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13 再要你一孩子

黄色:013 再要你一孩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姐,你的手……不要乱跑!”

    小护士看着满手鲜血的手背,全身一怔,惊慌的就追了上去。

    “小姐,你刚刚醒过来,还需要休息!”

    小护士拉着层以薰受伤的手臂,又伤碰到她手上的血,只能紧紧的拉住衣角。

    “我很好,麻烦你护士小姐,带我去那位先生哪里好吗?”

    虽然刚刚小护士说了,乔铭楚就在她隔壁的病房里,可是一出门,层以薰才现,这里她并不熟悉,而她的病房,已经是走廊的尽头,她竟然有了一瞬间的头晕。

    “小姐,你怎么样?你刚刚才醒来,蛇毒还没有排除干净,您还是先回去休息会儿吧,那位先生,就是那一间病房里。”

    小护士扶住险些晕倒的层以薰,指着隔着两间病房的一个房门说道,只是她的话才刚刚做完,层以薰已经扯开了她的手,晃动着身子,向乔铭楚的病房走去。

    因为这里没有C城的奢华,再加上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知道乔铭楚的身份,所以他的病房,是一个普通病房,里面住着的,都是两人一间。

    “小姐,您小心一点,这样很容易摔倒的。”

    身后的小护士担心的追了上来,心里感叹,这两个人,果然是生死恋人,要不然彼此怎么会如此的关心。

    层以薰直接是撞开了病房的门,小护士跟在身后,快速的赶了上来,突然间的开门声将病房里的另一个病人吓了一跳,惊慌的坐了起来,忍不住骂道,“你干什么,要吓死人啊!”

    “对不起,对不起!这位病人也是太着急了,大爷您别生气,注意休息。”

    小护士连忙跑到另一个大爷身旁,一脸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而层以薰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早在开门口后,就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乔铭楚的病床边。

    “他怎么样?什么时候才会醒?”

    看了一眼病床上安静熟睡的男人,层以薰心里的那口气才缓缓的松了下去,身后刚刚过来的小护士听道,这才忍不住说道,“小姐您先别急,这位先生只不过是比你中毒深了些,大约晚上的时候,差不多就会醒过来了。”

    小护士连忙说道,层以薰这才松了口气,缓缓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小姐,我看您还是先回病房休息去吧,等这位先生醒了,你再过来也不迟啊!”

    小护士关心道,心里看着两个人,忍不住心里有着无限的感慨,多好的一对碧人啊,要是让她有这样的福气,让她立马死了都甘心。

    “没关系的护士小姐,让我留在这里照顾他好吗?我保证不会打扰到其它人休息。”

    层以薰祈求道,小护士看了一眼身后已经转过身不理他们的大爷,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那我去拿药过来,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必须要冲散身体里的毒素才好。”

    “谢谢你!”

    层以薰感激的说道,看着小护士很快出了病房,又很快将她病房里的液体药液拿了过来。

    当冰凉的液体,顺着身体内的血管流入到体内时,从血液中,渐渐的升腾起一抹冰凉,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小姐,这是山里,太阳一落山就会感觉到凉,你等我一下,我去给你拿件衣服过来。”

    对于小护士的关心和热情,层以薰是感激的,忍不住忍出一抹笑意。

    “谢谢你,我自己在这里就可以的,你可以不用照顾我。”

    她有些不好意思,见小护士又拿了一个沾湿的毛巾,要给她擦掉手背上沾染的血渍。

    “小姐,你不要客户,照顾病人是我们护士应该做的,而且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们两位,当时那位先生把你背来的时候,医生说要先给他急救的,可是他就要坚持看着你平安的出来,才让医生救他,我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像是电视机里这么痴情的男人,小姐您一定是很幸福吧!”

    小护士的话,让层以薰的心里,又酸,又涩,又痛!

    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让她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位小护士殷切的目光,只是尴尬的笑笑,将视线放到病床上依旧昏迷的乔铭楚脸上。

    夜晚,来的很快!

    小护士临下班前,给他们送来了晚饭,层以薰一直把它放到床头上,乔铭楚不醒来,她感觉不到一丝的饿意。

    病床上传来一声细碎的闷哼,层以薰快速的抬起头,再看到已经缓缓醒开的乔铭楚时,心里忍不住我一喜,绽开一抹笑意。

    “你醒了?”

    乔铭楚视线看清面前的层以薰时,微皱的眉头,忍不住缓缓的舒展开来。

    “有没有哪里感到不舒服?我马上就叫医生过来!”

    层以薰说着,便要转身离开,却被一只虚弱的大手,拉住了衣袖。

    “你一直在这里等我醒过来吗?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看到层以薰身上的那套病号服,乔铭楚就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即使层以薰依旧在极力的否认,嘴角还是忍不住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

    “你饿了吧!我去把这些东西热一下!”

    被乔铭楚这样含笑的眼神看着,层以薰忍不住感觉到脸上一热,再次想要挣开逃走,却又再次被乔铭楚抓了回来。

    “怎么了?”

    “不用了,我不饿!”

    乔铭楚摇了摇头,有些好笑的说道,他是洪水猛兽吗?用得着他一醒过来,她就跑得这快,唯恐避之不急的样子。

    “那…你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层以薰有些知不所措道,怎么觉得经过了生死一夜,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好像有变的奇怪了呢。

    “我都睡了一天了,再睡,脑袋都要变成木头了!”

    乔铭楚见她一脸拘禁的样子,及好笑,又好气,她就这么迫不及待的不想和自己相处吗?

    “噢!……那我先回病房了!”

    想了想,终于想到了一个可以离开的理由,乔铭楚醒来的时间,正如小护士所说,是晚上,可是,已经到了深夜,别人都已经快要睡觉了,而且病房里还有另外一个男人,她和两个男人独处一室,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等一下!”

    见她又要走,这次乔铭楚真的有些动气了,他醒来,还没有说上两句话,她却处处想着要自己躲开自己,心里越想,就越觉得不是个滋味!

    “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层以薰觉得,今天的乔铭楚变的格外的婆妈,总是有各种理由不让自己离开,而她呢?就偏偏想着找各种理由离开。

    “我想却厕所,你扶我去一下卫生间。”

    “什么……”

    层以薰惊叫,尖锐的声音,刺透了整个病房,终于让隔壁的大爷再也忍不住,坐起来说道,“我说姑娘啊,你这还看不出来吗?你老公是不想让你走,都是两口子了,上个厕所至于叫这么大声吗?”

    大爷坐起身,忍不住抱怨道,他都在一旁听了一半天了,这男的明显是想让这个女的陪着,可这个女的呢,明显是在躲,明明是两口子,搞的这么疏远干什么?

    “大爷,你误会了,他不是……”

    “对不起大爷,我老婆脸皮薄,有外人在场,她不好意思的!”

    层以薰刚要解释乔铭楚不是她老公,就被乔铭楚快速的打断,就好像他早就看出了她的意图一样,让她毫无招架的能力。

    “小伙子,看出来,这姑娘是不好意思,不过你们别在意,我老汉虽然是个乡下人,可也是个明理的,思想很开放,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懂,现在这着未婚同居的还不多的是,你们不用什么不好意思的!”

    老大爷说的一脸的诚肯,层以薰瞬间恨不能一头扎进了地底里,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她怎么一下子就成了不良青年了呢?

    “大爷说的是,我和我老婆是合法的,只不过我们才刚结婚,脸皮子薄,不好意思承认!”

    乔铭楚这谎话编,脸不红气不喘,层以薰看着他嘴角笑的十分深意的弧度,总觉得这男人是故意的在占她的便宜。

    “年轻人这点好啊!持证上岗,这才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现在这年头,害羞的丫头都少了,我看你老婆不错,是个居家的好女人!”

    老大爷点了点头,对于自己的观点,似乎十分的赞同,层以薰只觉得整个脑袋都头疼欲裂的厉害,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怎么看着爷俩,到像是在拉家常呢!

    “你不是说要去卫生间吗?还憋得住吗?”

    层以薰冷着脸,快速的打断乔铭楚接下来要说的话,再这样说下去,恐怕她就要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

    “你扶我一下,我现在全身无力,恐怕余毒还未消!”

    乔铭楚说着,果然向着层以薰抬起了胳膊!

    乔铭楚是临近傍晚的时候,才撤的液体药液,而层以薰因为中毒不深,再加上救治的急时,除了有点无力以外,其它的,到是觉得不错。

    也不知道是他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身体很虚弱,几乎整个身子都挂到了层以薰的身上,两个人相互擅着去了卫生间的门口。

    “年轻人,很值得让人学习啊,知道相互扶持,现在这么靠谱的年青人少了啊!”

    老大爷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层以薰将乔铭楚扶到了卫生间门口,便不再往里走。

    “怎么了!”

    “这里是男卫生间,我在这里等你,你快点!”

    层以薰说着,快速转身,让自己背对着卫生间门口,脸红的不敢往里面看。

    “你不进去,我自己怎么解决!”

    乔铭楚皱眉,看了一眼手上还扎着的针头,一脸的苦笑!

    “可是,这里是男卫生间,你已经不用输液了,可以……”

    “可是我全身无力,要怎么解带子?”

    乔铭楚为难的看着身下腰间的位置,十分的苦恼,层以薰满脸的黑线,兴好此时已经到了深夜,男卫生间,已经空的没有人了。

    “那你快点!”

    想到他背着自己走了十几里路,无奈,她只能用身体抬着乔铭楚高大的身子,缓慢的向里面走去。

    “啊!”

    层以薰本来想要带着乔铭楚去小便池那里,可是没有想到,竟然被乔铭楚一把拖进了一旁的小隔间里,里面是放工具的地方,有些凌乱,层以薰机会还没有站稳,就被乔铭楚夺了呼吸!

    “放开我,唔……”

    灼热的红唇,霸道的夺走她的呼吸,细腻的舌,有力的扫过她的上腭,不放过她嘴里的每一个角落。

    层以薰没有想到,乔铭楚竟然会装虚弱来骗她,心里一急,贝齿用力的咬了下去。

    “唔……痛!”

    乔铭楚吃痛离开,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层以薰返手甩了一个巴掌!

    清脆的巴掌声,在安静的卫生间内回荡开来,乔铭楚捂着自己被打的侧脸,有一瞬间的出神。

    “乔铭楚,你这个混蛋!”

    说着,层以薰便要转身离开,却被眼疾手快的乔铭楚,一把拖进了怀里,不顾她剧烈的挣扎,死死的将她扣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以为自己再也睁不开眼,我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你在我身旁,我以为自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抱你,我以为自己……幸好,幸好你一直都在,幸好你能陪着我,看到我醒来,谢谢你还能待在我的怀里。”

    乔铭楚说的有些激动,将怀里的层以薰扣的再次紧了紧!他还能见到她,真好,真的是太好了!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少在这里又骗我!”

    虽然这些话她听着很感动,可是……一想到他刚刚用那种突然袭击的方式也亲吻自己,她就忍不住生气,发火!

    “我是混蛋,我该打,薰薰,我们生个孩子吧!”

    安静的卫生间里,乔铭楚的声音,变的异常的缥缈和诡异,仿佛听到了什么世界奇迹一样,层以薰竟然在他的怀里安静了下来,忘记了挣扎。

    生孩子?他又在和自己说笑话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她还可以生孩子,他不是已经有一个孩子了吗?他和凌月的孩子,那个叫安安的小男孩,好像已经可以对着她叫‘阿姨’!

    “乔铭楚,你过份了,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这么没良心,难道凌月给你生的孩子还不够吗?”

    他竟然会有这么异想天开的想法!真可笑,可是偏偏,他还是跟她这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女人说的。

    “不够,我还需要一个我们俩的孩子,我们可以去做一个试管婴儿不是吗?”

    即使他们已经做了一个,可他还再需要一个孩子,而且必须是他们两个的不可。

    “试管婴儿?你竟然可以说出这么荒谬的话来,哈哈……难道你忘记了吗?我根本就不能生,也不可能会生出你的孩子,你不要做梦了,要生,也只有你和凌月去生。”

    他和她的情人,不是最好的一对吗?干什么还要叫她去生?她不会生,也不可能生出来!多么好笑,就好像是一个道士,在和一个和尚说,‘我给你梳梳头发好吗?’

    “我要的,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这很重要,很重要,你必须同意。”

    乔铭楚说的很坚决,坚决的似乎让层以薰感觉到了好笑,她必须同意?他凭什么?凭什么可以这么要求她!

    “对不起,您难道忘记了吗?三年前,我就已经被医生判定了,子宫再也不能受孕,我已经没有办法再有可能怀孕!”

    她根本就是一个不健全的女人,他竟然还要救她去做试管婴儿,就算能成功了又怎么样?她的子宫,也没有办法去孕育!

    “没有关系,只要试管婴儿一成功,我可以找别的子宫代替孕育!”

    乔铭楚自然而然的说道,仿佛自己就应该这样说一样,没有丝毫的考虑,就这样一下子蹦了出来,却完全不知道,此时面前的女人,就仿佛是在看外星人一样的,再看着他!

    “代替孕育!用谁的子宫代替?凌月的吗?……乔铭楚,你好可怕,真的好可怕,世上怎么可以有你这样的男人,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么缺德的事,她就算一辈子没有孩子,做不成母亲,也不会让另外一个女人,去孕育她的孩子,这简直是在做梦,可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有没有想过,那个给他孕育的孩子的女人,会是怎样的感受?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却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这种事情,她又怎么可能做的出来。

    层以薰的激动,乔铭楚心里早就已经清楚,正是因为如此,对于三年前的那场事件,他才会房间隐瞒,可是现在不一样,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孩子,来救他现在的儿子,当他知道层以薰还活着的时候,他即激动又欣喜,上天还是可怜他的,可是让他又迎回自己的儿子和女人。

    “不管是谁,我不希望你以后会难过,薰薰为我们的将来,我们要一个孩子好吗?”

    下面还有一章,是推荐票加更,求月票!过300月票,会加更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