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47 你是我的命

黄色:047 你是我的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要……”

    微弱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却硬生生的止住了乔铭楚接下来的力度。

    “放了他们吧!”

    层以薰轻声说道,头依旧埋在自己的身体里,却还是忍不住的在发抖!

    她已经经过一次毁容了,不怕再有第二次,大不了再去整容,她不要这么害怕,即使在心里暗暗的告诫自己,可是想到自己此时脸上狰狞的伤口,她依旧控制不住的颤抖,她好怕这样的自己,会真的如凌心果所说,让乔铭楚嫌弃,她可以不在意烧伤时的样子,因为那个时候,乔铭楚根本就不会知道她还活着,可是现在……她好怕他再向自己靠近。

    “以薰,对不起!是心果她做的不对。”

    乔铭俊拥着凌心果的双手暗暗收紧,唇角紧抿着,似乎是在极力的隐忍,他有一瞬间的彷徨和不知所措,一个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一个是他现在爱着的女人,他又应该怎么做?

    层以薰身影一怔,快速的侧过头,不敢再去看一旁的乔铭俊,她现在连面对乔铭楚的勇气都没有,而对于乔铭俊,她更是不想再见到一眼,因为她真的怕自己控制不住,控制不住去恨他怀里的凌心果。

    “对不起……”

    乔铭楚死死的咬着这三个字,却没有做接下来的动作,嘴角的弧度却是越来越深,“原来一声对不起,就可以掩盖她所有的罪行,那……”

    突然间话音停了下来,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迹,手中的刀子,快速的闪过!

    “啊……”

    凌心果尖叫着顿是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刀子,快速的滚落一滴鲜红的液体,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我说过,你怎么给她的,我就怎么还给你!对不起……”

    乔铭俊没有想到,乔铭楚会这么突然,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了手,凌心果的脸上,是一个深深的刀痕,直接从额头越过鼻梁,划过了对面的耳际。

    “阿楚,你……”

    乔铭俊心里一疼,抬头时,却看到乔铭楚阴悸的目光,眼中那么清淅的杀意,他刚刚竟然是真的想要杀了凌心果。

    “怎么,心疼了?要和我打架吗?”

    他现在恨不能找到一个人狠狠的揍一顿,别说是乔铭俊,就算是乔连江活着,他现在也不会手软。

    “好痛,好痛,你对我做了什么!”

    脸上的灼痛,让凌心果顿时变的慌乱,再也顾不上小腹上传来疼痛,双手扶在了自己的脸上,血顺着她的肌肤,滑落进她的嘴里,便来一阵学生的血腥,恶心的让人做呕。

    “我还没对你做什么,你别着急。”

    “阿楚,够了,心果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你放了她。”

    见乔铭楚手里的刀子又要动作,乔铭俊心里一急,只不过不打算放过的,始终不打算放过,举起的刀身,依旧再次快速的落了下来。

    唰唰唰!

    乔铭楚的动作很快,几个来回,凌心果的脸上,就再次出现了几个纵横交错的痕迹,连疼痛都来不及,就已经印在了她的脸上。

    如同刚刚的层以薰一样,鲜血顺势流了下来,划了一脸的装容。

    嘶……

    空气中,传出几个男人的惊呼,是属于刚刚那几个手下的,没有人的命令,他们现在根本是不敢轻举妄动,看着眼前血淋淋的一幕,鲜血满地,让人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阿楚,你太过份了!”

    凌心果的样子,让乔铭俊终于按捺不住,飞身扑了过去,一把纠住乔铭楚胸前的衣服,满是鲜血的拳头甩了过去。

    “过份?这还抵不她所做的十分之一!”

    一把接出乔铭俊甩过来的拳头,乔铭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上的力度,却是只曾不减。

    乔铭俊受了伤,更何况他更加觉得是凌心果还对不起层以薰,手上的力度更是有些心虚,只不过此时的乔铭楚,可没有半分的客气,既然他自己送上门来,可不要怪他不讲兄弟情谊。

    反手用力,身子一转,脚底一踩,一个过肩摔,虽然乔铭俊反应过来躲过了,可是手腕还是被乔铭楚给伤到了,传来一阵刺痛。

    “阿俊我好疼,我好疼!”

    地上的凌心果哭喊着,随着她脸上的灼痛过后,小腹间的疼痛也越来越明显,最后看着红色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向下流着,整个人都慌乱起来。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阿俊救救我们的孩子……”

    她此时知道害怕了,因为这个孩子,是现在乔铭俊能留恋自己的唯一希望,她不能失去这个孩子,真的不能!

    原本狼狈的身影,挣扎着在地上就要起来,可是脚下不稳,又让她再次摔到了地上,虽然身下铺着厚重的地毯,可是依旧让她觉到了难受。

    “心果!”

    乔铭俊一惊,忍不住要冲过去,却被挡在面前的乔铭楚缠住。

    “怎么?大哥也知道心疼了!”

    可他知不知道,凌心果把层以薰害成了这个样子,他是有多心疼。

    “阿楚,不要再说了,先救人要急,以薰她都已经晕倒了。”

    乔铭俊不提醒,乔铭楚竟然没有发现,他们打斗的时候,层以薰早就已经晕了过去。

    “你最好期待薰薰她没事,然不然,我会让凌心果陪葬。”

    来不及再去考虑,快速的冲到层以薰的身前,将地上的身影抱了起来,乔铭俊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只不过眼下,哪里还顾得上哪么多,“多去准备车!”

    乔铭俊向身旁傻站着的几个手下吼道,快速跑到了凌心果的面前。

    “怎么样心果?”

    “阿俊,我好疼,我好疼啊,你要救救我们的孩子!”

    不知道哭出来的是眼泪,也是血,总之眼泪加着血容了她满脸,根本分不出她原本的五官,她痛,好痛,知道自己被乔铭俊抱进了怀里,却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多么恐怖的样子。

    “没事的,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

    说没事是假得,他知道乔铭楚那一把推得有多狠,他是恨极了凌心果,恐怕她这个孩子……,心里是不舍的疼痛,可是偏偏却是他们有错在先,两个人,抱着两个混身是血的女人出现在医院里,却谁也没有发现,角落中,一个黑沉的身影,快速的一闪而过。

    “少爷,少奶奶是惊吓过度,所以才晕过去的,其它只有些淤伤,过些日子就会好,只不过少奶奶的脸……”

    “怎么样?还可不可以好!”

    “兴好伤口不深,只伤在了表皮,虽然会留下一些疤痕,可以通过整容来弥补,可是少奶奶现在的身体,恐怕已经不能再接受手术了!”

    苏子谦的话,让乔铭楚瞬间危险的眯起了黑眸,没有办法手术,这是什么意思?

    “少奶奶身上有许多曾经植皮的皮肤发生了病变,开始出现了腐烂的迹象,她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受到外来的治疗,要让少奶奶康复的话,还是把她送到欧阳少爷身边吧!”

    “什么?不可以!”

    “少爷!”

    “不用再说了,不管用什么方法,去哪里也要把她给我治好,这些你给我想办法,总之,休想让欧阳再染指她半分。”

    苏子谦一叹,看着乔铭楚认真的,表情十分的无奈,他要是有办法的话,何苦要出这么个主意,可是眼前,能救层以薰的,也只有欧阳家在美国的那家私企医院,更何况层以薰原来就是接受的先进治疗条件,他们恐怕,没有办法做到那么好。

    “少爷,我看还是请欧阳少爷他……”

    “够了,不要再给我提他!”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乔铭楚只觉得心里火气死大,苏子谦无奈只能叹了口气。

    “凌心果怎么样?”

    “凌小姐的脸,恐怕要毁了,少爷您那一刀太用力,刀刃伤到了里面的眼骨哪里,恐怕要留下一些疤痕。”

    说到这些,苏子谦只剩下了摇头叹气了,没有办法,就这种情况,兄弟两个,还怎么能和好如初。

    “我如果要让她的脸,永远都好不了呢!”

    “少爷您……”苏子谦猛然吸了口冷气,抬头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乔铭楚,他竟然想让凌心果,真的毁容。

    “我要让她,就算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都没有办法让她恢复。”

    “可是这样的话,大少爷那边恐怕……”

    触到乔铭楚危险的目光,苏子谦顿时禁了声,他已经决定了,就算他再解释,也已经无济于事了。

    因为层以薰只是皮外伤,整个头都包、裹着,只留下一双紧闭的眼子,安静的躺在哪里。

    “为什么她还不醒?”

    两天的时候,已经让乔铭楚顿时失去了耐心,而且只不过是短短的两天时间,层以薰竟然开始消瘦了许多,并且身体更加的虚弱。

    “是她自己不肯醒,而且少奶奶现在的身体各项身体指标都在下降,少爷我看还是请欧阳少爷吧!”

    眼前这种情况,只有欧阳翊让那些医生和设备人运到C城,而层以薰的情况,根本连坐飞机的可能性都要没有了。

    “好了,没要再说!”

    乔铭楚转身离开,苏子谦叹了口气,知道他现在应该很为难才对,可是层以薰的身上,原本已经愈合的烧伤的地方,开始出来了细胞排斥,出现脱皮和溃烂的情况了。

    两个人刚走,一个坐着轮椅的病人,裹着厚厚的棉纱缓缓的进入了房间,视线触到床上的身影,瞬间危险的眯起。

    “滚开,滚开,你们都给我滚……”

    别一间病房内,凌心果将面前的东西尽数给摔到了地上,原本高档的病房里,全部都是破碎的瓷器,小护士站在了一旁,小心的不敢靠近,直到门外的身影听到了动静走了进来,众人才仿佛是松了口气。

    “阿俊,阿俊,我好难过,你会不会不要我!”

    看到乔铭俊的身影,凌心果快速的冲了过去,头上包着厚厚的绵纱,也不知道乔铭俊根本就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心果,你才刚刚没了事情,不要再动了胎气,好好的回床上躺着。”

    不幸中的万幸,凌心果肚子里的孩子总算是保住了,虽然动了胎气,可是好在,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不要,你会不会不要我,会不会嫌弃我这个样子,你带我去整容,我们现在就去整容好不好,你喜欢我怎么样子,我就整成什么样子,如果你喜欢层以薰的脸,我也可以的。”

    “够了心果,不要瞎说,你就是你,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干什么要去变成以薰。”

    乔铭俊沉声打断凌心果的低喃,脸上不由的阴郁起来。

    是他以前太过执着了吗?所以才让凌心果一直对层以薰薰于怀,这一切终归来说,都应该是他给造成的,如果不是他,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凌心果和层以薰现在,都不会受这样的苦难。

    “阿俊不要生气,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气,不要离开我,不要要我!”

    凌心果突然间激动的拉扯着乔铭俊的衣服,躲在他的怀里,小心的低泣道,乔铭俊只能无奈的安慰着她的情绪,虽然他也很清楚,这样的凌心果,早晚是要再次出事情的。

    “心果,我们回法国吧!”

    “为什么?你在怪我把毁了层以薰,不想要我了对不对!”

    凌心果突然间激动的跳出了乔铭俊的怀里,双眸瞪的滚圆,乔铭俊见状,快速的想要上前阻止,却没有想到,凌心果远比他想像的要快了许多,一下子就躲了开来。

    “心果,你误会了,你现在怀着孩子,我们回去要好好休息。”

    “我不要,我不要,你骗我,你想把我一个人放在法国,你自己回来这里找层以薰的对不起,阿俊,我求求你好不好,不要找她,不要再爱她了,你知不知道我好爱你!”

    凌心果哭着跑进了乔铭俊的怀里,在他的怀里低低的呢喃道,乔铭俊见状,只能轻声叹气,或许他选择这个时候回到C城,这些都是错误的,本以为可以让凌心果拜忌乔连江和林若芳,却没有想到,到头来竟然是让凌心果误会自己是要找层以薰,所以才会这么迫不及待的伤害了层以薰。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我们不要闹了,你不想回去,我们就不回去好了,现在我们回床上休息一会儿吧,你怀着宝宝,要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对不对!”

    或许肚子里的孩子,让凌心果平静了许多,仍由乔铭俊将自己抱回到了病床上,双手却依旧死死的扣住他的衣领。

    “阿俊,我好爱你,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嗯,不会的,永远都不会!”

    “我有了你的宝宝,我要好好照顾宝宝,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他生下来,一定会像你一样这么帅对不对?”

    “嗯,会的!”

    说到孩子,乔铭俊的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丝的柔和,将被子给凌心果盖好,仍由她抓着自己的衣袖不放。

    “阿俊,你不会离开我是不是,不会趁我离开了,去找层以薰的对不对?”

    不知道是应该心疼,还是应该怜惜,乔铭俊皱眉,将凌心果的小手抓在自己的掌心中握紧。

    “乖,我不会的,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睡吧,我不会走的。”

    “真的不会走吗?”

    她可怜的像是一个孩子,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却偏偏裹着一头的棉纱,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显得滑稽。

    “嗯,不会的,心果在哪里,阿俊就在哪里,我哪里都不会去的。”

    乔铭俊的话,似乎让凌心果很高兴,唇角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她仿佛是不知道疼一般,将乔铭俊的大手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掌心里,放在胸前,高兴的一笑,这才肯甜甜的睡了过去。

    “总裁,民工现在越聚越多,说如果乔氏不给他们一个说法,他们就一直在乔氏的门待下去,而且这次的事情,对乔氏有不小的影响,乔氏的股票这几天每每都在跌盘,而且许多公司已经和我们提出了解约,更有几家说要亲自见到总裁您本人,还有……”

    “还有什么?”

    乔铭楚瞪了一眼身旁的周瑞,沉声道,脸色却已经黑的吓人,只不过视线依旧落在病床上熟睡的身影,眼神渐渐充满了倦怠。

    随着这几天的病情恶化,层以薰现在已经没有办法自由呼吸,只能靠氧气和营养液过活,越来越虚弱的身体,让陪在她身边的乔铭楚,脸上的的表情,也越来越变的憔悴起来。

    “还有董事要求您立马招开董事会,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啪!

    周瑞的话音刚落,原本乔铭楚手里握着的杂志收紧,顿时刚刚不这没有看过一次的杂志,皱成了一团,被捏在了手心里。

    即使是早就预料中的结果,但事情也远远比他想的还要紧迫,这些日子以来,他想着陪在层以薰的身边,希望她能早点康复,公司的事情,他更是没有办法管,却没有忘记,那个原本就没有解决的事故,那些原本转给他的设计图,他也一直没有抽时间看过。

    “冷氏有什么动静!”

    “冷少川已经招开了新闻发布会,正在为这次的事件做详细的调查,而且他已经出面安抚了死者家属,但还没有找出事故的原因……”

    连冷少川都找不出事故的具体原因,那证明就算是他看设计图,也一样看不出什么头绪,冷氏表了态,那当然现在所有的矛头,都跑到了乔氏这边。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原本握紧的手,再次松了开来,乔铭楚恢复到了以往平静的样子,视线没有从层以薰的身上离开!

    “总裁……”

    “还有什么事情!”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周瑞说话会这么大喘气了,乔铭楚脸色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却让周瑞也很不无奈,“警察局的周局长说了,想请您过去一趟,说有事情,想和您商量一下。”

    很明显,还是为报道的乔连江一案,因为警方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线索,那就是当年和乔连江在一起的李木子,竟然还活着,证人出现了,而且只直接指那起车祸的谋划者就是乔铭楚,没有丝毫的悬念,乔铭楚成了第一嫌疑人。

    “告诉周局长,说我明天下午就会过去。”

    说好听了叫商量,说白了,不过就是做为嫌疑人,被叫去问话而已,只不过现在的乔铭楚,身楚情况比较复杂,他们一方面不好真的那么下死手而已。

    “我知道了,马上去安排,那董事那边……?”

    “后天招开临时董事会议,对这次的工程事件,做一个详细的调查,至于记者那边,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是!我知道了!”

    周瑞很快走出了病房,安静的病房里,再次只剩下仪器发出的低鸣,乔铭楚看了一眼床上的层以薰,手里的杂志,却再也没有办法念下去。

    “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的照顾你,你一定是在怪我,所以才会不愿意醒过来,别闹了,都是我的错好不好,不要这么惩罚我,难道真的要我看着,眼睁睁的把你送到别人的怀里吗?”

    这个可能性,让他一次次的挣扎,一次次的犹豫,也在一次次的害怕,他把她视若自己的生命,要让他把自己的命送到别人的手里,他又怎么可能会做的到?

    许是病房里的空气太过安静了,静到连心跳都可以听的这么清楚,乔铭楚沉沉的低下头,视线再看到床上微微动了一下的手指时,顿时脸上绽开一抹激动的笑意!

    “薰薰,你醒了!”

    PS:艾玛,薰薰这是要醒了吗?是吗?是吗?乔二,你看到希望了鸟,希望明天宝宝不会让你失望,不过这也说不准的哈!看这些爱你的亲们,有没有表示啊,亲个小手,亲个小嘴,给你个惊喜哈……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