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尾声010: 老婆,你真漂亮

尾声010: 老婆,你真漂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嗯……别闹!”

    层以薰双手放在胸前,忍不住推拒道!

    这还是在他的公司里,要是有人突然间进来,那她怎么办?

    “没有我的允许,他们没人敢进来的。”

    乔铭楚说着,已经低下头,准确的找到层以薰的红唇,重重的印了上去。

    火热的大掌,带着情、欲的味道,紧切的追了上来,温润细滑。

    啃、咬、吸、吮!

    层以薰以为自己的唇都要滴血了一般,唇上带着火热的刺痛,有些缠绵的味道,味道似乎是出奇的好,引得身上的乔铭楚身体更重的压了下来,大手从后背顺至腰间,缓缓的扶了上来。

    唇上的刺痛,带着一丝酥麻,却像是电流一般,快速的溢进自己的身体,流向自己的四肢百骸,层以薰忍不住轻吟出声,樱唇刚刚开启,长舌便趁着缝隙,快速的窜了进来,勾起自己的丁香小舌,重重的吸、吮着,放在腰间的双手收紧后忍不住再次收紧,如暴风雨一般,瞬间席卷了她整个口腔,细细滑滑的津液,带着一丝暖暖的温度,味道出奇的甜美,引得身上的乔铭楚动、情的更加用力探入。

    大手从后背滑上了身前,快速的扣住傲人的柔、软,红唇离开层以薰的樱唇,带出一丝晶莹的银丝,暧、昧的散在嘴边。

    “别……会,会有人!”

    层以薰喘着粗气,身体陷在沙发里,格外的绵软。

    被他一个吻,搞的面红心跳,本来就已经疲惫的身体,竟然在他的一记湿吻下,再次有了感觉,温温热热的湿润,快速在自己的身下蔓延开来,抬起头,目光却正好对上乔铭楚火热的视线,原本灼热的脸上,再次变的火热一片。

    “别闹了,我还好累!”

    本就知道,小别胜新婚,只不过是离开的太久,他这两天有些动情而已,虽然欣喜,但也不得不提醒他要节制,毕竟她这次来,不是为了和他亲热的。

    “这两天辛苦你了。”

    似乎乔铭楚说出的这话,让层以薰很吃惊,忍不住抬起头,目光吃惊的对上他深情的视线,下一秒,看着他俯身亲吻住自己冰冷的脸颊。

    有些软,很轻,带着无限的缱眷,轻轻悠悠的在自己脸上散开,像是跌入湖中的小石子,这一次乔铭楚很轻,却显得格外的珍爱,从脸颊到额头,缓缓的顺着她的高蜓的鼻梁向下,轻轻的印在那双被亲吻的十分饱满的红唇上。

    “不要了……”

    层以薰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她都说了自己累了,可是乔铭楚似乎却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

    大手抓住她一双不安份的小手背在身后,声音有些暗哑。

    “不动你,就亲一下好吗?”

    乔铭楚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委屈,感觉到他身下动、情的欲、望,层以薰突然觉得有些心软。

    她可以对讨厌自己的人狠,却偏偏受不了一丝的祈求,乔铭楚的样子,你已经明显的播动了她心底里最绵软的地方,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要怎么拒绝他。

    屋以薰的迟疑,却让身上的男人眼前一亮,见她没有反对,胆子一下子大了起来,身下的大手,直接顺着她衣服下摆的缝隙探了进来,快速的跑到了胸前,隔着胸衣,快速的覆了上去,大手用力的捏了一把。

    “嗯!”

    层以薰瞪大了双眼,忍不住瞪向身上的男人,却看着乔铭楚勾唇一笑,似乎俊脸上带着万种风情,迷瞎了人的双眼。

    “摸一下,我什么都不做!”

    乔铭楚淡淡一声,顿时把层以薰心底里刚刚所有的哀怨,全部都给压了下去。

    刚刚还是亲一下,现在就是摸一下,那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总该放过她了吧!

    “快起来,被人看到了像什么样子,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层以薰忍不住扭着身子,想要起身,可是身影还没有动,就被乔铭楚一把拉了起来,身影一转,便被他挤开了大腿,跨坐在他的身上,脸面对着他,感觉到身下坚硬的某处正嚣张的抵着她的水嫩之地,即使隔着裤子,层以薰似乎也感觉到了来自他身下的灼热,顿时一张小脸胀红一片,像是在滴着血。

    “你……”

    “想问什么,快问吧,这样说还方便一些。”

    似乎知道了层以薰心底的愤怒,见她真的要动气,顿时变的一脸严肃起来,一把抱进了层以薰的身子,漆黑的眸子瞪着她,灼灼发亮。

    “江江是不是在你那里?我很想他,你带他来见我!”

    层以薰忘不了,在安安之后,那个被她一手带大的儿子,似乎现在妈咪都会叫的不那么清淅,却让层以薰时时刻刻的牵挂,看到了安安,让她忍不住想到了江江,手心手背都是肉,同样都是她的儿子,唯一让她遗憾的是,这两个孩子,都不是在她肚子里面生出来的。

    乔铭楚原因好看的眉心,瞬间拧紧,一个安安就已经让他这么烦燥了,想和老婆亲热都不行,那再来一个,或者是两个,那她不会只想着宝宝更不关心他了?

    不安的因子,在乔铭楚的心底快速的闪动着,一双黑眸忍不住抬起,打量着面前的那张小脸,似乎陷入了困境。

    “怎么?江江没在你哪里吗?你没有接他吗?那他人呢?江江会不会有危险?”

    被乔铭楚的目光盯着,层以薰忍不住害怕起来,乔铭楚的沉默,下意识的被层以薰认为,是江江遇到了某种危险。

    见层以薰着急的样子,乔铭楚十分的不忍,一把将她按在了怀里,对着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狠狠的印了一口。

    “他没有危险,我不会允许你们有危险,他被我暂时养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想见儿子的话,你先答应我几个条件!”

    又是条件,乔铭楚为自己的终身性福,可谓是想着铺了一路的红毯,只是他刚说完,就看着对面的女人一脸怔愣的盯着自己看,似乎知道了层以薰会妥协一般,乔铭楚的嘴角刚刚绽开一抹得逞的笑意,下一秒,一个温软的小手袭来,一巴掌,尽数盖在了他的脸上。

    啪!

    不疼,却在安静的办公室内,显得格外的脆生,甚至是听着很痛快。

    “亏你想得出来,拿自己的儿子谈条件,从今天起,我们就分房睡,既然你这么喜欢自己一个人养儿子,那你就养个够好了,我会让佣人把书房收拾出来,一天看不到我儿子,你就一天别想回房间!”

    说完,也不知道层以薰是在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把将面前的乔铭楚推开,不顾他的钳制,身体快速的向后一退,黑眸一瞪,转身便离开人了办公室。

    “老婆……”

    “呯!”

    乔铭楚内心所有的心思,都在这一瞬间,被突然紧闭的门板拍了回来,他快速的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追了出去,只可惜,他冲出去的时候,却正好看着缓缓关闭的电梯门,载着他亲爱的老婆离开。

    “薰薰,薰薰!”

    乔铭楚冲过去,不顾身后一群目瞪口呆的秘书,用力的拍着冰冷的电梯门,可惜回应他的,依旧是掌心的冰冷。

    他是知道层以薰的脾气的,有的时候,可以忍,你可以对她逆来顺受,可是当她想要反抗时,你就算拿个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她也依旧是不会妥协,而刚刚层以薰的态度,已经让他明显的嗅到了一点,‘今天晚上的书房,他是睡定了。’

    即使是再过用力,到最后下沉的电梯,还是回不来了。

    “谁让电梯走的,给我停下!”

    一声爆吼,身后原本还打算看热闹的一群人,顿时吓得苍白了脸,还是周瑞反应过来,快速给监控室打了电话。

    “总裁,夫人的电梯停在了18楼,您……”

    周瑞的话还没有说完,乔铭楚已经从旁边的楼梯上冲了下去,周瑞的话被挡在了半空中,嘴角有些踌躇,要知道这里可是37楼啊,他本来想要说,让他坐员工电梯下去的,只是乔铭楚太心急了,他还没说完,他人已经冲了下去。

    层以薰气冲冲的坐进电梯,按了1楼键,看着缓缓合上的电梯门将追出来的乔铭楚阻在了门外,心里突然有一种痛快的感觉,好像是报复后的块感,她不得不承认,其实她也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奇女子……

    电榜到了18楼,却突然间停了下来,层以薰一怔,按了电梯内的紧急按钮,竟然没有开门。

    “什么破公司,电梯都出故障!”

    连总裁专属电梯都会这么次,这公司也太渣了点吧!

    层以薰正在电梯内,等着人来救她,可是没想到,等电梯恢复正常,继续向1楼的下降时,打开电梯门,看到的不是宽阔的大厅,竟然是满目的红色,深红深红,红的像是烈焰里的蝴蝶,跳跃着撞进了她的眼底。

    “老婆,原谅我好不好!”

    层以薰看着面前抱着一大束红玫瑰的乔铭楚,那花束大的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吞了,他就这样站在自己的眼前,身后缓缓的向下,向下,直到单漆跪在自己的面前,捧着一大速的玫瑰,身后金碧辉煌的大厅内,镶着金色地砖的地上,摆放着成堆的红玫瑰,将满满的一个大厅摆满,是一个心形的形状。

    满目的红色,如火焰一般的娇艳,层以薰觉得连眼睛都刺痛了,她没有看到这么多的玫瑰,除了在电视上,她以为他们已经是夫妻,不需要这种不实际的浪漫,只不过天下女人,有谁不爱。

    当满眼的红色,这样大咧咧的撞进自己的眼底,她却有一种心跳加的不知所措感。

    似激动,似紧张,更像是……幸福!

    “老婆,别生我的气了,是我不好,再也不向你提条件了!”

    他在自己公司,一旁就是他手下的员工,他都给她跪下了,可见自己是多么的有诚意和她道歉。

    可是层以薰的眼底,只是闪过一瞬间的惊艳,很快,眸色变的很深,沉沉的看着他,竟然让他变的更加不安起来,难道他这么放下身段,都不可以让她原谅自己吗?

    “你起来吧!”

    层以薰轻轻的说道,表情却是极度的平静,平静到淡然,让乔铭楚心底里咯噔一声,一把放开手里的花,站起身将层以薰抱进怀里,像是怕她会随时跑掉一样。

    “老婆,我知道错了,不要生气了好不好,大不了,以后你想和儿子待多久,就待多久,别赶我去书房睡!”

    他真不想去睡书房,还记得那一年,他惹了她,住了好几久的书房,真的是住怕了,尤其是书房的冰冷,让他觉得自己又像小时候一样,是被遗弃的孩子,只可惜,现在要遗弃他的,是自己的老婆,他有书房恐惧症,再也不要住书房了。

    层以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话太让自己心疼了,还是他的声音太过伤感了,她竟然神奇一般的点了点头,让面前的乔铭楚很欣喜,忍不住再次紧紧的将她带入到自己的怀里。

    耳边似乎有羡慕的惊呼声,层以薰都没有去在意,只要自己觉得幸福就好,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都没有办法去阻止,她只想拥有此刻的温暖,那一瞬间,却很真实的幸福。

    傍晚的时候,乔铭楚下班后,还是接回了安安,小家伙很委屈,抱着层以薰不放手,连晚饭,都要层以薰喂自己才罢休。

    似乎有了妈咪的孩子,也变的嚣张了不少,也不会再窃窃的看着乔铭楚,对于他的话,惟命是从了,反而是被乔铭楚凶了后,他会第一时间跑到层以薰的面前,和自己的妈告状,述说自己的委屈。

    层以薰虽然很心疼,但也知道自己不能太过溺爱了,今天虽然和乔铭楚只是一个小插曲,但是时间长了,她要是总是忽略到乔铭楚的话,他们以后还是会有矛盾的,有的时候,夫妻之间不光是只要在一起就好,他们要在一起,互相相爱,互相体谅才对。

    这次层以薰没有纵容安安的死缠烂打,还在十点的时候,给安安洗了澡讲了故事后退出了房间,回到了他们的卧室。

    乔铭楚没有想到层以薰会在十点的时候回来,顿时眼前一亮,本来他是准备,自己独守半夜空房的。

    “睡了?”

    乔铭楚上前,迫不及待的问道,谁知道手还没有碰上层以薰的腰,身影便转了过来。

    “还没,佣人在照顾他。”

    层以薰一边说着,一边在衣柜中拿出自己洗澡要换洗的衣服,下一秒,却被一只大和给拉扯住,视线有些不确定的看了过去,眼中透着不解。

    “今晚你要和他一起睡?不行,我不同意。”

    本来他是做好了半夜的准备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连半夜的机会都没有给他,这不是摆明了要让他独守空房吗?他这儿子,简直就是上天派来折磨他的,亏他觉得小时候对他不好,想着要怎么补偿,可是现在乔铭楚觉得,需要补偿的是自己才对。

    “你在说什么,我只是拿衣服去洗澡而已。”

    层以薰先是一惊,然后听清楚乔铭楚的话后,终于忍不住轻笑了出来,真不知道她是应该亏这样男人是太爱自己呢,还是他才敏感了。

    “那洗完澡呢?你还会过去吗?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这边!”

    乔铭楚觉得,自己现在委屈的就是一个小媳妇,连和自己的老婆睡觉,他都睡的这么的不容易。

    “你想什么呢,我洗澡当然是睡觉啊,不是说好了吗,十点!”

    层以薰有些好气又好笑的说道,她怎么觉得,现在的乔铭楚就像是一个孩子,粘人的可以,可是偏偏,她好像有些享受这些粘人,让她有着清楚的存在感。

    “十点?”

    “十点!”

    两人一个不确定的问,一个肯定回答,终于乔铭楚的脸上绽开了一抹孩子般的笑意,大手松开,催着层以薰进了浴室。

    “老婆你先去洗澡,今天你太辛苦了,一会儿我给你好好按摩按摩。”

    也不知道这按摩的意思,总之是被乔铭楚迫不及待的推进了浴室里,层以薰有些反应不过来,到进了浴室的时候,还有些头晕晕的。

    果然当层以薰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乔铭楚让她镇惊了,床头上摆了一小箱的精油和香料,大床上被撒了满满一床的玫瑰花瓣,有些还人掉到了地毯上,嫩黄的床单,配上整床的红玫瑰,在明亮的灯光照耀下,似乎照得花瓣出奇的娇艳,就连站在一床边,一脸含羞带窃的男人,似乎都美的那么不真实,秀色可餐。

    “老婆,你过来!”

    乔铭楚向层以薰招了招手,脸上笑的有些羞涩,层以薰确像是着了魔一般真的就这样缓缓的走了过去。

    “你这是干什么?”

    下午不是送过那么多花了吗?她都没舍得扔,全被她拉了回来,放进了客厅内,现在满客厅都是玫瑰花的香味,整个屋子都显得热闹多了。

    “按摩啊!”

    乔铭楚一脸理直气状的说道,那嘴角上含得笑意,却让层以薰觉得,这好像不是按摩这么简单吧!

    “没关系,我明天可以自己去美容院的。”

    她有些不敢相信他的意图,试着想要去阻止,却被乔铭楚一把拉住了衣角,顺势大手滑到了她的衣领口。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的老婆,可不是能随便让人看的。”

    乔铭楚一边说着,一边正色的开始脱起了层以薰身上的裕袍,这此她真有些头疼了,与其让他这样脱光自己,她还真有一种,情愿让美容院的那些女人看来得舒服些。

    “我自己来吧!”

    层以薰说着,试图想要扯开乔铭楚的大手,却被他一下子拉了下来,脸上有些微怒的说道,“我就想伺候自己老婆怎么了,不许自己动手!”

    “呵呵,你这样,不怕惯坏我!”层以薰打着哈哈,企图让他的眼神,别看着这么淫、荡。

    “我愿意,自己老婆,我想怎么惯都可以,网上不是说,把老婆惯坏了,以后别的男人都忍受不了嘛!”那不正好入了他的怀。

    “那你就不怕,把我惯的,自己都不想要了!”

    层以薰白了一眼,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这家伙,平时都在搞什么,到是一幅什么都知道的样子,果然是腹黑久了,人已经变的麻木了。

    “瞎说,我一直都是要你要不够的!”

    说着,乔铭楚还特别映景的脸色一红,视线落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那个男人最腹黑,最流氓,层以薰觉得,乔铭楚这家伙,一定可以申请吉尼斯记录了,世界男一号都非他莫属,演戏演的滴水不漏。

    “老婆,你真漂亮!”

    寻着乔铭楚的视线,层以薰这才发现,原本身上的睡袍已经被脱下,落在了地上,身上只着了一身红色内衣的她,此时正完整的迎进了他的眼底。

    雪白如玉的肌肤,散发着牛奶的光泽,身上飘散着,淡淡的沐浴乳的味道,很熟悉,却格外的美妙!

    她今天也格外的映景,身上的红色内衣衬着那一床的红玫瑰花瓣,阳光照在她的身上,美的让人眩目。

    她的身材还是一如继往的好,长期坚持练瑜伽的她,小肚上平坦的看不到一丝的赘肉,小巧的肚气眼,肌肤细腻红润,在他火热视线下,更是绯红起来。

    “不是要按摩吗?那快点吧!”

    层以薰被他盯的有些不自然,那炙热的黑眸,似乎狠不能将她一口吞进肚子里一样,让她快的低下头,身影凌乱的趴在了大床上。

    铺满玫瑰花瓣的床上,有些微微的凉意,身子一上去,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似乎起了一层小巧的疙瘩,身后一凉,涂满精油的大手,轻轻的扶在她的后背上,有些细腻的丝滑,掌心中的热度,在他一下又一下的抚摸中,慢慢在自己的脊柱上扩散开来。

    PS:终于赶在12点之前,把六千更上来了,艾玛,后面的旖、旎之夜,宝宝真的不敢写了,好羞涩,脸红红的,烫烫的,捂脸,不给宝宝奖励,立马给他弄欲、求不满了!哼哼……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