这很明显是想步入婚姻的急迫啊。

    “别管他了,都二十好几的人了,第一次听说他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随着他吧!”

    乔铭楚优雅的喝了一口面前的香槟,向上黑蓝相加的礼服越加显得俊美了许多。

    “这老四,看着架势,明显是恨不能将人家姑娘立马拖进洞房啊,太诡异了,天下还有欧阳少爷搞不定的女人?”

    林逸轩摇头说道,目光紧随着不远处笑的格外耀眼的欧阳翊,一身白色的礼服,让欧阳翊看起来,十分的飘逸,正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一般。

    “还有脸说别人,你连个女人都没有!”

    凌卓昱的话,让林逸轩一阵不满,反手搭到了乔铭楚的肩上,一脸好哥们的说道,“我还不是为了我们家老二嘛!还不是为了和他做伴。”

    “老二那是丧偶,不是没女人。”

    一句话,四周一片安静,再看乔铭楚脸上的表情,嘴角的笑,已经出现了僵硬。

    “我去一下卫生间!”

    乔铭楚起身说完,在两人担忧的视线中,大步离开。

    “老大,这次你玩大了!乔老二最怕提死了,而且死的还是他的女人。”

    “他会想开的,不用管他。”

    凌卓昱将视线在乔铭楚的背影上挪开,冷冷的落到了人群中的欧阳翊身上,紧握的杯脚泄露了他心底里的担忧。

    “冰寒今天真漂亮,看到欧阳少爷在外面急得,就恨不能立马冲进来,将你给抢走了。”

    化妆间内,和冷冰寒一起练瑜伽的姐妹们围成一团,看着门外不时向里看的欧阳翊,抿嘴偷笑道。

    “没有,欧阳只是紧张而已。”

    冷冰寒笑笑,脸上的表情却很僵硬,忍不住扶上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心里越加的慌乱和不安起来。

    “紧张就对了,他可是为了我们冰寒努力了三年,这次好不容易要抱得美人归,能不紧张嘛!”

    一群女人,说到欧阳翊,都忍不住笑着羡慕道。

    欧阳翊的家世和背景,她们都是知道,而且他俊美的外貌,更是忍不住让女人瞩目,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有优越条件的欧阳翊,却独独对一个冷冰寒倾心三年,无微不至!

    虽然冷冰寒也很漂亮,可是和欧阳翊的条件比起来,总还是逊色了一些,这也就是她们这些女人,觉得更加难得的地方。

    “我好累,能不能让我自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冷冰寒的身体,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只能用一个差字形容,才忙碌这么一会儿,她的额头上就已经溢出点点的汗丝,脸色也越加显得苍白一些,也正是因为这样,欧阳翊对也,简直就像是抱在手心里的棉花糖,力气大了怕化了,一不小心怕碎了。

    “你好好休息,我们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叫我们。”

    几个人,忍不住叮嘱道,冷冰寒虚弱的笑了笑,看着她们离开,这才坐回到了沙发上。

    今天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从早上开始,就变的心慌意乱,有些说不清,却又道不明,心里却很担心,身上白色的礼服,更是衬得她脸色苍白。

    起身走到中间的圆形水晶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去以后,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这个化妆间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冷冰寒只觉得此时闷的发慌,那些喝下去的冰水,也只能缓解一时的难受,很快又觉得憋闷起来。

    “冰寒,你怎么了?”

    欧阳翊走过来,看到脸色难看的冷冰进,顿时紧张起来,他是知道她的身体的,经不起半分的劳累。

    “没事的,只是觉得很闷,想出去待一会儿。”

    可是外面的人很多,她自己,根本就不敢这样出去。

    “教堂后面有个凉亭,我先带你去哪里坐一会儿怎么样?一会儿仪式开始了,你只要陪我走一圈,我就送你回去休息好吗?”

    欧阳关心的说道,生怕冷冰寒此时身体会出现什么不测,养了三年的身体,依旧虚弱不堪,医生曾经说过,她这样的,恐怕是需要一辈子都在呵呼中度过。

    “嗯,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透透气就好了,这里应该是太闷了。”

    冷冰寒虚弱的一笑,任由欧阳翊扶着,带她从后门去了教堂的后面。

    “好点了吗?”

    绿萌的草坪上,开着一些不知名的鲜花,四周种着垂柳,太阳很好,有着一点点舒适的微风。

    “嗯,好多了,你去忙吧,我自己在这里坐会就好了。”

    看到冷冰寒的脸色恢复了很多,欧阳翊这才松了口气,轻笑着将一杯温水递了过去。

    “我叫人过来陪你吧!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不用了,我没有那么娇气,这些年都是你把我给养娇气了,她们来了,我只会觉得的乱,你知道我喜欢安静的,这样一个人坐着很舒服,我没事的,前面还有那么多客人,你还是快过去吧!”

    冷冰寒催促道,欧阳翊看了一眼教学前的人影,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是舍不得让她这么累的,只是一个仪式,可是他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面前的这个女人,冷冰寒是欧阳翊的未婚妻,别人谁也不能打她的主意,他要向全世界的人宣告,她是他的,没有人可以抢走。

    “我很快就会回来,等我!”

    欧阳翊说完,在冷冰寒含笑的视线中,快速的向人群人中跑去。

    白色的身影离开,冷冰寒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沉静了下来,看了一眼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却还是忍不住会心的一笑,抬头间,却看到一个熟悉而陌生的身影,缓缓的向自己这边走过来。

    那么高大的身影,那么熟悉的一张脸,一千个日日夜夜之中,她似乎每一天的晚上都会见过,太过熟悉,以至于真的见到时,会那么震惊,那么心痛。

    乔铭楚像是没有发现对面的女人,依旧有些出神的向这边走过,冷冰寒只觉得全身都在发冷,整个身影都随着乔铭楚的靠近,而越加激烈的颤抖起来。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

    在她以为她已经将他给忘掉,从新开始自己新的生活的时候,他竟然就这样不经意间撞进了自已的视线,没有她梦里以为的那样激动,即使是过了三年,这个男人的脸,就像是刻在她骨头上的一个伤痕,那么清淅,清淅到,她可以看清他脸上每一个毛细孔和纹理。

    “啊……”

    原本想要离开的身影踩到了长长的裙角,狼狈的跌到了草地上。

    “小姐,你怎么样?”

    湿润的声音,像是叮咚做响的山泉,太过熟悉,熟悉到她的心,正在紧紧的抽痛,直到熟悉的大手,伸到自己面前,冷冰寒抬头惊诧的看着他。

    “小姐,你没事吧!”

    他没有笑,以如她初见他时的模样一样,那么冰冷。

    他不认识她,冷冰寒一惊,身影快速的从草地上爬起来,拒绝了乔铭楚伸过来的大手。“没事!”

    冷冰寒急急的想要离开,可是却一个不稳,身体整个就向下栽了过去,下一秒,腰间多了一只有力的大手,她进了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里,而周围,却满满都是他的味道。

    PS:吖,终于见面了,可惜老二已经不认识薰薰了,唉……这都是没有月票造的孽啊!太可怜了……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