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总裁的娇宠 > 大结局2: 我好疼

大结局2: 我好疼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冷少川!”

    层以薰看着卧室门口站着的身影,不可否认自己脸上的吃惊,就连下意识的叫出冷少川的名字,也是后知后觉。

    “薰薰!”

    似乎冷少川的脸上,也充满了意外,没有注意到,更意外的是,两个许久不见的人,见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相见。

    一时间,房间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对于层以薰脸上的局促不安,冷少川只是在眼底快速闪过一丝的流光,很快就遮了下去,身影刚要上前,却听到身后传来女人娇魅的声音,“找到了吗?就在客厅电视下面的第二个柜子里,帮我拿蓝色的那一款。”

    花小印的话音刚落,身影也紧跟着走了出来,站在冷少川的身旁,对着客厅内站着的层以薰,轻松的说道,“薰薰,能麻烦你帮我拿下衣服吗?就在你身后的柜子下面,真对不起,你来了还没来得及跟你介绍少川!”

    似乎花小印对于三个人之间,她理所当然的,成了冷少川背后的女人,那样的直接的话,却让层以薰脸上一热,顿时更加的窘迫起来。

    难道她忘记了吗?她们曾经都在层氏工作,难道她不记得了?冷少川曾经是她最讨厌的一个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突然间变了,是这几年他们之间太生熟了吗?所以沦落到,需要她去介绍的地步。

    层以薰没有回答,身体僵硬的转过身,走向花小印所说的柜子,轻轻的拉开,里面竟然是满柜子叠好的内衣裤,各种颜色,一下子,让她愣在了当场,大脑忘记了反映。

    “麻烦你,帮我拿蓝色的那款,我没穿衣服,有些不太方便。”

    花小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却混然忘记了,她刚刚给自己开门的时候就只围了一条浴巾,现在却变成了不方便。

    深吸了口气,层以薰抓起眼前的蓝色蕾丝内衣,大步走了过去,路过冷少川的声音,不可她刻意忽略了他眼底的深沉,将烫手的东西一递,层以薰有一种被脏东西污了的恶心感。

    “谢谢,我换好了,马上回来!”

    “不用了!”层以薰正色道,视线看向一脸疑惑的花小印,却是无比的平静,“我还有事情,一会儿还要去接儿子,来这里是想和你专程说一声,今天恐怕不能一起吃饭了,看来还是改天吧!”

    层以薰目不斜视,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一旁冷少川的表情,不过不用想也应该知道,她当着他的面拒绝了他的女人,他应该恨死自己才对。

    层以薰说完,便不顾花小印脸上的尴尬,转身便要离开。

    刚刚迈出步子的胳膊,被一个结实的大手拉住,死死的扣住层以薰的小臂,力气大的,抓的有些疼痛。

    “冷先生有事吗?”

    平静的视线,对上冷少川一脸的隐忍,只看到冷千川没有回答,她试着挣脱,却挣不开冷少川的力气,不想在花小印面前失了身份,只能佯装镇定的说道。

    “薰薰你别误会,少川只是想让我送你一下而已。”

    见冷少川依旧冷着一脸,没有回答,花小印心底一沉,忍不住走了上来,脸上的笑意多了几分的勉强和不安,完全忘记了自己此时身上只着了一条浴巾,有多么不‘方便’。

    见冷少川依旧没有松手的意思,一双黑眸死死的盯着层以薰,花小印心里一急,便想要过去拉开冷少川的胳膊,小手还没有碰到手腕,便被一记阴冷的视线给冷了下来。

    “我们谈谈!”

    冷少川的声音很淡,却压抑不住喉低的轻颤,话是对层以薰说的,并没有在意花小印瞬间惨白的小脸,拉着层以薰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因为太过突然,层以薰有些脚步不稳,手里还未曾来得急接过的衣服掉到了地上,却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蓝色的胸衣衬着灰色的地毯,越加显得娇艳迷人起来,花小印脸色白了白,红嫩的唇瓣微微开启,脚步有些凌乱的跟了上去。

    “少川,薰薰她还有事,她……”

    花小印的话还没说完,便再次被冷少川的一个眼神给制止住,眼底的担忧和慌乱太过明显,即使层以薰刻意的想要去忽略,也不得不在这一刻,有些心疼起花小印来。

    守护了多年的感情,却不抵一个相见,到底是感情太淡,还是执念太深?

    “小印,我要单独和薰薰谈谈,你可以出去一下,这里不需要你的照顾!”

    冷少川的声音很冷,可是再冷都不及他一个默然的眼神,冰冷了她的心底,打消了她所有的幻想,甚至说,他连一个做为情人的权利都没有给自己,那么冰冷,一瞬间,花小印只觉得,她这七年的感情,到底算是什么?

    “少川,我……”

    她不甘心,可是即使自己再想装傻,厚脸皮的想要留下,都抵不过冷少川眼底的决然。

    “我希望你能听懂我话里的意思!”

    “我……我知道了!”

    她懂,她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懂他的话,甚至说,她一直都很懂,却从来都不想承认而已,可是不想承认又怎么,他连做楚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脚下的步子,似乎变的格外的不真实,花小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的卧室,又是怎么换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对不起,我觉得我们没有谈的必要,我先走了。”

    层以薰见转身进了卧室的花小印,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说实话,从冷少川出现在自己视线的那一刹那,层以薰就觉得自己好傻,她就应该知道,花小印对冷少川的感情,她不是应该早就知道了吗?为什么还傻傻的以为,事隔多年,她们可以恢复到姐妹深情。

    原来失去过的东西,是永远都回不去了,即使她拼命的去挽留,终于抵不过一颗人心的善变。

    层以薰想走,可是冷少川却并不打算放过她,扣住她手腕的大手,始终没有松开,不论她怎么表明自己拒绝的态度。

    “坐下!”

    “你凭什么命令我?你以为谁都要听你的吗?”

    说着,层以薰暗暗使力,虽然结果都是一样,她依旧没有办法挣脱。

    冷少川的眉心,不自觉的轻皱,层以薰说的没错,不是所有人都是花小印,可以对他的话,当做圣旨,惟命是从,层以薰不会,所以一直以来,层以薰是层以薰,花小印却永远都变成层以薰。

    换好衣服的花小印走了出来,眼中含着眼泪,深深的看向沙发处的冷少川,只不过回应她的是一片冷漠,从始至终,除了开门的那一刹那,冷少川的视线,还是一直停在层以薰的身上。

    花小印是冲出房间的,层以薰看出她眼底的泪水,想要安慰,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想到两个人现在之间的关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花小印生气离开。

    被摔得格外响亮的门板,似乎带着花小印心底里疯狂的委屈,层以薰有些不忍,却不得不让自己选择无视,但还是忍不住看向冷少川的身影。

    “你太过份了,小印她那么喜欢你,跟在你身边这么久,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你还是人吗?你这种人,怎么就不会受伤,怎么不怕有报应。”

    层以薰说完,看着冷少川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回答,似乎她除了这一句的抱怨,便再也说不出其它的东西。

    “你说完了吗?”

    冷少川淡淡的语气中,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相反,层以薰在他的眼底,但到了隐忍的笑意,顿时一怔,似乎有些意外,被冷少川这样一说,一时间,她竟然忘记自己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只能无言以对。

    “说完了就坐下吧,我们好好谈谈!”

    手臂一用力,没有等到层以薰的回答,就已经被甩到了沙发上。

    被人这样甩到了沙发上,层以薰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愤怒,硬生生的便要起身,却在看到冷少川扑过来的身影时,整个人一僵,一下子忘记了反应,竟然硬生生的被扑倒往后摔去,身子陷进柔软的沙发内,鼻间却是一股陌生的沐浴乳的味道。

    “难道乔铭楚没有告诉你,你越是反抗,就越会增加男人的征服欲吗?”

    冷少川的声音,冷冷的在头顶上传来,层以薰抬起头,暗暗压下自己心底里的那一抹羞涩,大声吼道,“冷少川你想干什么?我可是有夫之妇。”

    层以薰的话落,就看到头顶上的男人笑了开来,虽然依旧很冷,但眼角上的笑意,却是藏不住。

    “没想到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长大,你觉得一个男人如果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话,还会在乎她是不是已经嫁人了吗?更何况……”

    “什么?”

    “早在五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了你嫁人的事情,而且好像他还不能人道……”

    虽然这个传言事实证明还是假的,但冷少川不能否认,当初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他是不会让层以薰嫁给乔铭楚,却没有想到,原来传言真的是不可信的,就算是自己亲戚的话,也一样。

    层以薰脸色一红,眼底闪过一丝的慌乱,看着头顶快速压下来的俊脸,一时间慌了起来。

    “冷少川不许你碰我,我不管你在乎不在乎,可是我不喜欢你。”

    喜欢他的,是花小印,他应该却在乎的人也应该是花小印,她已经不想再纠缠在他们两个人之间,虽然对于当年层氏的事情,她依旧耿耿于怀,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心底里的那一抹仇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也冲散了许多,不在向当年那样的盛气凌人,现在的她,只想过着平静而简单的生活,和所有的夫妻一样,会打闹,会欢笑。

    “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让人听了很厌恶。”

    冷少川的眸底,不可否认的闪过一丝的愤怒,多年来的伪装也在一瞬间露出了破绽,在他以为夺了层氏,就会将她也占为已有的时候,往往实事给他的打击,永远都是那么真切,他还忘不了,她怀着其它男人孩子时的样子,虽然那个孩子最终没有到这个世界上来,但事实证明,他想拥有的女人,其实是早就躺在了别的男人怀里。

    冷少川眼中,快速变成了腥红,扣住层以薰肩膀的大手,瞬间收紧,死死的盯着身下女人,下一秒,身子恨恨的压了下去。

    霸道强硬的气息,陌生的让人颤抖,层以薰下意识的伸出双手推拒,一双小手碰到冷少川结实火热的胸膛,下一秒惊的缩了回来,却没有想到,却让身上男人趁势,将自己狠狠的压住,红唇被占,火热的长舌,带着急切,直直闯入。

    冷少川的吻和乔铭楚的不同,没有小心翼翼,也少了那一丝的心疼,有的只有强烈的占有,似乎是要禁锢身下的身体,层以薰退无可退,感觉到身上却来却重的呼吸,心底里的不安,在极速的涨了起来。

    “不要唔……”

    所有的抗拒,却成了赤、裸裸的占有,很快就感觉到口中弥漫开来的血腥味,带着一丝腥甜,在两个人的唇齿间散开,她推拒的双手被人返剪入身后,大手扣住层以薰的腰肢,将她用力的带入自己的怀中,另一只大手,用力的覆在了自己胸前。

    陌生的感觉,一股恐惧在层以薰心底里蔓延开来,惊恐的瞪大了双眼,看着身上似乎一脸沉醉的俊颜,在她忍不住要咬下去的时候,房间的房门突然间被人打开,然后是身上一轻,下一秒便传来了清脆的玻璃碎裂声。

    冷少川被打倒在桌,身影扑向了身后的茶几,带下了上面的一盘玻璃杯。

    乒乒乓乓,哗哗啦啦!

    杯子尽数掉在了地上,冷少川也摔了下来,玻璃屑插入手臂上,但来一阵刺痛,似乎还带着肉皮被割裂的声音,有些阴冷森人。

    层以薰看着只着了一条浴巾,被人狼狈打倒在地的冷少川,一时间似乎忘记了反应,直到乔铭楚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旁响起,她似乎才反应过来。

    “阿楚!”

    “薰薰,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乔铭楚看到层以薰嘴角那一抹鲜艳的赤红,黑眸闪过一丝阴悸,将层以薰抱进怀里,转头看向地上一身狼狈的冷少川。

    “喜欢别人的妻子,这是冷总的爱好吗?”

    凉凉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愤怒,层以薰一惊,自知是他一定是生气了,刚要出声阻止,目光却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花小印,一时之间,所有的劝阻都卡在了喉咙里,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

    “少川!”花小印一眼便看到被打倒在地的冷少川,不顾地上的玻璃碎片,快速的冲了过去,想要将冷少川扶起。

    “没想到乔二少爷还了解冷某人的爱好,别人的妻子我是不稀罕,不过乔总的,我倒是很有兴趣。”

    冷少川起身,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狼狈,视线对上乔铭楚的阴悸,却没有丝毫的退让。

    “少川,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天啊……你的胳膊流血了,要赶快去医院才行。”

    看到冷少川血流不止的胳膊,花小印一下子惊叫起来,原本想要去拉冷少川的双手却被他给推了开来,眼底里闪过一丝的忧伤,却依旧不死心的再次抓上他受伤的手臂。

    “冷少川!”

    乔铭楚的声音是在咬牙切齿,层以薰一个没有注意,乔铭楚的身影已经冲了出去,她根本来不及阻止,就看到乔铭楚一拳向冷少川挥了过去,然后是女人的尖叫声和摔倒声。

    冷少川为了躲开乔铭楚的那一拳,将花小印推倒在了地上,一地的玻璃碎屑陷进肉里,花小印忍不住失声尖叫。

    “小印!”

    看到趴在玻璃上的花小印,层以薰不忍,要冲过去的身影,却被一只大手拉住。

    乔铭楚将层以薰拥进自己的怀里,目光盯着对面眉心紧皱的冷少川,露出一抹讥悄。

    “冷总还是还顾好自己的女人,再有空去想别人的女人吧!省得到时候鸡飞蛋打!”

    乔铭楚拉着层以薰离开,层以薰只是不忍的看了一眼地上吃痛的花小印,他打冷少川,她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花小印,她总觉得,同为女人,她也有她的无奈,毕竟爱上一个人,就希望得到他的回应,只不过对于一个付出所有的爱情,她早已经在自己的感情里,失去了那个原本的自己。

    “少川,我好疼!”

    花小印在冷少川迈出第一步时,便吃痛的叫道,她看得出,他是要是追,可是他知不知道,她的身和心,都好痛好痛。

    冷少川的脚步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地上的花小印,缓缓走了过去蹲下身。

    “少川,送我去医院吧,好疼!”

    花小印看着被玻璃割破的双手,满手的鲜血,掌心传来阵阵刺痛。

    “是你带他来这里的!”

    冷少川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却没有半分要伸出去抱花小印的意识,冷漠的眼神中,让花小印心里一痛,心底里的那股不安,竟然突然间被印正了一样。

    “不是我,少川,你听我说……”

    “今天你是故意的!”冷少川快速躲过花小印伸过来的双手,满眼的清冷,似乎是在看一个自己讨厌的人一样,那种视线,对于花小印来说,就像是刀子,在割着她的心。

    “少川,你误会我了,我没有。”

    “薰薰来这里,你一早就知道吧!故意在这个事情和我做这种事情,目的就是想让她看到,让她对我死心是吗?”

    大手用力的钳住她的下巴,将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高高的抬起,锐利的视线,似乎能直接看向她的心底。

    “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爱我吗?”

    “少川,我真的爱你,这是真的,你相信我,虽然今天我骗了你,可是,可是我真的是害怕啊,你一听到她活着的消息,连夜都会赶来这里,你可以放任整个公司都不管,我只是怕你为了她,害了你自己啊!”

    花小印急忙解释道,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在冷少川的眼底看到的,都是冰冷,陌生的冰冷,那种眼神,他不敢用在她的身上啊!

    “所以你就自作聪明?将一整杯咖啡都倒在我身上,然后再趁着我洗澡的时候,让她看到你多么风骚的样子吗?”

    冷少川的话,似乎可以冷得让人颤抖,花小印看着面前的自己守了七年的男人,竟然是在一瞬间,她似乎好像根本不认识一样!

    原来再长的守候,都抵不住自己心底里的那一道缠绵,她为他交了心,她却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玩具,甚至说不上是一个喜欢的玩具。

    “少川,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只是……”

    “够了!”

    冷少川松开花小印的下巴,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在光线的折射下,似乎闪着有些不真实的光芒。

    “够了?这是什么意思,少川你不要我了是吗?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爱你的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

    她受不了这样的决然,她小心翼翼守了七年的感情,他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就将自己的这些付出和感情否绝掉。

    “不要拿你的爱,来祈求,你知道的,我不相信这个东西!”

    冷少川冷冷的回道,高大的身影似乎没了一丝的留恋,转身进了一旁的卧室内,徒留下双手还在不停流血的女人。

    层以薰只是被乔铭楚拖着出了酒店,刚刚出了大门,就被他塞进路边的车子里,随着乔铭楚身影逼近,层以薰被人抵在了后座的座椅上,铺天盖地吻袭来,整个人被他压在了身下。

    乔铭楚不顾层以薰身上传来的痛呼,狠狠的压了下去,印在了刚刚被蹂、躏水润的红唇上,霸道的吻,要比冷少川的还要疯狂,长舌用力的纠住她的舌根,舌尖快速的扫过她口中的内壁,将层以薰整个人都抵在自己的怀里,一只大手,迫不及待的覆上胸前的那两片柔软,用力的蹂、躏。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总裁的娇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红颜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颜初并收藏总裁的娇宠最新章节