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黄色:048 我会把她接回来(小年快乐!)

黄色:048 我会把她接回来(小年快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铭楚激动的上前,却发现层以薰只是微微垂了垂眸子,随后继续沉沉的睡了过去。

    期间层以薰依旧继继续续的转醒,然后又沉沉的睡了过去,乔铭楚陪在身一边一晚没有睡,苏子谦早上过来的时候,也是忍不住连连摇头。

    “少爷,我看……”

    “她怎么样?”

    乔铭楚自是明白,苏子谦又要劝他什么,只不过现在不想去想,眼前他有很多要紧的事情,还需要处理。

    “少奶奶的情况很不好,局部的皮肤开始溃烂了,我现在已经联系美国那边,我们需要他们马上提够抗体药物。”

    “做的严密一点,不让我欧阳翊发现。”

    “少爷放心,除了这些抗体,我还要了一些其它的在生源,涉及的很广泛,欧阳少爷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发现的。”

    乔铭楚点了点头,陪了一上午后,才去了警局,果然还是因为三年前乔连江车祸一案,而检举人却迟迟不肯出现,就连警察局的周局长也束手无册,只不过案件已经移交到了法院,恐怕不日法院就会因为三年前的那一场车祸来进行审判,可是事件不管是乔铭楚最后有没有打赢,对于乔氏和他自己的影响都会存在,恐怕这个为了财产而谋杀亲生父亲的罪名,他肯定是要坐定了,不管后面如何,那些人,摆明了就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周局长,以后的事情还是要继续麻烦您了,周局为了小弟的事情,费了不少的心,小弟真是铭记于心,对于这次和冷氏的开发案,小弟已经让人以您小姨子的名义,够了一间别墅,还希望周局长不要推辞!”

    乔铭楚脸上,从始至终都是淡然的笑意,虽然现在的事情有些棘手,只不过在商场摸爬滚打了这些年,那些个财政商不分家的道理他是懂的,更何况,早在来之前,他就已经让人打探好了这个周局长的喜好,和自己的小姨子偷、情,这个爱好,还真是不太一般啊!而且他的这一处房产,更是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麻烦。

    “乔总破费了,感谢,真是太感谢了!”

    周局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男人,和其它男人一样,到了这个年纪,有着很明显的啤酒肚,圆滚的身子,更是显得一脸的富态。

    随着乔铭楚的话,眼前更是一亮,肥胖的脸上,漏出一抹深深的笑意。

    “那这件事情,就麻烦周局长给周旋了,只要帮我拖延些日子就好。”

    他不怕麻烦,不过要解决麻烦,他是要一个个来才行,眼下他要先把这次的意外事故解决掉,至于这个三年前的意外车祸……他到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乔总那里话,都是兄弟之间应该做的,更何况那些人根本就没有新的证据,要不然,也不会匿名举报,到现在都不敢露出头来,我看也就是虚张胜势,乔总只要往哪里一站,这事情还不对水落石出了。”

    周局长在这一行爬了半辈子,或许年轻的时候,还知道什么是正义凛然,可是时间,不但可以吞噬人的青春,也同样可以吃掉你所有的正义和骨气。

    “那就先多谢周局了,小弟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如果有什么新的情况,还麻烦周局长提前告知!”

    两个人假言假语的寒暄完,乔铭楚这才离开,只不过一出警局的门口,就看到等在车边,一脸着急的苏子谦。

    “少爷,怎么样?周局长他怎么说,您没事吧?”

    见到乔铭楚出来,苏子谦快速的跃过周瑞跑了过来,见乔铭楚一脸平静的样子,忍不住松了口气。

    “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苏子谦,乔铭楚下意识的觉得,是层以薰出了什么问题,顿时俊眉微皱,黑眸中闪过一丝焦急。

    “对不起少爷,今天早上您刚刚离开,少奶奶就出现了心衰的情况。”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薰薰她怎么样?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听到苏子谦这么说,乔铭楚整个人都跟着心慌了起来,一把纠住了苏子谦的衣领,似乎恨不能将他一把给扔出去。

    苏子谦满额头的冷汗,他当时也是被吓了,哪里还顾得上提前通知他,提前做了急救。

    “少爷您先别急,少奶奶现在已经没有事情了,我已经给少奶奶转了病房,让人受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兴好他发现的及时,要是再晚一点的话,恐怕就不是乔铭楚在这里和自己发火这么简单了。

    “你说什么?你是说……”

    “少爷,我们回去在说吧,这里不方便。”

    苏子谦看了一眼身后警局,担心的说道,他是太心急了,竟然急忙的跑到了这里,虽然说是应该最公正的地方,可是每每来这个地方,他总觉得的很奇怪,毕竟最公下的地方,不一定所有的事物都是公正的。

    两个人很快回到了医院,层以薰被转到了无菌病房,而且不能让任何人进入,就连乔铭楚,也只能透过窗户,静静的看着里面看不出面貌的女人。

    “我在少奶奶输的营养液里找到了洋地黄碱,这种药物会促使人的心脏过速,剂量过量的话,很可能让人心脏衰竭,不知道怎么回事,少奶奶的营养液里,竟然有很强剂量的这种药物,如果不是发现及时的话。”

    他简直都不敢说出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层以薰真的会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以乔铭楚的性格,他恐怕都要见不到今天晚上的月亮了。

    “你说是有人故意要害她,查出是谁来了吗?”

    黑眸危险的眯起,带着微微的嗜血,敌暗我明,好阴狠的手段,恐怕乔氏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一个人所为吧!

    “我查过了,可是很奇怪,那个时间段的监、控录像全部被人给剪段了,现在根本就找不到嫌疑人。”

    “这么说,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那岂不是说,层以薰以后更危险,而且刚刚经历了这场生死的层以薰,已经变的更加虚弱了。

    “开始对少奶奶施旧的药物时,少奶奶的病情就没有任何的好转,恐怕是有人故意刚少奶奶的药给换了,所以才使少奶奶的病情越加的严重,都是我不好,开始根本没有发现,以至于到了现在这个情况……”

    现在的层以薰,脆弱的只能待在无菌病房里,她的身体已经小心的再也经不起一点点的细菌感染了,恐怕一个喷嚏,现在都可以要了层以薰的命。

    “少爷,现在少奶奶的情况已经不能再拖了,对不起,不经你的允许,我已经通知了欧阳少爷,让他派了美国尖锐的医疗团队过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呯!

    苏子谦的话音未落,脸上便被恨恨的挨了乔铭楚的一拳头,终归是已经步入中年的身体,更何况乔铭楚这一拳可是用了狠劲,苏子谦这么文弱的医生,一下子就被打倒在了地上,嘴角裂开,溢出缓缓的血丝。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这次如果她有什么意外,我就让你一起陪葬!”

    似乎除了苏子谦的话,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临近傍晚的时候,层以薰竟然醒了过来,乔铭楚有些激动,身上的无菌服穿得有些别扭,却依旧让他忍不住想要去抓住层以薰挡在半空中的小手。

    隔着厚厚的无菌服,他们感觉不到彼此的温度,只不过却能感觉到彼此身上的气息。

    “薰薰,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

    乔铭楚急急的说道,手心里已经人溢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水,只不过菌手套,让层以薰只能感觉到一片冷意。

    “没有关系,我只是好累,想睡一会儿。”

    “好好休息,我会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即使他看不到她脸上的表现,在她依旧明亮的黑眸中,他还是感觉到她脸上苍白的笑意。

    不过只是一会儿,很快层以薰便沉沉的睡了过去,乔铭楚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周瑞也跟着急勿勿的赶了过来。

    “总裁,今天那些聚众的民工,打了我们的外企经理,并且扬言,如果再不给他们一个交待的话,他们就要冲进我们办公大楼来抢东西了。”

    周瑞抹了一把额角上的冷汗,简直无法不佩服那些民工的彪悍,而且公司没有乔铭楚坐阵,现在已经成了一盘散沙,尤其是那些个以前就对乔铭楚的管理有意见的董事,一个个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哼……他们还有这个胆子?通知周局长,让他找点警察过去,维持点治安好了。”

    “总裁您是说……”

    惊动了警方,那岂不是表明了要把这事交公了吗?如果这件事情最后查出真的是乔氏的责任的话,那岂不是连私了的机会都没有了。

    “总裁,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找他们带头的几个人,私下里再谈一下!他们无非就是想多要一点钱而已。”

    “如果真是乔氏的责任,法院到时候会判决的,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乔氏就要让他们先低头吗?这是要让我告诉他们,是乔氏的的材料出了问题,所以我们才想私了。”

    “总裁,我不是这个意思。”

    “照我的话去做!明天召开董事会,叫上那些个记者,尽量把这次的董事会召开的隆重一些,还有……请冷总也过来一趟吧!”

    虽然是乔氏内部的董事会议,可是这次毕竟工程是冷氏的,他们也是牵连其中,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更是谁也别想跑掉。

    “是!我马上去安排。”

    周瑞的身影消失,乔铭楚这才把视线再次转到玻璃窗上,厚厚的玻璃窗,隔着的,是他最爱的女人。

    欧阳翊的动作,远比乔铭楚想像中的快,原本以为光是准备那些仪器,召集那些医疗团体的精英,都要用上几天的时间,却没有想到,乔铭楚第二天才刚刚去了乔氏,欧阳翊就带着一大帮的人闯进了医院。

    “欧阳少爷没有我们少爷的允许,您恐怕不能进去。”

    苏子谦挡在了欧阳翊面前,脸上带着从容的坚持。

    “如果你们少爷有本事救她的话,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欧阳翊的话,让苏子谦一怔,下意识的想要解释,让他们来,并不是乔铭楚的意思,只可惜欧阳翊现在救人心切,哪里还顾得上和苏子谦在这里浪费口舌,只不过是一个眼神,身后的保镖就已经跟了上来,很快就将苏子谦拉开。

    “欧阳少爷,你不能这么做!”

    苏子谦不死心的阻止道,只不过欧阳翊一边穿着无菌衣,一边给了他一个不屑的冷哼,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理他,就独自走了进去。

    “她怎么样?还有没有办法变到以前的样子。”

    欧阳翊看着几个正在为层以薰检验身体的医生,着急的问道。

    “冷小姐的病情很复杂,她现在要比以前还要虚弱,我们需要做详细的商订后,才能给出答案。”

    几个人为层以薰检查后,脸上都带着同样的凝重,只省下一口气的病人,身上的细胞在在极速病变和脱落死去,无菌室,也只能是拖延,却根本帮不到她。

    即使有了详细的检查,几个人也依旧不敢给出多少详细的答案,欧阳翊担忧的看着床上昏迷中的层以薰,一时间,也变的安静起来。

    “乔总,请问关于这次事故案件,您有什么想法,是不是真的是乔氏的材料出现了劣质的情况,才始这次事故的发生呢?”

    乔铭楚一出现,很明显就引起了记者的关注,他们更在意的,是这次乔氏对于这次事故的态度。

    “各位,今天是乔氏内部的董事会,不是记者会,只所以叫大家过来,也只是秉着乔氏对这件事的重视态度,大家请放心,如果是乔氏的责任,乔氏不会有任何的隐瞒,我想就算是乔氏想要欺骗大家的话,再坐的各位记者同志,恐怕也不会同意吧!所以大家请少安毋躁,乔氏这次不接受任何的采访,但大家可以为这次的会议,做现场直播!”

    乔铭楚一脸坦然的说道,他直率的态度,到是让那些记者都有犹豫了,对于乔氏原本的怀疑,似乎也变的那么不肯定起来。

    乔铭楚的这一番话,很清楚的表明了乔氏愿意公平,公正,公开这次事情的态度,这恐怕在那个企业,这么样的董事会议出现记者,这都是不可以的事情,事情一下子被推到了大太阳下,到是显然,好像乔氏也是无辜者,这次的肇事者另有其人才对。

    随着接下冷少川的出现,众人更是惊讶到了然,看来这次乔氏是真的要把事情做一个公开的处理了,连冷氏集团的总裁都来了,这件事情的两个主要责任人,是相互推卸责任呢?还是背地里为自己的敌人树立更多的障碍呢?

    本来冷氏和乔氏就充满了许多的流言菲语,这种事情一出,更是证明了乔氏和冷氏合作的不单纯性,这次乔铭楚召开董事会,更是吸引了整个C城的报社和杂志,到底乔冷两家的恩怨会到达一个什么地步,这才是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事情。

    “既然人已经到了齐了,那我们开始吧!”

    乔铭楚一声令下,冷少川坐在了他的身旁,两个集团开始为自己的公司,争取更多的利益,虽然冷少川是带来了自己的贴人秘书,可是就他们两个人,就已经首先亮出了冷氏的无辜和无责任性。

    “根据大家手上的这些资料和数据可以看得出来,冷氏在施工方面,并没有任何的出入,而且我们也为这次的事故,做了实地的考察,确实是是没有冷氏的责任。”

    这一点,在座的所有人,包括乔铭楚自己,也对冷少川提供的这些数据没有任何的异议,冷少川说的没错,从哪里看,冷氏做为施工方,都看不到责任,那显而异见,这些责任,一下子就全跑到了乔氏的身上。

    “既然大家都对于冷总提出的这些证据,没有任何的疑虑,那现在,我们看乔氏对于设计图和材料方面做出的报告,大家手上都一份详细的检测报告,大家可以先看一下。”

    随着乔铭楚的话,一群围在桌子周边的董事都开始认真的看起手上的数据来,因为这些都属于内部机密,及时这次的会议是公开性,记者也依旧是不允许看到这些的。

    “不可否认,乔氏不亏是业界的龙头,数据和材料上,即使加上理论,都无可挑剔。”

    冷少川合上自己手里的文件夹,抬起头认真的说道,脸上带着平静的钦佩,让所有人都忍不住侧目,更是无数的闪光灯,在这两个如光一样的男人身上,不停的闪显着。

    “谢谢冷总的认可,各们董事觉得怎么样?”

    乔铭楚的视线,冷冷的在在场所有人的面前扫过,更没有一丝的动摇,甚至可以说是信心满满。

    “不错,依这份数据和资料来说,乔氏对这场事故,同样没有任何的责任,而且这些材料我找人都核对过,和上面的一模一样!”

    在坐中,开始有董事抬头,一脸肯定的点了点头,因为事关他们自身的利益,所以这些在坐的董事,别看平时事不无关心,早在出事后,他们就已经开始去对乔氏所有可能承担责任的情况都去查了一翻,开始不说,他们只不过是想看乔铭楚的笑话而已。

    既然事情一下子变的双方都毫无责任,可是事故毕竟是突然间发生了,不可能会无缘无故平白发生的吧,这总应该要给那些还在外面等着答案的民工们,一个说法才对。

    “既然不是图、材料、施工的问题,那眼下,只有一个原因了。”

    冷少川深沉的说道,脸上带着不同寻常的凝重,其实这个原因对他们来说是最好的,可是对眼下来说,这个原因的证实,却是最难的,因为……

    “冷总,您是说是工人自身的原因!”

    董事中,一有人提出,就纷纷引来了侧目和争议。

    事故的一发生,他们都把事故的重点都放在了两大集团的身上,原因很简单,乔冷两家,多年来不合,对于这次的合作,在外界看来,就是两家在为对方始绊子的手段,尤其是当事故发生以后,他们多把视线都放在了两大集团的态度问题身上,而对于事故家属,他们多报有同情,全部都认为,是两个大集团相互牟利,才始事故的发生,却从来没有把事情的本质,都放在那个他们认为最无辜的人身上。

    身下,开始有记者纷纷发出异语,这种情况,是两大集团为了推卸责任,而故意商定好的,还是说事情真的是这样?

    疑问出来了,可是那些原本看好戏的记者一下子却又不敢下笔,一个个只能静观其便,看着这场董事会,继续再开下去。

    “可是眼前我们要怎么对证实这个猜想!”

    因为早在这场事故的第二天,那个因为意外事故丧生的民工就已经被火化后,安顿回家了,现在都成了一把灰了,他们再想为那个民工做尸检,恐怕都不太可能了。

    “当然可以证实!”

    乔铭楚的一句话,成功将众人所有的视线都放到乔铭楚的身上,就连一旁的冷少川也忍不住皱起了眉,他没有想到,连他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乔铭楚竟然会如此的胸有成竹,因为他也和外面的那些人一样,事故发生以后,多以为是乔铭楚暗地里故意这么做的,因为这个案件,本来就是由原本的冷氏竞标下来的,乔铭楚是最后在中间硬生生的给横插了一脚的。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乔铭楚依旧从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很快在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U盘,在众人面前晃了晃。

    “早在事故发生后,我就已经让人对死者做了详细的尸检,大家可以放心,里面有家属的同意书,我可是经过了他们的同意,才对死者的尸体动手的。”

    当着这些记者的面,乔铭楚还真怕他们乱写,别乔氏的罪名洗清了,到头来,再给他按一个违、法检验身体,这罪名,他可担不起。

    小小的U盘里,插在早就准备好的电脑上,显示出一的一张张照片和数据,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而且上面还有法医中心扣的公章,这很明显的是在说,这些证据的合法公证性。

    “怕大家不想信,我在检这件事情的时候,都带着司法中心的公证人员,大家如果对这些证明有什么疑问的话,我可以叫他出来一起做证!”

    什么?连公证处都有,这次大家都不得不佩服起乔氏做事的滴水不漏了,就连一旁的冷少川,此时也忍不住开始佩服起乔铭楚的缜密。

    难怪乔氏经历了乔连江和乔铭俊,却最后落到了这个默默无闻的乔家二少爷手里,其理由,不是不可能的。

    “这些证据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这位民工,在施工过程中,喝了酒,虽然这些酒不足以让他喝醉,但是法医的检测报告也显示出了,这位民工有心脏病,而且当天他做的可是高空作业,虽然突发的心悸不至于让他丧命,可是他自己不稳,摔下施工场,这也是别人没有想到的事情!这可以说明,对于这次的事故,乔氏不负有任何的责任,而乔氏已经将这些证据都提交给了警方,这次只不过是事先对大家做出一个承清,也是防止那些民工同志们,真的要打劫了无辜的乔氏,而且事情发展到这里,大家可以看出,乔氏和冷氏都是受害者,我们这几天的损失,都不知道要找谁去负责呢!”

    乔铭楚的一翻话,更是听得心有余悸,尤其是那几个原本民工里的代表,他们不但恐怕得不到赔偿,恐怕还要因为这次的停工,事故家属还要承担责任的。

    “乔总,您看这次的事情……”

    民工代表开始由刚刚的盛气凌人,变成了极度不安,却在乔铭楚不在意的笑意中,彻底失了方向。

    “虽然这次的事故,乔氏也是受害者,但是死者为大,而且我知道死者还有一家老小都需要照顾,乔氏已经放弃了追偿的责任,并且愿意们拿出一些抚慰金,来安抚死者的在天之灵,毕竟死才已异,大家都知道到了真相,也希望大家可以有个相互照料。”

    乔铭楚的一番话,顿时已经从一个嫌疑人变成了一个受害者,最后变成了光芒闪耀的救世主。

    那些原本想要看笑话的记者们,一个个都开始为眼前这个深明大义的乔氏总裁,投去敬佩的眼光。

    一场风波,本来被人看来最要惨淡的乔氏,一下子变成了最具权威的C城友头企业,而乔氏的股票,更是不出一个小时,不但拉回了原本的损失,竟然开始呈直线的速度上升,一时间,整个C城,都开始以有乔氏为荣。

    “总裁,欧阳少爷来了,正在为少奶奶检查。”

    见事情了结果,周瑞终于忍不住的跑了上来,对乔铭楚说道。

    俊脸瞬间冷了下去,一旁的冷少川见状,刚要上前寻问,却被乔铭楚接下来的话阻止。

    “大家很抱歉,因为一些紧急事件,暂时先要离开了,我想事情已经有了答案,大家也知道要怎么报道了吧!”

    乔铭楚这似威胁,又似玩笑的话落,没有等他们他们做出回答,已经急勿勿的向门外走去。

    “乔总怎么走了,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要慰问死者家属,这抚慰金,是不是要总裁派人去才合适。”

    人群中,还有董事提议道,现在可是提升乔氏形象的好时候,他们要乘胜追击才行,却没有想到,乔铭楚竟然在这个时候走了。

    “我看啊,还是我们派个公司高层去就好了,总裁这个样子,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这点小事,还是我们自己来吧。”

    那些个原本反对乔铭楚的董事,现在也不得不为乔氏着想,毕竟关系着他们所有人的利益,总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欲,而放弃一个这么好的机会才行。

    “少爷,您来了,欧阳少爷已经在里面了。”

    苏子谦见到乔铭楚的身影,快速的冲了过来,脸上更是松了口气,毕竟欧阳家是医界权威,层以薰现在的情况,就算最后恢复不到最处的状态,也不会太过难堪。

    “他到是够快的。”

    黑眸危险的眯起,乔铭楚的身影快速的向病房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从里面出来的欧阳翊。

    “薰薰她怎么样?”

    相对于计较欧阳翊的出现,乔铭楚更在乎的,还是层以薰的生死。

    “她需要和我回美国,做更加细致的照顾和治疗。”

    无视掉乔铭楚眼底的关心,欧阳翊刚乔铭楚挡在了门口。

    “你是想带走她?”

    早就料到的结果,再让欧阳翊出现,那事情就不是他想的好么好解决的了,而且欧阳翊的态度,也明显不是像上次那样的要祝他和层以薰幸福,这眼底里的冷漠,很明显是想要让他不性才对。

    “你觉得你有办法救她?”

    这是他的优势,有的时候,人就要好好的把握自己的优势,并且还要好好的利用,欧阳翊原本失了赢回层以薰最好的机会,可惜,上天又再次给了他一个机会,机会不会时时有,所以对于这一次,他势必要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把她交给你,带会美国,她就会有救?”

    乔铭楚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他不是不明白欧阳翊的目的,只不过十分的不甘心。

    “当然,跟在我身边,远比现在跟着你要好的多。”

    虽然这是暂时的,可是谁能防止的了日久生情,和近水楼台!

    既然他以前做的,她都能放弃,那他就要做到,她没有办法放弃自己。

    乔铭楚的黑眸,危险的眯起,两个男人势不退让,似乎谁都不打算放弃。

    “你最好能让她平安无事!”

    “当然!”

    两个人相互瞪着对方,直到一旁的苏子谦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只能忍不住打断道。

    “欧阳少爷,现在少奶奶怎么样?她身上的细胞已经开始病变了,而且有溃烂的迹象!”

    苏子谦的话,也是也们所担心的,早在他为层以薰做检查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好不容易再生的心皮肤,竟然发生了病变,这种情况很少会在植皮成功后发生,可是偏偏,现在竟然发生了,而且层以薰的意识很模糊,这样虚弱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接受任何的手术治疗。

    很快给层以薰做检查的医生也走了出来,经过长期的奔波,又直接来看层以薰,他们根本就没有休息过,所以表现的很疲惫。

    “怎么样?冰寒她有没有事!”

    见人一出来,欧阳翊便急急的冲了过去,这个动作,看着乔铭楚的眼里,顿时觉得……非常讨厌。

    “我们已经给她注射了一种很的药物,可以让她的身体,快速的恢复抵抗力,用来抵侵细菌的感染,只不过要让冷小姐完全康复,我们需要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为她做手术,并且她必须在我们所特定的无菌氧仓中,住上两个月,以确保她的身体皮肤能顺利生长,并且不被细菌感染。”

    医生用着流利的英语说着让乔铭楚越来越郁闷的话,不用想也知道,那个特定的地方,绝对不会是在中国。

    “你们是说欧阳家新研制的无菌环境,如真空一般,虽然有氧气,却没有细菌感染,这种只是医学界的一个理想治疗方法,至今还没有实施啊,难道欧阳家已经成功了吗?”

    苏子谦一脸惊奇的说道,目光看向欧阳翊有着不可思异的崇拜,这是做为一个医者,对医术的一种崇敬,只不过这种崇敬看到乔铭楚的眼里,依旧十分的讨厌。

    “没有,那只是一个实验品,根本就没有用在人的身上,你是说冰寒已经到了这么危险的地步吗?”

    一个实验品,注定了它不是辉煌的问世,就是要被彻底的毁灭,当成一文不值的垃圾,这相当于一种投资,可是层以薰要成为这种投资的筹码吗?这是不太大了一些。

    “这怎么可以,那没有其它的办法吗?”

    “没有,我们已经尽力了,冷小姐的身体太虚弱,我们也只能让她身体产生一段时间的抗生素,用来恢复体力,支持她回到美国,如果过了这一段时间的话,冷小姐恐怕活不过一个月。”

    这么严重!欧阳翊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他知道,这是一个坚难的决定,就算是把层以薰带回美国,他也没有把握能完全治好她!

    “如果她去了,让她恢复健康,需要多长时间?”

    一旁一直没有开口的乔铭楚突然间问道,却让欧阳翊很吃惊,“你真的要把冰寒送到美国?”

    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乔铭楚竟然会舍得?

    “只要身体产生抗体,手术成功的话,只需要半年,不过冷小姐还有未完成的植皮手术,我建议是一年的时间!”

    美国医生说完,目光很诚肯,乔铭楚面色沉静的点了点头,视线再次落到了欧阳翊的身上,“一定要治好她,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我给你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他会把她再接回来。

    吃惊过后,欧阳翊的脸上有些动容,但依旧很认真的迎上乔铭楚的目光,“这是你说的,一年,希望你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即使以前三年的时间都没有改变的,或许这次他可以用一年的时间,让她改变,时间总是一种最好的机会,只要有机会就好了。

    “只要能救她,一年后我会把她重新接回来!”

    他信誓旦旦,却让欧阳翊再次升起了不安全感,正是因为他太了解他们之间的感情,所以才如此在意这么认真的乔铭楚。

    “希望你还有机会!”

    掩饰掉自己心里的不安,欧阳翊转身,开始和医生做起了交流,他们要商定一个具体将层以薰带走的办法,最好是即安全,又有效。

    接下来的日子,层以薰的身体情况果然恢复的很快,只不过身体上溃烂的皮肤依旧再,只是停止了蔓延,她离不开无菌室,乔铭楚每次看她,都要穿着厚厚的无菌服,只不过从那一次,层以薰每天都会醒过来两次,虽然每次的时间都很短,有的时候都支持不到他进来,她就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你乖,一年后,我答应你,一定把你接回来!”

    乔铭楚看着面前转醒的层以薰,头上的棉纱依旧厚重,看不出样子,只留着一丝熟悉的眉眼,让他留恋。

    “我可以不走吗?”

    层以薰虚弱的声音,让乔铭楚心里一紧,握着层以薰的大手,微微收紧,却又忍不住再次放开。

    “你的身体太虚弱了,只有欧阳可以救你,你乖乖的,等你好了,我就接你回来。”

    他知道,是因为开始层以薰对欧阳翊有了亏欠,她不想欠他太多,却再次要亏欠他。

    “安安……”

    她想见安安,从在花小印嘴里知道那个事实以后,安安就成了她的一切,如同所有的母亲一样,她的心里好挂念。

    “我已经打电话给陈婶了,很快就会带安安过来,你等一下!”

    这些日子,层以薰醒来的时间并不固定,他也很少能碰到,更别说是安安,他自是知道她是记挂安安的,可是每天等安安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又昏睡了过去。

    “我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能不能听他叫我一声。”

    她虚弱的一笑,眼底里却全是美好的憧憬,乔铭楚心底一软,再次想要安慰她的时候,层以薰已经缓缓的再次昏睡了过去。

    她的身体很虚弱,每次都是话不到两句,她却不知道,今天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今天晚上,她就要飞往遥远的美国……

    PS: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小年了,哇多么美好的日子啊!宝宝今天更了一万哦,只是家里停电了,所以更晚完了,么么,爱你们,祝妹纸们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美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