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尾声005: 少儿不宜

尾声005: 少儿不宜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乔铭楚的出现,打破了这不易而来的宁静,似乎正做着的美梦,瞬间如梦出醒,安安反应过来,对上乔铭楚微怒的俊脸,一双黑亮的眼睛眨呀眨,最后又落到了层以薰的脸上。

    “阿姨!你为什么抢我爹地!”

    阿姨?

    安安稚嫩的一声惊呼,彻底让层以薰从云间跌到了地上,明明刚刚还在叫她妈咪的啊!

    “安安,你不认识妈咪了?我是妈咪呀!”

    层以薰小心的说道,握在掌心里的小手突然间抽离,安安快速向后退了一步,小脸上满是警惕。

    “你不是,我妈咪不是你这个样子的!”

    刚刚太突然,虽然声音却是和以前一样,层以薰这才想到,她现在不是冷冰寒的样子,而是以前的层以薰!

    “安安,我就是妈咪啊!不信……你可以问你的爹地!”

    终于想到了乔铭楚的作用,层以薰才算是把视线在安安的身上,移到了乔铭楚的脸上,虽然脸色依旧因为刚刚的事件不太高兴,但此时,他还是对上安安寻问的视线,淡淡的点了点头,“嗯,叫妈咪!”

    “你……你骗人!哇……”

    本以为安安会欣然的接受自己,可是没有想到,即使有乔铭楚的解释,安安竟然还是不相信她。

    “安安,你听妈咪说,不哭……”

    层以薰急忙的想要伸出手去擦安安脸上的眼泪,却没有想到,手才还没有碰到他的小脸,就被安安一巴掌拍了下来,“你这个狐狸精,学我妈咪说话,还骗我爹地,我恨你!”

    没有妈咪的孩子已经够惨了,他的爹地,竟然还给他找了一个后妈,为什么他的命,怎么就这么惨啊!

    “臭小子,你糊说八道些什么?”

    看到层以薰瞬间惨白了的脸,乔铭楚眉心瞬间不悦的皱起,一把拎起安安的衣领,俊眉一拧。

    “爹地,你是个坏蛋,你抛弃了我妈咪,还让我叫别的女人妈咪,我要告诉奶奶,你看了她的屁股,就不要我妈咪了。”

    不可否认的,乔铭楚的俊脸,被一层寒霜笼罩着,一双如钻一般的黑眸死死的盯着,直到面前的安安反应过来,吓得瑟瑟的抽着脖子,终于忍不住,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好委屈,他爹地竟然用眼神威胁他,他以后,就是一个被后妈欺负的孩子了,安安只觉得,原本爹地给他的所有美好印象,都在这一瞬间化成了泡影,他好委屈,好委屈,眼泪止不住的滴落,滴在了层以薰的手背上,冲去她刚刚听到那些话时,脸上的羞涩。

    “你吓坏他了,安安只是好久没有看到我了,你干什么要凶他。”

    层以薰一把将安安抢进了怀里,一幅老鸡护小鸡的架势,乔铭楚只觉得怀里一空,然后接受到了层以薰一个冷冷的白眼。

    “你这个坏女人,放开我,放开我。”

    安安在层以薰的怀里,不安的挣扎着,结果下一秒,便被再次拉出了层以薰的怀中。

    虽然这个女人的怀里很温暖,他很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可是想到自己的妈咪,他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像爹地一样,被美色所击倒,他要彻底维护他妈咪的权益,不能让小三横行。

    “臭小子,再糊闹,我就把你丢出去。”

    乔铭楚说着,做势便真的要把安安向外面扔,一旁的层以薰有些着急了,她还没有母子相认,又怎么会被他阻止了。

    “你干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你干什么要这么吓他!”

    责怪,深深的责怪!

    这次心里委屈的不止只是安安,还有安安他一直当做偶像的父亲!

    乔铭楚只觉得自己是被女人给抛弃了,而且还是为了他的儿子,就抛弃了他。

    层以薰根本就没有看他一眼,夺过了安安,便抱进屋里的沙发上,拿着一旁的纸巾,细心的为安安擦着眼泪。

    被安安甩掉的佣人终于追了上来,只不过刚到门口,便完全不敢再向前一步。

    “先生!”

    佣人窃窃的说道,总有一种被乌云罩顶的黑暗,尤其是碰到乔铭楚似乎要吃人的视线,再也顾不上里面还在伤心的安安,一溜烟的跑向了楼下。

    先生的眼神太吓人了,心脏不好的,恐怕会被吓死。

    “不要哭了,快擦擦眼泪。”

    本应该高兴的事情,层以薰没有想到,安安竟然会为了她以前的样子,排斥他现在的样子,她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无奈。

    “我不要你这个女人假好心,你抢了我爹地,你是个坏女人。”

    他妈咪不回来了,他终于知道他妈咪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回来看他了,原来他的爹地变心了,抛弃了他的妈咪,他妈咪好可怜,做为她的儿子,他一定要奋起反抗爹地的恶势力,和他对抗到底。

    见自己手里的纸巾被安安推开,乔铭楚刚要上前痛骂,下一秒就接受到层以薰警告的眼神。

    冷冽又狠色,不是他认识的层以薰,可是偏偏这样的层以薰却更让他痴迷,明明是被瞪了,他竟然心里还觉得暗暗高兴,竟然乖乖的停下了步子,默默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老婆,是怎么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儿子。

    “安安不要哭了,我不是什么坏女人,我真的就是你的妈咪,你听我的声音,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就是因为声音很像,所以在层以薰抱着自己,叫安安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叫了声妈咪,因为他还没有看清这个女人的长像,就被她抱住了,现在想来,安安觉得,自己原来也被这个女人吃了豆腐。

    “那又怎么样?我妈咪根本就不是你这个样子,你这个假冒我妈咪的坏人,你和他一样坏!”

    似乎乔铭楚真的伤了安安幼小的心,最后连爹地都不愿意叫了,只接指着乔铭楚,用他来称呼。

    “臭小子!”

    “你坐下,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嘛,安安只是不知道我整容的事情,你干什么要吓他。”

    凶,好凶,非常凶!

    乔铭楚第一次看到这么疾言厉色的层以薰,真的一时间被吓到了,竟然乖乖的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就是你的妈咪呢?”

    不同于对乔铭楚的冷言冷语,对于安安,层以薰总是会有百分之二十的耐心来轻哄着。

    “我妈咪会讲故事,你会吗?”

    毕竟还是一个孩子,虽然已经有了五六岁,可是孩子的天性,却怎么也变不了。

    “当然会,你是想听我以前给你讲得小金鱼还是灰姑娘,要不是白雪公主?”

    听着层以薰的回答,安安眼前一亮,但始终不可能这么就容易打发了,他和妈咪,可是有自己的小秘密的。

    看着对面两个窃窃私语的母子两人,乔铭楚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滋味,他的老婆儿子这么亲密,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些酸酸的呢?

    尤其是看着层以薰娇艳的红唇,晶亮的抿起,耳边的肌肤很白,很细腻,低下头的时候,额间会有碎发散落下来,横在她的脸上,迎着外面照进来的阳光,很明亮,温和的有些闪耀,似乎变的很美。

    “妈咪,真的是你!”

    面前的安安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间兴奋的叫了起来,一下子扑进了层以薰的怀里,一颗小脑袋,不停的在那柔软的胸前蹭啊蹭,蹭啊蹭。

    层以薰没有发现,她的领口本来开的就很宽松,刚刚他们两个情急之下,层以薰的衣服更是穿的很随意,安安这么一蹭,反而肩头滑落,层以薰没有发现,却被对面的乔铭楚盯的一片火热。

    “安安!”

    层以薰混然不知现在已经成了某人的猎物,安安的一句妈咪,已经叫到了她的心坎上,用力的环住了安安的小身子,下一秒,却怀里一空。

    “你干什么?”

    层以薰瞪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他这是又想发得什么疯,难道他们娘子团聚一下,就会这么难吗?

    “你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坏爹地。”

    离开了熟悉的怀抱,安安明显一脸的不倚,他的妈咪还没有亲他抱他,他又怎么能屈服在某人的淫、威之下。

    “想要找妈等到一会儿吃晚饭,现在爹地和妈咪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乔铭楚说着,不顾安安在自己的手上的挣扎,脱着这个小身子,一把甩出了门口。

    呯!

    被扔在地上的小人,几乎是下意识的从地毯上爬了起来,还没转身,就听到一个响亮的关门声,他竟然被他的爹地,给无情的关在了门外,他的妈咪,他的妈咪可怎么办?

    “他还是一个孩子,你这是干什么?”

    层以薰第一次觉得,乔铭楚这男人小心眼,而且是心眼小到了不行的地步,她好不容易知道了安安是自己的儿子,好不容易才能和安安说上一句话,可是他到好,直接把她儿子给扔出去了,也不知道小家伙有没有摔坏,她现在看乔铭楚,就觉得和看一个暴君没两样,准确的说,她是越看,越觉得不顺眼极了。

    层以薰生气的撇了一眼,便要侧身离开,却被乔铭楚挡在了身前。

    “知道是个孩子,就应该知道,什么是少儿不宜。”

    他才不管这是不是他儿子,打扰了他的性福生活,就别想让他手软。

    层以薰简直被他的幼稚打败了,心里又气又急。

    “你知道是少儿不宜,就少做这种少儿不宜的事情,让开,我要去看安安!”

    她担心孩子,一颗心早就随着安安被扔在了外面,至于面前的乔铭楚,她现在可是提不起一点的兴趣。

    “只不过是扔了一下,他好的很!”

    乔铭楚很不满意,这可是他的老婆,怎么允许被一个臭小子给占了呢,就算是他们的儿子,这也不行!

    “放我进去,放我进去,妈咪,我要妈咪!”

    门外,安安稚嫩不甘的声音一传来,乔铭楚眉心微皱,整张脸都沉了下去,阴郁的黑眸子,满满的不爽。

    “是安安!”

    层以薰脸上一喜,快速的向门口冲去,乔铭楚刚要拦住,只可惜,不知道是他的动作太慢了,还是层以薰太心急了,层以薰竟然就这样在自己的面前走过,然后是听到清淅的开门声,再后来……母子相认,场面格外的和谐。

    直到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门口消失,似乎站在门内的乔铭楚才如梦初醒,抬头间,只看到一脸不安的佣人,站在门外,看着自己。

    “什么事?”

    愤怒加着没有泄露完的欲、火,变的格外的阴悸,佣人只觉得迎面被一阵冷风吹过,差一点顺着身后的楼梯扶手,就这样翻过去。

    “早饭已经准备好了,请先生下去用餐。”

    即使有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可是做为乔家的佣人,此时她也不得不发挥这舍已为人的精神,将自己的话,向乔铭楚表达完整,听着门内的男人冷嗯一声,似乎太像是松了口气,不等乔铭楚的吩咐,转身拨腿消失在门口。

    呯!

    一脚踹在了身旁的茶几上,上面瓷杯碰撞的声音变的格外的清淅,清楚的惊动了楼下的两个人,安安抬着一张小脸,担心的看着二楼的方向,“妈咪,爹地会不会冲下来打我。”

    他好怕爹地,以前他总是希望爹地能多陪自己一会儿,会经常回来,可是后来,他有了妈咪以后,他发现了爹地一些很不好的缺点。

    脾气不好,爱凶人,样子很可怕,最最重要的是,不让他亲近妈咪。

    层以薰同样担忧的看了一眼二楼的方向,这才发现,似乎自已刚刚真的有些冷落他了,她们才刚刚团聚,她却只顾着了安安,他有些情绪也是正常的,是不是晚上,自己真的应该向他认错,好好的哄哄他了?

    “没事的,有妈咪在,爹地是不会打人的。”

    “可是……为什么爹地要生气?”

    而且还不让他抱自己的妈咪,他真的很想待在自己妈咪的怀里,和其它小朋友一样。

    “呃……”层以薰有一瞬间的迟疑,“他年纪大了,到更年期了吧!”最后她选择了胡说八道。

    “妈咪,什么是更年期?”

    安安不懂!抬着一张小脸,很认真的看着层以薰,等着她的回答。

    “更年期就是……”很难,她有些回答不上来。

    “是不是爹地年纪大了就会这样子。”

    安安很单纯的说道,层以薰只觉得大脑一亮,快速的点了点头,“对对对,你爹地就是年纪大了,所以才会乱发脾气,我们不理他,他一会儿就好了。”

    安安听得似懂非懂,反正这些对他都不太重要,只要妈咪在他的身边就好,其它都无所谓啦!

    抬头见,竟然发现乔铭楚就站在她们身后的楼梯口,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他的黑眸很亮,像是深深的漩涡,只一眼,就会把人吸进去一样。

    层以薰不知道是心虚,还是什么,随着乔铭楚的靠近,她竟然没出惜的将头埋进了胸里,心里默念,听不到,听不到,刚刚的话,他什么都听不到。

    “怎么还坐在哪里,不过来吃饭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乔铭楚的身影竟然已经走在了餐桌上,声音凉凉的在身后传来,层以薰只觉得脊背都在瞬间变成了僵直。

    “妈咪,我们去吃饭吧!”

    安安的一颗心都放在了层以薰身上,哪里还注意到乔铭楚的样子,拉着层以薰在饭桌旁坐下,欢快的将一双筷子,递到了层以薰面前。

    “妈咪,喂我吃饭!”

    幼儿园的小朋友说了,他们的妈咪都是这么喂他吃饭的,他一直很期待,所以第一顿饭,他已经忍不住了。

    “不许!自己吃!”

    层以薰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乔铭楚的声音传来,本来就觉得自己冷落了他,刚刚她又说了他的坏话,本能的,层以薰有些心虚,而且她也觉得,安安已经六岁了,是应该自己独立生活的时候了,她虽然觉得缺憾,但也不能真的太纵容了他。

    “安安已经六岁了,应该自己吃饭才对,妈咪坐在旁边,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层以薰还是选择了拒绝,虽然安安很不满,但想到妈咪回来第一天,他不能这么快就吓跑她,要不然,她又向以前一样,不回来怎么办?

    乖乖的点了点头,竟然真拿起一旁的小筷子,开始独自吃了起来。

    看着安安吃的很香的样子,层以薰觉得很满足,刚要低下头吃饭的时候,一双筷子却送到了自己的面前。

    乔铭楚看着层以薰吃惊的眸子,一派坦然,腥红的唇瓣里淡淡的吐出了几个字,“喂我吃饭!”

    “爹地你耍懒,明明不让妈咪为我吃,可你自己却让妈咪喂!”

    一旁耳尖的安安一下子就听到了,顿时心里无限的小委屈全都溢了上来,愤愤的瞪着面前的乔铭楚,嘴里的饭塞满了一嘴。

    “爹地年纪大了,手脚不好使了,当然要让妈咪,安安你这么年轻,当然要自己动手。”

    他说的好脸不红气不喘啊,怎么会有人脸皮厚成这样,但层以薰知道,他这是在报复自己,刚刚说他更年期的事情吗?果然刚刚的话,他还是听到了。

    “爹地你……”

    安安气的小脸涨红,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转,他才六岁,当然年轻的很,就因为他年轻,所以妈咪才不能喂他吃饭。

    “你太过份了。”

    看着安安一脸委屈的样子,层以薰心里一酸,十分的心疼。

    他一个三十来岁的大男人了,怎么能跟个孩子斤斤计较,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男人小气的可以。

    “哪里过份,年纪大的人,不都是需要人照顾的吗?再说你是我老婆,照顾我应当应份的。”

    相对于层以薰的心疼,看着安安吃憋的样子,乔铭楚却顿时觉得心情大好,想和他抢老婆,这臭小子还真是太嫩了点。

    “你……”

    层以薰有些动怒,耍无赖的本事,他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了,和一个孩子这么计较,亏他还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了。

    “你老婆照顾你是应该的,那要是不是你老婆呢!”

    层以薰生气了,她可是个有脾气的人,平时怎么欺负她就算了,竟然连她的儿子都不放过,层以薰的宗旨一向是,欺负她可以,欺负他在乎的人,就不行。

    乔铭楚也被层以薰这话给惊到了,瞪着一双黑眸,沉声吼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字面上的意思,你要是觉得我不照顾你的话,那我们离婚好了。”

    说着,层以薰抱起一旁的安安,快步的向楼上的方向走去。

    原本应该是幸福的早餐,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搞的分外的冷清,原本还在赌气的男人此时满脸的阴悸,一双黑眸死死的盯着身影消失的楼梯口,表情却是惊人的恐怖。

    “该死的,你再说一遍!”

    乒乒乓乓,一桌子丰盛的早餐,被尽数扫到了地上,乔铭楚拿起一旁散落的外套,大步的向门外走去。

    原本就只是一句气话,层以薰也知道自己是说的有些过份了,等她安抚好了安安再下楼时,楼下哪里还有乔铭楚的身影,无奈,她只能折回楼上,和安安玩了一天。

    她这才知道,原来当年安安的手术不但没有失败,反而很成功,只不过手术过后,他就被苏子谦送来了W城,直到今天早上,苏子谦告诉他爹地和妈咪回来了,他才迫不及待的从W城的另一所住处,跑到了这里,而让层以薰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她以为走失了的江江,竟然也和安安住在一起。

    晚上层以薰将安安哄睡着后,才慢慢的退出了房间,想到了自己另一个长在身边的儿子江江,她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和乔铭楚谈谈。

    窗外的夜色很静,乔铭楚出去了一天,竟然都还没有回来,可以看出,这次是被她气得不轻。

    层以薰折回了自己的房间,伸出的手臂还没有碰到墙上的开关,便被一只大手扯了进去,随即一个带着微怒的薄唇,夹杂着一丝的酒香,瞬间扑鼻而来,将她重重的压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